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 王志国诗歌选:低于大地的忧伤

王志国诗歌选:低于大地的忧伤

2014年4月2日

【微凉】
夜空中唯一遮蔽不了的
是星光。头上举着露水,在沉寂的旷野
荒草手挽手被风一夜间腾出的一线亮白
是秋霜。头顶的苍穹,浮云疏朗
群星簇拥的大地上,那一盏盏酥油灯
摇曳的光芒,是慈悲
彻夜修持的僧人,佛经低诵,心如止水
那空旷的静夜里萦绕的,是一个俗人的悲伤
三两声狗吠,马厩里偶尔的一次马的响鼻
星光笼罩的的夜空,这一座人神共敬的村庄
是诗人的故乡。尘埃垂落,秋露成霜
微风吹拂的山冈,唯一不被众生拒绝的
是这轻薄的寒凉,像母亲
在为遗世的孩子添衣加裳

2013.06.28
 
【夜晚的风声】
 
夜晚的风声
一会儿急,一会儿缓
像丢失了白骨的亡魂
在荒凉的尘世,喊人间亲人的名字
一声近,一声远

孤魂寻骨,野草埋路
寂静的夜晚是松散下来的时光
被急促的狗吠声倏地勒紧
又被落下来的月光无声地漾开
大风吹来,打乱的秩序被重新排列
起伏的草棵间萤火虫提着灯笼与星空对峙
哗哗的流水朝着既定的方向永不疲倦地奔流
像我一辈子与土地较劲的老父亲
他常常从晚风中突然醒来
分不清梦与醒,看不清幻与真
他推开门,任风灌满自己的耳朵
听万千亡魂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在他的耳朵里吼叫
太吵了!他捂住双耳,悲伤从双眼里流出来
擦干了双眼,回忆又从往事里浮起来……
七十六年的人世沉浮,历经生死伤悲
那些死去多年的人,都在夜晚还魂
向深夜不眠的人打听零落世间的亲人的下落
 
惟有母亲那么安静,像活着时一样
一生好强,知耻懂礼,做什么都小声小气的
生怕给谁添了麻烦,就连死
都为自己准备得妥妥帖帖
等庄稼都归了仓,儿女都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了
这个与疾病缠斗了十七年,最终没能拗过命运的女人
才把自己上路的衣服在阳光下晒了晒
便躺在儿女的怀抱里安静地去了
一个人,活着时什么都没有闹腾
死了,更是连个梦也不想叨扰
就连与她相伴几十年的父亲也不打扰
父亲恨啊,翻身就面对面的人
说没有就没有了,几年了
这么深的夜晚,母亲从来不和他说说话
只有风吹,只有风吹,呼呼呼……
像是夜在哭

旷野无边,暗夜混沌
遍地月光是一张哭花的脸
挨家挨户地喊:“风拍家门,不扰安宁
过路的亡魂,鸡叫过后转世为人……”

2013.06.28
 
【流水的看客】
 
坐在岸边,做流水的看客
看波涛运送云影、青山、野花和草木的故乡
流水急促,不舍昼夜
放佛奔流就是它的宿命
仿佛从不疲倦,每一朵浪花
都是在对自己纵情地赞美
 
佛说:不以水洗众生罪
我坐在岸边,看河水流过我的年华
顺便把影子和半生犯下的痴孽托付水波
以流水冲洗命里的泥沙与浮沉
看流水,一切都会流逝
那么多的波澜在涤荡,那么多的泥沙在沉积
谁看得清哪一朵浪花里埋着欢喜
哪一朵不比险恶的人心更汹涌?
 
在岸边看水,其实就是看人生过往
丢不掉的在命里,如影随形的在心里
就像今天从眼中滑落的那一滴泪水
过不了多久,它又会在某个时刻
让一株青草举着露水般的忧伤,交还给你
做流水的看客,我无比焦急
流水像一把刀杀在时光的腰上
一切都在流逝,而我还浑然不觉
至今尚没有感觉到疼痛
依旧麻木的做着流水的看客
息心消减着浅薄的余生

2013.06.28
 
【落在夜晚的雪】
 
一场雪悄无生息地落了下来
落进了夜晚的村庄
纷纷扬扬,慢慢掩去了村庄的模样
 
惟有村口李财旺家的灯火
那么耀眼,像一个人流泪的眼睛
 
鞭炮声中惊醒的村庄
所有的雪都化了,大地干干净净
惟有李财旺家门口,白雪堆积
身穿孝服的人,正在从远方向这里聚集
为他的娘奔丧……
所有的亲人都红着双眼
李财旺在人群中穿梭,这个八岁的孩子
从此孤独,像一朵无助的雪花
经历这一夜的疼痛
他的娘,也就从他稚嫩的眼睛里
流着泪融化了

2007.11.03初稿,2013.05.16改

【荒芜】

一片荒芜,除了回忆的嫩芽
凌乱的丛生于一个游子的心头
 
大地隐去了往昔,仿佛早秃的头
省略了黑发对白发的搀扶
 
二月,薄雪压着春天鼓荡的心
春风像游魂,携着冰凉的刀
满世界杀伐
 
溪流枯瘦,树木低垂着枝丫
一群羊在山坡上吃草
一个人看着远方漫天的尘埃
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
除了荒芜,这个叫做老松坪的村庄
并没有因为一场春雪的融化
呈现异样的悲喜
 
惟有桑烟不绝
仿佛一根根引线
在引爆春天
……
面对一张故乡的旧照片
一个伫立在往事里的人
比回忆更荒芜

2013.02.22
 
【暴雨将至】
 
山风溺死在突然的静寂之中
一朵青云的缝隙里,闪电的触须
猝然伸向一片广袤的原野
雷霆的大锤,重重地敲击
大地在喊痛,牛羊惊散
空茫茫的草地上
只有一个孤单的孩子
在替人间哭泣

2013.03.26

【放下】
 
流水拍打堤岸
像泪水目送悲伤
 
桑烟缭绕,微风吹拂晨昏
仿佛旷世琴弦,弹奏
人间悲欢

白雪大地,铺满疲倦的白银
旷野里,一行脚印
把一条道路找回
一座坟茔
把一个人的生死
放下

 2013.01.09
 
【一把刀的疼痛】
 
一把藏刀的刃口
满是疼痛
一个藏人的心里
供养着慈悲
 
因为太犀利
一把藏刀,把众生的阵痛
幽禁在纯银打造的鞘里
谁也不知道,一道闪电的内伤
早已长满时间的锈迹
 
在往生轮回的路上
风一程,雪一路
一个朝圣的人,不紧不慢
像桑烟,此一缕,彼一缕
煨着人间念想
仿佛除了生死,尘世间
所有的事都不值一提

一把刀的脚步是牺牲
一个藏人的虔诚
是心,有所供养
 
一把刀的伤口
一双手握着:疼痛

2013.04.20

【向晚之诗】
 
夕光的梳子
白发苍苍的老人
晚风的手,缓缓地梳理
日暮时分的美好光阴

弯曲的山路
牵着线返家的羊群
从远方一路牵过来
牧歌在唱,牧鞭在响
长长的线头
攥在牧童的手上
 
越来越暗了
远山退隐,星光返回神的院落
一粒漏出来的光,闪耀着
像一枚钉子
把一个家
钉在落日的灰烬里

而家里的亲人,是神
围坐在人间
向火借暖,向夜晚
交还内心的宁静

2013.01.07

【低处的灯】
 
月亮洒落的几滴泪
一两盏亮在低处的灯
闪闪烁烁
一双青涩的眼睛
注视着
 
安静
宛如澄境
远处,小路在躲闪
喧嚣与浮华

清风中,一个人迎面走来
衣袂飘飘
仿佛月光的孩子
在整理稚嫩的翅膀
 
此刻,整个山谷恍惚陷入了虚无
风徐徐吹过,低处的灯
在暖暖地跳动
漫天的黑暗
围拢:大地的心脏
 
一个匆忙赶路的人
手持火把,用快
分担了一座山谷
越来越黑的慢

2012.10.17
 
【流水的兄弟】
 
河流放低身子
在自己的伤口上
越跑越快,仿佛在和时间赛跑
赶赴一个不容错过的约会
 
一路奔腾,一路吸纳
河水像一支浩荡的军队
率领着流水的兄弟裹挟而去

许多溪流,起初是清澈的
因为走得太急,走着走着
那些瘦弱的溪水
就在自己的脚印里走丢了
 
其实,每一条河流都铭记着
通往家乡的路,除了滚滚的涛声
流水从不言语
即使面对尘世间无尽的悲欢离合
也只是再往下沉一沉身子,继续往前赶
永不回头。有时候,流水也才会站起来
和头上的云朵抱在一起
哭一哭自己苦命的故乡
哭一哭那些在大地上走失的兄弟

2013.03.07
 
【暮归】

 
流云散开
漫天的星光洒下来
仿佛落日的铜鼓敲碎
 
天地大静
牧归的人走在路上
像一根生锈的针
悄无声息地
缝合着
山路上弯弯曲曲的暮色
 
这样的时刻
晚风不疾不徐
牧歌的尾音婉转而抒情
……暮归的人
赶着牛羊入圈
把身后的黑夜
拴在了门外

2012.09.09

【低于大地的忧伤】

有多少条河流流过了故乡
大地都清楚的记得
有多少渴死的古河道就有多少流逝的旧时光
有多少山谷就有多少流水的方向
在漫长的流向里,每一滴水都是一条河流
每一条河流都是伤心的游子
行云慢,流水快
乱石垒起的河岸是安静下来的昨天
承受着时间的寂寥和尘埃的散漫
从一滴水到一条河
光阴一次又一次决堤
漫漶的时光,水一样汇入
又在加速地流逝
而每一条河都越流越快,越流越低
像我们这些漂泊在异乡的人
一次又一次放低自己的身段
只为了生活的方向
走着走着却把自己走丢了
只有故乡还在原地等着
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顺着流水的流浪
一条河流日夜运送着低于大地的忧伤
而一个游子,回望故乡的眼睛
泪水已干

2013.05.08

【向春风借刀】
 
向春风借刀
杀四月的小蛮腰
 
在玫瑰花蕊里
窃一缕香,迷惑
隔壁的小寡妇
 
从浅浅的睡眠中借一个梦
把春天养成偏爱的小妾……
 
在虚妄的时间里
借刀窃香,惑乱盗梦
一个孤独的幻想者
像一棵繁茂的树
每一根枝条都托着一个春天
而它的根,仿佛伸向天空枝叶的负像
每一根细微的末梢,都在
婆娑的阴影里,虔心打坐
并借此向苍茫的尘世
偿还并忏悔,这缓慢的一生
欠下的虚幻的债

2013.04.11
 
【有雨的黄昏】
 
缭绕的云雾拧得出水
田野里
一排茁壮的茎杆
举着向日葵,骄傲的头颅

雨水,稀里哗啦
始终不曾停息
 
湿漉漉的黄昏
没有风
夕阳有一张寡妇的脸
躲藏在薄薄的云雨之后
有一些孤独
有一些哀伤

2012.10.17
 
【找寻】

雪,落在远山
薄薄的一层
但逼人的冷已经越来越近
十月的撒撒孤山冈
在风的手心
捧着
一个悲伤的秋天
 
金黄的玉米堆满了院子
每一颗籽粒都是那么饱满
像去年燃在佛前的那一排排酥油灯
耀眼的金黄啊,多么相似却又那么的刺目
一个是丰收的晾晒,一个是度亡的泪眼
这多像一个秋天的两种比喻
残忍而真实
 
再过不了多久,就一年了
满山的松柏愈发青翠
阿妈,我一直在尘世里找你
但熟悉的房间里,已不见您的身影
您把自己从我们的世界走丢了
连同您的疼痛、咳嗽、喘息
憋在肺里让您一生不安的顽疾
以及那些让你生死也放不下的隐忧
这一切,仿佛突然消逝了……
 
可是,就在几天前
当我伐光屋后茂密的玉米林
我看见
这一片伤口密布的田野上
一座坟,秋风中
孑然矗立

2012.10.19
 
【这也是秋天】
 
一片凋零的树叶
打着旋儿飘落
 
三两声蟋蟀的鸣唱
微凉微凉的风吹
 
月光下
白头的异乡人
以及远处,突然被打断的
一两声叹息

2012.10.19
 
【秋夜,独坐星光下】
 
西天的群山缓慢的洇透墨色
稀疏的星辰
恍若一扇扇隔世的窗
远道而来的亲人,提着微弱的光
在这里集合——迎接您
 
此时,我无比悲伤
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
孤独的坐在寂寞的星空下
无助地看着那么多的星光洒向我
却无力回馈,除了闪烁的泪光
无声地滑落,除了把沉痛的哭声交给晚风

今夜,我比身边的哪一棵青草都顺从
只有徐徐地晚风呼呼地吹过我的脸颊

长明灯在佛前摇曳
度亡经一再被喇嘛念诵
佛龛敞亮,但我的世界从此暗了下来
人间最亮的一盏灯
今夜幻化作了浩瀚星空里飘渺的一粒光
阿妈,我在人生的最低处看您
但浑浊的泪水里,您是哪一颗?
我从此再也看不清
如果您放不下对人间的眷念
请您拔开云层,让天下所有失去阿妈的孩子
都感受到您慈爱的光亮……

2012.09.09
 
【黄金的子民】
 
落日的斜坡上
夕光在熔铸黄金的山脉
青草在迷离的光影里振翅欲飞
此时,世间一切都是黄金的子民
每一棵牧草都有镀金的念想
每一匹骏马都在搬运金色的梦幻
 
大野无边,光阴迅疾
一转眼,镀金的山岗置身于暮色的深渊
黄金的子民额上的美好景象
瞬间被风吹灭
 
只有三两点灯火,闪烁不定
从黑帐篷的缝隙里漏出来
仿佛没有掩埋好的火种
时刻为生活准备着
朴素的光

2012.06.08
 
【风吹】

让风吹过雪山
吹尽尘埃
留下干净的月光

让风吹拂每一座山头的经幡
留下大地的寂静
倾听神谕
 
让风吹动庙宇里的神幔
摇曳的酥油灯阵里,光影寂灭、幻化
我看见,仁爱的佛
双手合十,目光慈悲
以缭绕的桑烟
安抚
众生颤抖的眼神
 
风吹过……
大地在微微晃动
暗夜里,一群牦牛挤在黑帐篷的周围
紧紧地护着狭长的一缕光
仿佛这种相互依偎
仅仅是
为孤单的牧人
取暖

2012.07.08
 
【一个人看水】
 
不见渔翁撒网
也不见钓者猎静
惟有鸟鸣,随波涛荡漾
 
清晨的河谷,乱石目送流水
露水浸润石上累累青苔
一只惊飞的白鹤
仿佛落魄乡野的士子
尽管孤独,却始终拥有
一颗帝王般高傲的心
 
飞鸟打开翅膀,绿水收纳天空
一个人,坐在岸边看水
太孤独,像投江
江水微澜,静得绝望
一个人看水,就像一滴水
怀揣内心汹涌的波涛
向一条江打听
前世的寂静

2012.06.24清晨

【秋风如刀可断头】
 
悄无声息的来
所有的锋芒都不沾血

只是轻轻的,轻轻的安抚
不疾不徐,像梦
在昼夜之间隐现
在葳蕤的草木丛中消逝
 
这是一种缓慢
一种疏忽了轨迹的慢
连疼痛都轻微到了极致
仿佛秋天便是绝境
众生皆为草芥
 
秋风如刀可断头
但寂寥秋野星月寒
不见断头刀,惟见
断肠人
秋夜煮酒独愁眠

2012.10.19

【在秋天,谈论一个死去的人】
 
细水流年,又一个人
从我们的世界不辞而别
繁华落尽,无边的落木萧萧而下
又一个秋天,裹挟着冷风寒霜
悄然而至
 
在秋天,我们谈论一个死去的人
你一言我一语
像秋风吹拂着遥远的事物
远山在天边起伏
枯叶在风中兀自飘零
而我们,在电话里
交换着彼此的叹息
 
谈论一个死去的人
太沉重
我们无比伤悲
幸好有薄凉的风
不时吹过,把两个人
内心淤积的痛
无声地
卸向身后的秋天

2012.11.07

【顺着风】
 
你顺着风
扬——
青稞、胡豆和荞麦……
饱满的籽粒欢快地落下
一粒紧跟着一粒,蹦跳着
环绕于你的双脚
而你的头顶早已落满厚厚的尘埃
那时,你年轻,背对着炙热的太阳
将弥漫的尘埃吸进肺里
把病痛的阴影深深地藏起来

十六年,一小撮疼痛的暗影
最终堆积成一座孑然孤立的坟茔
 
如今,我跪在你的坟前
看一缕缕桑烟在我们的头上缭绕
顺着风,我仰起头
像当年的你,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无数饱满的种子
在等待风吹

2012.11.07
 
【和姐姐突然聊到母亲】
 
一粒沙子
突然飞进了两个人的眼睛
我们都不说话了
两个人不停的揉眼睛
但除了泪水,什么也没有
 
先是沉默,接着是叹息
一粒石子
抛进了湖面
但扔石头的人却不见了
 
我们开始从记忆的废墟里搜索
你言辞躲闪,我语气缓慢
我们零星地打捞着往事
用无言安慰悲伤
 
在世的时候,母亲
永远是一面平静的湖水
我们一直是往湖心扔石块的顽童
搅得她一生不安
可如今,母亲没有了
我们这些空捏一手石子的孩子
突然满怀哀伤
无处投掷

2012.11.07
 
【云上阿坝】

十万里蔚蓝
一朵云,梦里翻身
 
云山的庙宇
梵呗声中耸立

一千零一个喇嘛
一千个诵经,一个人
神前失声
 
云上的阿坝
大地广袤,众草飞奔
突兀的是
寂寥旷野上,一朵格桑
蓝的忧伤
独自撑起一片寂寞云天

2012.11.07
 
【卑微的力量】

一张纸压着风的挣扎
一缕烟提着大地的颤栗
一茎草引领着一个翠绿的王朝
一只蚂蚁率领一个庞大的军团,围拢
一条短命的蚯蚓……

多年来,这些卑微的事物
从未放弃努力
因为有梦想,一张纸
御风飞翔,一缕烟
放轻了人间悲欢
在枯荣面前,一茎草
有了韧劲,把翠绿的劲
深深地攒在大地之下
而一个蚂蚁军团,合力获得
食物与尊重
 
尽管弱小、卑微、细碎
小到近似于虚无
但在广阔天地间
所有卑微的事物都暗藏力量
所有的生命都不露声色

2013.01.09

【多年前的石头】
 
路边的那一块石头
依然木讷的在那里,等我
就连多年前,我藏在石头下边的那一粒玻璃球
也在,像一个听话的孩子
静静地坐在那里
默默地等着
远方失散的兄弟

2012.01.10

【梵音路】
 
那一条小径,如今
简化成了一缕寒烟
 
尘埃中的小寺
青藤缠绕着清寂
阳光慵懒,推移着缓慢的光
有风的时候,梵音
顺着小路响起……
 
那是很多年前
你坐在寺前的矮墙边
太阳从你的左侧向右移动忧伤
而风,从我们的右边
迂回而过
 
寺里的梵音
和你飘飞的刘海
撩着我的心

2013.03.07
 
【共坐白云中】

背风处的寂静
慵懒的光,落向
一本旧书上
新批注的哀伤
 
一朵桃花上的蜜蜂
忙碌着,春天甜蜜的事业
一把折扇上惜春的诗句,折叠着
辽远的风
 
宁静属于我们
一片青草拱卫的天地
一朵又一朵的白云,懒得漂浮
与我们山头共坐

共坐白云中
你微笑着看我,眼角的鱼尾纹
聚拢又散开,像云影
拂过脸颊
你说容颜的衰老抵不过岁月的流逝
我说,世间最慢的是爱
即使我们皱纹密布
但每一条纹路下
都有辽阔而绵长的春天

2013.03.07
 
【梨花三月天】

 
漫天沙尘中
夹杂着一丝芬芳
白雪落下来,在山顶
堆积成千年不融化的冰凉
在河谷,雪真的开成了花
一朵挨着一朵
比雪还白,一朵比一朵温情
此时,白杨的鹅黄才抖落蜡汁
忧伤的河流还在搬运陈年的寒冰
但春风的手,早已颤巍巍围过来
捧着梨花的枝桠
追问那些落下来的雪花的下落
 
梨花三月,故乡的天空蓝得绝望
蓝得无所依托,以至于那铺天盖地的白云
一夜间全部覆盖在了人间的枝头
只有山湾里的那一片翠竹
像挂在姑娘胸前的一块翡翠
绿的毫无顾忌
让大金川梨花怒放的三月天
美得不那么孤独

2013.06.28
 
【八臂观音】

薄如蝉翼的美玉上
一尊观音端坐
四周的火焰燃烧着内敛的纹路
 
一手念珠,一手持莲
一手托净瓶,一手拿海螺……
八条手臂,捻不尽
尘世间的悲喜哀愁
 
慈眉低垂
菩萨有大悲伤
藏在心里,不说。

【紫海螺】
 
这紫色,是海的忧伤
旋转着向你倾诉
 
若你有心,请将我
轻轻地放在耳边
听一听,海哭的声音。

【读玉:帝王石】

伫立在自己的江山社稷
君王的每一次巡游,都像是诀别

在历史的洪流里
每一个帝王,都是孤独的寡人
每一个王者都披挂着鲜血浸染的龙袍

在时间面前
没有一个帝王是不朽的
在历史的幕布上
每一个帝王,都仅仅是一个王朝
孤单的侧影
 
【暗影里的女孩】
 
长久地侧身于回忆之中
她的四周已经被往事的烟云笼罩
 
若非阳光迎面照过来
照亮了她阴霾的心
她的世界真的会从此暗下来
 
只要心有阳光,再忧伤的女孩
也会有一张笑容灿烂的脸

2013.03.22

【弱水南流】
 
雪山耸立,山脉横断
群山间,一条河
自北向南
——嘉尔莫厄浀
从古老的嘉绒藏语里
流淌至今

从插针梁子溯源
一路吸纳汇合
纳脚木脚河,汇杜克河和太阳河
大河之滨的子民在大河两岸生息千百年
哗哗的流水里,谁都听得见历史的回声
从遥远处传来——
东女国的传说,然旦部落的兴衰
大清王朝的征讨杀伐……
 
一段段久远的历史,流水般逝去
像一册史书,串联在弱水堤岸
往事已然久远,惟有弱水向南
一路蜿蜒,柔弱的水
悬在群山的腰间,沿途溢出的浪花
打湿了嘉绒藏人模糊的脸

2013.06.28
 
【喇嘛洞】
 
坚守于一辈又一辈老人的口中
在曲钦行将失传的古老嘉绒藏语里
它是各种动人传说的温床,人与神相通的福地
从人世到圣境,密林隔断人间烟火
石壁息心,孤禅勘破七情六欲
一个石洞,成就一座喇嘛修行的小小寺庙
岁月把一段神奇的故事浓缩成一个地名
讲述者把一千年漫漶的时光幻化成两个字:从前

只有一条路还藏在荆棘密布的密林深处
只有山风还在洞里洞外不停地回响
谁也参不透风的偈语
只有喇嘛洞张着空洞的嘴
似有万语,但从不说出

2013.06.28

【旋风中的人】
 
风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打结,缠绕
旋转的泥沙,粗砺、狂躁
像用力再猛也扯不断的绳索
只有尘埃,落下,又被卷起
卷起又复垂落……
 
远远看去,风的旋涡里
一把扭曲的天梯,在崩塌
旋风中的人,像一朵蘑菇的根
缓慢地牵着远观者的担忧

当所有的景象都被沙尘遮蔽
没有人知道,那一把扭曲的梯子
会突然从哪里开始垮塌
 
扬尘、落沙——
风暴的中心,那个人
像一根锈蚀的铁钉
把风的尖叫,牢牢地钉在了脚下

2013.03.26
 
【没有牛羊的牧人】
 
没有牛羊的牧人,一簇一簇的桫椤
是被风吹拢挤在一起取暖的绵羊
水塘边的那一块青石
把头埋进塘里,长久的不抬头——
牧人远远地坐在那里看着出神
突然起身奔向水塘……
 
可惜再快的脚步,也快不过
三天前的那个下午,只有悲伤是缓慢的
直到现在,他依然走不出那一幕伤心地打捞

母牛的浮尸总是在这样的时刻浮现
六十三只绵羊,十三头牦牛
如果算上母牛腹中的牛崽
牧人已无法像过去那样
准确的计算出该是多少了
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他把悲伤一口气卖给了遥远的街市

沿着曾经给牛羊喂水的道路走着
昨天的羊粪蛋子在脚下打滚
牛屎堆旁的屎壳螂还在期待鲜货
但现在,道路上空空荡荡
只有足迹,不见牛羊
他越走越快,越走越急
直到俯身一汪满满的泉水
牧人像羊一样跪在水边
绝望的把头埋进水里
泪水与泉水,忍不住
同时往外溢……

2013.03.26
 
【落日诗篇】
 
乌云被镀上金边
青草上晃动着浮光的焦虑
一粒被时间吃掉半边梦想的光的种子
斜躺在晚风放大的宁静中
 
低矮的树,扶着长长的影子猛然站立起来
透明的叶子背面,光阴的脉络在黯淡
此时,群山像一张皱巴巴的抹布
庄重地擦着迟暮的英雄腹下
越尿越近的残液
 
一群晚归的鸟
焦急地往暗处飞
它们翅膀的裂缝间
忽闪着,尚未冷却的星火

2013.03.26
 
【山林里的路】

 
像一条条冬眠的蛇
躺在山林深处,躺在阔叶林
与灌木丛的交替地带
行人的脚步,就是春雷
就是唤醒他们的古老咒语
 
只要脚步在荒草中呼唤
它们就会悄然醒来,把远方交出来
把弯曲的梦想送到你的面前
等你去逐一踏访
 
山林里的路,是松散的时光
散漫地洒落再密林深处
是一种目的有了更多的方向
是一个人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山林里的路,通往溪流
也通向荒原。通向春天也通向歧途
在纠结与分叉之间,我们始终在路上
道路在分叉处打结,而我们
常常在去与来之间徘徊

2013.03.26
 
王志国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0&do=blog&id=212492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