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多图)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多图)

2014年2月20日

2013-11-06
题记:亲切和认同,使我立刻在尧西平康住下来,这里有阳光丰盛的院子,全拉萨最好的咖啡……
——安意如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说来惭愧,到西藏工作已近半年,却从未听闻过尧西平康大院(YABSHI PHUNKHANG),直到偶然读到一本描述“一个藏地青年的沉浮与回归”的名叫《日月》的小说,作者安意如多次提到这个名字,并把尧西平康大院作为小说主人公尹长生在拉萨的停驻之地。出于好奇,这个地方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

经过一番查寻,我有点吃惊。“尧西平康”居然是十一世达赖家族的宅子,位于拉萨市北京东路八廓街附近最繁华的地段。“尧西”意指为达赖喇嘛的父母,“平康”,即平措康桑,是十一世达赖喇嘛家族的简称。始建于1838年,在通过金瓶掣签认定克珠嘉措为十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后,父凭子贵,遵照清朝庭旨意,西藏噶厦政府为十一世达赖父母修建了这座约2000多平方米的府第,这里也成为十一世达赖看望父母、经常居住的地方。170多年后的今天,YABSHI PHUNKHANG(尧西平康)已经成为拉萨老城区最中心最古老最完整的藏式贵族酒店。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喜欢考证史典、怀古追根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性。在浙江海宁旅游时,大家兴致勃勃地去参观“壮观天下无”海宁潮,我却独自来到想起诗人徐志摩的故居和埋骨之所西山,徜徉驻足整整一个下午;在绍兴时,许多人都热衷于鲁迅、东湖、柯岩,我却悄然独自来到很不起眼的沈园,遥想当年陆游与唐婉的凄婉悱恻,感慨这历史上最刻骨铭心的一世情缘。尧西平康既如此来历不凡,且就在拉萨市内,我难以抑止地产生了一睹为快的强烈欲望。

北京东路是传统的藏族聚居区,也是拉萨市老城的核心区,也就十一世达赖的特殊身份,才可以在这种地段傲据地盘建宅。尽管心里对这座大院有了某种自以为充分的想象和猜测,但真正找到尧西平康后,我还是忍不住再度感到吃惊了。这座大院所处的位置,与布达拉宫在同一条线上,南边是大昭寺,北边是小昭寺,直线距离都在五百米之内,步行十分钟之内即可到达,还没深入大院,就感到了它那睥睨当世、舍我其谁的冲天牛气。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繁华的北京东路。远处即是布达拉宫

尧西平康的大门呈汉式古典风格,但并不大,在北京东街并不显眼,只在门边镶嵌着一块小巧的牌子,上用英语写着两行字:YABSHI PHUNKHANG,Heritage Hotel(意即尧西平康,遗产旅馆)。二楼墙上挂着一块大的牌匾,写着“尧西平康”木割汉字,但也并不显眼,由于路边人行道比较狭窄,很少有人会抬头注视那么高的位置的。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尧西平康的大门

进入尧西平康大门,便见廊房迂回,庭院深深,阴气袭人。第一进的走廊两边是个珠宝店,第二进便是经营餐饮、咖啡的柜台,第三进是经营住宿的柜台。过了三进后,便觉眼前一亮,豁然开朗,恍若进入另一个世界。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庭院深深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经营餐饮、咖啡的柜台

宽阔四方的院子,就像北京的四合院一样,自成天地。落地阳伞、欧式秋千等错落有致地摆设在院落之中,各色花卉还开得正艳,特别是初冬的阳光和煦而明净,也不像夏日般刺眼,照在身上暖洋洋地舒服。环顾四周,是一幢环形的气势非凡的三层藏式古宅,描金彩绘的廊柱,藏式风格的客房,小资情调的餐厅,中西混搭的装饰,汉藏融合的格调,充满神秘幽远宁静浪漫的气息,置身其中,甚是舒适惬意。身处闹市,几乎难以想象竟有如此宁静祥和的去处!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宽阔四方的院子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他就是十一世达赖克珠嘉措。这座宅院的主人虽说是十一世达赖的父母,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这座宅院只所以引人瞩目、地位崇高,也只是因为与达赖的关系,而非他的父母。克珠嘉措被选定为第十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时只有三岁,正式坐床成为第十一世达赖喇嘛只有四岁,这正是一个孩子稚气天真、调皮玩耍的年龄,却被选去接受万民供奉、当神膜拜,他即使慧根灵异、前世附体,也是不可能真正处理教务政事的。这看起来与我国封建王朝世袭制度没有根本的区别。但要知道封建王朝的继承者必须是帝王嫡子孙,没有选择余地,即使是傻瓜,也要让他当皇帝的,而活佛的转世灵童却是根据前任活佛的遗言和神示在民间广泛挑选的,选出来的必是聪慧灵异的孩童、万中挑一的好苗子。从这一点讲,藏传佛教的领导选拔制度的科学程度或许不及今天的民主选举,但比封建社会的世袭继承制度要好很多。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十一世达赖喇嘛克珠嘉措画像

但不幸的是,时值中国鸦片战争失败、外敌入侵、太平天国起义,清政府统治发生动摇,印度、廓尔喀等地受英国挑唆,先后挑起战乱,同时,清政府代表与西藏摄政关系恶化,改由班禅管理西藏事务。直到十一世达赖克珠嘉措十七岁时,清朝皇帝才命令他亲政,但是同年,廓尔喀王国组织7000军队再度入侵西藏。当时,内地太平天国革命正在进行,清朝政府无暇西顾,终致战事不利。内忧外患之下,不到一年,克珠嘉措就在布达拉宫突然去世,年仅十八岁。

我回想起当初到布达拉宫参观游览时,听管委会的同志介绍,由于达赖喇嘛历史上是政教合一的最高领袖,既要处理繁重的行政事务,又要处理复杂的宗教事务,同时西藏周边形势又十分严峻,内部政治斗争又相当激烈,因此达赖喇嘛的工作是非常累,压力是非常大的。虽说他是藏民心中的神,但他本质上还是凡人。除积劳成疾外,还有政治斗争、政敌陷害等原因,导致许多世的达赖喇嘛英年早逝。其中九世达赖十一岁即圆寂,十世、十一世、十二世达赖都在二十二岁之前圆寂,据说当时清政府和老百姓都怀疑这四位达赖是被毒死的,但始终没有找到证据。作为至高无上的达赖喇嘛,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也成为脆弱的牺牲品。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曾极度厌倦夹杂在政治斗争旋涡中的日子,他勇于追求真爱,敢于突破世俗,不仅拒绝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甚至拒绝了五世班禅授的比丘戒和沙弥戒,此后改名化装为平民,并来往心爱的女人家中,写下了许多缠绵的“情歌”。在佛的世界里,他是一个“异类”,敢于离经叛道;在人的世界里,他被称为“世间最美的情郎”。在一个酒家遇到美丽的玛吉阿米,两心相悦,从此“昏而往,晓而归”,白天念经为活佛,夜晚伴卿做情郎,堪称“不负如来不负卿”。这事本来非常隐密,无人知晓,不料有一晚上下大雪,仓央嘉措回来时脚印留在雪上,终于被政敌发觉,事以败露,并以“不守清规”为由被废黜。试想,若非政治斗争牵连,以仓央嘉措所处高位和在民众中的声望,断不会有人敢如此大胆跟踪、蓄意谋害!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仓央嘉措在这个酒家遇到美丽的玛吉阿米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今天的玛吉阿米餐厅

在这里我甚至在想,如果克珠嘉措没有被选为十一世达赖、不当西藏最高统治者会怎么样呢?他可以无忧无虑地度过自己快乐的童年,然后长大娶妻生子,享受人伦之乐,远离政治斗争,想来不至于只活十八岁就夭折。但值得庆幸的是,克珠嘉措三岁进宫,到十七岁才亲政,而且期间西藏地方政府还为他父母和家族兴建了规模浩大的宅院尧西平康以供居住,这中间的十四年,除念经学佛外,十一世达赖克珠嘉措至少有很多时间伴随父母身边,享受父母疼爱,这并不是每个活佛小时候都能拥有的。尧西平康大院只所以比其他活佛的父母住过的宅院影响更大,其原因或许大抵如此。我在尧西平康大院的三楼,曾专门参观到十一世达赖的专用卧室。

尧西平康大院的老板是位名叫张莉的福建女子,她在经营这座宅院的同时,还投资创办了一所西藏攀德达杰职业技术福利学校,用自己赚的钱抚养教育藏族孤儿。听说我是从一本小说中知道这座宅院的,她竟脱口而出:是不是《日月》?我惊奇地点头称是。张莉告诉我,《日月》的作者小安(安如意)在她这里住过很长时间。很诡异的是,我印象中安意如的原名好像也是张莉。

因书结缘,又听说我是援藏的,张莉很客气,叫来一位藏族普姆,让她带我参观一下整个宅院,并特意交代把十一世达赖喇嘛和他父母的卧室打开让我看看,尤其是值得一看的是达赖父母卧室外的雕花走廊,这是一百多年前从内地请去的汉族工艺大师雕刻的。

我跟着普姆上了楼,大院有三层半,共有二十一个客房,走廊、柱子、栏杆都是传统的藏族风格,中间有个很大的天井,使得每个楼层的阳光都十分充足。到了三楼楼顶,看到两处独立的小院,普姆介绍说,这两个小院就是十一世达赖和他父母的卧室,中间有走廊相连的。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走廊、柱子、栏杆都是传统的藏族风格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中间有个很大的天井,使得每个楼层的阳光都十分充足

十一世达赖的卧室是一个大单间,他父母的卧室是两间式套房,里面的墙柱装饰呈传统藏族风格,家俱摆设却是典型的清代中式风格。两个房间的地面是以藏式传统的阿噶土夯打技术打造的,感觉厚重、清凉而平滑。窗外的阳光灿烂,可由于室内空间较大,站在室内,阴凉袭身,竟油然而生一种庄严静肃感。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十一世达赖父母的卧室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十一世达赖喇嘛的卧室

走出卧室,抬眼便色彩斑斓的雕花走廊。虽过百年,可雕花却鲜艳夺目,宛然如新,无论窗棂,还是墙花,都雕得十分精细,尤其是镂空雕刻,大概就是最顶级的东阳木雕师傅的作品吧。每一扇窗的两边,还分别写着两个繁体“寿”字,中间窗子的额楣上,惟妙惟肖地雕刻着内地神话传说中的寿星像,从一百多年前裂开嘴一直笑到今天。阳光静静洒在走廊里,衬托着卧室内的阴暗,时光邃道仿佛穿越到从前,载着我去感受这里曾经有过的风云变幻,体味深厚的藏族文化底蕴,触摸被遗忘的历史痕迹……在楼顶远眺,我看到大昭寺的金顶熠熠闪光。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雕花走廊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汉式风格的雕刻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惟妙惟肖的寿星

下得楼来,在宽敞的庭院里的餐桌旁小憩。这里有拉萨最好的意大利咖啡,远远的还闻到了巧克力蛋糕的飘香和太阳的味道。此情此境,恰似上帝的苦心安排,让你无法拒绝这里所能提供的一切。于是叫了一人一杯咖啡一碟巧克力蛋糕,我要的是一杯卡布其诺。到西藏以后,我喝咖啡似乎就只点卡布其诺。我已经习惯了奶沫那种厚实绵密润滑的口感,同时不失醇正浓郁苦涩的咖啡风味,每次喝卡布其诺,心里都会浮现出一种暖暖的甜甜的思念的味道。

曾经想过,找一处离大昭寺近的藏式老宅,安静蛰居,每天可以走路陪你一起磕长头。这就是了。

曾经想过,在一个充满阳光的院落里坐一整天,看一本书,喝一杯茶或咖啡。这就是了。

曾经想过,找个无人相识的地方,执子之手,默然相望,神思意会至目光流离,相对展颜一笑。这就是了。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卡布其诺咖啡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巧克力蛋糕

不知不觉,一头扎在尧西平康大院已是两个多小时。这座身世显赫的贵族宅院,如今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成为我等芸芸众生、碌碌子民的自由消费场所。也许这,才是所有古建筑古宅院最好的归宿。即便是北京紫禁城、巴黎卢浮宫,更遑论平遥乔家大院、杭州胡雪岩故居,也概莫能外!

宅院的空地上,一群孩子在叽叽喳喳欢快地嘻闹着,给宁静祥和的尧西平康大院增加了无限生机与活力。同行的朋友告诉我,这些快乐生活、无忧无虑的藏族孩子,其实都是尧西平康大院的女老板张莉收养的。一股敬意顿时涌上了我的心头。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快乐的藏族孤儿

寻访西藏最古老的贵族宅院

我还会再来的,而且带着最爱的人来,因为尧西平康,是一座充满爱和温暖的大院!

风在高原的BLOG
浙江省援藏干部、西藏那曲地区住建局副局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1d59c0102eqnv.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