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文艺 > “网络很复杂…”(附图)

“网络很复杂…”(附图)

2014年5月29日

(2014-05-07 12:50:58)
“网络很复杂…”—-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尊者对“噶玛金刚法光”网络平台版主郭师兄如是说

“网络很复杂…”----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尊者对“噶玛金刚法光”网络平台版主郭师兄如是说

很多朋友私下来问我,“噶玛金刚法光”版主郭师兄打着法王办公室的名义对外发起6万多人民币的筹款。 郭师兄(法名–噶玛妙极)向外界谎称,“噶玛金刚法光”这个平台是得到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的亲自认证, 郭师兄与法王办公室保持密切联系等, 那这个是不是事实呢?  作为被法王“安排”与郭师兄现场亲见法王的见证人, 我觉得有义务在这里披露我们和郭师兄一起见法王的真实过程, 让大家了解法王噶玛巴对郭师兄网络弘法方面的真实态度。

今年1月12日下午, 我与另外一位佛友噶玛德庆赛卓, 被蹊跷“安排”与噶玛金刚法光平台的郭师兄夫妇一起私人会见法王。 在菩提伽耶法王噶玛巴的办公室, 郭师兄向法王提出希望为法王做网络弘法的请示。 现场, 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乌金钦列多杰 以他的金口明确否定了郭师兄关于网络弘法的请示。 法王噶玛巴尊者还提到,“网络很复杂”, 说他自己会想办法等。。。同时和我们一起在场的听到法王这段话的 ,还有法王噶玛巴的中文助理伦多祖古喇嘛。。。
 
我是如何认识郭师兄的?

郭师兄夫妇, 我, 德庆赛卓原本素不相识。 那我们是怎样受到法王的感召, 从五湖四海(我在英国, 郭师兄夫妇在北京, 德庆赛卓在深圳)投奔到一起会见法王的呢?

去年大约是八九月份,微信平台上充斥着打着“大宝法王”和“噶玛巴”旗帜的各种公众平台,发布法王噶玛巴和噶举的信息, 内容真伪难辨。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误以为这是大宝法王噶玛巴的官方微信, 盲目追随,顶礼膜拜。。。 这迫使得大宝法王噶玛巴的行政办公室对法王的形象堪忧,不得不在百忙之中抽空特地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近日在網路及通訊平台…以「大寶法王」、「噶瑪巴」為名之微信帳號,轉載及流傳著宣稱由大寶法王官方授權傳播之消息…除官方对外公布的网络弘法平台,任何以「 大寶法王」、「噶瑪巴」或「 大寶法王官方單位」自稱之網站或資訊單位,都與大寶法王及法王辦公室無涉,傳布之文字及影音內容也並未獲得官方授權,為避免正確性堪慮,請法友於擷取資訊時,善為分辨,避免受不明來源之訊息所混淆或誤導。。。。 
 
 我觉得很好奇, 是谁这么鲁莽大胆?就随口与我认识的一位网友/佛友提起这件事, 很巧, 这位佛友正好认识这位大胆的“弘法者”,然后经由他的推荐, 我正式与这位后来将平台改名为“噶玛金刚法光”的郭师兄开始了网上的联系。我很想知道他打着“大宝法王噶玛巴“的名号大肆弘法背后的真实动机是什么?那时候,郭师兄还正在建造一个他认为能代表大宝法王在大陆的官方网站中文网址:http://www.gamaba.org/ , 并用他的假的中文网站直接连接到法王的官方英文网址:http://kagyuoffice.org/ , 这个kagyuofficeorg是法王的官方英文网站, 被郭师兄连接到他的假的中文网站的英文页面了), 含中英法3种语言—现在依然存在。 看过这个网站的人会震惊他的“胆量”和“智慧”, 网站里面的一些内容语焉不详,信息混乱,中英文的翻译很多都是机器翻译的产物(法语我看不懂,不敢说什么)…… 我很担心这样的弘法网站发布对法王弘法事业的形象的玷污。 因为在中国大陆是无法登陆大宝法王噶玛巴的官方网站, 所以郭师兄建立的这个后缀为org,域名为kagyuoffice(翻译为“噶举办公室”)的网站 ,很容易被当成是法王的官方网站, 这也是郭师兄的真实意图。。。网站里面的信息不仅可能误导众生, 而且会连累法王的弘法利生事业的开展。 我试探着与他在网上沟通, 但没有效果。  我只好以引导为主,告诉他 你为法王弘法是好事, 但你大张旗鼓以法王官方名义来做这个事情, 必须要得到法王亲自许可才行。 也刚巧, 郭师兄自己有了求见法王噶玛巴的心。他主动提出要去印度觐见法王。 
 
郭师兄太太的梦和德庆赛卓的梦遥相呼应

在郭师兄决定前往印度见法王后, 他的妻子娜娜一天晚上做了个梦, 梦境很清晰, 就是他们夫妻俩, 还有两个女孩, 四人一起在法王办公室见法王的场景。 娜娜不认识另外一个女孩(就是噶玛德庆赛卓), 娜娜虽然没有见过我, 但她在梦里就很清楚地知道, 其中一个就是和郭师兄在网络上联系, 并且会帮助他们去印度见法王的静姐 (指的是我)。他们告诉我的时候, 我的心猛然动了一下, 我其实自己也有类似的感应(我修“噶玛巴千诺”修了好多年, 现实生活中也常有得到法王直接感应的经验),法王要我带他们3人一起去见他。可是我当时比较控制这个念头,  因为我还是执着地希望和自己熟悉的英国朋友们一起去见法王,我不明白为什么法王要安排我和这几个我从来没有见过面, 也完全不了解的人一起去见他。 但情况似乎不容我犹豫, 因为几乎就在那同一天,  在中国深圳那头, 那位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女孩—噶玛德庆赛卓也主动发信息给我, 说她梦见我, 她, 还有另外两位她完全不认识的年轻男女一起在法王办公室见法王, 法王办公室的门口还有屏风, 我们四人一起合影。。。梦里, 她和我是紧挨着法王, 另外那一对男女则在我们身边两侧。 。。德庆赛卓还说,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对年轻男女哦。 梦里这一男一女很有意思, 男的喜欢吃咸菜之类的食品, 女的喜欢吃印度咖喱。 后来我们见到郭师兄和他的太太, 一问, 果然如此。
 
我是如何认识德庆赛卓的—法王初次托梦德庆赛卓介绍我

 我和德庆赛卓本来起初也是完全不认识的, 因她对法王噶玛巴的信心, 听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位佛友偶然提起我, 就萌生了与我通过网络认识的念头, 我们简单发了几封邮件, 少许微信互动…去年10月份左右, 我和英国的佛友们开心忙碌着前往印度的准备工作,因为得知德庆赛卓对法王也有信心, 心里一个念头生起, 就主动问她,是否要和我们一起去印度见法王。 或许是因为她谦虚, 也或许是从未与我谋面, 所以她很小心的回答我, 不一定哦, 她觉得她自己福报还不够, 要先修福报, 以后再说。 但我还是鼓励她, 不用担心, 我觉得你肯定能去成的。后来, 她告诉我,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当晚, 德庆赛卓就梦见了法王, 法王在她梦里和她说, 不用担心(去印度), 我会安排人来帮助你的。 因为法王梦境的这个暗示, 德庆赛卓顿然对我产生了信任和亲切感, 她坚信我的出现是法王为她安排去印度因缘的加持, 她立即决定和我同去印度见法王。
 
我们四人会见法王的细节

为了让郭师兄见到法王, 能够听从法王的教导, 来开展他的弘法行为, 我就当起了郭师兄夫妇到印度的向导, 从准备出发前的指点, 到了菩提伽耶以后的接应和照顾,期间, 我还 特别邀请郭师兄夫妻一同去鹿野苑—佛陀初转法轮的地方朝圣;并与法王办公室联系, 安排我们4人一起私人会见法王的申请等等。

在法王的加持下, 一切都被安排的很圆满顺心,  除了1月2日那天, 我们几个糊涂地跟随郭师兄习性的“号召”, 私自从本应坐在后面的位置窜到了前排贵宾席的位置。 接连两次, 法王终于忍不住在开示的时候不点名提了这件事。 。。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安排得无比完美。郭师兄似乎也显现出了对法王的各种欢喜、各种信心。。。我很天真地随喜他, 认为他有这样的信心显现一定会听从法王的吩咐。

 终于到了私人会见法王的关键时刻, 郭师兄向法王表示他有弘法的心, 他先拿出一本关于维摩吉居士的弘法剧本, 询问法王这个剧本拍摄是否有助于弘法利生, 法王慈悲点头应允。 接着,郭师兄快速地将剧本推到法王的手边,说,法王你给签个字吧 (我当时很惊呆, 因为郭师兄居然连个“请”字也没有用, 明显有迫使法王就范的味道—因为法王是佛, 一般不会拒绝众生的这类要求。我看到法王愣了一两秒钟, 但还是慈悲提笔在剧本手稿上签了名。 郭师兄又向法王请示, 是否可以为法王做网站弘法, 原因是法王的官网在国内被屏蔽了, 郭师兄希望能另外做一个这样的弘法平台, 让中国大陆的网友都能看到法王的佛法传播。 法王当即否定了郭师兄的请示, 认为“网络很复杂”, 法王说他自己会想办法的 。。。见过法王以后, 郭师兄似乎没有把法王的话当回事,在菩提伽耶的时候,  继续在微信上发布着菩提伽耶和法王噶玛巴的各种信息。。。另外,郭师兄夫妇马上拿着有法王签名的那个剧本手稿, 跑到我和噶玛德庆赛卓与天后王菲同住的那家酒店(他通过我们口中得知天后住在那个酒店), 他们在等待菲姐的出现,等待法王的签名能为他们攀上菲姐的这段“凤凰枝”的缘。。。
                                                   
后续       
     
从印度回来以后, 郭师兄的微信弘法平台似乎比过去更繁荣昌盛了。 我和德庆赛卓从郭师兄口中得知, 他们后来去印度智慧林见了大司徒仁波切。。。据说,大司徒仁波切同意郭师兄弘法, 还为郭师兄专门起了“噶玛金刚法光”的名字等等。 我和德庆赛卓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法王没有同意郭师兄做网站弘法, 但他还是要去问大司徒仁波切, 而且还得到了大司徒仁波切的认可呢。。。虽然我们没有亲眼见到, 但我们相信真正的佛弟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违背上师的意志,背弃对上师的誓言, 并撒谎来欺瞒众生的。 所以, 我们很单纯的从心里相信郭师兄, 深信他确实是在大司徒仁波切的指导下, 严谨而谨慎地为法王做网络弘法。我们也真心随喜他的弘法行为是得到大司徒仁波切的支持, 我们本来也打算要努力支持他!

但是,当“噶玛金刚法光”的郭师兄打着法王噶玛巴认证的名义对外筹款6万元建网站,郭师兄与法王办公室的“暧昧”关系, 各种信息通过各种渠道传来。。。我和德庆赛卓仍然天真地认为, 这些都是外面的误传,  郭师兄绝对不会敢打这么大的妄语的, 要知道, 对境是法王噶玛巴, 他的金刚上师, 这得背负多大的因果啊!。。。但是,直到…一些佛友最后不得不把郭师兄与他们网络通话的截屏作为证据发给我的时候, 我和德庆赛卓彻底惊呆了,  我们一直都是蒙在鼓里啊。 他真是如此说的。“噶玛金刚法光”是大宝法王噶玛巴亲自认证和加持的, 他甚至编造他与法王办公室密切关系的各种谎言。。。他完全不顾因果的存在,彻底扭曲事实, 颠倒法王佛的金刚语,欺瞒很多对法王充满信心的善良佛友们。

我们都知道, 尊贵的大宝法王噶玛巴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总集, 是一切佛行事业的代表, 法王噶玛巴与佛无二无别。。。郭师兄接受了法王噶玛巴尊者给予的灌顶啊,法王是他的金刚上师。。。可是 郭师兄真是勇猛无畏,他完全无视法王噶玛巴的尊贵和殊胜,为了达到他的个人目的,不仅违背了金刚上师噶玛巴对他的告诫, 更不惜出卖上师噶玛巴的金刚语,欺骗广大佛友。。。  他的这些不如法的行为, 无疑会造成对噶玛巴光辉佛行事业的一种玷污。。。 连曾经在法王噶玛巴身边工作过的喇嘛们也痛心不已, 不惜在微信微博平台上发布声明, 请这些人要懂因果,不要利用法王和法王办公室的名义对外筹款募捐, 法王办公室从来没有组织这有的筹款和募捐, 法王办公室和这些人或者机构都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这些不如法的行为, 是对法王噶玛巴佛行事业的损害等等。。。

另外, 我们从网友提供的证据中, 还得知郭师兄无中生有地搬出了法王身边的其他大仁波切为他自己撑腰。。。他声称, “噶玛金刚法光”这个平台得到了法王噶玛巴的加持和认可, 得到了大司徒仁波切的加持和认可, 得到了嘉察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的加持和认可, 得到了德贡嘉谢仁波切的加持和认可。据我们所知, 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谎言。 虽然他也时常在“噶玛金刚法光”上晒德贡仁波切给他的签名, 但是我们亲眼看到的事实是, 那是德贡仁波切为郭师兄弘法剧本的签名, 就是与法王噶玛巴签名的同一个剧本, 而且也是郭师兄主动要求德贡仁波切签名的。 德贡仁波切从来就没有为“噶玛金刚法光”的网络弘法平台签名和加持。 但是,“噶玛金刚法光”真的是 大司徒仁波切为他弘法网站起的名字吗?郭师兄目前弘法的这个模式是否得到大司徒仁波切的明确认可?这些因为我们都没有在场, 所以真相无从得知, 一切都任由郭师兄说了。

我们不清楚,是否还有更多不明真相的佛友们“热情”加入到郭师兄的“噶玛金刚法光”弘法大手笔之中。 但作为被法王特地用心“安排”与郭师兄会见法王的我和德庆赛卓, 真得不敢再继续保持沉默了, 我们不忍心大家的善良和真诚继续被欺瞒。。。我们有责任站出来告诫大家事实的真相!大家不要以为资助郭师兄建立“噶玛金刚法光”是为法王噶玛巴做弘法的善行, 如果这个所谓的网络弘法是完全违背法王噶玛巴本人的意志的, 如果郭师兄是完全无视法王噶玛巴的尊严,背弃了对金刚上师的承诺,如果他是完全不顾戒律和因果,一意孤行,谎话连篇,以他个人的强烈主观臆想, 带着根深蒂固的我执在“噶玛金刚法光”这个平台上“耕耘” ,如果我们盲目跟随他打造的弘法平台,我们确信他是在帮助我们走上证悟解脱的道路, 而不是走上另外一条毁坏我们自身法身慧命的道路?!他所有这一切不如法的言语和行为, 会对法王噶玛巴光明清净的佛行事业有所玷污,这是不容置疑的, 但我们这些盲目参与追随的人呢, 你们是否知道因为这个没有福报的因缘和没有智慧的选择, 让我们自己与法王噶玛巴的弘法事业沾上了不清净的缘起呢?!如果我们真心想要希求早日见到法王噶玛巴,我们希求得到他的加持, 我们希求他带领我们得到幸福安乐, 但我们却在参与着与法王噶玛巴的意愿完全相反的事业, 我们真的是在护持法王还是在。。。??更多的我不敢再说了, 请大家自行判断吧。  因果不虚!个人因果还是各自负责吧。 法王噶玛巴无所不在, 无所不知。。。噶玛巴千诺!

(噶玛白莲 噶玛德庆赛卓 2014年 5月7日)(欢迎转载)

(图片 紧挨着法王左边的是噶玛白莲, 紧挨法王右边的是噶玛德庆赛卓。两边的分别为郭师兄夫妇, 穿红色棉袄的是噶玛金刚法光的郭师兄, 穿白色外套的郭师兄的妻子娜娜。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b34730101k384.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文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