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未分类, 藏人博客 > 昨日梦之终身为奴否

昨日梦之终身为奴否

2014年6月10日

2014-2-12
有时候总是在抱怨时间的仓促,却感受不到自己的皮肤早已有了反应,偌大的世间,和宇宙比赛生命的长短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人的一生总有两个“我”,一个是在现实生活中被红尘玩弄的蜉蝣躯,而另一个则是在梦中追寻理想的精卫鸟。然而在梦中被玩弄的我们又算得了什么,可笑可悲或者是什么天启,就像门捷涅夫从梦中得到元素周期表一样,浩瀚宇宙留给苍天下的人儿或许也有那么一丝神秘主义,未必仅此而已。

瞎扯几句,书归正传。昨日之梦原本想醒来后就忘记,吃过中饭的人却还能记忆犹新,于是这个身为暂时闲人的我又开始成为了梦的记录者。

昨日之梦,本有几个惊心动魄的场面,如今细细想来,唯有以下两个画面最让人深刻于心。

画面一:

帅虎是我家养的一条小母狗,身形虽小,活泼可爱,掐指一算,已然9岁有余,按照老辈人的说法,小狗已是老狗。泸定桥是西康地区最大的铁索桥。梦中我带着帅虎过桥,狗儿却在我们刚踏出几步的时候掉进了河里,我焦急啊,看着落入河中的狗在挣扎,心里很不是滋味。幸好是在河边,狗居然能游上岸,然后迅捷地沿着桥墩爬到桥上,就在爬到我的身边之时,它仰面躺下不省犬事。我看着它鼓鼓的肚子,料想是喝水喝多了,于是在周围人的帮助之下,抬着他,不停地抖动,让它吐出水,这才把它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画面二:

路旁的人有卖光碟的,我看到了一部光碟的封面写着《终身为奴》的字样,于是特别新奇,回家一放光碟,我就被吸进了电视画面,成为里面的一员。而我还莫名其妙的多了几个队友,大家都身着古代侠客装束。一个哥们带我们去吃了一桌饭菜,然后就不知去向,留下我们为他结账。我一打听,原来那哥们好像是参加了一个打赌的比赛,如果输了就要终身为奴,如果赢了就能富可敌国。

等了很久,那哥们都没有来,我就带着几个兄弟去救人,我不清楚那地方在哪,一个会飞的兄弟熟悉情况,则带我们前去救人。到了一个类似山村小院的地方,进了山门,我们四处寻找。惊讶的是小院之后却是一道牌坊,后有很大的广场,广场周围都是古代的木质结构建筑,我们穿过广场到了对面的一丛丛古建筑宫殿群,类似圣坛一般。台阶很大,整个建筑空无一人。

就在此时,我感觉有一颗东西打了过来,我一摸原来是黄豆。我想也许是什么风吹来的,并没多介意。随着风的吹拂,黄豆越来越多,我的那位会飞的朋友就去高处看情况,谁知一去不回。一位朋友耳朵很好,他似乎感觉到危险,于是我们开始撤退。正当我们往回走两步,身后便来了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向我们进攻。我们则拼命往前跑。身后不停有同伴被吃掉的惨叫声。我跑啊,可是还是没有耳朵好的那个跑得快。于是在梦中,我的灵魂砰的一声飞到了那个耳朵好的人身上,我便成为他,我自己的肉身好像已经被剁成了肉酱,被敌人分吃。而我则跑过了牌坊,只见牌坊前有一条红线和一条黄线,我跑过了线。后面便没了追兵。但是身后有人在宣告圣旨,说是他们认定我了,要和我比赛,叫我明日八点等候,还说天涯海角都逃不出,若逃必死,若不逃可光荣的终身为奴。我当时一惊,难道我要选择后者?

岭卡•洛绒泽仁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7561&do=blog&id=211519

分类: -重点-, 未分类,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