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历史, 宗教, 藏人博客 > 降边嘉措:《十世班禅的诞生与仙逝》

降边嘉措:《十世班禅的诞生与仙逝》

2014年3月12日

2014-1-29 转载自降边嘉措博客
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诞生于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

按照惯例,历代班禅圆寂以后,应由扎什伦布寺拉章(拉章:寺院里最高的行政管理机构)主持寻访转世灵童的工作。但是,在九世班禅圆寂之后,噶厦即原西藏地方政府、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和滞留在青海的班禅行辕,均开始了寻访灵童的工作,这种情况过去从未发生过。这是当时非常特殊的历史条件和政治形势下造成的。

观湖人看到的景象预示着什么?

1938年夏天,由扎什伦布寺拉章主持,在娜姆拉措湖观看神湖景象。观看神湖景象的工作,必须由德高望重、正直无私,办事公道的著名活佛或大喇嘛担任。扎寺拉章推举比龙活佛和一位格西(格西:意为“善知识者”,佛学学衔)去观看神湖。确定人选之后,由拉章主持,在扎什伦布寺颂经祈祷,祝愿灵童早日诞生,认选工作顺利圆满。然后由两位观看神湖的人在大殿里的佛像前,面对众多的喇嘛活佛起誓:保证按照佛祖的旨意行事,绝不循私情,不作假,不舞弊。然后焚香沐浴,带着祭神湖的供品和众多的随行人员前往娜姆拉措神湖。

西藏和其他藏区有很多神湖.其中有两个神湖最有影响,最有特色,最为人们所关注:一个是后藏的仁布雍措,另一个是山南的娜姆拉措。

娜姆拉措在山南地区加查县境内,海拔3000多米,四周高山环绕,属高山湖泊。那里高寒缺氧,气候多变,常常大雾迷漫,有时连续数日,浓雾不散,无法观湖。

比龙活佛等一行人到娜姆拉措湖畔,念了三天经,祈祷祝福。他们非常幸运,遇到了少有的好天气。第四天早上,当朝阳刚刚照射到湖面时,一行人涌向山顶,“煨桑”(焚烧柏树枝和一种带油质的灌木)祭神。浓烟随着晨风,冉冉升腾,在湖面燎绕。比龙活佛和格西,在一群僧俗官员的簇拥下,来到湖边。他们神色庄重,严峻之中带有几分神秘,整个湖畔,庄严肃穆,所有人也都悄无声息地注视着湖面,耳旁惟有清风习习,涛声阵阵。

比龙活佛和那位格西,双手合十,凝神屏气,聚精会神,旁若无人,目不转晴地注视湖面。

这天天气特别好,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朵朵白云在蓝天飘浮。在高空气流的冲击下,白云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形状,似雪山,似海涛,似占堡,似城廓,似宫阙,似殿堂,似雄师,似苍龙……时急时缓,从人们头顶飘然而过。千万道金光投射到湖面,闪射出耀眼的光芒,扰如千万支金箭从天外射来,时而如仰望夜空,银河浩瀚,星光灿烂,闪闪烁烁。蓝天白云,映照着深蓝色的湖水。湖水随着微风,翻波涌浪。云蒸霞蔚,神奇瑰丽,气象万千,变化无穷,令人神思飞扬,浮想联翩。

两位观湖的人,部是已近花甲之年,举止持重。大约观看了一个多时辰,他俩几乎不约而同地举起双手,放在额头,合十顶礼,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磕了三个长头,念了一阵经,朝煨桑的火堆里添了几把柏树枝,几块檀香木,然后回转身,朝绣有吉祥图案的白布帐篷走去。

按照惯例,两位观湖的人也不能告诉各自看到的景象,更不能互相商量。两人进了帐篷,在东西两头,盘腿而坐。随员们立即献上竹笔和藏纸。这种藏纸是用土法加工制造的,树皮做原料,呈上黄色,质地柔软而坚韧,两位观湖人就用竹笔在藏纸画出自己观看到的景象。扎寺的几位有身份的格西和堪布,坐在帐篷中央。但他们部不能看画的图象。

画毕,由观湖人将画卷起来,当众封存,用一种叫“拉甲”的土造黑漆封口,盖上扎寺的印章。

观湖人的任务,到此结束。所看到的景象意味着什么?象征什么?解释权并不在他们。他们也不能去参加寻访灵童的工作。

几年之后,当认选灵童的工作开始时,人们才知道,比龙活佛看到的景象是:一头猛虎在前面奔跑,三只兔子紧跟其后,还有一位头戴“巴珠”(三角形的头饰)雍荣华贵的妇女,站在门前,正掀开门帘。那位格西看到的景象是:一头凶猛的狮子,睡卧在扎寺大殿前面的石阶上,还有一幢“禅房”,两株高大挺拔。苍劲繁茂的古树。

这预示着什么?象征着什么?神佛向他的信徒们昭示了什么?

寻访到6位候选灵童

藏历铁蛇年(1941年)夏天,班禅行辕推举负责班禅膳食的大堪布罗桑坚赞主持寻访工作。行辕的主要成员,几乎全部参加了这一活动。既然观湖表明灵童诞生在东方,他们决定就近在东部藏区(即安多地区)寻访。

不久,扎寺派出以恩久活佛为首的寻访人员。他们到塔尔寺后,同行辕会合,经商定,分三路人马,到各地寻访。一路由罗桑坚赞负责;一路由班禅的另一位膳食官员唐确养培堪布负责;第三路由恩久活佛负责。

三路人马,共选出10多位候选灵童,经念经祈祷,占卜打卦,初步选定了6位。又经打卦问卜,绝大多数人认为6人中的隆热嘉措灵慧超人,是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

由于这次寻访到的候选灵童比历代班禅、达赖都多,为了从中选出真正的班禅灵童,行辕和扎寺部认为应该严格考察,认真选择。按传统习惯,在辨认九世班禅的遗物时,他们拿出了九世班禅用过的金碗。银碗、青铜制铃。银制十字金钢等珍贵物品,还有一串极普通的木制念珠。每件东西都有两三个,不了解内情的人看来,完全一样,难以区分。年仅7岁的隆热嘉措,从众多的器物中,迅速而又准确无误地辨认出九世班禅用过的所有遗物。在辨认那些金、银、铜的贵重法器之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唯独在辨别那串木制念珠之后,隆热嘉措双手捧起念珠,非常虔诚地放在自己额头上,祈祷祝福。从宗教观念来看,那串佛珠代表着宗喀巴法统的传承关系,是最珍贵的宝物,也是历代班禅必须随身携带的。

在场的人,无不感到惊讶,年仅7岁的孩子,就能像大人,庄重又虔诚,懂得宗教礼仪,他无疑就是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

唯有那位扎寺的喇嘛认为,隆热嘉措肯定是位虔诚的教民,甚至可能是前世班禅某个贴身佣人或随员的转世,但他不可能是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如果是,他为什么向自己的佛珠顶礼膜拜,祈祷祝福?

大家认为那位喇嘛讲的不无道理,为慎重起见,决定做进一步的考察。

隆热嘉措是贡嘉活佛的儿子。贡嘉活佛娶有妻室,他的另一个儿子是塔尔寺却西活佛,是位地位很高、很有影响的人物。遗憾的是,一个多月后曲登格•隆热嘉措突然病逝。

行辕和扎寺又继续认选。他们选定曲炯扎西作第一候选人,准备金瓶抽签,打卦占卜。曲炯扎西是塔尔寺地区拉德千户的孩子。据说他在母亲腹中怀了14个月,大家部说他从出生之时起,就显示出不同寻常的特征和聪明。

消息传出,拉德千户家里的人都十分高兴,亲友们之间互相道喜祝贺,准备着早日举行坐床大典,作十世班禅的亲属。不巧的是,曲炯扎西在一两个月之后,也突然病逝。

恰在这时,又说从西康省德格地区发现一位灵童,相貌非凡,聪明过人,出身高贵,是德格土司的儿子。行辕又将他迎至塔尔寺,进一步观察。可惜,这位德格土司的儿子到塔尔寺两个多月,尚未辨认器物,突然暴亡。

在短短的半年之中,连续有3个候选灵童去世,这使人感到震惊。震惊之余,大家认为,这3位灵童的福份太浅,无法承受担任十世班禅这样的巨大福气和殊荣,致使不幸天亡。这时,人们才把目光转向排在6个候选灵童中末位、出身贫寒的贡布才旦。

早在辨认器物时,贡布才旦就表现得不同寻常。在庄严肃穆的大经堂里,面对许许多多神色庄重的喇嘛活佛,达官贵族,还有那怀疑、挑剔的目光,他毫无认生和羞怯的样子,从容不迫,应对自如,并且准确无误地选取了九世班禅生前用过的象牙戒指、茶碗和穿过的袈裟、坎肩,还有一串佛珠。只因当时认选的遗物,没有隆热嘉措多,也没有他快,所以被排在后面。

还有一件事,使大家感到惊奇,认选器物时,他在围观的人群中,叫出曾为九世班禅唱过藏戏的嘎钦巴桑的名字,说他会唱藏戏。而在这之前,他们从未见过面。

人们还回想起一件事,认选器物之后,在大殿里贡布才旦朝一些人招招手,微笑着点点头,甚至走向前,拉拉手,表示亲热。当时大家没有在意,回头仔细一想,那些人都曾为九世班禅当过随员,或在他身边工作。对新近从西藏到来、未曾服侍达九世班禅的人,他却没有做出这样亲切、熟悉的表示。这是他同其他灵童所不同的。

人们注意到。贡布才旦说话的口气、声调,打手势时的姿态,部与九世班禅十分相像,还有就是九世班禅有些口吃,小贡布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一着急,说话时就更像。

直到这时,扎寺和行辕的高僧大德们才醒悟过来,领悟到神湖里所显示的景象的真实含义:

3位早逝的灵童中,隆热嘉措和曲炯扎西和另一位候选灵童部属兔,德格土司的儿子属龙,只有贡布才旦属虎。3只兔子注定要落在老虎后面。那位头戴“巴珠”,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是班禅的护法神之一骡子天王的化身。她掀开门帘,正是在迎请班禅佛爷早登宝床。

恩久活佛一行人曾到循化县温都寺和温都乡考察。他们证实,神湖里所显示的“禅房”,与温部寺的禅房相似,温都土司的门口,有两株高大挺拔的古树。也与神湖里显示的一样。

人们发现,贡布才旦早在诞生之时,就有许多奇异的征兆,只是过去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藏历土虎年正月初三,按照公历,是1938年2月19日。这时,震惊世界的“卢沟桥事变”发生已经半年多,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燃起抗日的烽火,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纷纷投身于抗击侵略、保卫国土、挽救危亡的神圣战争。

但是,我们的国家毕竟太大太辽阔,发展太不平衡。黄河边上,在青藏高原东部一个偏僻的农村,象往常一样,在高高兴兴地过年。这是一个藏族聚居的小村庄,由于交通的阻隔,语言的障碍,加上文化教育、通讯设施十分落后,他们听不到广播,看不到报纸,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这里的百姓,并不知道在我们的国家发生了抗日战争这样震撼世界、关系民族危亡的在事情,也不知道尊敬的九世班禅已经圆寂。他们按照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距,在初三这一天,走亲戚,会朋友,互道“扎西德勒”——吉祥如意。有人到温都千户家的后边日沃切山上去煨桑祭神,按照传统说法,虎年是吉年。他们祝愿在虎年里,人畜两旺,五谷丰登,万事如意。

这天上午下了一场小雪。中午过后,天气晴朗,蓝天白云,阳光灿烂。落日时分,景色更加壮美,红霞满天,如同火焰在燃烧。这时,有几位老人走到村外,他们显然是喝多了酒,摇摇晃晃,东倒西歪,解过小便,不立即回家,饶有兴味地观看孩子们玩游戏。

突然,一位老阿爸指向远方,兴奋地呼喊:

“彩虹!彩虹!”

“对,是彩虹!是彩虹!”几位老人跟着呼应,酒似乎也醒了。

孩子们睁大眼睛,感到莫名其妙。他们四处张望,并不见什么彩虹。

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用讥讽的口吻说:

“老爷爷,是酒喝得太多了吧!眼睛都昏花了,哪有什么彩虹!”

“莫不是把云彩当着彩虹了?”另一个孩子说。

“啪!”老阿爸趁着酒劲,在男孩头上重重地拍打了一下,过年时出现彩虹,这是吉祥的征兆,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能说这样不懂规矩的话!

多年以后,孩子们还说那位老爷爷的坏话,明明是自己喝醉了酒,看花了眼,还随便打人,说我们讲了不吉利的话。

老人们回到屋里,兴奋地谈论彩虹,酒也喝得更多了。他们认为,过年出彩虹,说明我们这地方要出现大吉大利的事。有人说,这是要诞生杰出人物的象征。一位曾到塔尔寺去朝过佛、见多识广的老人说:我们循化藏区虽然穷,但风水好、福气大。就这几十年里,出现了喜饶嘉措大师这样闻名全藏的大学者,又诞生了才旦夏茸这样著名的活佛。可是,他们诞生时,都没有出现彩虹。说不定要诞生比喜饶嘉措大师、才旦夏茸活佛还要了不起的人物。

这个偏僻的村寨叫玛日村,在青海省循化县温都乡。“温都”意为“牛犊”,境内有一座山叫“温拉”,其形状如一头小牛犊,因而得名。传说有一头离群的小牛犊,从远方走来,干渴难忍,想到黄所有这些都证明贡布才旦是九世班禅真正的转世灵童。

那么,凶猛的狮子睡卧在扎寺的石阶上,又象征什么?预示着什么?人们百思而不解其意。这一疑惑,直到近半个世纪后才解开。

1989,班禅大师到了“知天命”之年。

早在一、两年前,班禅大师就为自己安排了1989年的工作。这是一年永不停歇、跑步向前的“日程表”,从年初到年终,安排得满满的。

按照藏历,1989年是蛇年。在班禅的日程表里,1989年要进行的第一件事是前往日喀则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落成开光典礼。

1月9日,班禅大师离京前往西藏,参加五世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落成开光典礼。

1月26日,在完成灵塔开光大典之后,班禅大师在扎什伦布寺为等待已久的信教群众摸顶祝福。这一天,有成千上万的僧俗群众来朝拜。

中午时分,班禅大师正在给信徒们摸顶,一抬头,忽然看见有一片彩云在头顶飘浮,非常好看。大师很高兴,对格桑说:“快照!快照!。格桑是大师的远亲,作贴身侍从兼摄影师。这时格桑正在大师身边,与几位扎寺的僧人一起待候大师摸顶,相机没有在身边。听见大师吩咐,他赶紧去取相机,可惜动作慢了一点,当格桑拿起相机仰望天空时,彩云已经飘飞,头顶是一片蓝天,只有朵朵白云在游动。他遗憾地收起相机来到大师跟前。大师关切地问:“照上了吗?”格桑摇摇头,“没有。”

班禅大师沉默片刻,深深吐了口气,几天来,因开光大典获得圆满成功而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大师,心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他不无忧虑地说了声“不好!”

27日,听灵塔基建办公室的同志汇报工作,研究表彰和奖励建塔有功人员。晚上宴请日喀则地区县以上干部,直至凌晨一时多才上床休息。躺在床上,还看了半个多少时的报纸。这寸已是28日凌晨了。

1月28日,班禅大师患急性下壁及广泛前壁心肌梗塞,后经中央派来的专家小组和自治区的医务人员全力抢救,但终因抢救无效而离世。

大师圆寂时,呈卧佛姿式,遗容朝北,与敦煌莫高窟中释迦牟尼圆寂时的姿式一样,按宗教教义解释,是非常吉祥的。

班禅大师圆寂后,扎什伦布寺和塔尔寺的高僧们,万分悲痛。与此同时,他们猛然醒悟:

藏历上虎年正月初三,即1938年2月19日,青海循化县温都乡上空出现彩虹,预示着有贵人诞生。以后,这吉祥的彩虹始终伴随着十世班禅。1989年1月26日,大师在举行庄严的佛事活动时,他自己看见头顶上有片彩云,瞬即消失。这片彩云是来迎请班禅的。

观看神湖时出现的景象:一只凶猛的狮子,睡卧在扎寺大殿前面的石阶上,预示着十世班禅作为扎寺寺主,将在自己的寺院圆寂。为什么是一只凶猛的狮子?十世班禅性情暴躁,性格刚烈,生起气来,有时会大喊大叫,暴跳如雷。他周围的人私下里有时悄悄议论:“佛爷真像一头凶猛的狮子,发起脾气来,真叫人害怕。”当他暴跳如雷时,有人会说:“雪山狮子又怒吼了!”十世班禅因此而得了个绰号:“雪狮”。

嘉稚活佛和那些虔诚的信徒们,按照自己的信仰和观念,对半个世纪前观看神湖时昕看到的景象,作了圆满的解释。

LargoTibet的个人空间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6795&do=blog&id=211361

分类: -重点-, 历史, 宗教,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