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军事, 政治, 社会状况 > 昆明维族聚居区被持枪特警包围

昆明维族聚居区被持枪特警包围

2014年4月22日

2014-03-06
昆明火车站前晚恐袭事件发生后,大批特警立即包围了维吾尔族人在当地的聚居点大树营,昨日仍有警察列队在此持枪或警棍巡逻。 居住在这里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对事件感到难受,不明白行兇者动机,有人更直说「我恨他们」。也有维吾尔族人表示,当局现在对他们政策很好,恐袭事件后处境会有变化。

火车站血腥斩人事件发生后,有消息指维人在昆明的聚居点大树营也有斩人事件,后被证实为谣言。据住在当地的维族人忆述,前晚有大批武警前来,包围村子各个出口,昨日仍有多辆特警车辆泊在村口,村内不时有持枪和棍棒的警员巡逻。

维族青年闻事件感「丢脸」

大树营是位于昆明市西部的一条城中村,村内楼房密集,道路狭窄。这里就是当地最大的维吾尔族人聚居区,派出所的标志也有维汉两种文字。昨日有的士司机明确表示,出于安全原因,拒绝载客去大树营。但据在此生活的维族青年安外尔说,此地其实只有30至40名维吾尔人居住,而他们从来感觉都很安全。

安外尔还未满20岁,他和几个叔叔一起打理一间新疆菜餐厅。他说,周六(1日)事发时他正在和一群汉族朋友聊天喝酒,一个汉族女孩在微信提醒他,火车站很多人被砍伤,他回覆道:「就想哭,就想大声的喊。」那时,他还不知道行兇者是疆独分子。

「我想了老半天,都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太坑人了。我恨他们!」安外尔说,斩人者和平时偷窃的维吾尔人一样,都在丢新疆人的脸,「这对我们不好」。他说,餐厅平时的顾客主要是汉族人,昨日的生意已经受到影响,但他相信会重新好起来的。

安外尔的叔叔阿不力米提•阿不力仔刚从新疆到昆明3个月,就遇到这件事。他说,事发后感到难受,让维吾尔族的形象不好,「小部分坏人破坏,每个民族都有好人有坏人!」谈起周六恐袭的行兇者,阿不力米提气愤地表示:「该抓的抓,该处理的处理!」

商人称生活暂未受影响

他说,即使目前有大批警察在村内巡逻,也未引起他的不快。他说,平时此处的警员对他们相当关心,经常过来问生意如何,还常说如果生意出现问题,可以帮他们出出主意,并常告诫他们,不要做坏事,不要打架。

他表示,周六的恐袭事件对他本人的生活暂时未有什么影响,因为身边的汉族朋友都了解他。阿不力米提1980年代曾在喀什与巴基斯坦边境当过兵,退伍后转做加油站工人,1990年代「下岗」(失业)后又在家乡喀什开了几年的士,去年底才来昆明。他表示,新疆因为改革开放得益不少,老家盖了很多新房子。他自称并不贊成新疆独立。

一名过路的维族人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的政策相当好,就是怕事发以后会改变,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记者追问他时,他则扭头离去,说「不想找麻烦」。

相关新闻:“警察又来了” 北京维族小贩频频被盘查很困扰

在云南昆明火车站前晚爆发怀疑疆独恐袭事件后,本报记者昨日走访了北京魏公村、潘家园及甘家口新疆驻京办事处附近3处维族人聚居地方,发现尽管公安加强巡逻,但外驰内张,各人都紧张兮兮的。

北京魏公村民族大学附近摆卖干果的一名维族小贩称,自己到北京已经30多年,公安常到附近的餐厅检查,说是查暂住证。由于周六在昆明发生恐袭事件,「警察今早又来了」。他表示,这样的盘查造成很大困扰,之前他曾在进货时被警察盘问半小时,「后来他们说,没问题了,对不起,你可以走了」。

在附近的清真餐厅一条街上,最多时曾有10多家清真店舖,现在只剩4、5家。其中已在此经营了30多年的「天池清真餐厅」对面,据说从上午起就有警车把守,餐厅老闆也在餐厅内接受4名「到访」公安查问。

以卖仿制「古董」著称的潘家园附近,一队队3、4名公安四处巡逻,几乎每个路口皆可见警车。来自新疆和田的28岁玉石商人阿布拉提则以「半咸淡」的普通话表示,他是2月5日到北京的。到了后刚入住酒店,就来了3名派出所公安人员,与他谈了好一阵,了解他来京意图后,抄下他的手机号码,然后对他说:「生意好好地做,钱好好地赚。」昨天下午,多名公安又到他入住的酒店查询住客资料。

阿布拉提说,来京近一个月,他与伙伴每天住宿费138元(人民币,下同)、吃饭约100元,加上其他开支,迄今已花费了约8000元,但收入就只有6000元左右,但他并不灰心。「做生意,有时候是需要时间累积的。像这块玉石,已经有客人看中了,估计可以卖到10万元」,他用手指指椅子下用布包?了一块巨石,乐观地说。

位于甘家口的新疆驻京办事处附近,是另一个北京维族人聚居区,或是因为距离办事机构较近,这里相对平静,亦未见到警车巡逻、驻守。

艾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d62450102ep9i.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军事,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