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文艺, 藏人博客 > 致藏族教育界

致藏族教育界

2014年6月10日

2013-11-25
教育辩问—-致藏族教育界

历史辩证了亚里士多德
自由教育的褊狭与鄙俗的不美
却也历经了岁月的洗涤
孕育了皮特斯犹如沧海中的岛屿
这不是希望之兆或是昕阳之光吗?

历史转变了希腊七艺三科的偏见之势
罗马雄辩家的重政之念
赢得了教育一座庄严的城堡
造就了我之西方的美丽之国
这不是剖开了一些或又同时装束了一些吗?

历史无情得演说了欧几里德可笑的解释法
也演绎了雅典与斯巴达愚蠢的教育法
在渐去的云霭背后绽露了
一个自由主体被符实教育的沃土所培养的颜容
这不是解释了全部或又指明了所有了吗?

为何?
我们辩证不了祖祖辈辈
对教育的褊狭和鄙俗
即使在岁月的洗涤中
也不准孕育出一颗稍见敏感的心
这不是惊新惯旧或是一成不变的主义吗?

又为何?
我们转变不了现实中神明与实际的矛盾之处
僧侣与俗人内在阶级的可怕之所
赢到的只是代代的自高与自傲
造就了一座“谜”的传说国度
这不是喜争厌证或是宁盲不视的本质吗?

再为何?
我们无法演说寺中撂下尴尬的棍育之法
无法演绎家庭与校中自认对当的填鸭之育
且说不到教育的自由与驯服
我便见得了越拥越挤的云霭堆积后的黑色的“笑脸”
这不是解释了全部或又指明了所有了吗?

草于   2013.11.25  西南民族大学

注:欧几里德的解释法:古希腊(自由民)非常重视理智、德性和审美修养,鄙视知识的使用价值。据说,一个学生听了欧几里德几何学的一段证明后,问学几何的用处,于是欧几里德叫进一个奴隶,说:“去拿三分钱给这个青年,因为他一定要从他学的东西里得到好处”。

Don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03397&do=blog&id=209277

分类: 教育,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