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道德 > 千古悲情,来自雪域烈焰的灵魂拷问!

千古悲情,来自雪域烈焰的灵魂拷问!

2014年5月22日

作者:潘晴
内容提要:本文是笔者近年来在人性荒漠中的思 考记录,本文将撕开许多人对西藏问题“视而不见”的面纱,直指一个国人无法回避真相的存在—–为什么雪域在燃烧? 这也是对国人生命价值观的一次灵魂拷问! —如果你仍将自己当做是文明人类一员的话,请勇于面对这些与你有关的话题:

1.雪域不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意味着什么? 2.藏民族的苦难和困境与我们无关吗? 3.如何看待一个生活在宗教信仰和心灵记忆中的民族? 4.民族对立和民族仇恨是怎样造成的?

一、清明追思—雪域烈焰映照下的灵魂拷问!

清 明是一个春雨潇潇、哀思绵绵、慎终追远、祭奠先人的节气。今年清明,黄河清、曹顺利等人在专制迫害下的英年早逝,使我的心情格外沉痛,雪域高原上不断燃起 的火焰,也一直在烧灼着我的内心。这些天来,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些燃烧着的身影。我知道,那是亡灵们在天不屈之魂的投射,激励着我走出悲痛,完成已思考多 时的本文写作。

清明的习俗来自人们已淡忘的寒食节。春秋时期,晋文公欲求名士介之推辅佐其统治,于是放火烧山,逼其就范。介子推宁愿葬 身火海也不屈从,逐成为一代历史典范。后晋文公葬其尸于绵山,修祠立庙,并下令于介之推焚死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这就是“四海同寒食,千秋为一人”寒 食节的来历。由于寒食节与清明节气相连,两者便逐渐融合了起来。

在我心目中,藏人为信仰和自由焚身,与古人介子推“士甘焚死不公侯”的 气节是一脉相通的。可悲可叹的是,今人却多是“士甘冒死求贪腐,良知道义化成灰”之辈??这已成当今中国社会的现实写照。不用我说的更白,国人对此早已心 知肚明,什么是当今中国人的是非观念?这个社会还有没有公义的存在?在帝国“大一统”的长期说教下,扭曲的价值观已成十几亿人的习惯思维。因此,国人冷漠 对待藏人自焚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不管人们如何麻木和逃避,雪域燃烧的火焰—-这令千古历史也为之颤抖的惨烈悲情,不光震撼了国际社 会,也使西藏问题的真相再次暴露在中国人的面前。连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不光展现了藏民族对信仰和自由的誓死追求。更在“生与死”这个关乎生命的终极意 义上,烤问了这个世界所有人的良知和对生命的态度。

我觉得,对于缺乏生命终极关怀的国人来说,只有在这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惨案中,才会正视藏民族这种完全不同的“生死观”;才会开始思考和试图理解,为什么藏人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才能放下偏见和开始关注藏民族所经历的苦难。藏人的悲壮献身,对国人的震撼和启迪在于:

— –一个真正追求心灵自由的民族(无论在宗教、信仰、文化、哲学、人格、尊严等各个方面),失去自由比死亡本身更为可怕。对藏民族来说,自由的价值是至高无 上的!而一个民族,若无真正的心灵拯救,是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在这一点上,我深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人汗颜。对于一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雪域 民族来说,这样的勇气,这样的决然,是对那些认同奴役西藏的中国人,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灵魂拷问!

对于自焚藏人来说,透过直面死亡的考 验,发起一种普度慈航的宗教愿力;透过焚身救赎的精神觉醒,揭示了一个民族博大的宇宙生命观,展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及生命的利他价值。对于中国人来说,这 是一种关于生命意义的全新启示: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死亡和接纳死亡。藏人坦然无惧面对“生与死”的挑战,真正展现了藏民族的生死自觉及生死智 慧。

清明之后,将是一年一度的复活节。按照基督教的传统,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为救赎世人,甘为人类的代罪羔羊,被罗马统治者钉上十字 架,三日后复活,以神蹟启示了一条人类通往天国之路。这是为什么复活节在西方历史文化中如此重要的原因,这也是人类之所以需要宗教的原因—–因为人类的本 质,是一种需要心灵救赎的精神存在。

而宗教的内涵是救赎,是有关生与死的终极关怀,是对生命万物认知的宇宙观,也是确立人生道德价值观 的重要基础。为捍卫宗教信仰付出生命,在人类历史上屡见不鲜。特别是,宗教似乎总是伴随着人类的苦难??两千年前,正因为主耶稣为救赎世人在十字架上受 难,使徒们不畏艰险传播福音所付出的生命代价,这才使世界上出现了延续2000年的基督教文明。

可悲的是,在中共的统治下,当今中国人大多数是“无神论”的信徒,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一定要有宗教信仰,一个人只要回归人类的基本良知,就会正视在雪域发生的苦难;就会去理解那些藏人为什么要焚身;就会去感受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追求;就应该有一个公正的立场和态度。

对 我个人而言,藏人的自焚,是一种舍生取义,是一种基于对民族大爱的献身。它表明了信仰是一种负重、一种承担,一种需要用生命来完成的终极之旅。藏民族 130多位烈士悲壮的救赎之路,震撼了我的灵魂!让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也因此,我重新理解了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著名诗句:不自由、毋宁死!

二、对于藏民族的苦难,中国人当扪心自问!

雪 域燃烧的火焰,对于文明社会而言,这是极为不幸的人权灾难。但在中国、藏人的苦难和历史,却是一个在刺刀押解下和被谎言笼罩下的话题,是一个没有多少人愿 意去探寻其真相的禁区。半个多世纪以来,国人们从未有过机会,去了解一个真正的西藏,更不用说去公正的对待藏民族的苦难了。

1950年 中共军队对西藏的入侵,对藏人反抗的血腥镇压,以及其后残酷的殖民统治。对于一个生存延续了几千年的民族来说,是一场巨大灾难的开始。在东亚大陆,所有的 主体民族都有自己的国家,如大和民族的日本,高丽民族的韩国和朝鲜,安南人建立了越南,维吾尔人(突厥民族)则有土耳其,即使是蒙古人也有一个独立的国 家。但昔日强盛的吐蕃王国,却在上个世纪??中页之后,真正的亡国了!

这段并不太久远的历史,对于受“大一统”专制毒害已久的中国人来 说,却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是一个多数民族国家对一个弱小民族国土的侵略,尽管这个多数民族从亡国奴的状态下解放出来没有多久。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普遍 陷入在官方说教的“自古以来”和“公主神话”所编织的各种谎言里,深信不疑地认为,中国人在西藏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地– –因为自古以来西藏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云云……

对这场已持续半个多世纪之久,对一个弱小民族的宗教、文化、环境、生态的破坏和毁灭 的真相,从来就没有真正进入过国人的视野。中共政权长期以来对这种侵略合理性的描述和欺骗宣传,像一场瘟疫一样,将无知、愚昧、贪婪、堕落、残酷、血腥的 疫菌,散布到了每个国人的生命中并深及灵魂。以至于国人一谈到西藏话题,就本能的拾起“大一统”旗帜,为之辩护、愤怒声讨。

面对令人震 撼的藏人自焚事件,我们看到,绝大多数的国人对此是麻木的、冷漠的。也许他们在暗自庆幸—自己不是这场惨烈人祸的受害者?也许这些自焚惨烈的画面太可怕, 令人毛骨悚然,打破了人们的心理平衡?人们感到震惊、逃避甚至是拒绝接受,就成了一种未加思考的选择?国人太多的“也许”使得我内心黯然无语,尽管我不愿 怀疑他们内心对蒙难者可能保有的同情。

将死亡与冷漠、遗忘联系在一起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汉民族中,对中共多年来的人权迫害罪行,国人 表现出来的同样是麻木和冷漠。但令人愤慨的是,居然有一些人,却公然站在暴政一边,对苦难的藏民族发出嗜血叫嚣,令人齿冷和汗颜。岂不知,当我们见证了他 人的死亡和他民族的苦难后,还能有这样的冷血时,我们同时也见证了自己作为人的灵魂的死亡。

今日中国,漠视社会的苦难已成了常态,良知 道义也因此荡然无存。我们看到,暴政固然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不是这种反悖人性的统治,而是大多数人能够接受这种暴虐的合理性。当人们都把这种公开反理 性、反人类的暴政,视为正常统治秩序的时候,所有的人,也就当然成为暴政笼罩下的一部份了。而统治者的图谋,不仅仅是为了让人们领略一番做奴才般的至癫轻 狂和醉生梦死,他以他的逻辑,再明确不过地告诉世界,杀戮和暴虐有理,血腥和黑暗的统治仍将继续……

国人对藏民族苦难视而不见的愚昧和 短视,并不能使“大一统”之下的汉民族幸免于难,在中共发动的历次运动中,在文革、六四以及对法论功和对维权民众的镇压中,亿万中国人同样在暴政下呻吟挣 扎。它凸显出:一个剥夺弱小民族生存权的国家,是不会有正常人性的,在这样一种持强凌弱的丛林社会中,作为主体民族的大多数汉人,同样也无法幸存于专制压 迫下的黑暗现实。

人类的弱点在于总是忘却历史的教训,哪怕曾经是非常可怕的灾难。 1989年大兵们开着坦克、端著冲锋枪杀进北京的时候,中国人(汉人)才明白,在统治者的眼里,汉人的血并不比藏人更值钱。如今,六四的血腥屠杀才刚过去 25年,难道国人就把这场灾难给忘记了吗?若如此,这些快速遗忘了同类苦难的中国人,也就真的被屠杀了—–我指的是他们的良知和灵魂。

多 年来,我一直如此认定:雪域的苦难是由中共极权统治造成的,而每一个认同暴政奴役的中国人都直接、间接地脱离不了干系,民众的态度和立场(也许你是不明真 相的),早已成为统治者在西藏实行暴政的理由。 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中,当一位年轻的中国姑娘王千源,面对“红海洋”对藏人施暴挺身而出、说出真相时,现场那些充当独裁者“红卫兵”们的无知、愚昧表 现足以说明:这就是在所谓“大国崛起”中每一个人同构的罪恶和耻辱。

甚至在我遇到的一些“异议人士”当中,“大一统”观念的自负和“大 汉族沙文主义”的思维也极为强烈,有些人还拿西方国家过去的殖民历史,为中国人今天的霸道寻找依据。我和其中的一些人有过争论,说实话,我对他们私下表露 出来的专横、冷血感到震惊!这些号称是“知识精英”的人,表现出的那种所谓“高等族群”的优越感,直接让我想到了纳粹鼓吹的“种族优劣”论调,使得我内心 不寒而栗……

最近,民族问题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我深感,不回到人权原则和民族平等的基点来讨论问题,很容易陷入那种“民族主义” 的情绪之中去,如在辩论“民主中国”和“民族自决”未来关系时,立场各异的观点,瞬间就可以造成不同族群人士之间的对立和冲突。在我的观察中,少数族群人 士越来越对所谓“国家统一”的主张产生抵触,哪怕是对未来的“民主中国”,也特别的警惕和疑虑重重。

对此,国人不应该扪心自问吗?这不 仅仅是他民族的灾难,更因为这与我们直接相关。暴政之下无人可以幸免于难,不论你是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还是汉人。包括我们每个人在内,如果你容忍中 共在西藏、在新疆的暴行,那么当党国权贵强占你的土地、强拆你的住房,把你扔进监狱时,就不要再抱怨,一个对他民族施暴的政权绝不会因为你是汉人就手下留 情。无数灾难表明:在虚幻的“大一统”国家观念下,独裁者对所有人实行的暴政才能得逞,而我们的人性正是在对暴政的麻木忍耐中,一点一点地丧失殆尽……

三、藏民族—-一个生活在宗教信仰和心灵记忆中的民族

2009年我访问了达兰萨拉,我发现,这是一个心灵可以停泊的地方。在这里,你能够找到藏民族信仰的慈悲、爱和利他主义。我深感,这也是汉民族和世界其它民族所共同需要的。因为,这不仅是宗教的品质,身为人类,甚至是动物,都需要慈悲与情感,来发展并维护自我,得到生存。

达赖喇嘛说过:慈悲、爱与宽恕并不奢侈,它们是生存的基础。生命的目的是什么?我相信,人生的终极目标是满足、喜悦与快乐。快乐来自一颗善心、慈悲与爱。

是啊!我们万里迢迢来到这里,不就是来寻求人性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吗?支持藏人自由事业的意义,首先在于对人性良知的坚守,对人类自由、尊严和权利的捍卫。这并不分藏人还是汉人,因为我们首先是人类的一员。

在此人性贪婪、物欲横流、利益至上、纷争不止、硝烟四起、危机不断的时代。藏人的宽容、慈悲、乐观、满足、自信、坚毅、不奢求、不强取的仁爱奉献精神。体现了人类一种崇高的境界。这里面包含了一切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终极公平与正义??。

恰恰这才是人类应该遵从的宇宙万物的内在必然规律,是人类社会追求的理想境界。人类的许多纷争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人类不应该成为弱肉强食的掠夺者,成为在贪婪物欲下对大自然的征服者,而应该做大自然的守护者。

传 说中,西藏的来源是这样的:远古时期,混沌初开,大地全被水覆蓋,后来水慢慢地蒸发,形成陆地和高山。佛祖变成一只猴子,他的配偶渡母显形为女妖,猴子与 女妖结合,生下第一个人类。他们的六个孩子分别代表世界上的六种生物类型,神、半神、人类、鬼怪、动物和魔,他们继续繁衍后代,西藏人就是这样产生的。

西藏民族是一个生活在神灵世界中的民族,不了解灵异世界,你就无法找到进入西藏民族心灵的钥匙。当然,这并不需要来自历史文化学者的考证,藏人们关于西藏传统和地位的概念,完全来自几千年的历史代代相传和他们自己的生活经验。

当中国人涌进西藏,并声称西藏始终是中国的一部分时,西藏人不能理解。因为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历史观。共产党将这类口传的神话故事视为荒诞不经,但对于藏人来说,这些历代相传的故事却有着重要的意义。

几 千年来,雪山草原上的游牧生活,青稞酒和犛牛干,藏民们敬奉的神灵世界,口中喃喃念诵的大悲咒,一代一代由母亲讲给孩子们的故事,以及海拔数千米气候严酷 的生存环境。这一切都将西藏和中国隔开。对于藏人来说,这比那些能够决定西藏命运的强权和所谓的国际承认更具有真实性。普通的藏民们具有天生的直觉,他们 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真实的。

对于普通的西藏人而言,中共宣称对西藏的主权,以及在国际外交上的漂亮说辞,与他们一点也不相干。按照 藏人世世代代的生活常识,他们知道西藏从来就是单独存在的一个国家,他们跟中国人有着不同的传统、文化、语言、宗教和历史,对藏人来说,这个事实就如牛奶 和水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一样清楚。

藏人独特的魅力在于:他们关爱生命、敬畏自然、淡薄物欲、崇尚心灵满足。佛教对来世的终极关怀,对生命、对大自然的崇敬和守护。构成了这个民族独特的信仰和生存方式。也成为他们抗拒外来殖民者奴役和掠夺最自然的原因。

我不由得想到:如果不是半个多世纪前,中共军队入侵西藏,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这种独特的文明和生存方式,也许会成为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挽救人类日益堕落生活方式的一剂良药。于水深火热中普度众生,给人类的末世救赎指出一条光明之路。

今 天的人类文明,已进化到关心地球上所有动植物的消亡,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存在,关注对那些古老民族历史文化的拯救。人类学家们更是将各种族裔的濒危语 言,作为抢救人类文明的重要事业。因此对藏民族所经历的苦难关注,以及在中共奴役下民族文化的渐渐消亡,的确与我们息息相关,如果你还自认为是文明社会一 员的话。

因此,我们必须关心藏民族的存亡绝续,关心所有少数民族的生存发展和文化传承。一言以蔽之,因为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化,都 是人类独特的思想结晶。他们独特的生存方式、思维方式、语言、词汇、宗教文化历史,犹如一座座精妙的建筑,将人类文明的村落建构结合起来,这种结构极易受 到暴政??压迫的损伤,一不小心就会永远消亡。

令人悲哀的是,半个多世纪来,这个雪域高原的古老文明,人们心中的香格里拉,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在外来强权的奴役、摧残和掠夺下,正在迅速地走向毁灭……

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人的反思与警醒!

1989 年“六四”大屠杀后,我离开中国,在海外已漂泊了25年。异乡的流亡生涯中有过多少泣血的内心感受。对于流亡的藏人来说,却已是整整的55年了! 55年对于历史来说,只是一个短暂的时光。但对于人的生命来说,也许已是两、三代人的延续,更可能是一个人生命的终结!

流亡是藏人无悔无怨地选择吗?这里面又有多少血迹斑斑的岁月泪痕? 55年转眼已过,人们也许会问:假如达赖喇嘛当年选择留在拉萨,西藏的今天又将会是怎么样的格局?

没有人可以替历史做出回答,但曾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的十世班禅喇嘛的命运,或许提供了一个见证。这位西藏的领袖,在六十年代向中共提意见、抗议北京对藏人的打压后,遭受了近十年的牢狱之灾。

班 禅喇嘛曾到藏区视察,沿途无数藏人下跪,流泪哀告:“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为此他给周恩来写《七万言上书》,恳切道:“过去西藏,由于佛教传播 极广,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施舍的好习惯,讨饭也可以维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情况。如今,人们成批死亡,有的因断粮而直接死亡,有些全家人死光……” 他悲愤道:“从前西藏讨饭的,还有一个碗;如今讨饭的,连一个碗都没有。”

因为上书,班禅喇嘛—-这个在西藏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的活佛,竟被中共投入监狱关押整整10年!并在英年就离奇的圆寂?留给藏人无尽地悲哀……

无 须讳言,中共在文革结束之后,确实在西藏恢复了一些寺庙,放松了对宗教活动的限制,还对西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建设。但是中共统治者却不能明白,为什么 西藏人民的反抗越来越激烈,要求自由和独立的愿望越来越高涨?特别是在“翻身农奴”的后代年青人身上,这种要求甚至发展成为此起彼伏的反抗?

其 实道理很简单,暴力和谎言不能让一个民族屈服,金钱也同样不能让一个民族放弃对自由和信仰追求。达赖喇嘛是西藏人的活佛,是西藏的神,更是西藏人的王。中 国人一边送钱给西藏人,一边让人家诅咒自己的上师、自己的神,和藏民族自己的国王,岂不是太荒唐、太滑稽了么?其效果会怎样,也就一目了然了。

雪 域烈焰告诉我们,这场半个多世纪来的灾难,早已超出了藏民族所能承受的极限。中共坚持用暴力镇压,要求所有的僧俗信众都必须接受官方的统一论调。这与全民 信教的藏民族形成了巨大和尖锐的矛盾,这必然意味着因为信仰不同而导致的歧视和压迫加剧。对于藏民族来说,这甚至意味着将一个民族逼上绝路!藏人自焚,充 分反映了年轻一代藏人民族意识的觉醒和反抗意志的再生!他们用燃烧的生命,唤醒了藏民族深层的历史记忆,唤醒了这个民族对赞普精神的再次追求!

西 藏问题的严重性和灾难性还在于,红色帝国不会放弃自己的殖民统治和掠夺,藏民族也不可能放弃自己视为生命的信仰和对自由的追求。只要这两者纠缠在同一块土 地上,冲突就不可能避免。从这个角度讲,西藏的未来令人担忧,学者王力雄指出:西藏问题的“巴勒斯坦化”绝不是杞人忧天!如果中共当局硬要采用强权和暴力 来维系这种统治,只能导致仇恨、反抗、镇压、虐杀的可悲轮回,把纯洁、美丽的雪域高原变成充满暴虐、遍布血污的人间地狱。

特别是在拉萨 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之后,民族歧视、民族对立和民族冲突的焦虑气氛,在整个中国大多数汉人的心目中急剧升温。昆明事件发生后,人们在真相未明之 前,即将矛头指向新疆的维吾尔人,互联网上充斥着民族沙文主义的喧嚣,在中共的欺骗宣传和煽动下,未来民族之间对抗和仇杀的前景,视乎已呼之欲出。

圣经上说:“人的堕落是没有止境的”。一个民族的堕落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今 天的中国人视乎已忘记,历史上,汉民族也曾多次遭受过外族的侵略和奴役。但可悲的是,一个刚刚在日本人的奴役下获得了解放的民族。却反过来侵略和奴役比它 更弱小、更无辜的民族。这不光是违背天理,这更是一种可耻的行为。如果说外族压迫者是令人厌恶的,那么这种由被压迫者摇身变成压迫者的民族,则只能令人鄙 视了。

有人辩解说,这只是中共政权所为,与民族压迫无关。但请不要忘记,中共政权和军队是以汉民族为主体构成的。他们在西藏、新疆杀害、压迫藏人、维人及屠杀其它少数民族的罪行。这难道不足以令所??有文明人类齿冷和汗颜吗?更不要说这种暴行让整个汉民族为之蒙羞了。

藏民族是一个信仰佛教,慈悲利他的民族,达赖喇嘛是一位慈悲的尊者,基于现实政治的考虑,也基于对西藏人民和平福祉的考虑,虽然西藏有万千个理由可以独立,但是达赖喇嘛还是放弃了西藏独立的要求,提出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中间道路。

达 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光明磊落的,没有任何隐藏在背后。而中共当局千方百计的歪曲事实真相,顽固地拒绝这个与汉藏民族未来福祉息息相关的正确选择,恰恰是将 西藏民族推向灾难,从而被迫走向独立的真正始作俑者。中共的强权专横和无耻欺骗,国人们狂躁的大汉族主义叫嚣,实质上的后果将永久性地撕裂中华民族。

西藏这个圣洁的雪域高原,已被狂妄、独裁、蛮横的中共暴政奴役了半个多世纪之久,这是藏民族的屈辱,也是汉民族的耻辱,更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所有心存良善、心向慈悲、渴望正义的人们,请扪心自问,这种悲剧还应该继续下去吗?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Info Aggregator
http://newsabeta.blogspot.com/2014/04/blog-post_8972.html#!/2014/04/blog-post_8972.html

分类: 宗教, 政治, 道德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