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生态, 藏人博客 > 卡若拉冰川在哭泣(有图)

卡若拉冰川在哭泣(有图)

2014年4月1日

2014-2-20
卡若拉冰川,在藏族人心目中是一个神山。没有一个藏族人,敢在任何神山脚下大声说话,更是不能大喊大叫。那天亲眼听见很大的驴声,猜它是一名游客,比驴还蠢的一个货。当时,格兄有点生气,说是要揍它们。可是,看见它们远在右边的山顶上,没有任何办法。更是不能大喊叫它们下来,真是好无奈。

面无表情,沿着冰川脚下行走。从草原的不远深处,看到某种黑点。看不清是黑帐篷还是黑石头,只好带上近视眼镜儿。原来是黑帐篷(草皮子与帐篷搭建的小屋),当我看到它时,顿时愣住了。怎么还有人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生活,难道不怕被崩雪吞没、不怕被高海拔冻死?真是危险。带着惊吓的心灵,走进那家帐篷屋,看看到底是哪个神人居住在里面?来到朝冰川的帐篷屋门前,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居住,还是有些不敢进去。不过看到傍边有不少牦牛,应该在里面有人居住。大胆进屋,明白个到底。这时,格兄看着看着就进去了。原来里面没有人居住,他就出来了。从门口望去,里面是一片漆黑。我还是不敢进去。照这痕迹,应该是牧场迁徙不久。牧场迁徙,对于牧民的孩子来说,是最最清楚不过的事儿。可是,对于城、农孩子还是很陌生。牧民自古以来,是逐水草而居,一年当中在冬、夏季牧场来往,带着黑帐篷进行流动的家,称为牧场迁徙。我们只好照照相,留个纪念就往前迈步。

第一部分:驴友不懂卡若拉冰川

卡若拉冰川,位于浪卡子县城和江孜县城的交界处。这里的人们属于半农半牧民。我猜,他们靠着几群羊牦牛和高海拔的土壤田维持生活。想想,这样的环境下能有好日子过吗?经济来源又是什么?也许,有些人觉得,他们在景区摆摊、陪驴照相,收门票(根据日发改委价格[2012]1号文件《关于卡若拉冰川景区门票价格的批复》。该景区于2012年4月1日起正式开始收费),就能赚到很多钱,可是这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话说摆地摊。到过那里的人都知道,地摊上的天然物品神奇又怪异。可是能有几个真正是属于天然物品呢?有品位的一个人来看,就知道这些说成天然的物品,都是人造工艺品。是有外地人制造后,托运到圣地而成为神奇的天然物品。只是他们(摆摊人)耍了下聪明,但最终还是反被聪明误。如今,哪个驴不知道这一真相,他们比你聪明的多。真正把它当成天然物品买下是不可能的,只是当成礼物购买而已。这又能有几个人在购买呢?估计,一天能卖出十来钱就很不错了。说他们一天能赚到多少钱?算算,从你良心上算算。就这样,这都反而成为摆摊人吃亏的烂货,生活上没有任何的改变。还能说它们赚大钱?其次,话说陪驴照相。如今,来西藏驴友的人越来越多,都知道藏族人陪驴照相要收钱。这一现象在重点景区更为明显。我觉得这点收费理所当然,是他们应得的报酬。他们跟其他藏民的穿着打扮是有区别的。仔细想想,他们整齐的穿着和打扮,一方面不仅要花时间;另一放还要花多余的金钱(购买藏装)。在仔细看看,当他跑来你身旁合影,穿起整齐的藏袍,脸带美丽的高原红。你不觉得跟其他的藏民有所不同吗?只有从他们身上你就能闻出浓重的传统氛围。难道这不是你来西藏驴友的目的?了解一个传统民族,得先了解这个民族的传统文化;了解一个传统民族的传统文化,得先了解这传统民族的传统人群。可惜,舍不得这点钱,不少蠢驴不识优劣,反而觉得嫌弃、怜悯、坑爹。否认了藏民的淳朴与和谐。再也不跟他们合影。还说他们能赚钱吗?再次,话说收门票。看这批复文件及正式收费的日期,不难看出卡若拉冰川成为旅游景点的起步很晚。而且到现在收费还未真正在实施,都在免费开放。这成为上级部门及相关管理单位的口头文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说他们还能赚大钱?说白了,他们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这样的生活还能维持到多久?一个很大的疑问呈现在世人面前,但能够真正去思考的又有几个人呢?

沿着卡若拉冰川中间流出的草中小溪,就能看到很多塑料垃圾。不收费,雇不来人。没有人能够自愿在景区内搞起卫生,导致景区环境的恶化。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对于驴而言,它只是这神奇土地上的过客,不顾后果。但是居住在那里的人来说,那是他们子孙后代永久要扎根的圣地。这方面,有时驴们做的很自私。说起自私,不得不谈起比这更自私的《红河谷》。

第二部分:《红河谷》强奸卡若拉冰川美女

大家沿着小溪,走进冰川。眼近却隔着很长的距离,走上去还是有些气喘吁吁,只能停步而止。索兄:“《红河谷》这部影片的雪崩取景是在这里……”。说起《红河谷》,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从我七岁那年观看到二十四岁那年学士论文的研究,就跟《红河谷》结下了不解之缘——《再看<红河谷>对藏族影视文化的重新解读及思索》。但这《红河谷》与冰川有关的历史,我还是今天才听说。悔恨,当时自己研究的还不够渗透,忽略了《红河谷》背后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回来忍不住,还是选择了重新翻阅这一历史。当时的了解,这一雪崩场景是冯小宁在雪山底下等了积雪的自然崩落,而拍下的迷人效果,没有任何人为因素的参杂。此时,他的职业生涯中印下的每一个迷人事迹,留给我的却是一种值得敬佩和学习的动力。可惜,到这时候不得不进行懂他。因为,我已经长大了。现在,看到的冯小宁却是一个赤裸裸的二货。欺骗我整整二十五年。

电影的观众是无需准备的。大家观看《红河谷》之前,应该没有提前阅读历史,观后也应该没有反思过,只是把他当成娱乐而渡过,这很是理解。现在,向大家揭开这一隐藏多年的真实秘密。是自己今天耳闻目睹,因真实而拥有发言权。请大家好好反思反思。

未解密之前,想给大家阐述一段《红河谷》的小片段,只为大家更明白。是这样一组镜头,“英国人罗克曼少校带一支科考队深入藏地,行走在冰川脚下陡峭而狭窄的小径,一群藏人驮着货物的马帮正迎面走来。罗克曼不想避让,傲慢牛逼,又无知地拔出长枪,慢慢举起,马帮头领见状,大惊失色,拼命摆手。枪声在山谷间回荡,回声被放大了十几倍,如同晴天响起惊雷。众人惊恐昂头向上,只见乃钦康桑冒起一团雪雾,随着山崩地裂的轰鸣,沉寂千百年的冰川雪团脱离山体,排山倒海般呼啸而下,顷刻间,科考队和马帮被冰雪吞没。”

为了制造这一雪崩效果,在冰川埋下炸药引爆雪崩,使得这一段冰川损毁,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永远的伤痛。仿佛是卡若拉冰美人那洁白的藏装里露出了一块黑色、丑陋的伤疤,在向世人哭泣,控诉那1996年冯小宁的罪孽。还据说,摄制组仅付给当地藏民,估计是村镇干部几千元,就取得了爆破冰川的许可,真是可悲的不能再可悲、可怜的不能再可怜!

令人十分可惜,神圣的卡若拉冰川从此留下了一个丑陋的三角形缺口,从不远深处清晰可见(以真实照片为参照依据)。而作为千古冰川,高原的生态是非常脆弱的,自愈恢复能力极差,这个缺口再也不会弥补了。我为冰川美人的残缺而哭泣,直到永远。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温室效应的加剧,卡若拉冰川的雪线每年都会上移很大的一段距离(以下图为证)。卡若拉冰川若干年后是否还会存在是让人十分忧心的一个问题。

卡若拉冰川的哭泣,意味着全人类的哭泣。

111

12

达布牛的个人空间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07910&do=blog&id=212266

分类: -重点-, 生态,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