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教育, 社会状况, 经济 > 生根活佛你的钱来路不明

生根活佛你的钱来路不明

2014年5月29日

2014-03-14     作者:普降甘露
有一天和上师生根活佛走路时我问:“师父,听说您资助了一百个因贫穷和失去父母而上不起学的孩子,是真的吗?”师父笑了,说:“是啊,但有一件事你说的不对,更确切地说是弟子们资助了这些孩子。” 我不解地问:“哦?这到底是什么缘起?”

“记得那是来到北京学习的两年以后,因为寺庙里有一些事情,我从北京回到寺庙。”上师此时的微笑已经消失,表情非常平静,接着说道:“有一天我接到上海一个弟子的电话,她说带着两个台湾的朋友,来到了我的家乡新龙,如果我在寺庙的话,她的朋友就来皈依我,我便同意了弟子的请求。

“在寺庙里,我为他们做了皈依、灌顶、祈祷之后,弟子们就出去游览了。我受当地一位老百姓的邀请,骑马去了他们家里为他们诵经。在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三个弟子。我翻身下马,与他们边走边聊,这时上海弟子杨瑞指着我的马问道:‘师父,难道您在家乡的交通工具就是它吗?’我说:‘是啊。’弟子说:‘师父,我还是给您买俩二手车吧,您就不要骑马了。’

“我的拒绝并没有说服弟子。次日上午,其中一个弟子驾驶这新买的二手汽车,拉着我们四个上山了,在我的带领下,她们朝拜了很多寺庙。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很多八九岁的孩子们,看到我们的车新鲜极了,纷纷跑过来手拉手站在路的两边,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

“弟子杨瑞问道:‘师父,这些孩子都是干嘛的,他们怎么都没有上学去呢?’我示意驾驶的弟子停车。车刚一停下,孩子们呼啦一下都围了上来。我把他们叫到一起问道:‘孩子们,你们怎么都没有上学去啊?’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说:‘爸爸妈妈不让我们去上学。’我又问:‘那你们愿意上学吗?’他们异口同声:‘愿意。但是爸妈没有钱。’

“听了孩子们的回答,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是啊,生活在高原的人们,他们全年的收入,只能维持全家人吃饱肚子,哪里有钱让孩子们读书啊!来到汉地我才真正的认识到,为什么藏地的生活如此落后,主要原因是没有文化,不知道创新,更不知道如何发家致富。他们只会延续着祖辈们的生活模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果想改变这个落后的面貌,一定要让孩子们进入学校,学习文化。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几个弟子一起出去,首先找的是小学校长,向他询问了一个孩子,在学校读书全年的费用。校长说:‘一个孩子在学校读书,全年所需大约一千五百元。’几个弟子听了,当场决定每人出资三万元,让孩子们进学校读书。校长听了说道:‘估计你们出钱,也不会有孩子到学校来的。’几个弟子大惑不解。

“校长带着我们走出了办公室,在院子里边走边说:‘活佛,咱这里的情况您还不清楚吗?即便是有人出钱,家长也未必就同意孩子出来读书。其实之前政府有关部门,就和我们一起去动员过孩子上学,但是没用,一个孩子都没有来。你们跟我看一下,现在学校是什么情况。’校长推开了教室的门,说:‘你们看现在的教室里,有几个学生?差不多一个老师教两名学生。’学校只有一大间教室,大约有十几个学生坐在那里。所有的学生都在这间教室里上课,一年级的学生上课时,其他年级的学生回过头去背对老师,自己学习。

“听了校长的话,看到学习的凄景,我的心情更加沉重。是啊,自古以来,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老百姓,就认为上学读书没有用,这也不能怪他们,现实就是如此。经济条件富裕的人家,也会让孩子读书,但只要能考上大学,可以进城找到舒适的工作,如果考不上大学,他们只能像父辈们一样,回家养牛、养羊,春种秋收。

“内地的孩子们,如果考不上大学,有的是出路,只要自己愿意随便就可以找到工作不用务农。因为,内地到处都是工厂或公司,用人的地方已经大于求职。藏地有什么?除了天然屏障,就是常年不化的积雪。这能责怪父母们吗?但是,一定不能让这种落后的面貌造成恶性循环。

“晚上,我和几个弟子一起说了很多。三个弟子当场慷慨解囊,每人拿出三万,我也决定卖掉开了两天的二手汽车。汽车买了三万二千元,再加上弟子们的每人三万,北京的弟子又给汇来三万,加在一起一共十五万二千。从小到大我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啊,我抱着这一大摞钱,不知道放在哪里。老鼠拉走一打怎么办,虫子刻坏一张怎么办?这可都是好心人的血汗钱啊,这可都是孩子们的希望啊。我在坐地上守着包裹中的钱一夜未眠。天刚蒙蒙亮,我就叫醒了妹妹,把包裹交给她说:‘一定给我锁起来,看管好,过两天我有用。’就匆匆地走出了家门。

“不到两天的时间,我动员出一百个贫困儿童,其中也有孤儿,他们中间年龄最小的六七岁,最大的十六七。这两天来,我的嘴唇都磨破了,嗓子都说哑了,像要裂开一样疼痛。但功夫不负用心人,我的努力总算初见成效。我将这些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一起带进学校。校长的脸上都笑开了花,说:‘哎呀,真不愧是活佛啊,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动员出一个孩子,您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拉来这么多人啊?哈哈,快快请进!’

“当着所有孩子和他们父母的面,我当场承诺,只要我有这口气,就一定要资助到他们起码初中毕业。校长也承诺,只要活佛按时交上学费,我保证让孩子们学到文化。父母们看到我和校长的态度,纷纷表示同意。于是写下了一个协议,一式四份,我、校长、家长还有弟子杨瑞,每人各守一份。

“在入学的那一天,我和几个弟子,拎着包裹,挨个点钱挨个入座。正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县宗教局统战部来了几个人,表情严肃地说道:‘生根活佛,我们接到举报,你的钱来路不明,活动必须停止。’听了他们的话,我平静地说道:‘你们说我的钱来路不明,我告诉你,第一钱不是坑来的,第二不是骗来的,第三钱不是我的,都是这些好心的弟子捐助的,她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学到知识,学到文化,有什么不对?在汉地这两年多,我才知道,不是国家不管我们,国家每年都会拨款给我们贫困山区,让上不起学的孩子们入学读书,让贫困的家庭解决温饱。我们的国家就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为什么我们这里却得不到阳光的温暖,我现在总算知道了,钱都让某些人贪污了,今天,我一定要跟你们讨个公道。’

“他们听了我的话,强硬的口气立刻变软,非常客气地说:‘生根活佛,您不要生气,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也是想让孩子们上学。就是想跟您商量一下,如果以我们部门的名义,来资助这些孩子岂不是更好。’我气愤地说:‘凭什么以你们的名义,你们出资了吗?’他们温和地说:‘我们的意思是,如果您把钱交给我们,由我们出面来做这件事。’

“我觉得有些可笑:‘呵呵,交给你们?现在这些钱正好够一百个学生读书一年,如果交给你们,估计也就够五十个学生的学费了,谢谢你们的好意,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听了我的话,他们二话没说,上车扬长而去。

“看到教室里认真学习的孩子们,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仿佛全身轻松了很多。刚一踏进寺庙的门口,寺庙的管家气狠狠地迎了上来,说:‘活佛,你到北京去学习,都学了些什么?’这时所有的僧人都围了上来,我一头雾水:‘怎么了?’老管家气愤地说:‘没去北京学习以前,你爱寺庙如家,爱出家人如兄弟,我们以有你这么慈悲的活佛感到骄傲。你是我们寺庙的活佛,你化缘来的钱,不是你自己的,是寺庙的。’他猛地拉起我的手,走进大殿里,说:‘你看看这些佛像都破旧不堪,再看看这房顶,都漏着天了,你再看看这些师兄弟们冻裂的手,这些我们该不该修?钱都让你送给了学校,我们拿什么修啊?’

看到老管家愤怒的表情和所有僧人们那失望的眼神,再抬头看看毅力在大殿里陈旧的佛像,和漏天的庙顶,我的心情也十分沉重。我拉着老管家的手,示意大家席地而坐,耐心地对大家说道:‘大家都稍安勿躁,听我慢慢地跟你们说,我很清楚自己去北京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学到更多的知识,更好的弘扬佛法,让生活在苦难中的众生得到救度。可是我到了北京却发现,内地的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们送进学校学习,他们学习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掌握知识,脱贫致富。在看看我们这里的孩子们,个个都是文盲,这就是落后的根源。我一个人学到文化有什么用,一个人的能力再大也非常有限,要想改变贫穷的面貌,必须要从孩子们抓起,孩子们才是我们的未来和希望,要想改变首先让他们学到知识。我们出家是为了修行,寺庙漏了,佛像破了,这些我们可以明年再修,明年不行就后年,寺庙破、佛像旧,都无法阻挡我们修行的脚步和救度众生的心,我们一样可以修行,但是孩子们不能等啊。我都三十多岁了,才到北京去学习,学起来非常吃力,汉语听不懂,汉字不会写,都没有办法与同学们沟通交流,我们生活的太封闭了,我们的观念太落后了。为什么我的学习如此费劲,那就是学习的年龄太大了,一个孩子最佳的学习年里是从六岁开始,学习迫在眉睫他们真的不能再等了啊。’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老管家那气愤的表情慢慢变的柔和,在座的僧人们有很多人留下了泪水。这时老管家慈悲地说道:‘活佛,对比起,是我们冤枉你了,你做的对,我们支持你的做法。’听了管家的话,大殿内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郭福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d266e80101i5ua.html

分类: 宗教, 教育, 社会状况, 经济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