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言论 > 援疆笔记:援疆如同被判有期徒刑

援疆笔记:援疆如同被判有期徒刑

2009年2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地方上的同志喜欢说援疆干部是“有期徒刑”。意思是说,援疆的同志在相对艰苦的环境里生活和工作,毕竟是暂时的,是有期限的;而他们,是无期徒刑,是一辈子的事。潜台词还有:你们熬一熬就过去了,锻炼一下,或镀一镀金,或者仕途有得迁升,或者福利待遇有所改善,有得有失;我们呢?看不到头,几乎没有变换跑道的可能。这就牵扯到年轻同志的人生希望和工作热情。

于是就想这打火机的火苗。援疆的同志刚来,对情况并不熟悉,但工作热情较高,像刚买来的一次性打火机,火苗容易一窜老高;但地方上的同志呢,这里一把火,那里一把火,经年累月烧着一锅温吞水,不温也不火。如果要长久,要维持,要可持续,新到位的援疆同志就需要尽快调整火苗,善于观察和体会,保持一个合理的燃烧状态,降低自己与地方环境的损耗。

百度一下:有期徒刑。有期徒刑,是剥夺犯罪分子一定期限的人身自由,实行强制劳动改造的刑罚方法。我国刑法对有期徒刑的执行场所和执行方式有明确规定。根据刑法第46条的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监狱或者其他执行场所执行。“其他执行场所”,是指少年犯管教所、拘役所等。凡是被判有期徒刑的罪犯,有劳动能力的,都应当参加劳动,接受教育和改造。有期徒刑,这个词语多用于中国。在香港和一些西方国家或地区,又称有期监禁,是剥夺犯罪人一定期限的人身自由的刑罚方法。有期徒刑的刑期幅度很大,不同国家或地区对于这种刑罚的执行有所不同。

我这里的“有期徒刑”不是法律上的概念,而是一个演绎的泛比喻。以我这个概念而推及部队里的同志,也是有期徒刑的一种。

所谓有期,就是有期限。期限里包含时间的限制。援疆一般为三年,根据情况灵活调节的有半年、一年、一年半、两年,也有个别超过三年继续援疆的。部队一般是三年的兵,二十年的干部。

所谓徒刑,包含着行为的限制;意味着肉体上要受煎熬,意志上要受磨练。在这煎熬和磨练的过程中,脱胎换骨,改造一个新世界,重新做人。这就譬如炼狱,百炼成钢,百折不挠,修炼成仙,终成正果。

对于行为的限制,是囿于这个期间受特殊身份所限制,就不完全属于自己,也就相对失去了人身自由,部队里的同志属于国防;援疆的同志身份上隶属于援疆同志派出的单位,时间和具体工作的管理上属于边疆,某种意义上也涉及国防,对于国防起到积极的稳固作用。如此,援疆的同志自开始援疆那一天起,就如同穿上了军装,成为了一名不穿军装的边防战士。于是,你说话办事就要符合身份,就要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要经常提醒自己在服役的期间不完全属于自己,你代表着单位,代表着组织。这些未必有人跟你说那么清楚,更多需要一些自我的管理。

对于央企派出的援疆干部,多少有些志愿者的意味。他们和政府公务员又有不同。哪里过来,援疆结束还回到哪里去,还干原来的那一摊活,不过是增加了资历,增长了才干,这些资历和才干对于管理工作或许大有裨益,但对于专业却未必。有些专业领域发展研究的土壤是在都市里的,所以有从事心血管疾病临床研究的同志半年就得换防,否则就会被快速发展的专业无情抛弃。所有会有这样的感慨,认为有些援疆的同志到地方上施展不开,他原来单位所武装的技能和知识相对高端,在基层无用武之地。但从人才培养的角度上讲,∏型人才一般比较好用,就是至少要有两个专业的支撑,职场空间才比较大。专业的同志到地方上多增加阅历,锻炼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尽可能多了解一些基本的国情和基层的实际情况,人生的道路会更加广阔。并不是一门心思走到黑才是真章。并不是一定要仕途升迁发达才怎样怎样,其实内心的开发、视野的开阔,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和收益。

地方上的干部,没有上下班之分。主要干部总在县上,不能随便离开县上,随时处于工作状态,手机24小时开机。这和部队的同志差不多,随时听命,总有责任在。

援疆干部离开地方要同时给分管领导和组织部门请假,还要向地区援疆办报告。但援疆干部有一年一度的春节休假,地方上的同志,就没有这待遇。休假对于他们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星期六保证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证”是地方同志工作的一种常态。经年累月,人容易疲沓,工作热情和效率自然要打折扣。

企业员工就大不同。央企员工的休假多有保障,周末双休,法定节假日,还有年休假。而外企和私企则依行业情况而定,有松有紧。

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相互寒暄,嘘寒问暖:忙不忙啊?累不累啊?好不好啊?其实,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各有各的辛苦,饮水冷暖,甘苦自知。有期也无期,无期也有期,徒刑也方寸,游刃在壶心。

终于熬到了零九年,我就可以说:先生快要刑满释放了。这心情很复杂。彼此都能感受。先生昨天特别穿回新军装给我们看,说再不穿回来你们就看不到了,以后再想穿也不可能了。穿着新军装的先生站在公共汽车站的人堆里,玉树临风,有点扎眼,怎么看怎么像个收税官。大家对今年的新军装看来还比较满意,质地和设计都比以前上档次,还增加了很多内容,从袜子、毛衣、围巾、到大衣,从内地,到边防。看着那些衣物就让人怦然心动,就不用说穿着军装的飒爽英姿了。也无怪《士兵突击》能忽悠一些热血青年选择军事院校呢,这一身行头打扮,怎么看怎么像从电影《魂断蓝桥》屏幕上走下来的男主角。先生说,还少一撇小胡子。呵呵。孩子们争着戴那个崭新的大檐帽,一岁的小娃娃脸上也堆满了骄傲。

这才搞明白那些军衔、兵龄和职位,都明摆在军装之上,就连名字,也别在胸前,光明磊落。跟部队的同志在一起吃饭有这个好处,不必费心记人家的姓氏职务,军装上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边防上的官兵也有交替。转业了的同志心头一定百感交集,究竟是一团欢喜还是前路茫茫呢?一腔酸楚和悲壮是否也有呢?给他们送行,更多些感动和宽容。待先生离开部队的那天,我一定不在现场,就从这边防官兵的肩头看过去,遥遥致敬。就这么默默地牵手,一起服刑。

一个人入伍,一个人援疆,就是一家子入伍,一家子援疆,也就是一家人的有期徒刑,有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作伴的有期徒刑,难道不是可快乐可享受的吗?如此作想,哪里都是人间天堂。快乐援疆,已经作为一个概念传播得愈来愈广。亲爱的,你快乐吗?如果你快乐,请将幸福写在脸上,捎带也和勋章一起别在衣襟之上。

肃霜如水
http://yiwen0923.blog.sohu.com/109403862.html

分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