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政治 > 桑杰嘉:藏人为“六四” 付出的代价

桑杰嘉:藏人为“六四” 付出的代价

2014年6月27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4/2014 
1989 年6月4日,中共对天安门广场上非暴力抗争的学生大开杀戒——六四大屠杀发生了,屠杀事件震惊了全世界。89 学运一开始项目,西藏流亡政府便高度关注中国学运的发展趋势,特别是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更是关注中国学生为民主、为自由进行的非暴力抗争。中共武力镇压之后,达赖喇嘛尊者立即发表紧急声明,强烈谴责了中国政府镇压学生的暴行。当时正是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达成共识接近谈判,这样的声明之后果一目了然。但是,西藏没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容忍中国政府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武力镇压,而这样的付出对于西藏流亡政府来说是巨大的代价。

尽管中国人非常喜欢称西藏、新疆等为“中国领土”,尽管不断的重复“同胞”、“同志”等听了肉麻的这些称呼。但是,总会遗忘掉中国人称为“少数民族”者曾经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包括谈论“六四”事件也不例外,甚至觉得“六四”跟你们无关。可是,有几个中国民运人知道西藏曾为“六四”在政治上付出过巨大的代价?还有至今没有人谈论的89学潮期间在中国各大城市的西藏热血青年们参加学运的情况,以及中共武力镇压“六四”之后,西藏很多地方是中国学生“流亡”避难地。

1989年6月4日,中共对天安门广场上非暴力抗争的学生大开杀戒——六四大屠杀发生了,屠杀事件震惊了全世界。当时在西藏如同中国大陆任何其他地方一样只有官方媒体的新闻,所以,对六四真相了解甚少,只有后来亲历六四的西藏学生的讲述中获悉大屠杀的真相。

但是,在国外有关六四事件的新闻扑天盖地。所以,89 学运一开始西藏流亡政府高度关注中国学运的发展趋势,特别是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更是关注中国学生为民主、为自由进行的非暴力抗争。中共武力镇压之后,达赖喇嘛尊者立即发表紧急声明,强烈谴责了中国政府镇压学生的暴行。当时正是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达成共识接近谈判,这样的声明之后果一目了然。但是,西藏没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容忍中国政府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武力镇压,而这样的付出对于西藏流亡政府来说是巨大的代价。

坚持正义原则,谴责暴力镇压

首先,我们回到二十五年前的6月4日,以下是达赖喇嘛尊者(当时达赖喇嘛为西藏政教领袖,领导西藏流亡政府)和主要负责与中国政府接触谈判的官员洛第嘉日的对话。此时的达赖喇嘛“如此的焦虑和激动”。他(达赖喇嘛)省略了一般的欢迎礼节,直接了当的问我们:“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你们一起拟一个声明,我要强调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以及他们如此残暴的对待他们的国民,我完全支持在广场上的年轻人。”—— 洛第嘉日等无言,且想说服达赖喇嘛改变主意。“怎么啦?”达赖喇嘛说。我(洛第嘉日)说道:“圣上,我想您一定知道这会破坏我们为协谈所做的努力,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有进展了。”“是的,的确没错,你有你的想法,但如果我现在不说话,就没有道德权利再说有关自由与民主的议题了。这些年轻人要的不是别的,正是我一直再追寻的东西。如果我不能为他们开口——我将耻于开口谈论自由与民主。”达赖喇嘛说。最终官员们没能说服达赖喇嘛,“哦!老天,这会毁了协商会谈的机会,这几十年我们不都在为了这件事而努力吗?”。

达赖喇嘛当天发布了谴责中国政府的新闻声明:“中国掌权者武力镇压导致很多人失去了生命,我对此表示非常遗憾。中国领导人不接受民众的意愿和现实情况令人失望。我作为佛教徒向去世的人们表示哀悼,向遭受悲痛的亲人们表示同情与支持!”

有政治观察家认为,达赖喇嘛尊者批评中国政府镇压学生,支持“六四”激怒了中共最高领导人。总之,其结果导致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官方接触中断十多年。

有专家说:“谈,总比不谈好”。“我知道达赖喇嘛及其他海外流亡的西藏人士来说,要诱劝中国走上谈判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过去四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件事。”

能找到的公开资料中可以看出“六四”之前是藏中密集接触期。特别是“一九八八年九月廿三日,中国政府宣布愿意与我们谈判,并表示谈判的时间和地点将由达赖喇嘛决定。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国政府建议在北京或香港举行会谈。”(见《达赖喇嘛致邓小平和江泽民的备忘录》一九九二年九月一日,印度达兰萨拉(原为藏文)这就是洛第嘉日说的:“——破坏我们为协谈所做的努力——”。达赖喇嘛和洛第嘉日非常清楚这一谴责中国政府的声明将导致藏中商谈将会中断,“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有进展了。”事实真是如此,从此藏中官方接触渠道完全中断,直至2002年才恢复接触。但是,由于中共几十年严酷的对藏政策激发的藏中矛盾似乎已经接近极点,挽救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西藏为支持“六四” 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支持正义的立场始终如一。每逢纪念六四时,达赖喇嘛总会发表声明支持。同时还支持“天安门母亲”,达赖喇嘛尊者在一份声明中说:“1989年6月,天安门广场的和平抗议曾经遭受镇压,我尤为同情那些牺牲者的家庭及其支持者,因为, 最近40 年来,西藏也发生了同类事件。中国接管我们国家之后,直接导致近120万人死亡,给他们悲伤的家庭仅仅留下了痛苦。因此,我毫不怀疑,在中国境内强调人权、推进民主与和平,将利乐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人和西藏人。我了解到,天安门母亲已经把实现这些目的作为她们抗争的焦点。与此同时,她们互相之间提供了实际援助和道义支持。我乐于支持她们,并且鼓励他人以其任何可能的方式给予支持。我祈愿,天安门母亲的努力将带来成功的喜悦,将为中国和周边地区的每一个人创造一个机缘,使他们生活在更大的和平与尊严之中。”

当今世界各国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关系,面对正义和利益选项时,每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永远会选择自己国家的利益,这也是当今世界领袖们的一贯做法。但是,西藏流亡政府面对六四没有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沉默,更没有以此为机会要求中国政府回到谈判桌上。非常清楚后果的情况下坚决支持正义,谴责中国政府暴力镇压中国学生。

西藏学生参与中国学生运动

有关西藏学生参与1989年中国学生运动的资料非常缺少,甚至中国学运领袖和专门研究89学运的中国学者对这一问题没有专门的研究和调查。加上西藏境内这是非常敏感的问题,不能公开研究。种种原因使西藏学生参与89学运的真相未能公开,因此,本文提及这一问题,希望有更多的研究者给予关注。

89 年中国学生在全国各地开展学运时,有很多西藏学生在中国各地大学参与了学运,特别在北京、天津、成都等地,他们来自西藏三区。特别是在北京上学的西藏学生参与了天安门学运,甚至遭镇压后来自青海湖边的西藏学生受重伤而返回老家治疗。据当时在火车上见过那位西藏学生的人说,该西藏学生背部中枪(并不严重,擦伤皮肤),是由于他在低头从地上捡东西时背部受伤。

另外,在西宁的青海民族学院(现为青海民族大学)、兰州的西北民族学院(现为西北民族大学)西藏学生联合组织规模交大的抗议运动。这是由西北民族大学西藏学生邀请青海民族学院的学生到兰州一起组织抗议运动(虽然当时的口号与当地中国学生有所不同,但是,以自由、平等和尊重等为主题。)

由于当时参与中国学运,西藏学生遭到不同程度的处罚,甚至有的学生的档案中写有参加学运的问题,所以,长期找不到工作。有的虽然找到了工作,但没有升职等的机会。

西藏——六四学生的避难所

西藏在历史上永远是中国人避难的国度。历代中国皇帝发怒惩罚他的子民时,只要逃亡到西藏可以保全性命。如西藏安多赤噶(贵德/归德)的四十八户等等。中共为了逃命(后来称为长征),从中国逃到西藏康区、安多等地再转折回中国,当时中国领导承认这些地方为外国。后来,在中国三年大饥荒时,仅仅青海湖一带就救了无数中国人的命。因为青海湖是西藏人的圣湖,这里居住的藏人世世代代看护湖中的鱼,湖边的藏人不食鱼。当时青海湖鱼产量惊人。曾经有人描述过中国人在火车站拼命上开往青海的火车情况——真是目瞪口呆的场面。中共镇压学生运动后,很多中国学生怕秋后算账开始逃亡,能跑国外的跑国外了。还有一部分逃到西藏周边地区开始隐名埋姓,担任民办教师、自学律师或经商等等暂躲灾难,后来没有几个返回中国原籍所在地。

西藏总是以宽大的胸怀接纳逃难的中国人,但是,其结果不一定对西藏有利。因此,西藏人说:“我们家来了带枪的客人,从此,他们留下来没有走。而且,成了‘主人’。”

总之,中国六四事件发生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给予了坚决的支持,没有任何迟疑。而且牺牲了自己最大的利益。相比之下,中国民运人士支持西藏正义事业是很晚才开始的,而且基本上是“声援”层面的,还谈不上牺牲中国民运的利益来支持西藏问题。不求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中国民主人士应该正面认识西藏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立场,以及正确认可西藏的根本问题之基础上推动西藏问题的解决,这样才能真正相互理解、尊重与合作。

2014年5月3日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零八宪章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_6058.html

分类: 历史,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