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汉博, 言论 > 怎样理解新疆问题的“根源”——分裂、独立意识?

怎样理解新疆问题的“根源”——分裂、独立意识?

2014年4月29日

2014-03-09
——兼顾与大豪先生商榷

刚才转了王大豪先生的两篇文章。我与大豪先生可算是朋友,至少我很佩服大豪先生的直爽、敢言,更佩服他经常下到南疆基层了解民情,在不少看法上我也同意大豪的观点。不过我以为大豪多少有些过于国家至上了,而且多少有些“汉族中心主义”,这影响到了他对新疆问题中所存在的“政府因素”重视不够。

就说刚才转发的这两篇文章吧,提醒大家注意维吾尔分离主义意识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就整体来说,认为分裂主义的独立意识是新疆问题的根源也不无道理;尤其是《县长拒绝表态反对“三股势力”表明了什么》一文说得更是大实话。新疆问题的解决,的确需要许多维吾尔同胞改变观念,接受并正视这样一个明显的道理:在新疆,维汉以及其他各民族,谁也不要幻想通过把谁赶走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是单纯地将分裂主义、独立意识抽取出来说事,恐怕需要更谨慎些,像《新疆暴力恐怖活动不断的根源是什么》一文的说话方式,恐怕就很成问题。

分离主义意识、部分维汉之间所存在的隔膜乃至仇视都是现实情况,其历史久远,至少有上百年了,而且两族之间的心理距离是愈行愈远,甚至不夸张地说,如果可以选择,可能许多维吾尔人会选择新疆独立,维吾尔知识分子可能尤其如此。但是即便如此,单独地强调分离意识的根源性,恐怕也是有问题的。

我认为,新疆问题的原因是综合性的,而非单纯的分离主义意识,如果非要找到一个根本性的原因,我也觉得那也只是许多维吾尔人对于国家、中华民族的认同意识没有建立起来。这样说并非是自欺欺人。因为如果我们从“中国认同————独立分裂”这两极整体关系看,所存在的无疑是一个不断过渡的色谱线,而非简单的非此即彼的“中国认同”/“独立分裂”;而且中间部位的态度,很可能更是复杂且游移不定的。如果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的情况都比较好的情况下,那么偏向于中国认同一极的比例就会大大增强;反之,倾向于分裂的比例就会增多。如果我们不以这种动态的观点看问题,就可能会将“分裂独立意识”无意识地变成了绝对的存在,并自觉不自觉地加之于广大维吾尔人身上,从而在忽略国家及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单纯地指责切实存在的维吾尔分离意识。

其实严格来说,就是一个人具有分离意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更不用说与汉族的隔膜较大、较为同情分离主义的情感了。因为意识并不是行动,某种意识变为行动,要有客观的条件;而且客观条件的不同,也会影响到意识的变化。比如说,凡是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性意识,都可能在不同的时候做过不那么好说的色情梦,甚至有过本能的性强暴冲动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但是我们的社会中强奸犯毕竟是少数。其原因不在于国家有什么灵丹妙药,将男人的性意识从头脑中消灭掉了,更不是因为实施了集体性的国家阉割,而让男人都变成了太监。而是因为大家一是知道强奸是不道德且违法的,如果犯了强奸罪,不仅会受到惩罚,而且会身败名裂。所以一般人会主动克服或恰当地控制性冲动、性意识,而不可能去除性意识。所以,如果抽去客观条件,片面地说之所以存在强奸犯,就是因为人们头脑中存在非分的性意识或强奸意识,并为了解决强奸问题的存在,而主张消灭人们的性意识,岂不荒唐?如果再假设,假如某一个地方因为虐童的色情片比较泛滥,从而影响到强奸儿童案子高发,但政府不去有效控制泛滥的虐童出版物,反而一味强调说这个地区的人思想道德有问题、性取向不正确,或着准备让这个地方的人移民到“模范区域”去,或者要求他们去除头脑中不良思想,或干脆为其去势,难道能成吗?虽然,生理性的个人性意识、性冲动,与社会、文化性的分离或认同意识不同,但作为意识存在的本能性和难以根除性,两者并无本质差别。

再举一个更恰当的例子。众所周知,现在许多中国人都想移民国外,我这个曾经对想方设法移民者很不解的人,现在也想移,只是因为“贫贱不能移”罢了。这当然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但如果政府或热爱国家的人,一味谴责这些人思想有问题,不爱国,那能解决问题吗?爱国还是不爱国,去国还是居国,都是个体的可能选项,从根本上来说,国家没有绝对的权力强让某人不去国,更不可能妄想通过“洗脑”的方式,让大家都变成爱国主义者。同样是社会主义中国,它昨建立前和刚建立时,那么多有为之士,毅然选择留在大陆,不跟国民党去台湾,还有不少知识精英,冒着生命危险,想方设法返回祖国;可是现在,大把大把的“成功人士”,却千方百计地想移民海外。难道其根源就是人心大大的坏了吗?

所以,强调中华民族认同、国家认同、民族团结本身没有错,也是必要的;但试图想单方面地将此硬塞在别人的脑袋中,替代分离意识、取消族群隔膜,恐怕不仅是一厢情愿的,而且也可能是蛮横、霸道的。

上面是纯粹的讲道理,再以现实看,分裂主义思想的强与弱,也与暴力、恐怖事件的频发并不总是成正比。比如1949年解放军刚进新疆之时,整个新疆的汉人很少,宗教势力也很强大,国家机器也很不完备,而且还有“三区事变”以及乌斯曼哈萨克暴动势力的存在,但是不久,新疆的局势就稳定下来了,乌斯曼势力被铲除,“三区革命军”也被整编。这难道都是因为,国家迅速将宗教势力或分离主义思想铲除了吗?“三区革命军”被整编后,是还先后发生过再起事、叛逃的案子,但总体情况则是好转并最终得以解决了。包尔汗、赛福鼎,还成了中共和新疆著名的领导人。但如果说,是因为那些曾经参加“三区事变”的人,大都彻底清楚了头脑中的分离意识,大都变得打心眼里永远热爱国家、喜欢汉族了,所以“三区事变”中的分离主义问题才得以解决,恐怕就太过天真了。

再如,就民族主义的分离主义意识来说,恐怕在维吾尔知识分子中,要比南疆农民更为自觉、普遍,但是现在新疆暴力案件的高发区却是在南疆农村,这该怎样解释?或许我们不能排除不少维吾尔知识分子的分离意识、或民族情感,对南疆农村的暴力频发有一定的影响,但充其量也只是间接影响。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南疆的极端宗教势力、分离主义势力,与维吾尔分离主义精英发生了普遍、密切的关系;更谈不上与那些对国家或汉族抱有看法的普通维吾尔知识分子有什么密切的关系。所以,如果想彻底铲除分离主义的这一“新疆动乱的根源”,消除维吾尔族和汉族中所存在的民族隔阂,还真不清楚,应该先从哪些人抓起,才能快速减少或消除新疆的暴力案件?

另外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近些年来,好多次新疆出现暴力恐怖案件的同时,中国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爆炸或暴力力度并不弱的事件。但是内地的事情发生多了,大家好像也都麻木了,可是对新疆的事情却往往另眼看待。这很正常吗?当然,新疆出现的暴力事件,因为涉及到宗教和民族性,所以其负面效应也更大,但因此而就它们特殊另类看待,恐怕是很成问题的。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内地各种侵害民众权利的事情或贪污腐败案多有传出,可是新疆的这类案子好像就较少听到。这难道是因为新疆的官员们都很廉洁吗?是因为新疆或南疆农村的基层政府都很爱民吗?当然不是!这主要是因为政府出于维护民族团结、维护新疆社会安定的动机,对新疆施行了更严格的舆论管控,相关消息不易报道、传出罢了。另外,也与人们为了避免敏感或出于族群偏见,有意回避也不无关系。例如,我发现大豪的笔下,好像政府对少数民族好得不了,以至于很多汉族都恨自己生不为少数民族。大豪经常到南疆农村去,应该了解不少基层干部(尤其是维吾尔基层干部)工作作风的粗暴吧?应该受过高音中喇叭的冲击吧?应该……

请问,近年来南疆地区暴力事件频发,全疆宗教气氛日益浓厚,究竟多大程度是因为劣质执政?多少是由于极端宗教思想的传播?多少是因为分离主义思想扩张?多少是由于境外势力的鼓动?多少是由于经济发展、教育水平落后?这一切恐怕都需要审慎的分辨,并进而找出综合性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片面地强调“三股势力”的原因,或去探究什么分离主义是的根源,并进而片面地去推进什么“民族问题去政治化”,灌输性地推进国家认同教育……

相信,又有人会说,姚新勇总是为维族人说话。其实,如果我真若是如此的话,就根本不会转王大豪的文章了,更不会写这些文字了;这一解释,对那些不解我为什么喜欢转发大豪文章的维吾尔朋友也同样适用。

作者:姚新勇

王大豪利益论
http://wangdahao999.blog.sohu.com/301442084.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