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汉博, 言论 > 伊利哈木(Ilham Toxti)如何分裂中国?(有图)

伊利哈木(Ilham Toxti)如何分裂中国?(有图)

2014年4月20日

2014年2月27日星期四
不详的预兆变成现实,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xti)终于被以涉嫌分裂国家的罪名正式逮捕了。从诸多对他有利或者不利的舆论看,他如何涉嫌分裂中国仍然是一个谜。 尽管乌鲁木齐当局提出了概念性指控,想知道底细的人仍然大惑不解。问题出在哪呢?他是一位知名的知识人,也许因为他是一名维族学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同时也是“维吾尔在线”网站站长,他的身份有点敏感?想到他的名字,容易联想到新疆。新疆近年事多,而且事越来越多。当局指这里存在着三种势力,其中之一就是“分裂主义势力”。但这些事,如何能够和伊力哈木联系起来?接触过他的人,读过他的文章的人,都说这是一位温和、理性、希望维汉团结的学者。他明确表示:维族人的前途在中国!

伊力哈木曾被法国作为21世纪杰出人士邀请过。他独立敢言的声音渐渐为海内外所听取,他在中国的命运也由此越来越颠簸动荡。2009年新疆发生七五事件后,伊利哈木被失踪一个月。去年2月2日,他受美国之邀,与女儿准备在北京机场登机时,突然被国保拦在海关,女儿放行,他被扣在海关几小时后强迫留了下来。伊力哈木无所畏惧,他就在被扣押在北京机场的这当儿还向采访他的媒体呼吁:当局应“先把自己的权力关在笼子里,不要把老百姓关在笼子里”。

这以后,从微博、推特以及不少有关他的报道看,许多朋友越来越为他的处境担忧。有些甚至喊出,伊力哈木倒霉的日子不远了。但来得那样快,来得那样残酷,恐怕他的朋友们也没有料到。去年11月2日,伊利哈木开车去接母亲,遭到长期在门口尾随的国保的汽车碰撞。这些国保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死亡游戏”?推特上有人分析,也许这是一种最不祥的预告:闭嘴吧,否则一切都会发生。车子都敢撞,他们还怕什么。说话,写文章是伊力哈木的本分,不让他说话能想象吗?今年元月15日,警方终于大举出动,把他本人,还有几位朋友,统统抓走。据说这次是从新疆来的警察。

元月25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据侦查,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星期二,伊利哈木的妻子出面证实,新疆当局决定正式以涉嫌分裂国家罪逮捕伊力哈木。她收到的乌鲁木齐公安局的信如下:

“古再丽努尔?艾力:经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我局于2014年2月20日23点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对伊力哈木?土赫提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自治区公安厅看守所”。几年来,伊力哈木家门口就失去了宁静,当然那种监视他的方式明里暗里躲躲闪闪,几个形影飘飘的便衣让不肯往最坏处想的人都捉摸不定。现在,乌鲁木齐当局终于找到一个吓人的罪名:涉嫌分裂国家,而且是利用教师身份。

伊力哈木涉嫌了,涉嫌分裂国家!从网上的反应看,很多人难以想通。不少人说,他是一个希望维汉民族团结,希望当局善待维人,也相信维族的前途在中国的学者,这个“涉嫌”涉得太难以想象了。

伊力哈木没有分裂的行动,没有分裂的事实,讲课、说话,写文章。唯色问道:“伊力哈木的被捕,不是因为他“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不是因为他“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不是因为他“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不是因为他“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而是因为他没有那样主张及事实。”

伊力哈木从来反对暴力活动,但他也警告新疆当局不要夸大事实。2009年他对媒体说:“用少数人的暴力倾向或者独立运动去绑架整个一个民族,这就跟东突以自己少数人的极端行为绑架一个民族没有区别,这种做法极其危险,对国家不利。”

在当局怀疑新疆“三种势力”猖獗的时候,伊力哈木信心满满地说:“中国是维族人的祖国,维族的前途在中国。既然你选择了你的前途在中国,那你就得维护这个国家的统一。”

在对待关塔纳摩监狱维族释放囚犯归国问题上,他建议“如果让这些人回到中国,……如果把他们处以极刑,除了国际反应外,新疆维吾尔族肯定不满,又成了一个民族问题。所以,我觉得,从人道,从国内的角度看,他们应该留下来,在境外留下来。”在中国当局不惜一切要把所谓维族嫌犯抓回来的时候,他这样的说法可以说是特立独行,用心良苦。

他的立场始终不变,但近两年来,他给人的感觉显得越来越悲观。他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维族人“现在有一种挫败感,有一种失败的感觉。这个不仅仅是农民的问题,也是知识份子、干部、学生,就是说各个阶层的问题。对新疆我以前很乐观,现在我很担忧。简单地举个例子,比如像我,要是换了汉族,我的处境能像现在这样吗?那么多年,我一直就是一种对话的心态、一种建议的心态,我想缓解这种矛盾,疏通维吾尔人和政府,维吾尔人和汉族之间的这种隔阂,可像我这样的人也是被打压的对象。而且打压得越来越厉害。想想看,整个新疆的情况会怎么样?”

他苦口婆心警告当局说:“新疆出了问题,当局只强调压、压、压,高压再高压,形成恶性循环。高压在新疆只能得到一个高反弹。像这样下去,抗争就会形成一种文化,将不仅仅是一个抗争的事件,或者一个村子出了问题,而是整个民族可能会形成一个抗争的文化。我了解我的民族。这个民族是有梦想的,这个民族是有很强的历史文化、民族传统。他如果不被尊重的话,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年代,一个互联网的时代,这个民族他可能会走向全面的对抗。可能会形成一个民族的运动。也许我说这个话可能会带来对我很不利的局面,当局可能不高兴,但是我不得不说,当局的做法很愚蠢。”

会不会是这些用心良苦的话语得罪了当局呢?会不会是舆论开放同时也是维汉交流的窗口“维吾尔在线”让当局不快呢?但许多人认为,无论如何,伊力哈木说这些,做这些跟分裂沾不上边。不能把希望维汉团结的谏言当成“分裂宣言”!

越野裸奔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我看现在的治疆治藏手法低劣幼稚。维族知识分子、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利哈木接受采访时强调:即使事件证明是维族人所为,也不应马上和恐怖主义划上等号。他反问:汉族人也会用激烈手段表达诉求,舆论不会把它视为恐怖活动,为何一旦涉及维族人士,舆论便要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

还有网民怀疑新疆当局治疆无策,越治越乱,怕北京怪罪下来,干脆转移视线,抓一个替罪羊:“新疆反恐,越反越恐。自王乐天想入常以来,天天反恐,弄出一个三种乃至多种势力。连向来无事的北疆也骚乱起来。高压维稳,越维稳越不稳,几乎每隔几周就有暴力发生。现在可能害怕自己背一个破坏民族团结,破坏维汉和谐的罪名,赶紧抓一个伊力哈姆了事,只怕这顶替罪羊的帽子太大了”。

也不是没有支持当局抓伊力哈木的网民,一个叫溪雨潇潇的写道:“像伊力哈木?土赫提这样的人应该发现一个抓一个,只有让美国发言人不断感到不安,我们才会感到长久的安全。”

雪夜的风在微博上留的一段话可以看作是回应:“我在想,那些支持伊力哈木被抓,那些因伊利哈木被抓而欢呼的人,那些不尊重伊力哈木言论权的人,那些支持政府钳制言论自由的人,万一有一天轮到他自己有冤无处伸时,那时回想起来今天他的言行会是什么心情??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就算今天你们骂我,那一天我还是会支持你”。

当局为什么抓伊力哈木?法国‘世界报’二月初曾有一篇介绍伊力哈木的报道,对当局抓伊力哈木,该报直言:这是一个“北京要封口的维族人”。

伊力哈木被指涉嫌分裂国家罪,这个结果他自己可能无法料到。但好像对自己被捕的命运早有预感,伊力哈木去年就曾写下几点声明:他身体无病,如果突然死亡,不会是自然病逝和自杀。作为一名维吾尔人、父亲和义勇人士,他不会自杀;他不会说和做违反原则和道德,以及有害于其民族的事情。如果政府说他认罪,请不要相信,唯一可能是他受制于药物或其他物质控制,在精神状况不正常情况下,被迫认罪;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恐怖组织,和恐怖组织也没有联系。他只是用纸和笔,用外交的方式,为维吾尔人争取宗教、文化、公义等合法权利。

洪木林的经济人文杂辑
http://cinacn.blogspot.ae/2014/02/ilham-toxti.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