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 藏王陵:吐蕃王朝的终极秘密(有图)

藏王陵:吐蕃王朝的终极秘密(有图)

2014年5月7日

清晨,阳光灿烂,山谷里蓄满了暖和的风,从牧民的帐房望出去,草甸上还挂着晶莹的露水,远处的河流上已升起阵阵寒气。喝完向导递过来的一杯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后,本刊的特派记者、特邀旅行作家、摄影师、特邀考古专家、风水大师一行在牦牛脖子上铃铛“叮叮当当”声中,徒步去探秘。

如果世间的帝王陵墓没有重新修建的话,大都会如眼前的这座藏王陵一样,快被历史的洪水和风霜雨雪侵袭得面目全非了。从西藏的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向西远眺藏王陵的方向,依山而建的藏王陵乍看起来仅仅像几个灰灰的土丘而已。可是它如此真实地在千年之后,穿透时间的阴影,跨越世纪的横河,静静地守候着,等待着后世人的瞻仰,也等待着后世人的解析。

11

墓陵风水:享用不尽的盛世与繁华

吐蕃王朝的历代赞普陵墓被称为“藏王陵”。迄今发现的最大的藏王陵群位于拉萨市东南、琼结县对面的丕惹山上,是公元七至九世纪历代吐蕃赞普的墓葬群,方圆达3公里。

古代帝王陵寝一向神神秘秘属“禁地”,连陵区周边的围墙都靠不得,牛羊更是不能在那里放牧。中国帝王陵寝差不多离不了一个共同标准:“龙穴砂少无美不收,形势理气诸吉咸备。”这就是“风水说”,草草几字,但执行起来内容和禁忌多多。帝王陵寝选址的好坏,则直接影响国运、江山的兴亡,格外受到重视,因为选址不慎被帝王杀掉的风水先生不在少数。

那为何第一代藏王要在这里建筑藏王陵墓群呢?藏王陵墓群依山而建,背靠丕惹山,前临雅砻河,说明吐蕃当时已很注重“背山面水”的风水了。藏风纳气,亘古不变。气遇水则止,遇风则散。松赞干布之墓的大门朝西南开,面向释迦牟尼的故乡,以示对佛祖的尊重。

雅砻部落第一代藏王——聂墀赞普在这里的扎西次日山上修建了西藏最早的宫殿雍布拉康。在对面的青瓦达孜山脊上,还有6座旧王宫的遗址,是第九代到第十五代藏王各自修建的行宫。陵墓和王宫遥相呼应,应该是松赞干布的祖辈藏王选择这里建墓的一个原因。

照片名称:背山面水是中国古代理想的人居和墓葬环境,可见背靠木惹山,面临雅砻河的藏王墓不失为一块风水宝地。

而面临的雅砻河源自雅拉香波雪山,由南向北浇灌两岸河谷,最后汇入雅鲁藏布江。河谷地带是传说中藏族的发祥之地,雅砻部落最早的臣民就生活在这里。发达的原始农业,使山南成为著名的藏南粮仓。公元前后,雅砻部落便在富裕的雅砻河谷发展壮大,琼结于是成为难得的王权福地。将墓陵建于此,也有保佑后代的意思。

从眼前的这处藏王陵群看,确属难得的风水宝地。北面有蜿蜒而来的群山峻岭,南面有远近呼应的低小山丘,左右两侧群山环抱,重重护卫。墓陵前端地势宽阔,且有流水环绕。整个陵区构成一个后有靠山,左右有屏障护卫,前方开阔的相对封闭的环境。

在当地人中口传着这样一个秘密,每当春夏树木葱茏、河水渐涨的时候,清冽的雅砻江水会将陵墓里的宝藏一点一滴地冲刷进沿河的村庄里,一直到奔腾的雅鲁藏布江中,它不仅让藏王的臣民们、子子孙孙都有享用不尽的财宝,而且还在冥冥之中保佑着后世子孙的繁衍与昌盛。

在古代帝王陵墓风水选址,除了生态、实用功能以外,还是一门艺术,其对环境景观的组织是十分重视的。在古代,万物有灵的观念导致了山川自然崇拜,并逐渐发展成为敬祀天地日月山川的国家祭典。“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寄托人们的生活理想,同时在风水的观念中,还常包含着一种追求优美的、赏心悦目的自然和谐的环境思想。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无论哪朝哪代都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12 照片名称:居住从风水上讲,琼结河谷宜农耕,农耕所以才创造了着灿烂的文化,图为琼结城民居。

站在现代文明的今天,远观这座墓陵群,虽然有萧然和苍凉,但那些静默的土堆亡墓却依然述说着公元七世纪的繁华与兴盛,它的存在,让我们联想到头缠红绸巾,头顶一尊无量寿佛像,身披半月形彩缎披风,脚蹬翘尖花靴的松赞干布,和头戴绿缎绣花冠,冠上饰以黄金宝饰,耳缀金坠,身穿金缎锦袍、绿缎套褂的美丽端庄的文成公主。吐蕃王朝对金银松石宝器的喜爱,犹见当时王宫贵族的富饶,并不因风沙气候的制约而成为贫瘠的代名词。

照片名称:松赞干布和文成、尺尊公主雕像,在靠近雅砻河的一座最明显的墓穴里长眠。

发现与再发现:墓穴中埋藏着哪些吐蕃王族

早年开始对吐蕃王陵进行地面考察的主要是外国学者。意大利藏学家G.杜齐(Tucci)在1948年考察了琼结吐蕃王陵,他绘制了吐蕃各座王陵的分布图,并在两年之后发表了专著《吐蕃赞普陵葬考》。

1950年,德国学者霍夫曼(H.Hoffmann)根据文献考证,发表了《琼结地区之吐蕃王陵》一文。稍后,英国人黎吉生(H.E.Richadson)也在对吐蕃王陵实地考察之后发表了《西藏之早期墓地及8至

9世纪时西藏之装饰艺术》一文,并在文中提供了更为详尽的陵墓分布图。然而,有一个疑难之点却始终未能得到解决,根据藏文史料的记载,琼结吐蕃王陵内至少应当有21座陵墓,但实际上最多也只能确定17座,那么其他的陵墓究竟在哪里?是文献记载有误,还是另有原因?

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学者开始对吐蕃王陵开展科学考察,通过与藏文文献比定、航空照片分析、实地勘察等多种研究手段,结果发现实际上琼结吐蕃王陵可以分为东、西两个陵区,其中西陵区共发现陵墓13座,东陵区共发现陵墓7座,而过去通常所说的藏王陵,只是指西陵区而言,并未包括东陵区在内。
     
根据这个重要的发现,再重新结合藏文文献的记载加以考证,得出一个新的认识:东陵区内主要葬入吐蕃王朝成立之前的先君先王,以及在吐蕃王朝成立之后夭折的王子和非正常死亡的赞普;而西陵区内葬入的才是吐蕃王朝的建立者松赞干布及其以后历代赞普。如果将东、西两个陵区内的陵墓合并计算,总数达到20处,这就与藏文文献所记载的陵墓总数相去不远了。通过航片并结合现场踏勘,考古学者还提出一个可能性,由于陵区靠近河流,原本较为低矮的小型陵墓,可能因为雨水的冲积作用已经湮灭于地表之下。

在西区陵墓群应该有13座陵墓,但现在明显可见的仅9座。那这些墓陵里都住着哪些历代吐番王族呢?陵墓分作东西两行自北而南,基本上按藏王世系排列。西侧的一行是1号陵:松赞干布、忙松芒赞、赤松德赞、都松芒驳支、赤德祖赞、赤德松赞、绛察拉木、牟尼赞普、朗达玛和微松;东侧的一行是牟底赞普(待定)、朗日松赞、贡松贡赞、赤涅桑赞、达日年色、赤祖德赞及王妃等。

照片名称:雅砻河边的1号陵为松赞干布陵墓。

在靠近雅砻河的一座最明显的墓穴里长眠着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以及王妃,陵墓修造得规模宏大,形制不凡,封土顶小、底大,呈覆斗型。当年松赞干布少年即位,在高原上驰骋征战,先后统一了西藏地区各部落,使吐蕃王朝横空出世,联盟四方强国,声名远播他乡。而文成公主在经历盛世唐朝的文明,再踏入这蛮荒之地和亲,可以想见那一步一回头的留恋与不舍。可是这个女子却带进了唐朝的先进技术,并影响松赞干布下令创造文字,成为世人为之敬仰的公主。

藏王陵中最高最大的一处王陵,有一对汉唐风格的石狮踞守在王陵所在的山腰上。为什么此位藏王对汉地石狮情有独钟?据说这位赞普是唐朝中期远嫁吐蕃的另一位唐金城公主的驸马。金城公主和文成公主一样带入很多书籍和工匠到西藏,也许石狮就出自这些工匠之手。

13

王朝墓陵:沉睡千年的地下秘密

千年古墓就这样呈现于眼前,那古墓里的人曾经演绎了多少人世繁华,而埋藏在墓陵地下的又有着怎样的秘密呢?

从外观看,藏王陵墓有高大的封土,考古队对每座墓的海拔、大小、形制都进行了科学测量。较大的墓,封土边长100米以上,高出地表20~30米。各墓封土的结构形式基本相同,是用土石夯筑,选取的土质很粘稠,风干后几乎刚硬如石。至今,藏王墓河谷村庄民居的修建也与其他地方的藏式民居不太相同,他们多用湿土晒砖砌墙,而不是用石头垒墙。

那么陵墓里面有怎样的内部结构?里面都掩埋着些什么物品?这些都是人们急切想知道的。那些功名显赫的王宫贵族,在风行厚葬的年代,在其逝后人们将用什么陪伴他们一同走向生命的轮回呢?

但是遗憾的是包括考古队员也未曾真正走进过墓陵,他们仅是依靠对照林芝地区朗县列山吐蕃墓葬中被盗开的墓室内部结构,对松赞干布王陵内部的情况进行了大体描绘:松赞之墓内有地下宫殿群,内有五座神殿,面积约有1万平米。此墓以其绚丽的装饰而闻名……在它的内室,陈列着五种供物:在中央,鬼神被金刚顶镇伏着;顶部是由十八腕尺长的柱子搭成的柱廊,它是由叫做白旃檀的檀香木料做成的。正中央是国王的御衣,各种不同的珍宝和无数珍贵的王冠。它的上面是把护佑一切的伞,是由檀香木做成。墓穴的左面埋有松赞干布的财产,右面则是用纯金做的骑士和战马,以作为他在阴间的随从。从其陪葬的物品看,吐蕃王朝在当时确实是鼎盛非凡。

十八世纪西藏僧人穷结多吉也曾著书对吐蕃陵墓作过这样的描述:“四方墓冢分成格,丝纸拌于泥土中,以此塑成英主像,载上木车踏歌舞,安放圣像于墓中,奇珍异宝充于格,此风从此盛于世……”

照片名称:考古工作人员正在给藏王墓的石碑

也证实了墓陵之中以格相分的内部结构。 近年来的考古发掘工作,也为了解吐蕃王陵的内部构造与随葬品提供了一些线索。青海都兰发掘的吐蕃一号大墓在墓顶部有石、木砌建的分格小室,虽然早年已被盗掘,但仍然出土了大量丝织品、金银器和其他金属制品的残片。一批流散于青海古物市场(其中有的已流传至海外)的金银器和丝织品十分精美,其中包括可能是王冠的银饰残片、鎏金马具、带有中亚和唐代风格的金银器和具有波斯、粟特等纹饰特点的完整织物,学术界认为很可能是从青海吐蕃墓葬中被盗掘出土之物,而这些器物当中不乏具有皇家品相的珍品。

吐蕃王朝时期虽然传入了佛教,但在丧葬礼仪方面却受佛教的影响不大,而主要受到吐蕃本土流行的土著宗教——苯教丧葬仪轨的影响。在吐蕃王朝建立过程中和其立国以后,与中国内地唐王朝和北方的突厥、回纥、鲜卑、吐谷浑都保持着密切的文化联系,并且通过“丝绸之路”和波斯、粟特、大食等国家和地区也有频繁的文化往来。通过吐蕃王陵和吐蕃其他不同等级墓葬中的出土器物以及地面保存的石碑、石狮等纪念性建筑,可以从一个特定的侧面看到吐蕃王朝与中原和其他国家、地区之间在当时有着紧密的联系。有部分风俗也受到唐风影响。

但是,吐蕃王朝灭亡之后,其史料记载的大多吐蕃墓葬包括王陵都在动乱的社会中被惨遭盗掘。地下王陵能告诉我们更多的秘密,这还有待考古队员真正走进一座完整的墓穴的那一天,真相也许才可告白于天下。

谁敢盗墓:最早的一次掘墓

古代帝王生前建造华丽的宫殿,死后又在地下建造了宏大的地宫,以作为灵魂永驻的天堂。为了防止盗墓贼打扰他们在地下的圣体,他们在陵墓选址、建造、下葬等环节无不设置种种机关与玄秘。

但是无论陵墓如何诡秘,盗墓贼从未停止活动。一些王陵被他们打开,窃取无数财宝后也就展现人间,但是还有一些王陵默默沉睡地下,保守着皇族那最后的神秘……
吐蕃王朝在中国历史上显赫一时,历代藏王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因此,藏王墓也难逃被盗的厄运,很多王陵的墓顶都有被盗掘留下的大坑,令人触目惊心。其中有一个墓的盗洞成一个长圆形的凹坑,长达42米,宽14米,最深处有5米左右。另一个墓顶部的凹坑盗洞,直径18米,深达1米。经考察,大部分藏王陵墓都有被盗掘的痕迹,可以想象吐蕃王陵和珍贵历史文物曾经遭遇了何其惨烈的浩劫。

谁有胆量在王陵上动土盗掘呢?历史记载,最早的一次掘墓,发生在吐蕃王朝末期。末代藏王朗达玛死后,两个王子争夺王权,两败俱伤,终于激发大规模臣民造反。公元866年,造反的臣民占领了雅砻,王族四散奔逃。造反世系共同商议,瓜分王陵,神圣的吐蕃王陵开始遭到亵渎。据记载,只有松赞干布和芒松芒赞的陵墓因其英名威仪深入人心,才得以幸免。

千年后有着精密仪器、先进设备的考古队员,想知道松赞干布的陵墓在数千年中都发生了些什么?其他的藏王陵墓究竟被破坏到什么程度?然而大型王陵都建有庞大的墓室,常规的考古方法在这里无能为力,他们决定再次采用遥感探测技术。几天后结果出来了。一个有盗墓洞的墓陵的磁场图上有两个色区显示,一个是椭圆形橘黄色区域,另一个是更大范围的粉红色区域。这说明该墓室破坏得很严重,推测曾遭受过两次盗掘。松赞干布父王朗日松赞的王陵,探测结果很明显,磁场图中心粉红色区域发生扰动,与地面盗坑的位置一致。但从探地雷达回波图中可以断定该墓破坏程度并不严重,而且判断墓中有一个中字型的大墓室。

专家们最关切的还是松赞干布的墓陵。由于地面建筑干扰大,磁力探测效果不佳,庆幸的是雷达探测可以正常工作。通过雷达回波显示,距地表约10米处存在两处空洞,估计有两个墓室。工作队又在墓顶西部沿寺庙后墙南北走向做了磁力探测,磁场图中绿色区域异常,估计下面有埋藏物。再用探地雷达探测,回波显示距墓顶9米和7米处有两处X形回波,推测有墓墙存在,而且保存完好。所有的探测结果表明,松赞干布的墓陵未被盗掘过。

活守墓人:陵墓背后的故事

除了地下寝宫的秘密,藏王墓还有一种藏地独有的延续了200多年的活守墓人制。

守墓人的小房就在松赞干布墓侧旁,非常不起眼,从前的守墓人就住在这里。守墓人制度属于苯教的人殉制的延续,由杀活人祭祀变为人不被杀但需终生活在此。

守墓人通常由藏王的宠幸近臣或贴身仆役担任,谁被选为守墓人将对他的家族来说是一件风光无限的事,这一家将世代享用王朝的供养,享有奴隶和土地的封赏,但对当事人来讲,却很不幸。他其实就是一个活死人,终生不得与外界活人接触,即使有人来祭祀,他也要躲藏起来;只能吃供品,不能吃冒烟的食品,也像被祭祀一样。在月黑风高的夜晚,看见有孤独的身影在隐约晃动,那不是“鬼魂”,应该是守墓人在巡夜了。

当然除了供品之外,守墓人自有其补充的食物来源。周围村庄的牛羊要是不听话跑到墓地来了,守墓人有权把送上门来的牲畜据为己有,他会把牛羊的角用火烧烤一下,拧成一个特殊形状的弯儿,表明这已是守墓人的财产了,然后把牛羊放回,由主人家继续放养,供品不足时,守墓人就可杀来充饥了。吐蕃王朝灭亡后,又兴起了天葬,既无藏王,又无墓可守,残酷的活守墓人制也随之消亡。

现在在松赞干布的墓上有座小庙叫松赞庙,里面供奉着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尺尊公主的塑像,共有5位僧侣长住在此,但他们充当的却是守护人的角色。74岁的阿旺加措已经做了20年的巡墓人,他会定时花上4、5个小时绕着整个陵墓群转上一圈,看是否有自然损坏或人为损伤的痕迹。闲暇时则和门廊外一只小黑猫自由自在地晒着太阳;40岁的索朗顿珠是个喇嘛,一直住在寺庙大殿靠窗的角落里,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香客和游客们解说藏王们的故事。供案上成列地摆着21个发亮的圣水铜碗、古老的墨玉油灯和水晶油灯。酥油灯的光亮一直温暖的长明着,与庙门口翻飞的经幡下立着的一座苹果绿的磁卡电话,形成了非常强烈的时空对比。要是地下的文成公主知道她也可以像僧侣们一样,轻轻松松地就和千里之外的父王母后诉说相思之情的话,她一定会露出像杨贵妃一样的倾城一笑的。

在我询问僧侣们的每日生活时,索朗顿珠拿出了一位穿枚红色防寒服带白色遮阳帽的女孩的照片。6年前,一位来此考古工作的女孩竟突然爱上了轮廓清癯的顿珠,她恳请顿珠和她一起去到内地,结婚生子,但顿珠摇了头。他还珍藏着她的照片,他从20岁起就已经立志在此事佛了。

面对眼前的千年藏王陵,那属于古老的人和事,那属于现代的风和月,就让它静默于水土之间,任时间的沙河细细地冲刷吧。生于山南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曾经诗般吟诵:“你见,或者不见,都在那里,不悲不喜。”就让藏王陵发出恒久的故事,留待后人对它的神秘往事一层层剥离吧。

当古埃及的法老之墓穿越木乃伊的咒语被人们解密,当藏王陵跨越千年被人们揭开神秘面纱,我们也许看到的只是管中一隅,可是穿越历史的尘埃,站在耸立的高原上,西风残照,陵阙萧然,其下的雅砻河无语东流。而当我们走近那神秘的墓穴,一颗好奇的心仍想知道那些墓陵里还有多少故事可以倾述流传……

照片名称:俯瞰西陵区,高大的陵墓封土被包

雪域猛禽的个人空间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6785&do=blog&id=214916

分类: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