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 甘肃甘南迭部县A乡B村冬季拾柴对环境的破坏调查及防治设想(图)

甘肃甘南迭部县A乡B村冬季拾柴对环境的破坏调查及防治设想(图)

2014年6月29日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这一片区域位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甘肃省西南部,西南与四川若尔盖,九寨相连。不同于甘南北部广阔的草原牧区,这里地形崎岖,峡谷河流纵横交错。这里年降水量在600到800毫米之间,年气温在零下20到25摄氏度,气候条件较为优越。在高山的阴坡往往分布大量的原始森林,阳坡则多为高山草场,植被丰富。这里的居民以藏族为主,在高山峡谷之间分布大大小小的村落,勤劳勇敢的藏族人民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迭部县A乡B村就是这大大小小的村落中的一个。

114

迭部县A乡B村地形图     A A乡   B  B乡

迭部这片区域植被丰富,积蓄了大量的森林资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对这一区域的森林资源进行开发,对这里的环境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也产生了很多问题,不过这些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重点,我们需要明白的是A乡也经历过这个开发期。整个A乡区域的植被受到过这一轮开发期的影响,不过我们所要讨论的村落周围的植被,森林大多不在开发范围内,保存较好,但是问题发生在之后。

由于地处青藏高原,这里冬季寒冷漫长,需要长时间取暖,再加上生活用火,对柴火的需求较大,因此这一片区域大大小小的村落有在冬季农闲时间拾柴积蓄柴火以备用的习惯。我们可以肯定这一习惯在之前对植被的影响不大,因为没有人记得以前存在这样一问题,大家可以很自然地在林中捡拾枯枝腐木,没有任何人在柴火这个问题上像现在一样如此焦虑。现在虽然家门口堆满了木柴,但是人们仍然不能忘记惦念把下一片林木砍伐成木柴,生怕自己被别人抢先。迭部这一片区域的冬季拾柴带来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不仅造成当地自然环境破坏,并且制约了当地可持续发展。迭部县A乡B村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们以B村为例来了解一下这些情况。

迭部县B村总共四十几户,近三百人,村子辖地在A乡来说比较广,村子东面,南面山坡为密集的林丛,西面,北面山体下部为树丛,上部则为草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有林场沿A乡沟即B村南面山体修通的进入林区的道路,之后B村村民自发沿B沟修通了连接这条道路的村道,这两条道路成了这里主要的交通线。之前国有林场没有对B村南面和西北面林木资源进行开发,影响不大。1998年长江大范围洪水后,林场就全面停止了对森林的采伐,但是他们留下了交通道路,留下了伐木器械,之后便开始了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当地人用柴而对林木的开采。

这里人们拾柴的方式有三种,第一是直接去丛林里捡拾自然腐败的枯枝腐木,这是一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有效地利用了自然资源。还有一种是对杂树林进行剃头式的的采伐,这种生产方式历史长,也较常见,他采伐的对象一般是直径较小的杂树林,并且采伐区域每年都会改变。土壤,位置较好的的地方,一般采伐后植被五六年就可以恢复,可以间隔六七年就可以重复多次采伐。但是如果是土壤等条件较差的地方,植被就很难恢复。最后一种方式是近几年才开始出现的,以前大家拾柴的工具比较简单,除了斧头没有其他工具,对于大直径的松树、桦树等人们无能为力,之后林场带来并教会人们使用伐木机,这种新的生产方式便产生了。人们在高处用伐木机砍伐大直径的巨木,然后再锯成两米左右的圆木,之后便利用较陡的地势直接从山上滚落至沟底。这种生产方式效率高,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大量柴木,并且可以自然运输至沟底交通方便处。但是砍伐直径大,高数米甚至几十米的松木,首先在其倒塌和截成段向下滚落过程中撞击周围的树木,破坏巨大,并且将生长了几百年的珍贵树木拾为柴火,对森林资源是一个巨大的浪费。

B村北面是神山,禁止砍伐林木,东面与西南面是传统的剃头式的拾柴作业范围,植被较为稀疏,南面与西北面山坡植被丰富,分布大量大直径松树和桦树。二十世纪初开始村民们首先开始了对西北面山体的开采,村民们在林中砍伐大直径松树,然后截成圆木直接从山上向下滚落,这一过程一直持续到08年左右,由于过分的开采行为,使村子直接暴露在洪水源下,大家也感觉不妙,由此共同商议禁止了在西北山的这种开采。但是人们并未就此停手,而是开始了对村子南面山体的开采,南山开始了同西北山同样的遭遇。虽然去年在乡政府指导下大家达成冬季只在十五天内拾柴的协议,但是今年冬天的情况仍然十分严重,协议成了一纸空文,大家还是像以往一样。

B村生产的木柴主要用途有三种,第一种是自用,第二种是拉到县城给上学的孩子用或给在县城的亲戚用,第三种是少量的出售。第一种情况较为普遍,大家拾柴大都是为了自己取暖用,但是这里有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大家一年生产的木柴远远超过自己一年的使用量。比如这里的木柴以堆成的垛为单位,两垛基本上够一家使用一年,我们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里每户平均有木柴十垛左右,有些甚至有十几垛,至少足够用五年以上,但是大家每年都在争先恐后的拾柴,每年都是这样。既然柴火够用,并且至少有几年的储备,还可以用几年,为什么每年还要大量拾柴火?我们发现首先这里一个非常严重的攀比心理在作怪,大家一般在冬季都闲着,因此只要有人首先去拾柴,然后谁也不愿意掉在别人后面。第二个是政策的问题,大家亲眼看到了八十,九十年代林场对森林的大规模开发,然后又突然禁止一切采伐活动,人们便普遍认为有一天政府也会让自己禁止砍伐树木,再加上林业工作人员心情好时突击检查一个,搞个没收,心情不好时不见踪影的执法方式让人们更加深了这种顾虑。因此大家普遍有在这种自己臆想的政策来临之前积蓄更多木柴的想法。第三个是经济问题,这里人们普遍贫穷,经济收入来源少,再加上思想传统。用一堆柴火烧一壶水,用电烧一壶水,虽然烧一壶水用的柴火价值远远高于用电烧一壶水用的电,但人们仍然只愿意选择第一种,因为他要省电,省钱。不过也不能怪大家,这里获得经济收入的方式真的太少了。

第二种用途之前几年一直占很大的比例,但这两年由于县上中学相继开设了宿舍、食堂,现在就不多了,但是送亲戚的还有。第三种出售则很少,除了个别时候基本上没人愿意这样做。

我们知道了这些存在的问题,以及原因,便要思考解决的方法其实我们原来有一个很好的契机,就是林权制度改革,但是没有任何人掌握党中央给我们的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作为生活在林区的人们就要靠森林吃饭,如果按林权制度改革的精神将林权真正落实到户,将林木资源分为用柴林,商品林,环保林,这样没有人会愿意吧自己家的树木砍到然后让他腐烂在地里。但是一切美好的愿望破产了,林权制度改革流于形式,人们只是在林权证上看到了属于自己家的森林,没有看到任何实实在在的商品林,用柴林,环保林。

其实A乡林权制度改革失败的重要的原因就是A乡林场,A乡林场与民争利,盗骗国家环保资金,其罪罄竹难书。原本林场在A乡就占有范围最广,最优秀的森林资源,地方人们只是占据村子周围的杂树林。虽然这样,但是林场任然不肯放过人们仅有的这点可怜的森林,在林权制度改革实行几年前,他们用植树造林的方法将村子周围森林的林权归为自己所有,这样林场就用盗骗的手段占有全乡范围最大的林权。林权制度改革后,这些林地所有的国家林地补贴全部落入了林场的口袋。虽然森林就在家门口,但是人没有得到任何利益,更不要说什么商品林,用柴林,经济林,人们只是分到了质量低的杂树林和交通不便处的林木,以及高海拔地区的灌木丛。林场每年拿国家那么多林地补贴,但是每年对财政有多少贡献?植树造林多少?对环境保护有多少贡献?我们不要讨论林场在采伐后在林地更新中加了多少水分,只要我们现在进入林区,除了交通道路两边,其他地方根本没有任何树木生长,我们怀疑当年林场在这里种了什么?难道国家投入那么多钱,要的是这个结果?

另外近几年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林场的植树造林活动,育林队种出来的树全都不知道运到什么地方,我看这几年立的植树造林碑比种的树还多,还大言不惭立什么飞播造林区碑,别说飞机造林,连飞机影子都不见,简直是无耻之极。另外设立什么防火瞭望所,需要防的不防,不用防的他偏要防。A乡处于白龙江南岸阴坡,冬季大雪深积,夏季降水多湿度大,并且无大范围油松等易燃林木,要想森林火灾除非浇上汽油,A乡历史上并无任何大范围森林火灾记录,自作多情,贼喊捉贼,别说护林防火,我看瞭望所自己一年倒烧了不少林木。

另外就是我们目前的一些设想,对于这些问题,首先我们因当加强宣传教育,说明林木涵养水源,防止水土流失的作用,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在这里政府工作人员因当改变刻板的工作方式,即用罚款,没收恫呵群众,因当向人们说明道理。另外在工作中注意运用宗教的力量,对于全民信教的藏区来说,活佛,僧侣阶层在社会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因此让他们对群众进行劝说,具有事半功倍的作用。而非刻板的站在唯物论的制高点,将宗教排斥一边。其次是进一步提高学校住宿率和食堂建设,严格木柴运输与买卖。

另外一个就是环境保护与经济的矛盾,即烧柴与用电的问题。迭部丰富的水资源和峡谷地形,糟就迭部人均水电站全国第一的地位。但是巨大的清洁能源没能给迭部人民和迭部环境带来任何帮助。电站建设投资公司除了对电站所建区域村庄直接给予一次性赔偿外,拒绝签订任何长期性回报合作协议,即入股或减免电费。因此全国人均水电站第一的迭部却依然只能付全国一样的价格。由于经济落后,思想传统,用电和烧柴,大家都愿选择后者,就因为柴火不要钱。这是一个悲剧,大家都被利益蒙蔽双眼,但其实我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我们可以实现互利共赢。迭部三十几座水电站,三座左右中型的水电站就可以满足全县的用电量。只要为广大群众提供廉价的电力,就可以更好的保护环境。好的环境又可以为水电站提供更充足的更稳定的水流量。但是投资公司仅仅只是将这里当成自己提款的银行,但是从不关心他的运行状况。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电力公司,他存不放弃任何一个从人们身上剥削的机会,他们以低廉的价格从水电投资公司购买电力,然后转手又以全国统一的价格卖给迭部当地农民,并且我们没有任何讲价钱的余地。其实如果没有电力公司在其中作梗,农户和投资公司原本可以在电价方面达成协议,这样农户就可以获得长期的利益,并且当地环境也可以因此得到保护,但是这只能是我们美好的愿望。

很多问题的解决需要智慧,但同样很多问题的解决很简单,但是我们处理的很傻逼,如果一个民族不懂得向别人学习,固守自己傻逼的创造,我看他能有什么结果。

阿夏的日志(藏)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28456&do=blog&id=221083

分类: 生态,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