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 甘南藏区泥石流考察与治理设想

甘南藏区泥石流考察与治理设想

2014年6月29日

2014-5-23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东南部迭部,卓尼这一地区在整个甘肃省非常特殊。这里既没有像甘南中北部一样辽阔与宽广的草原,也没有像甘肃东部一样的黄土高原与丘陵,更没有像甘肃西北一样茫茫的荒漠戈壁与沙漠。这里处于秦岭与岷山山系,温带气候与亚热带气候,青藏高原气候相交汇的特殊区域。海拔1500米左右到2500米左右的区域是近于荒芜的热河谷,再到4000米左右的阴坡是茫茫的原始森林,阳坡则为草山,4000米左右以上则为高山草甸,流石滩,雪峰。这一整个区域峡谷纵列交织,山高谷深,高差巨大。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气候条件较好,年降雨量在400毫米到600毫米之间,但也不乏高原所特有的暴雨与雹灾。

由于山高坡陡以及破碎的山体结构,再加上暴雨的作用,历史上在这些茫茫的林海及草山之间不可思议的形成了一片片泥石流多发区域与泥石流源。白色的泥石流堆积搬运痕迹在苍翠的林间像巨龙蜿蜒曲折,基本上只要遇到强度较高的降雨过程,就会发生泥石流。我们由山下数万立方米的堆积层来判断,这里历史上发生的泥石流烈度可能相当巨大。但是由于当时下游植被条件较好,再加上整个区域气候条件优越,这些泥石流对当地自然环境与人们的生产生活影响很小,甚至壮观的泥石流区域成为人们敬畏信仰的对象以及靓丽的风景线。

八十年代以来,林业工人在这些封闭的峡谷地区修建了公路网络,对这一地区的林业资源进行了疯狂的采掠,皆伐的机械作业将所有树木不分老幼一网打尽,使一整个山头“寸木不生”。这一切对植被造成了不可恢复性破坏,并且使气候发生巨大改变,降雨不均,极端恶劣天气发生率极大增加。至此原本不痛不痒的泥石流开始奔腾,巨大的危害也初露端倪。1998年大洪水,国家停止了先前这种大规模的采伐,并且在局部实行了退耕还林还草,但这一切并没有遏制住事态的继续恶化。掌握了现代机械了当地老百姓不在那么老实,并且开始拿着油锯等现代的机械开始与自己先辈们拿着斧头只能兴叹的巨松叫板。虽然已经有了堆积如山的柴木,但是人们在惊叹机械效率的瞬间忘记了停止自己的步伐,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还有更需要警惕的就是草山的荒芜化,向泥石流源的发展。随着牲畜产品价格的上涨,人们疯狂的发展自己所拥有的牲畜数量,根本不考虑草山的载畜量,还有不注意冬夏草山的交替,不给草山适当的休养恢复时间。草山向荒芜化,泥石流源化的趋势非常可怕。草皮一旦破坏就再无其他植物固定泥土,也无树木阻挡,加上山体陡峭,泥石便随降水滚滚向下,形成泥石流源,并且面积以成倍的速度增加,最终形成规模巨大的泥石流源,危机当地老百姓生命与财产安全。

迭部这一区域的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很多这样的趋势,并且很多地方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这次我利用暑假的时间对自己家附近比较典型的像这样的泥石流源进行了考察,试着了解他形成的历史过程,分析他形成的各种原因与因素以及他已造成的危害及潜在的危害。最终在这些了解的基础上,由草方格沙障的启发下提出治理的方法,并且探讨这一方法的可行性。虽然这一切没有实行,但是希望能给更多关注这一问题的人士给一些参考。我想如果实验能够证明这一方法可行,难么不仅是迭部地区,那些与迭部地形、气候相似的广大西部地区面对相似的问题同样可以用类似的方法尝试解决。

迭部县A乡B村塘都古木泥石流源在白塞村这一片区域的泥石流发生区里具有较强的典型性,即表现了历史上遗留泥石流源的基本形态以及他在历史上的规模痕迹,同时从近几年可回忆中它规模的扩大化以及危害的发展,我们可以比较全面直观的了解这一区域泥石流发展发生的基本过程。

B村位于山谷中间,同这里经典的地理结构一样,B村对面为西北走向且布满林木的阴坡,当然其对面阳坡则为草山。塘都古木泥石流源位于B村西北面的山坡上部,呈倒三角形,并且由在林间形成的冲刷渠从三角顶直接连接沟底,坡面三角形的区域是泥石流源。这一片区域山体相当陡峭,坡度在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八十,但是除了泥石流源之外植被相当丰富,参天古木郁郁葱葱。同这一整个区域历史遗留的其他泥石流源一样,在植被条件相当优越的区域出现这样的泥石流源,令人不可思议。据现在年近八旬的老者回忆,在其记忆中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记得这片区域的泥石流源已经存在,并且记忆中曾经在沟底形成过堰塞湖。据此我们可以推断这一泥石流源在历史上已经形成,并且历史至少在七八十年以上。我们考察过这片泥石流源,其上部为由树木根部包裹固定的区域为面积不小流石滩。据此我们可以推断或许历史上的泥石流源区同样为这样的结构,然后由于山体陡峭再加上这样破碎的结构及雨水或地质的作用而造成整体的崩塌,形成泥石流源。而上部则可能由于山体坡度相对较缓,才幸免于难。这或许就是这片区域历史上形成的原因。

至于这几年这片区域泥石流的迅速发展及其原因,我深有体会。其实在我自己的记忆中,曾经有几年一度没有大规模的泥石流发生,而且这片区域显现出恢复的苗头,我们可以隐约看到泥石流源区吐出的绿意。之后几年人们便开始了对这一片区域林木的采掠,人们采伐直径在一到二米的松木,并且将其锯成二到五米,然后利用泥石流在林间留下的通道将其滚落自然运输至沟底。这些首先是对泥石流区上部的植被造成巨大的破坏,没有了植被的固定,造成上部流石滩与土石的松动,之后再在雨水的作用下使泥石流源继续向上发展,泥石流区域面积扩大。其次利用泥石流区域作运输通道,原木在向下滚落的过程中碰撞泥石流区域以及周围的山体,造成这些山体的进一步松动,更加剧了泥石流的烈度及其面积。最后就是气候的整体变化,暴雨,干旱等极端天气的增多也是这一断时间泥石流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原因。

由山体下数万立方米的堆积层来推断,塘都古木泥石流在历史上的规模可能非常巨大,但是除了老者对曾今形成过的堰塞湖的回忆,我们很少听到对于其在历史上危害的回忆与描述。但是随着近几年下部植被的破坏以及气候的整体变化,他的危害已经愈演愈烈。首先是泥石流冲出旧的堆积层,直接冲击着两边的农田。其次就是泥石流冲击河道,有再次形成堰塞湖的隐患。还有就是大量的泥石冲入河道,在河水的冲击下,随河水而下,之后又再阻塞河道。由于村子在河边,村子的主要运输通道沿沟底河道且有些地段河水与道路近乎处于同一水平,河水阻塞造成改道,直接冲击村庄与道路,造成经常性的危害。

这一泥石流区域显得越来越重要,对人们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至此我们不得不思考它,并且思考尝试解决的办法。草方格沙障对于我们具有很强的借鉴与指导意义,但是在这里这样实行显然不可行。首先是从沟底向上搬运大量的草料成本巨大,再次就是即使在泥石流源表面编制成了网格状的草障,但是由于坡度陡,降雨强度大,极有可能将草障与泥沙一起冲击下来破坏掉。由此我们便考虑用就地可取的树木茎叶代替草料编制成方格状,固定泥石流源表面,树木的茎叶相对于草料强度和硬度要高很多,被破坏掉的概率相对较小。我们知道泥石流上部为流石滩,同时由于植被的破坏底下的土石已经松动,边缘的巨石随时都有滚落的可能。因为巨石在向下滚落的过程同原木滚落具有相同的危害,因此我们在做以上工作之前就因当先对这些巨石进行基本的固定,即用较粗的铁丝将其固定然后绑在上部的松木上防止其向下运动。还有我们同样也可以利用泥石流源两边的松木,在边缘注意树障同这些松木的链接,将树障牢牢地固定在周边的松木上,这样就能对整体的树障起到固定的作用,也不用担心强降雨将工程整体破坏掉。我想如果能完成以上的工作,由树木茎叶对土石以及自然飘落草木种子的阻挡,再加上降雨,这片区域植被一定能够再次恢复,得到彻底的治理。

以上是我对于治理这片区域林区在历史上形成,并且近年不断恶化的泥石流治理的基本设想。至于这片地区草山区的泥石流化,其实更加严重,危害更加巨大。我想对于草山区的泥石流源的治理同样也可以用类似的方法,这里重要的一点就是可能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动员更多的社会因素。草山区没有近距离的树木茎叶,需要动用跟多的劳动力去运输,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里草山区的周围一般都有树林的分布,运输距离不是很远。还有最重要的事就是在治理期间,可能一到三年必须全面禁牧,这将会是遇到的最大社会阻力。

虽然这些都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思考与空想,没有一点的践行,但我希望这些能够尝试,希望自己的家乡更加和谐美丽!

阿夏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28456&do=blog&id=231187

分类: 生态,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