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 《一只牦牛的自白,或者隐去的高原》

《一只牦牛的自白,或者隐去的高原》

2014年5月8日

1
从远古的洪荒走来
其实不愿,在人们
精心准备的槽厩里
收起眼底
最后一滴血
然后放弃
独自的远行

弯起脊梁,背影
便如雪山般沉默
而越缩越小的骨架
让顺从,成为
人类最需要的文明

温暖的屋檐,收留
最后一次流浪
只听到骨缝里
又一声吶喊
宛如雪崩断裂
而掠过牦牛双眼的
那一丝恐惧
你我始终
没有读懂

2

再次的会面,注定
要在遥远的都市
富丽堂皇的殿堂里
我已成为,最耀眼的
那件装饰

脏我于白骨吧
脏我于
骨肉无存的往昔
脏我于一双
空洞无比的眼眶
然后,在巨大的
虚无里,点燃
一盏酥油灯
点燃,世人
对欲望的
真诚膜拜

又一条哈达
搭上了头顶
我知道这并不是
最后的祝福
以图腾的形象
高居中堂
我只想证明,死去
远比活着
更加珍贵
 
3

挫骨扬灰
只是人们
对涅盘的曲解
此刻,我正以
一盘佛珠的存在
盘居在,信仰
无法依存的腕际
 
那就让我
再陪你走过一路红尘吧
愚钝的人类
就让我再陪你走过
对生老病死的
无限热爱

我将在岁月的末端
看到,隐去的
高原,看到那些
逐渐遁入空灵的
喃喃颂念
在又一个黎明
让惨淡的人生
熠熠生辉

公元2014年2月14日农历甲午元宵凌晨写于金城安宁

索木东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7057&do=blog&id=211545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