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生态, 经济 > 香格里拉大火烧掉了我们的什么?

香格里拉大火烧掉了我们的什么?

2014年2月3日

曾经麗江古城也有一把大火,烧掉了成片经典的明清建筑和无数的滇黔藏蜀文物器具;前不久重庆濯水古镇也是一把无名大火,把那座奇异的风雨桥烧成了炭墨与爆裂的破碎石块;现在又跳出来了香格里拉,一把大火烧掉了镇上的精华文物与繁华闹市,为什么大火总是专挑残剩无几的经典,然后,无情的予以焚烧?

到了现代,特别是到了物欲横流的当前,祖辈留下来的经典老屋与古色古香的石板老街已然歪斜在世界的角落。歪街陋巷以及木瓦楼阁被当作了稀罕玩意,被簇拥在了一望无际的假文物市面的深处,摇晃颤栗之余仍会被勉为其难的用作客栈,茶肆,花屋或是酒馆。

现在,还有什么东西或器物不能被用作找钱?从人不分老幻男女,到物不分今昔何年,一律推到市面,从原始社会一下子来到市场经济,那还不就是成了一场人抢人的闹剧了吗?钱钱钱,哪一把大火不都是连着钱眼子的嘛?但这话又说回来了,据说但凡烧过大火的屋舍,在废墟与灰烬之上再建的茅舍,都会因曾经旺旺的明火慷慨的惠顾而特别的旺财!为此,人们是否还会在暗地里使劲的默诵:让大火来得更早或更加猛烈些吧?就现在贪婪的人群,不都是这样只顾自己发财而不顾别人死活的吗?更何况那一堆堆无人照拂的老朽的木屋。

别看现在的人群,全都喜好踱往古镇边城与老屋陋巷,但他们全都宁可在这些破旧的莫名角落里挤作一团,纷纷踮着脚跟,张着黑咕隆咚的大嘴,眺望着人头攒动的远处,而那些黑土深旧的土木歪屋,其实他们中的谁也不真的喜爱。现代人去往古市瞻仰,实则是去凭吊稀罕,在金有价而石无价的金钱顶篷的顶尖上,人们一反常态的不再崇尚金钱,而把贪婪的念想,寄托于更加遥不可及的稀缺器物与歪街陋巷之上。

古镇边城于是成了香饽饽,但交通局促与偏狭地带却阻滞了向古代最后荣光进军的贪婪。人们纷纷在贪玩的城市里或城郊建立乡情与商业的混血儿,诸如成都的宽窄巷子、洛带古镇、街子镇、锦里之类,但这并不是商业的错,更不是建筑者的错,而是当财富充分流淌之后,人们发财的妄想演变成了发暴财与发横财之后的最新而最高的理想。

于是,人头攒动挤在古镇子里,邋遢商业蹲在漏风的破屋檐下,将将就就,混吃等死,好不容易熬出一碗脏兮兮的破粥,手也不洗就颤颤巍巍的往老桌子上端,还没端拢,身后的老灶台上就呼的一声大火,把案桌上皱皱巴巴的零钱全烧了个稀烂。这回惨了,如意客栈如期率先起火,379年老宅子的阿布老屋被烧得彻底的老化;素有”月光城”之称的独克宗古城被火光淹没,大片房屋烧成废墟,很多人记忆里的古城,已没了原来的模样。独克宗古城那”建在石头上的城堡”与窄窄的小巷石板上的歌声、舞蹈和美丽的微笑从此荡然无存。

一位到过古城的网友说:”这么一个天堂般的地方,这么一个比丽江更加纯粹古朴、更加原生态的古城,就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一切全都化为灰烬,剩下的只有心痛……”如果这位网友所说不虚,则我们这个只有心痛的民族真不知还会愚昧地亲手造下多少罪孽?

独克宗古城坐落于香格里拉县建塘镇,始建于唐朝,已有1300多年历史。它曾是滇藏茶马古道的枢纽及滇、川、藏物资中转、文化、经济交流中心,后来成为香格里拉县的精品旅游景点,有数百间商铺和旅馆。最近这段时间正值旅游淡季,游客很少,但大火却没有由此放过这些老屋、深巷与唐卡之类的佛教文化艺术品等稀世珍宝。

这次火灾除了造成房屋、商铺、基础设施等受灾外,还造成大量文物、唐卡等佛教文化艺术品被烧毁,损失无法估量。”@央视新闻”报道说,被烧毁的房屋中有两栋是文物保护单位,历史最长的是明朝崇祯年间的阿布老屋。还好,当地的红军长征纪念馆和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都没有因此而遭受火灾。

接下来要如何重建古城?有网友的说法比较经典:”有种无力感,历史的东西,烧没了就没了,再重新修复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当地人的感受也非常经典:”古城好多人都彻夜未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产业梦想被烧成灰烬,他们哭泣了,他们抱怨了,为什么消火栓没水?为什么消防车半小时后才到?”可能人们终归还会问道:为什么要在老屋里缺乏基本条件的经营?至于说到消火栓与消防车不给力,这恐怕就不是香格里拉一家的问题咯,估计全国的文物中有绝大部分都处于消防无法达标的状态,只是人们不愿就此说三道四而已。

倘若如同香格里拉这样的大火再多烧几把,我们就再也无从去瞻仰我们祖宗八辈老屋;我们终归会因为断了与祖宗苟且的下处,而使我们与祖宗之间从此杳无音讯。由此,设若我们再不动脑子的自称是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那就有冒领祖籍而鱼目混珠之嫌咯。

老夏
2014.1.14

老夏的博客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660339.html

分类: 旅游, 汉博, 生态, 经济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