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 牧区的女人(图)

牧区的女人(图)

2014年6月10日

2014-4-16
我说,假如来世还是生而为女人,真心要祈祷不要生在牧区。牧区是男人的世界,他们已经紧随外面的脚步开上了汽车,用上了苹果手机,放眼去看世界。而女人,却保持着千百年来的姿态,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110904dbw4emib656m5fjk

有些人说牧区重男轻女的思想并不严重,最典型的就是许多人会把女儿留在身边,儿子给人入赘做女婿,子女的入学比例也相差无几。事实上,在父母对子女这一层,重男轻女确实不突出。但在熬到家长这一级别时,只要家中有男丁,几乎没有女人能成为一家之主。她顶多有一点威信,却没有管钱的权利。

我不太了解牧区女子的恋爱状况,只知道大多人的婚姻都是媒妁之言,父母做主。而被挑选的标准除了人品,家庭,最主要的还在于吃苦耐劳。

许多牧区女人的一天是从凌晨开始的,凌晨三点左右挤第一遍奶,然后生火煮茶,早晨天亮挤第二遍奶,把牛群赶进栏,回头开始准备早饭,下午煮奶、打酥油、晒曲拉,有时候还要捻毛线、纺布,傍晚还得再挤一遍奶,接下来做晚饭,伺候一家人吃完饭早早睡觉。带孩子什么的就是顺手。这样的劳作日复一日,终年无休,直到有一天熬成婆,有了帮手,才可以住到村落的房屋里,稍有空走亲访友,拜拜寺院。

所以,在牧区有个现象与内地截然相反,很多疼惜子女的父母不会挑选家庭富裕的亲家,因为家中牲畜的头数与劳动强度成正比,而生活质量与穷人家并不会有太大的悬殊。大多数以节俭起家的富人生活质量甚至不如穷人,因为习惯不舍吃穿。

许多内地人觉得藏区正月的法会人山人海,蔚为壮观,为藏人的虔诚所动。殊不知,除了拜佛的意味,这样的法会于许多牧区的女人更像是一次福利、一次难得的社交,能够得到一些零花钱,穿上自己最华美的衣服,品尝下小吃,会会儿时的旧友、娘家的亲人。

牧区的女人没有坐月子一说,大多数人一直到临产都不能停止劳作,听到过许多人今天生完孩子明天继续干活的事情。生理期什么的更是忽略不计了。所以牧区女人多有妇科病及风湿腰痛的毛病。一辈子大量的时间不是蹲在草地上挤奶,就是跪在灶台边干活。假如掀起她们宽大的藏袍,会看到许多人的腿都是变形的。

但是,这样的付出与收获却完全不成比例,家庭所有收入都掌握在男人手中,有些家长会为妻子儿媳添置一些衣物、首饰,或给一两次长途朝佛的机会。但一般家庭的支出主要还是会用于建房、供养、置办首饰和供子女入学等,极少会用来切实地改变家庭成员的生活质量。假如摊上不成器的家长,所有的辛苦付出更被挥霍一空。

这样辛苦到老的一生还应该算是比较美满的一生。因为还有一些女人,更为惨痛。有的人婚姻屡屡失败,只能出家为尼或进城打零工或后半辈子都寄住在亲戚家。至于丈夫出轨什么的简直都不能算得上毛病,只要没有家暴和酗酒聚赌之类的恶习。

我有一个表姐,从十几岁开始嫁人,因为脾气比较坏,隔几年换一家,总共换了有七八个婆家,到如今,年逾四十,孑然一身,几个孩子都不在身边,嫁人亦无望,一个人在县城打零工为生。

还有多少人经历过家暴和性侵等伤害却无处声张呢。有些人说牧区性思想比较开放,所以不太把婚前和婚外的性行为当回事,对于未婚女孩子的生育也习以为常。但是,据我所知,有女孩子很小便遭遇了甚至继父或养父的性侵,然而却根本无处声张,得不到任何有效的援助。

活佛、学者、精英都有母亲、姐妹,然而,却普遍对牧区女人的苦难视而不见,以所谓慈祥、善良来大以化之。有些人在网络声讨政府的定居政策,声称要原汁原味保留牧区原生态的生产生活方式,然而你自己是否愿意放弃房屋住进帐篷,放弃现代优越的生活方式,去承受一个牧民要经受的苦难,或者娶一个面黑肤糙的牧女为妻。

牧区的女人是否可以自己对命运有所抗争呢。

记得九十年代,摩托车开始在牧区普及,我老家的县城基本上各家都有至少一辆,然而在上万人的摩托车手当中,女的却只有一个,她成了全县人民眼中的奇葩怪咖,我数次在街上看到那个女人穿着藏袍风驰电掣呼啸而过,非常潇洒,但并不好看,秋裤什么的都暴露在外面。

到了本世纪初,手机开始迅速普及,偶尔能在长途的客车上听到响起“阿佳卓姆”的歌曲,这样随身带着手机外出的也只是个别的被认为有点离经叛道的女人。

有些女孩子上学上到小学初中就去打工,只能从事餐厅服务员或景点歌舞演员之类的工作,始终谈不上多少尊严。

在我的老家,一段时间,有一些婚姻失败的女人扎堆嫁到附近的汉地农村,因为汉地农活较轻,大龄的男人对老婆也比较和气。这些女人在回乡时难免会遭遇一些指指点点。但是,只要她自己的生活能好过点,又何乐而不为呢。但从08开始,这些现象基本也没了。

牧区女人改变命运最成功的途径就是求学、工作,有自己独立的经济,然后恋爱结婚,成为一个普通的市井妇人,与当今大多数地方的女人无二致。然而,毕竟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在教学质量求学环境什么都不如人的状况下趟过独木桥。

作为这些少数人的一员,在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姐妹们黝黑的面孔和开裂的手一一历历在目,同时,心里暗暗期望着牧区的生产生活能够发生一场彻底的变革,即便是外来的冲击,期待能有那么一天,牧区的女人口袋里有了钱,能够挺直了腰板,勇敢地冲破男人的禁锢,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求道昆仑 2014-4-16 12:11
学习了!.

回复 LargoTibet 2014-4-16 13:16
赞!.

回复 lgz13897123550 2014-4-16 18:12
怪活佛没用,佛教就有十善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等等,其中不邪淫就是不予合法对象以外的人进行性行为。但这个在牧区很难做到。社会风气是很难改的,.

回复 iamhere 2014-4-17 15:36
很不错 从女性的视角去表达藏族牧区妇女的悲哀 值得庆幸的是 这似乎意味着 藏区现代转型的脚步正在加快 当女性开始有所变化的意识 那么整个民族就会有一番变化 因为女性的思想意识直接影响着子女的思想意识 有关藏族女性,尤其农牧区女性地位的变化值得关注…….

回复 dzt 2014-4-17 15:49
读罢文章,掩面想一想,牧区的女人生活确实艰难,与城市女性比较,那就是天壤之别。文章中谈到的女性现象,在我所在地方,到处存在。另外,非常同意,楼上的观点: 牧区社会的转型,象征着牧区女人的社会地位的提高,只有提高了女性社会地位,才能改变女性生活艰难的处境.
回复 慧眼识珠 2014-4-17 21:14
文章说的事情内地也有。原因是多方面的,要想改变很困难,阻力也很大。需要长时间的艰苦努力。

骑士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459&do=blog&id=226800

分类: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