首页 > 历史, 宗教, 政治 > 1959:达赖喇嘛出走始末(四)

1959:达赖喇嘛出走始末(四)

2014年1月25日

阿沛.阿旺晋美的信让达赖喇嘛大惊失色。
李肃:据说在这个来往信件过程中,阿沛.阿旺晋美也曾经给达赖喇嘛写了一封信。

李江琳:对。谭冠三写给他的第三封信中夹带了一封阿沛的信。据达赖喇嘛的回忆说,阿沛还附了一个草图。罗布林卡宫殿里面有好多层,不同的宫殿,阿沛要他说明你在哪一个位置上,在哪一个宫殿里面。达赖喇嘛当时看见了以后,他大惊失色。

李肃:他说,看见都要开炮了。

李江琳:对,就是要开炮了,要准备打仗了。达赖喇嘛当时极力想和平解决这件事情,他想让外面的人自行散掉,这样的话就不给你一个打仗的理由。他看见这个以后,觉得形势好像是不可逆转。阿沛为什么写这封信?这封信是他自作主张夹带进去的,还是谭冠三授意他写的?这还是拉萨事件中一个未解之谜。

画外音:2009年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李江琳采访时这样回忆说:”在阿沛的信里,他就提到说希望把罗布林卡大院的土匪全部赶出去。达赖喇嘛最好到司令部避难。如果这个做不到的话,至少黄墙内院里面所有的人应该都是达赖喇嘛相信的少数几个人。还有一点,达赖喇嘛所住的房间,希望标上记号,让我们看到他住的是哪个地方。当时我们就怀疑说,这个记号要做什么?是他们要作为目标,还是要作为保护?我们当时也不是很清楚。”

十四、达赖喇嘛一开始拒绝出走–

李肃:拉萨事件起于3月10号。达赖喇嘛出走是17号走的。中间是七天。七天过程中,什么时候有人或者是达赖喇嘛自己决定说要走的?

李江琳:我在采访藏人的时候也看了一些藏人的资料。藏人在秘密地策划他走,大概是在12号13号左右。

李肃:也就是说在10号以后,才开始策划他走?

李江琳:具体策划他的人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是他的侍从长叫帕拉。他是一个僧人,还有参与者,还有他的警卫团长。但是主要做事情的是帕拉,他身边的这个侍从长,他秘密地参与了很多。我采访达赖喇嘛的时候特别问过他,你最早听说要走是什么时候,他告诉我大概是十三、四号的样子。

李肃:十三、四号。才有人告诉他你要不要走。

李江琳:他们说,你准备,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李肃:开始的时候达喇喇嘛听说要走,是什么态度?是说好,咱们走,还是什么?

李江琳:他拒绝,他说我还没有想好要走。他当时是一口拒绝。

画外音:达赖喇嘛在接受李江琳采访时说:”有一天晚上很晚,帕拉来见我,见我的时候他说,有些军队已经准备好了,在拉萨河对岸。如果要离开的话,一切都准备好了。这说明其实帕拉他们在准备我离开的行动。但是当时我跟他们说不可能,现在我还没做任何决定。”

李肃:当时为什么达赖喇嘛坚持说不走,他有没有还对中央政府抱着希望,说不至于武力镇压。他当时是不是还没有想到中央已经调集大军准备镇压了?

李江琳:他肯定不知道。我在采访他的时候,都过了几十年了,我还跟他说过这些事情。我认为他是不知道的。当时他更不可能知道,因为他们连电台都没有,他们也没有一个情报网。调动军队当时是在周边、自治区之外的地方。他没有可能知道。

李肃:所以他其实还是想着抱有希望。

李江琳:他抱有一定的希望。他希望中央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劝导这些民众自行散开,使这个事件能够和平解决。

十五、两发炮弹促成出走决定–

李肃:他没有想好要走,他后来又为什么(决定走)?我相信他的走还是他作出的决策才能走的成。对不对?

李江琳:对。有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3月17号下午,在罗布林卡北面,有一个中方的机构叫作青藏公路管理局。当时它是一个准军事机构,里面有很多民兵。在58年大概11月左右,拉萨的各个机关成立了一个民兵团。你知道,大陆的民兵里面有两种:一种是普通民兵,一种是基干民兵。基干民兵基本上是由受过军事训练的复员军人组成的。

李肃:而且是有武装的。

李江琳:是有武装的。青藏公路管理局的基干民兵中有一个叫曾惠山的民兵。据说他是个复员军人。在中方资料中称他为一个经济警察,但是从其他的资料看来,他实际上是一个复员军人。他朝这个罗布林卡北面发射了两颗炮弹。这两发炮弹到现在我认为也是一个谜。他为什么开炮,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开炮,谁给他的命令开炮?中方资料说是他擅自开炮,我有一点怀疑。开炮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不是像我要想吓唬什么人的话,我朝天开一枪。朝这个宫殿开两炮,不是一炮,而是两炮,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不知道。

李肃:这两炮打出来了,是不是给这个达赖喇嘛造成一个震动,说真开炮了,真要打了?

李江琳:对。而且这一天,他恰好得到阿沛的信,指示他画出他所在的地方。(这两件事情)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于是宫内外的人,包括民众代表等等都认为这是一个信号,说明作战即将开始。

画外音:达赖喇嘛对李江琳说:”17号那天,罗布林卡对面有两发炮弹打到那个地方,丹巴、强巴他们都看到了。他们当时是西藏公务员里面比较年轻的两位。他们看到有两发炮弹打到那个地方。17号下午,我做了决定要离开。晚上,拉萨时间十点钟的时候,离开了罗布林卡。”

李肃:当时跟达赖喇嘛一起走的人有多少?

李江琳:他和几个卫士,离开宫殿的时候走出罗林卡的时候就只有几个人。随他过河的人,有大概二、三十个人,就是警卫团的卫兵,还有一些其他人。他和他的母亲、姐姐她们汇合,在河边汇合然后一块儿过。四水六岗卫教军,就是康巴游击队的成员,有一批人,大概30多个人在河南面那个地方等,然后护送他们一路走。走到途中,加入的人就越来越多,包括保卫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保卫他分成两层:一层是贴身保护的是他的警卫团,大概有一百来人;四水六岗的游击队员在外围保护,又有那么若干人,具体多少人不太清楚。

画外音:1959年4月18日,在逃离拉萨一个月后,达赖喇嘛在印度提斯普尔首次公开露面。1960年,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与西藏一山之隔的达兰萨拉设立了流亡政府。直到今天,这里依然是流亡藏人的政治中心。

十六、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达赖喇嘛出走–

李肃:根据中国的一些史料,也许不是史料,一些传说吧,说整个达赖喇嘛出走,中央情报局从头到尾都参与了策划。意思是说国外的”反华势力”参与了策划达赖喇嘛出逃,或者说劫持达赖喇嘛。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到底参与没有参与?

李江琳:没有参与达赖喇嘛的出走过程。这一点,除了达赖喇嘛身边的人、回忆录、他本人的自传等等之外,我在09年采访他的时候还特别向他求证。他一口否定:没有,这件事情自始至终是我们的决策,而且是他本人的决策。中方的资料中是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其中一个是说这两个电报员,一个叫阿塔,一个叫洛泽,说他们两个好像一直呆在拉萨,然后和达赖喇嘛一同出走,沿途发电报。这个不准确。

画外音:上个世纪50年代,中国在四川、云南、贵州和青海的藏区推行人民公社等激进的社会和经济制度,没收寺院和个人财产,批斗上层僧侣和头人,遭到藏人的抵制。中国政府强力镇压。1956年2月,中国空军轰炸了四川藏区的理塘寺,数千僧侣和平民丧生。在康巴地区进行武装抵抗的藏人自感势单力薄,随即通过达赖喇嘛的大哥土登诺布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取得联系。中情局开始直接援助藏人武装组织。1957年,中情局在塞班岛上第一次对六名康巴人进行为期四个多月的特工训练,内容包括爆破、发报、跳伞等。同年,他们中的五人被空投回藏区,其中包括阿塔和洛泽。他们两人曾经到罗布林卡试图觐见达赖喇嘛,但是被达赖喇嘛的侍从长挡驾。

李江琳:当时实际上是达赖喇嘛的侍从长帕拉,是他最早策划达赖喇嘛的可能出走。形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一旦需要出走,你不能临时准备。是他作的准备。他比达赖喇嘛年龄大很多,他比较有经验。他做的逃走的准备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要找到这两个人。因为他们可能需要外界的援助。他不知道形势的发展。他们自己没有电台,这两个人是带了电台的,所以他必须找到这两个人,然后通过他们才能向印度、或者向美国,向任何外界需要援助的时候,才能跟外界沟通。所以他的第一件事情是找这个。他派了一个特使骑着马去找。等到他们找到的时候已经是六天之后。那时候等到他们得到消息,达赖喇嘛已经出走了。

李肃:也就是说,美国中央情报局派的人,实际上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达赖喇嘛出走,而且是达赖喇嘛的人去找他们?

李江琳:对。其中的这个阿塔,他留下了一个回忆录,实际上他是留下了一个录音带,然后由别人把它整理成文,藏文的早就公开出版了。我找到了他的这个回忆录,请藏人朋友把这段给我翻译成汉语。他里面有详细的描述,他是在什么时候遇到达赖喇嘛的。他遇到的时间很晚,已经出来了三天了吧。三天,大概是在20号的时候。等他得到达赖喇嘛出走的时候,达赖喇嘛已经走了,所以他就往得到消息的这个方向去追。三天之后才追上他。追上他之后,他(阿塔)才开始向中央情报局汇报,每天发报,那是在这之后。

李肃:中央情报局参与西藏事务,除了培训了几个藏人,空投的以外,还参与了其他的事务吗?

李江琳:空投了一些武器。

李肃:这些武器给谁了呢?

李江琳:主要是空投给四水六岗康巴游击队的。

李肃: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支持这支游击队?

李江琳:当时是支持这支游击队。

画外音:这支游击队的正规名称叫”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建立于1958年6月16日,其主要成员来自西藏、青海、四川和云南四省交界处的康巴藏区,因此又称为”康巴游击队”。从1957年到1960年,中情局曾经先后40次向康巴游击队空投了总计400多吨的武器装备和物资。

李肃:这支游击队是一个统一的组织吗?是一支很大规模的吗?有多少人?

李江琳:最初成立的时候只有几百人。到了他们后来跟解放军最初打仗,还打了几场胜仗,解放军败过几次。几场胜仗打完了以后藏人好像信心大增,就有好多人,包括藏军,去投奔他们。于是他们人数最高的时候,据当时的四水六岗总指挥,他也留下过一个回忆录,我还看见了CIA在60年代他出来之后,采访他的打字稿的档案原本,根据他的回忆,在他们人数最多的时候,是有大概5000到8000这个样子。

画外音:1959年以后,康巴游击队不敌解放军的大规模围剿,退至印度和尼泊尔境内,同解放军进行游击战。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美中关系缓和,美国对康巴游击队的援助逐渐停止。1974年,达赖喇嘛呼吁藏人放下武器,最后一批康巴游击队向尼泊尔政府交出武器,康巴游击队停止活动。

李肃:根据中国官方的史料,拉萨事件发生的时候,大概有七、八千的武装藏民,从康巴地区来的藏民进入了拉萨,这个是事实吗?

李江琳:这个不是事实。首先四水六岗康巴游击队没有参与这个事件。

李肃:也就是说这支游击队根本没有参与这个拉萨事件。

李江琳:当时他们根本不知道。从他们总指挥的回忆录中,他所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是从印度电台的广播才知道的。当时他人根本不在那一带。他离得很远。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没有参与。至于这个七、八千的武装是后来对史料的一种修改。因为最早的这封电报,是西藏工委发给中央的这个电报,他讲的就是说七千人,其中包括几千藏军、几千喇嘛。他没有说武装喇嘛,但是后来在官方的资料中就变成了武装喇嘛。这就都是对原始史料是做的修改,制造出了一个”一千解放军消灭七千叛匪”的这么一个假象。

李肃:当时在拉萨市里边,藏军的数量有两千多人。对不对?

李江琳:有两千多。对。

李肃:藏军直接参与了这场这个事件了吗?直接对抗了解放军了吗?

李江琳:有,在打响之后。拉萨战役开始之后。当时的藏军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比方说警卫团,达赖喇嘛警卫团,主要是在这个罗布林卡里面,其中有一百多人是跟着达赖喇嘛走了,最精锐的部分跟着走了。剩下的有些,比方说第四代本,是跟西藏军区警卫营住在一起。那个时候实际上藏军已经被收编了,他们已经穿解放军的军装,已经接受了解放军的军衔。我所知道的,藏军直接参与的,打得最激烈的地方是在药王山。当时有七八十个藏军在那个地方守着,然后解放军往上冲的时候被他们打退过几次。

李肃:就七、八十个。两千多号的藏军在这个时间都干什么了?

李江琳:第四代本,从资料看来,第四代本根本没有参与。

李肃:所谓代本指的是?

李江琳:就是一个团。他们也跟冲进来的解放军发生过战斗,但是不知道伤亡情况如何。

李肃:你说冲进来的解放军。他们不是去进攻解放军?

李江琳:没有。他们跟解放军住在隔壁。然后一打响,解放军就把他们中间隔的那层墙给推倒了。那些藏军还在睡觉呢,然后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打了一个小时就被解决了。

李肃:也就是说真正的藏军的主力部队并没有参与对解放军的对抗行动?没有参与上万人围困罗布林卡的行动?

李江琳:没有,他们当时连指挥都没有,因为主要指挥的人都跟达赖喇嘛走了。留下来的这些人,比方说在警卫团,留在罗布林卡的那部分人,几乎没有抵抗。

一统江山的博客
http://lirongshan2008.blog.163.com/blog/static/720679062013102311343310/

分类: 历史, 宗教,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