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社会状况 > 昆明事件反思—“开枪等通知”令人费解

昆明事件反思—“开枪等通知”令人费解

2014年4月24日

2014-03-04
在昆明恐怖暴力袭击事件中,中国警方的紧急应变处置能力虽然得到不少民众认可。但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是:力量强大、装备齐备的警方,面对十几个暴徒,竟然会有一百多民众的死伤。 实在令人深思!有消息称,面对穷凶暴徒,昆明警方只有等到上级通知方能开枪—不知道这是否是全国警察管理的一项规定?!昆明特警的回忆似乎也“佐证”了这种说法,该警员称,当时他“朝天鸣枪两次,并要求他们把刀放下无果”,所以“最终按照上级指示采取果断措施处置”。等“上级指示”是意味着警察在面对暴徒时并无开枪自主权,这一决定着实令人费解。试想想,如果警察佩戴枪支而没有开枪权,那么当面临极度危情时,警察自身及民众的生命安全如何保障呢?而对比国外,对于警察开枪行为定性与相关惩戒则有着清晰的法律解释。比如:美国法律对于警察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开枪有明确规定,任何警察在执勤过程中,可随时准备依法开枪。同时美国法律禁止警察鸣枪警告,因为鸣枪警告往往让逃跑者跑得更快,袭警者下手更狠。但是美国警察每次在执行任务中开枪后,都要在规定时间内递交冗长的表格。“依法”是美国警察开枪而不被惩治的前提。违法开枪的警员,将会受到纪律处分,甚至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德国的法律规定:警察开枪要遵循“最小动用武力原则”,尽量使用非致命武器,如网枪、眩晕弹和黏着剂等。同时开枪前必须表明身份;在拒捕或者警察受到生命威胁时才可开枪,并只能打非致命部位;在对方没有武器、已缴械投降,或者歹徒手里有人质等情况下,警察不得开枪。警察一旦开枪,会有专门人员在对口头警告情况、开枪理由、目标距离等认定与分析后,形成书面报告并据此处理。

而对比中国警察的用枪制度,由于枪支使用可能刺激犯罪分子而造成其伤人或自伤等情况出现,因此在开枪射击之前,除了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会造成更严重后果的情况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的规定需先行警告:“经警告无效的,可以使用武器”。其中,警告一般分为口头警告和鸣枪示警两种情况。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规定在特殊情况下能够直接射击,但对于“特殊”的判断完全由当事警察实施,规定解释较模糊,容易造成警察误判或非法射击。此外,我国对于举枪开枪的相关规定比较模糊,但是对于配枪却十分严格,是世界上对枪支管制最为严格的国家之一,因此即使作为警察,配枪也是相当严格的。在大部分警察观念中,存在中“十枪九过”的观念,因此对枪支也是尽量避而远之。因此,对于枪支使用的过度畏惧或者完全弃之不用,对于警察自身的人身安全和民众的人身安全都是极大的威胁。

不论内地警员是随便开枪还是畏惧开枪,其本质原因都在与相关规定没有对何时举枪以及相关的使用情况给出一个较清晰的解释。如若考虑到法律无法对突发情况进行预判而赋予警察自主权,也应该在事后对开枪行为进行一个大致定性判断,如果出现非法用枪或者误判的情况,对其造成的后果需从惩戒和补偿两方面进行。但不论如何,事后处理永远都是作为弥补行为,无法避免不必要的伤痛。

江濡山
http://jiangrushan.blog.sohu.com/301328211.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