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藏漂 > 写写我在拉萨的日子。。

写写我在拉萨的日子。。

2014年1月26日

来自: 叮叮要去台湾(边走边丢~~~) 2013-11-21 15:13:21
“找我,找我,来找我。在山阿间,在寺庙前,在宝塔后…”

那本书已经被一同下工地实习的朋友借走了,他暑假走了三一八。我纠结着是搭飞机进藏还是火车,结果那晚听了戴德梁行的宣讲会我感到很受挫,然后订了火车硬座,广州到拉萨,五十五小时。我看不懂他们的英文PPT,这四年来我一直对自己太好了,所以懒惰成了习惯。

我来到了拉萨,来到了登巴,这个十一月,我是一名旅店义工。

之所以选择登巴是因为他们说如果你想出去玩只需提前一天通知他们,还有他们的楼顶花园。我想晒着太阳看书,过着平淡的慢生活。我是一个浮躁的青年,我的内心一直有着一种莫名的不安。

最后我也没有看书,但我还是爱上了那个楼顶花园,因为他们。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旅客,他们又各自有着自己的代号:小唐,小勋,健,肖,吴,灿,珊瑚,镇…他们是在我身边生活了几天的陌生人,他们也是我的朋友,我们大多认识在楼顶花园,然后在那些别离的早上,我打开了客栈的门,他们要继续流浪,或者回家。

(一)房里的故事

我不能停止我的头疼,所以我一直窝在前台看电视。

火车路过兰州的时候,我认识了几个有趣的人,于是我们在火车上喝酒畅谈,我去过香格里拉,没有高反。我喜欢兰州的音乐,比如张玮玮。可是在途径兰州的时候我没有戴上耳塞,这不是我的计划,就像我的计划里也没有他们几个和我一直聊天的人。结果在西宁到格尔木的路上我一路狂吐,我站起来想拿纸巾,结果因为动作过急,我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下,好在我还是慢慢地看见了那些脸。没事,我还活着。

在拉萨也是火车上的延续,我头痛得要命,然后喝更多的白开水,然后吐得更多。我还有回神,我就坐在前台看电视。晚上我就听房里的人讲故事,我住在十人间,里面有男有女,给我留下印象的是两个男人。姑且叫他福田,因为他本来在福田工作,然后因为感情问题一路徒步搭车来到了拉萨。他说他没有逃避,他每个晚上都对视着大昭寺的情人墙,然后提着几瓶酒回来。他有个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还有一个父母帮他觅色好的家乡相亲对象。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了,他还没有见过他的相亲对象。他说忘了她,然后回家结婚。没有睡着的人知道一个是余情未了,一个是赌气说话。我看了他的身份证,1989年的,他只比我大两岁,我感到不可思议。,他走了,他说要一路往西北玩上去,然后去安康县城待几个月,看看他的前任长大的地方是怎样的。

我想起了陈奕迅的歌:“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还有一个是厨师,他来自贵州,却从不回家。他从阿里回来,说这个季节的阿里太荒凉了。得益与他和小蛙是老乡,我们有了口福。我想我们的世界距离太远了,我很难去理解他。他说他要的爱情是完美的,所以至今还没有一个伴,结果床上骑行川藏线的大哥揶揄地问他是否爱过,空气变得有些尴尬,他吐字含糊地说曾有几个女孩喜欢过他。我感到有人为了保住面子而说谎,但我闭上眼,睡着了。

福田说来到拉萨的人无非三种:失恋,失业,失态。我是一个故事平淡的人,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出来走走,顶多是有些大四的彷徨,勉强算失态——失去人生态度。我不喜欢逃避的生活,我对自己说回家后要好好生活。即便同走在一条路上,内心的路还是迥异的,我爱的家人,他们也爱我,所以我不忍离他们那么远,我也无法理解贵州厨师的没有了家的感觉。

来到登巴的第三天,我的头不再痛了,我决定要出去玩。

(二)我们的夜

我一般值夜班和早班,所以我的下午是个人时间。我躲在楼顶花园里晒太阳,小唐和小勋在看日落。于是我们开始聊天,聊到天黑了,我们就约好一起去吃饭,然后逛八廓古城和布达拉宫。骑行的人总是成群结队地玩,我无法加入他们,我们三个都是独自旅人,我们年龄相仿,我们相谈甚恰。晚上九点的布达拉宫特别安静,我们胡扯这,小勋和我们分享着她的尴尬事,她在徒步搭车进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生,然后相约而行,后来又捡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和女生火速成了情侣,她成了一个万伏电灯泡。她想过独自行动,他们却不放心她一个人,于是就这样一路尴尬到拉萨。光棍节的前夕我们三条大光棍坐在宗角禄康公园的板凳上猜那对穿着红色校服的情侣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然后路过龙王庙时我们好奇地走到了它的门口,可惜它已经关闭了,我指着树木说或者我们可以从这里爬进去,可是我们并没有攀爬上树木,反而是拔腿就跑——一只巨大的藏狗守在树上,对着我们警惕地狂吠。这让我想起了深圳骑车误闯了一个工地然后听着GALA的歌被一只大狗一路狂追的情景,我喜欢这种快乐,它让我感到我还没有老去。

我们走过大广场,宇拓路,大昭寺,八廓小巷,我们看到了那群年轻人在广场上唱着苏芮的《酒干倘卖无》,我们看到了那些藏族老人在夜里围绕着大昭寺跪拜朝圣,我们看到三个傻瓜在小巷里自由放荡。

第二天小唐要去日喀则了,小勋去仙足岛找到了一份旅店义工工作。在路上遇到的人就是这样,相识得突然,相处得短暂,我们都是一朵朵独立的蒲公英,顺着自己的风飘荡,说你好,然后说再见。

(三)独自出行

小唐与小勋相继退房后我陷入了独自玩耍的状态,趁着下午的空档我决定徒步走城。拉萨河离我们的店并不远,因为曾听谷老师说过马原老师的《拉萨河的小男人》,也看过很多游记里那些远骑的人进入拉萨大桥的欢乐心情,我觉得去拜会这条在梦里带着传奇色彩的河流。十一月的拉萨河已经进入枯水期许久,椭圆的卵石占据了大片的裸露河床,我随便找了个入口走进了河床里,两位摄影迷正在拍摄拉萨河的水鸟,他们如此专心细致,可是水鸟却没有空理会人类的行为,继续我行我素地飞行或戏水。河边的树叶已经金黄,柳絮飞扬在斜阳下分外妖娆,似乎要勾引走我的灵魂让我永世不忘。可是我却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仙足岛,分叉的水流汇合,我被困在裸石滩里,要么往回走好几百米上岸,要么涉水而过。河面并不宽,水也不过到脚踝,我脱了袜子踩在滑滑的石头上,对面的大叔笑笑地问我:“小伙子,这河水烫吗?”对望一笑,随便扯聊几句,然后坐在裸石滩上晒太阳。我走在太阳岛上看着对面公路上的大货车车来车往,太阳已经快要躲在远山下里,远处的柳梧大桥在余光的照射下明黑交错显得特别安静。在河滩上我看到了一名孤独的人在远方徘徊,不知是否也是和我一样没有无所事事地乱逛,我想和他打个招呼,于是我朝他走去,然后走上公路。孤独是自己的意境,陌生的你就继续守住你心中的那份情怀吧。离开太阳岛,我路过区政府,宇拓路,我来到大昭寺附近,他们说小昭寺在大昭寺的北边,趁警卫姐姐搜身的时间我向她问了问路,她也很友善地回答了我。于是我决定去寻找小昭寺,越走越远离客栈,我看到了小昭寺路,相当繁华热闹,我丝毫不担心一个人走在拉萨的街头,虽然已经华灯初上了。我到了小昭寺,或者是因为我不是佛教徒,我对寺庙并不感兴趣,只是看了看就离去了。在家逛街一般都是脚板受不了,可是在拉萨逛街确是气不够喘,这种情况时常发生,比如上顶楼花园我会气喘吁吁,骑车会气喘吁吁,甚至有时做事着急点也会气喘吁吁,所以我很佩服那些骑车进藏的人,他们和他们的沉重行李穿行在高山险水间,一天过百公里的上上落落,没有一定的体能和意志是走不完这段艰苦的旅程。

(四)羊湖

有人走了自然会有人来,这就是旅店的生活。健的床位就在我隔壁,我们简单地聊了几句就决定明天一起去羊卓雍错玩。他本来住在别的宾馆的二十八人间,他觉得太吵了就搬了过来。他是瞒着世界出走,所以他从不敢在网络上发图,和我不敢在朋友圈里发图同理。这个季节学生不多,大多是请假或辞职旅行的人。

羊卓雍错简称羊湖,位于浪卡子县,因为我是登巴的义工,所以我并不需要付车费。早上八点我和健在林廓北路的包子店买了一份小笼包就坐等罗布师傅的到来,罗布师傅是一位中年藏族人,皮肤黝黑,穿着一件亮眼的黄色羽绒大衣。天蒙蒙亮我们离开了拉萨,一路往西南前进,穿过了拉萨河我们来到了雅鲁藏布江的身边。十一月已经是深秋,叶子尽是金黄,我感到很新鲜,因为南方之南的城市总是绿色葱葱,我喜欢不一样的世界,也致于我现在对雅鲁藏布江之秋念念不忘,可惜我做在后排三人座的中间位置,只能用眼睛和脑袋记住那片碧蓝的河水和金黄的秋天童话。

大约中午十二点前后我们行驶在高高的山垭上透过车窗玻璃看到了一抹长长的蓝色,像闪光的蓝宝石镶在黄褐色的山峰间,可能因为距离较远的缘故我都怀疑它是否是真的存在,然后我们一路下山,近了近了,我们离它越来越近了,我们终于可以亲吻它的脸颊,在宁金抗沙峰的见证下,我们欢乐地跳跃,自由地呼叫,旅人手中的手机、卡片机、单反一直在不停地咔嚓,我们不能永恒地拥有这份美丽,但至少我们还可以记住我们约会的瞬间。我拍照总是喜欢以人为主,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摄影家,我不会拍出唯美的梦幻,我只能真诚地记录下此时的我和我的朋友们的生活。

(五)骑行郊野

拉萨唯一一家工行在柳梧大桥附近,第一次我载着小蛙去转账时却吃了闭门羹,最后我们只好无功而返。第二天我骑着店里的车花了一个小时就把转账的事情弄好了,于是我决定沿着拉萨河好好玩玩。看过了雅鲁藏布江后拉萨河显得小气和世俗多了,但是穿过柳梧大桥,离开柳梧新区后风景开始调皮起来,火车轰隆轰隆地穿过隧道,牦牛却安静地吃着草,不理会那些铁制家伙,而孤独的士兵坐在石头上,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呆。西郊不远处的拉萨河是一片湿地,野鸭自由自在地畅泳,我不断地掏出相机拍摄,却意外地发现相机没电了,余下的路程只能依赖那部国产手机了。拐过山后的路是军事区,不过我也没有停留的兴趣,速度离开,大货车把路辗烂了,每次过涵洞我都提心吊胆,还好离开了采石场路段后大货车开始少了起来,我看到了一座寺庙,可是我只敢远远观看,不想惊动门口那只大狗。或者我根本就是怕冒昧闯进去会因语言不通而造成麻烦,我很想去和他们探讨些什么,却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怕因为冒犯了什么,看来人的确对陌生的东西存在着不信任。离开了拉日铁路的建设点,风景开始翻倍美丽起来,那个幽静的湖里群鸟在戏水,山倒映在碧蓝的水里,路悄悄地从它们的身边延伸消失在金黄的树叶和五彩斑斓的刻画中。车轮把我带离那个湖,来到了一条不知名的村庄,羊群在我的附近咩咩叫,那种声音让我莫名地欣喜,好像在一个只有我和羊的世界里,它的声音比婴儿的哭声更干净。村庄里狗太多了,时间已经去到了六点半,我需要返程了,再次路过湖泊时山已是一半黑暗一半金黄了,我很庆幸我没有把一些风景等到回来再拍,回来的时候它已经是另外一个光景。在过涵洞时我看到了“粤A”的车牌,突然好想用广东话和他们打个招呼,这是我第一次在这片土地上看到广东的车牌。八公里路很快就走完,我又看到了熟悉的拉萨河,再过柳梧大桥时已经是路灯尽开,前面是一个骑行的哥们。这天是光棍节,陪伴我的只有那台我连它主人都不认识的铁马。路过太阳岛时有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女孩拦住了我的去路,说了一堆值得人同情话,最后想让我请他们一碗面,我生硬地拒绝了他们,有事应该去找警察。但走在太阳岛那条尽是食肆的路上我竟然感到了不安,我内心坚定他们是骗子,可我无法让自己好受点。我兜到了一家饭店前点了份面,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似乎感到他们已经离开了,果然等我回去时他们已经不在那里了,我又把街骑了一遍,可能如果你还有百分之一的恻隐之心选择去相信他们你就会得不到内心安宁。我兜到后面那条街,我似乎看到了他们,他们相谈甚欢,我不敢确定,我继续前进。又一次回到了那个位置,我觉得自己或者也就只能这样了,天黑了,我不想再耽搁时间了,可就在离开太阳岛不远的金珠路他们出现了,和我说了几句话,我不想认真去听,因为确信一个大老爷们随便找份短工也可以养活女儿,不用去求人什么,我把面递给他然后把冻僵了的手扶在车把上,留着鼻涕东行。对他的恻隐来自因为他是汉人,在异地可能需要帮忙,即便他是骗子,既然他愿意用尊严去换一份面,我又何必去计较他那可怜的尊严?在年轻人的心中,似乎骨气和尊严值很多钱,可是在一些人心中钱才是真理。我记得有背包族和我说过他们在南疆的故事,在夜里找不到落脚点地方,前面是某些民族的村庄,他站在村口不敢进去,两个小时后一台汉人的车把他载走了,给予他帮助只因大家都是汉人。他说如果再不遇上那些好心人,他一个大男人就要吓哭了。

在店附近买奶茶的时候接到了登巴的电话,她说你再不回来我都要报警了。我相信,世界还是好人多。

(六)前台的欢乐时光

小唐给我电话,他要回来了,让我给他留门。结果晚上十点多他说夜了还没有进城,明天再见吧。小唐是我们店的客人,也是我的朋友。

第二天我们约好去西藏大学玩玩顺便他买点纪念品。在西藏大学的正门吃了闭门羹我们只好从侧门进去,我们坐在足球场的草地里看着那些踢球的学生,看着对面的高山,在阳光下聊着天,感觉特青春。我想到了许巍的时光:“在阳光温暖的春天,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又想起了你。”我想起了深大,现在的我逃课离开了它。我们决定去藏大的饭堂吃一顿饭,五块钱竟然可以吃到一饭三菜。陪他看完牦牛肉我本想回去添件衣服就继续出门的,但临时有事我得留着店里,他也要买飞机票,于是我们就没有继续出门了。我在前台写某份长长的报告,几个玩得很熟的客人在长椅上坐着聊天,突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走了进来问我们Flora Hotel怎么走,头两句还好,到了荷枪实弹要看英文版地图的时候个个都很热心地想帮忙,最后却只是徒劳。不过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在外国友人走出了店门后我查到了它的中文名是哈达花神,于是又把人家追了回来,最后小唐亲自带她去找那家店,最后却发现它就在我们的前面不到几百米远处,如果当时人家直走的话也可以顺利抵达,外国友人在出门的时候特意问了我们thank you的中文,并一字一顿地对我们说了句:“谢谢”。这让我们都感到很快乐,同时也显示了我们这帮大学生或者大学毕业生的英文真是烂得可以吐血。

事实证明我的朋友都爱耍流氓,在我小心翼翼地抄着给派出所的报告时他们却一直在逗我说话,害得我把公安机关直接写成了公关,然后肖还特意来数我写错了多少个字,最后他们还拿来了烧烤和啤酒引诱我,好在半小时后我也总算抄完了那份长而无用的报告。于是我们开始喝酒抽烟聊天,不过我并不喜欢啤酒,也不喜好香烟,嚼着奶糖,聊起音乐。肖在上海念书的时候是玩乐队的,我们从外国的乐队聊到唐朝,崔健,痛仰,汪峰,聊得起劲后大家就各自放起自己喜欢的音乐,整个狭长的前台都是音乐和欢乐。我们不说人生,但音乐里却又有着各自的人生态度,我说起了兰州音乐和诱导社,我喜欢他们,一个荒凉平静,一个黄色讽刺,我感到我们有种共鸣,我们就这样听着歌到深夜。这是我当义工以来最欢乐的一夜,他们是陌生的过客,他们不了解我,但他们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七)二十四路公车一日游

小唐飞成都了,健也去西安了。我和肖还有店主的朋友小吴决定去西藏博物馆-罗布林卡-哲蚌寺-色拉寺-西藏大学玩玩,恰巧它们都是在24路公交上。

我喜欢西藏博物馆,特别喜爱它的佛像和古藏戏面具,我几乎流连忘返地沉醉在它的魅力里,小吴和肖早就在门口等我许久了。对面的罗布林卡因为门票太贵我们只是在门口看看拍拍就决定前往下一站哲蚌寺。肖的旅游经历比我丰富多了,他从上海一路徒步搭车到北京,内蒙,兰州,敦煌,格尔木,拉萨,他的勇气让我很佩服,但他不是一个不要命的驴友,尽管在内蒙的沙漠和在汽车翻越唐古拉山时都遇上了险情。哲蚌寺的门票要五十块,而且没有学生票,于是肖决定带我逃票,小吴是女生,选择买票。在第一条逃票路径我们遇到了一只藏獒,尽管最后发现它是被铨住了,但还是把我俩吓得直接跳上沟里就跑,最后一阵会心大笑。在第二条逃票路径我们顺利地得到了当地藏人指路,尽管又遇到了一个见到我们就立起的狂吠的大狗,但看见它有链绳我就一点也不害怕了。我们弯腰穿过一片草地,最接近管理员的那段我们就爬着潜伏过去了,最后跃过一堵墙,逃票成功。说实话,五十块我都买不到逃票的快感。所以我都是在自嘲地批判自己价值观有问题,但却从不知要悔改。小吴就没有那么快乐,她上到哲蚌寺后一直被几只狗跟着,吓得说话都是哭腔。哲蚌寺依山而建,走在其中仿佛置身于一个纯粹的藏家小区里,少些西化,多点深意。我们去到时已经是下午,很多佛殿已经关门了,一位藏族装修大叔用着蹩脚的汉语一直带着我们到了大殿,在分开的时候我很想和他合照一张留念,可是肖他们走得比较慢,最后只是留下了他的独照以作留念。大殿里摆满了喇嘛服,却只有一位老喇嘛在专心致志地点着酥油灯,我们安静地双手合十,然后离去。离开哲蚌寺后我们继续前往色拉寺,本来想着在门口看看就好了,结果却发现没有售票员,我和肖就直接走了进去,一只小狗一直在我们的脚边跑,这种情景我们见惯不怪,甚至是药王山时一只狗直接扑到我腿上,但它们却不会伤害你。僧侣们在打扫着寺庙,太阳落山了,我们陪同着月儿游走在寂静的寺里,身后一片黄叶潇落。

因为熟路,我们踏着月色混进了藏大的饭堂,但是五块钱一顿的一楼已经关门了,我们在二楼点了几份炒菜,饥肠辘辘的我说要白饭三碗,最后却因为着凉了咽不下喉。不过我喜欢那儿的酥油茶,还有朋友在身边的感觉。

第二天小吴和肖去了布达拉宫,而我在守店。后来我载着达珍出去办事,回来的时候肖已经退房了。我打开微信,肖说有机会要去上海找他。我想起了黑龙江,一个去年在云南玩认识的朋友,我们一直联系着,但我们却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氛围有些不对,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后来小吴和我说肖提早从布达拉宫下来想和我吃一顿告别的饭,可惜我不在店里,他还说我第一次逃票就这样淡定,以后很有潜质。那我是不是要说句:老师,我知道了!我的内心却想说兄弟,日后多多保重。既然遇上是巧合,人又为什么不能随缘看开,非要舍不得?大概是因为人是重感情的动物。

(八)纳木错

继续享受着当登巴义工的福利,纳木错免费游!

现在的纳木错已经是冰天雪地了,我一直担忧着它会不会封山了。江北师傅提早了几分钟就催我出门了,可是小吴却错过了闹钟刚起床,江北师傅几分钟就来一个电话,我说谎说得都内心颤抖了。

路过念青唐古拉时我们停了下来拍照,我喜欢青藏公路的风景,还有那些一直叩头朝拜到拉萨的虔诚信徒。在纳木错的景区售票处江北师傅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山坡上让我们走到公路上,他开着空车过售票处,又成功逃了票。在五千多米的山垭上留照时我们都冷得要命,小吴和姜姐都没有戴手套,我们只好谁拍照谁戴手套,我把整个人包得像个包子一样,但对面其他车队哥们却直接在白雪皑皑的山口脱得只剩一件短袖,留下雄壮英姿。等其他车队都离开了山口返程拉萨后江北师傅却带领着我们直奔湖边,路边遇到了警察查车封路,最后还是江北师傅通过关系才顺利通行,因为我们登巴和江北师傅有合作关系,所以我和他聊起了天,他说看我们来一次拉萨也不容易,所以如果可以就带我们玩得尽兴点。有些路段都已经结冰了,不过我知道江北师傅已经开了十五年车了,我对他是非常信任,所以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好害怕。近看纳木错的湖水并没有羊湖清澈,但是周围一片白雪皑皑的雪山又是别番风味,同行的女生们都被可爱的鼠兔给吸引了,可我们却无法拍到一张鼠兔的照片。在回程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很多搭顺风车的藏人,江北师傅毫不犹豫就停车载他们一程。回到当雄县城我已经肚子咕咕叫了,趁着江北师傅下车吃藏面时我也跟着去了,一碗藏面加一杯甜茶才六块钱,饱饱的。后来江北师傅回家换衣服我又顺便拍了几张西藏农村风景,心里美滋滋的,此时其他车队早就回到了拉萨,我们却庆幸地多玩了几个小时。在接近拉萨的时候我看到了阳光穿过山顶变成光线的景观特别美,可是窗户却比较脏,江北师傅居然主动打开了车窗让我拍照,又感到了一小会。当然最后还得谢谢姜姐把副驾驶座让了给我,我喜欢路上的风景,所以我爱坐车头那个位置。

(九)总有别离时

我又坐在楼顶花园晒太阳,灿、珊瑚和镇在聊天,于是我爽快加入。他们要去尼泊尔,但预算却是一千,这让我后悔惨了,原以为去尼泊尔要几千块所以我连护照都没有办,但倘若早点遇到他们,听了他们的计划我肯定不顾一切会和他们同行。在楼顶花园我们一起唱歌,一起做饭,一起聊天,最后镇喝醉了,灿说想去看看布达拉宫的夜景,可是镇却先出了门,我们在一个巷口里找到了他,他在打电话。我们就这样来到了布达拉,灿问镇为什么来拉萨,他说没理由。突然他跪了下来,三步一朝拜,我们不惊讶,也不理解。听他说人生是一件难受的事情,因为我不能回答出为什么布达拉门前的屋子为何存在。回到房里他就吐得一塌糊涂,我们问他什么他都忘了,不知道自己说过自己有三个女朋友,问我们他是不是在布达拉前跌倒了。

本来约好第二天去看日照布达拉的,可是他们都睡得死死的,也就只有我和灿出发了,但士兵们早就出门跑步了,在大昭寺朝圣的人早已把自己交给了佛,那些老人的背影特别让我感动。在药王山上有只狗热情得让我们有些不适,我感到手很冷,怎么也暖和不了。然后我们一同围绕着布达拉去转转经筒,在宗角禄康庙里朝拜,在广场里跟着跳舞打太极。我们像个傻瓜,但我们生活简单,就像树上的那两只猫一样自在。

我们在楼顶花园里晒着太阳吃饭喝甜茶,酒足饭饱后在墙上留字,镇说以后要带我们去西班牙玩,虽然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会见面。珊瑚大叔和镇拿了护照就前往尼泊尔了,灿说她在送他们离去时几乎要掉泪了。

后来我才知道珊瑚大叔也是九一年的,我感到惊讶,他来自大理,他爱许巍的歌,他去尼泊尔加德满都找他的女朋友和好。

一顿火锅过后,灿也要去尼泊尔了,不过她先去羊湖,一路玩到尼泊尔,这也是她和镇不能同行的原因。路上遇到的人就是这样,合得来就一起,有分歧就不勉强。可是有时面对路线不同,时间不对的分歧友情却特别深时却让人特别难受,只能自我安慰一句:总有别离时。

他们来了,住在这里,我认识了他们,然后一起共度了毕生难忘的时光,然后他们又要别的地方,他们退房了,每天都是我开门送他们走,这是我的工作。下一个义工也在火车上了,我也快要回家了,我们是天南地北,我们是天马行空,我们是自由行走的鱼,我们要相识在江湖,然后相忘江湖。

感谢登巴,感谢小蛙和达珍,感谢楼顶花园,还有感谢那些在花园里认识的朋友,感谢你们给我的快乐,和这段美丽的回忆。再见拉萨,我还会回来的,我要从西北出发,然后一路玩到阿里,尼泊尔。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6178780/

分类: 回忆,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