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 纽约时报:西藏古籍历经漂泊在中国安家(有图)

纽约时报:西藏古籍历经漂泊在中国安家(有图)

2014年3月28日

2014年02月20日
几十年前,这上万本藏文书籍差点葬身火海。在1976年结束的十年“文革”动乱中,红卫兵狂热分子毁掉了所有被视为“封建”的东西。部分是由于受到那些暴乱的刺激,一位美国学者开始收集和保护西藏文化残存的东西。如今这些书籍被安置在中国西南部一个华丽的图书馆里。

112

留存下来的12000本珍贵书籍大多是从藏族难民那里收集来的,最近它们结束了几十年的漂泊,在成都西南民族大学的一个新图书馆中安家。

尽管中国政府对西藏学术研究控制严格,这些藏书的捐赠人E•吉恩•史密斯(E. Gene Smith)坚持要把这些书从纽约临时的家运回中国,因为就像他对朋友们说的,“它们来自亚洲,它们属于亚洲”。只是为了安全起见,他对每本书进行了数字备份。

10月份,在该项目中方合作者的长时间拖延之后,该校的领导们低调开启了文献保护行动,并开建一个以史密斯命名的大型图书馆。

“吉恩认为这个宝库应该分享给全世界,”西藏佛教资源中心(Tibetan Buddhist Resource Center)的主要募捐人格雷格•贝尔(Greg Beier)说。史密斯曾帮助筹建了这个美国组织。

2010年去世的史密斯是世界上收藏西藏文学作品最多的人,他设法把这些书还给了中国。他的故事是藏族近年来的动荡历史的组成部分之一,这个民族至今仍在经历生存斗争的阵痛。不过,如今让人忧虑的是有利于中国最大的民族汉族的同化政策。

这些藏书先是被中国热情接纳,而后被冷藏,反映出中国政府对西藏文化的矛盾态度——西藏文化既是民族自豪感的源泉,也令他们感到不安,特别是考虑到很多西藏人渴望得到更大的自治权。近些年这些渴望渐渐变成了绝望,导致在该国的藏族聚居地出现了一股浪潮。

在理想的情况下,这些藏书应该会安置在离成都1200英里的西藏首府拉萨,但是中国政府要求外国游客入藏需要获得批准,对想在那个地区旅行的外国记者限制更是严格,而史密斯希望世界各地的学者都可以自由阅览这些图书。

他选择西南民族大学是因为它招收了很多藏族学生,虽然成都以汉族为主,但是它有个重要的藏族区。成都西北方通往西藏高原的大山上散落着很多传统的藏族定居点,它们离成都不远。

根据安排,史密斯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研究所为四位档案管理员发放薪水,他们每天扫描和归类文稿,以便人们能在网上免费阅读。他们的目标是在十年内把这个世界知名的西藏文学宝库数字化。

该中心成立的消息传遍中国之后,那些古老图书的收藏者蜂拥着来到这个图书馆,带着学者们以为已经丢失或毁掉的手稿。很多是藏族僧人在“文革”期间藏起来的,那时候佛教寺庙、雕像和佛经被有组织地销毁了。

11月,四川西部董噶寺穿着长袍的僧人带着有300年历史的发黄的文稿来到这里,这些文稿从未出版过。它们是根据15世纪的文稿,用朱红或黑色的墨水潦草誊写的,详细记录了佛教神灵的密宗仪式。僧人们在这里停留了五个星期,等待档案管理员们扫描这6000页文稿,然后带着自己挚爱的文稿和一张刻有数字文稿的光盘回家了。他们说还会再带七部文稿来这里。

这个图书馆装饰得像个喇嘛庙,里面藏有上万本旅行见闻录、传记和医学论著。这些书跟西方的书不太一样,大部分书是用手刻的木版印刷的,那些活页夹在两个木板之间,然后用色彩鲜艳的织物包裹。

这些书水平摆放在玻璃门后,让阅览室有一种博物馆的感觉。对于很多学者来说,这些文稿是刚被发掘的宝库,他们想要追踪佛法的演变过程——从公元前5世纪佛教在印度的起源到它流传到西藏、中国和蒙古的过程。

范德康(Leonard van der Kuijp)是哈佛大学西藏和喜马拉雅研究方向的教授。他说很多新发现的书稿是现知的唯一的版本。他说最近的发现揭示了忽必烈一位妻子的细节——忽必烈是13世纪的蒙古统治者,他在中国创立了元代——还揭示了19世纪西藏的一位首领从拉萨到北京拜访清代皇帝的旅程。

“其中很多书稿组成了一条奇妙的轨迹,填补了印度和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空白,”范德康教授说,“它像个巨大的马赛克,有些遗失的小块正在被慢慢填补起来。”

史密斯是来自犹他州的摩门教徒,他后来放弃了自己的宗教信仰。他能说32种语言,一生大部分时间为国会图书馆工作。他对西藏文学产生兴趣是因为遇到了一位佛教喇嘛——德松仁波切。他是1960年依靠洛克菲勒基金流亡到美国的二十几个西藏人之一,他们在拉萨起义失败后遭到了军队的猛烈镇压。

史密斯皈依佛教后,发现自己的研究因为西藏文本的缺乏而受阻。于是他搬到印度,用25年的时间寻找西藏书籍,其中很多书是难民们艰苦翻越喜马拉雅山偷运过去的。

他用一个美国政府项目的钱印刷了上万本罕见的文稿,这些书后来被分发给了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和学者。每次印刷史密斯总是保存一本,收藏起来的书装满了他在剑桥市的家,最后填满了两辆拖车。2007年,让好几个渴望得到这些书的美国大学失望的是,史密斯把他的藏书遗赠给了西南民族大学。但几个月后,在拉萨破坏性的民族暴乱之后,该校的领导暂停了这个项目。

校领导们最终开放了这个中心,开创了中国杰出的西藏文学中心。但是他们似乎不愿宣传它。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藏族学生抱怨说图书馆的门经常是锁着的,但是他们为这个中心的存在感到兴奋。

“这是我们的文化;这是我们的遗产,”波切(Puchor)在参观完图书馆后说。和很多藏族人一样,他只用一个名字。“我们需要了解自己的遗产,并为后代保护好它。”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王相宜

Tseringsamdup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7169&do=blog&id=212269

分类: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