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政治, 言论 > 有关西藏“和平区”的几个问题

有关西藏“和平区”的几个问题

2014年6月30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9/2014 作者: 桑杰嘉
几十年来,中共政府为蒙骗国际社会搞了若干次所谓的对话,但却没有任何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方面每一次的妥协都得不到任何积极的回应。而且,中共政府歪曲解释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提出的所有建议,包括流亡政府最后转交给中方代表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中共有关部门不停地定论以上所有的妥协为“变相独立”、“半独立”、“西藏独立”等等。其中,中共对西藏为非军事的“和平地区”建议更是不断地加以夸大和误导,猪八戒倒打一耙——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倡言「西藏独立」”。 同时,最近国际媒体也再次关注这一问题。所以,在本文中将侧重介绍有关西藏为非军事之“和平地区”建议的来龙去脉以及事件真相。

中国人喜欢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那么西藏遇到不只是“兵”,还有“匪”,所以,简单的事情变的非常复杂、清楚的事情变的十分模糊、事实变成谎言、诚恳变成奸诈、伟人成了“魔鬼”——半个多世纪以来藏中问题无法迈开积极的一步。几十年来,中共政府一直为蒙骗国际社会而搞所谓的对话,却没有任何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方面每一次的妥协都得不到任何积极的回应。而且,中国政府歪曲解释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提出的所有建议,包括流亡政府最后转交给中方代表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

中共有关部门不停的定论以上所有的妥协为“变相独立”、“半独立”、“西藏独立”等等。其中,中共对西藏为非军事的“和平地区”建议更是不断的夸大、误导,来个猪八戒倒打一耙——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倡言「西藏独立」”。 同时,最近国际媒体也再次关注这一问题。所以,在此文中将介绍有关西藏为非军事之“和平地区”建议的来龙去脉以及在藏中和谈中的影响等。

1949年中共开始入侵西藏,1959年全面非法占领而遭到西藏人民坚决抵抗,对西藏人民抗击入侵、保卫国家的运动中共进行残酷血腥镇压,最终导致西藏政府以及达赖喇嘛尊者为首的数万藏人流亡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在印度建立西藏流亡政府照顾所有流亡藏人、抢救濒临灭亡的西藏文化,并为西藏人民的自由而奋斗半个世纪之久。在这五十多年里,“——从公元1967–68年开始,达赖喇嘛对国际国内情势做出全面审视和深思熟虑的同时,与当时的议会议长、副议长、噶厦有关人员及博学专业的西藏友人进行深入讨论后,于1974年确定了待藏中之间时机成熟而进行和谈时,不追求政治独立,而是争取名副其实自治地位的内定政策。”之后,“在1979年,当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提出藏中和谈的建议时,由于我方对此早有规划,因而很快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国政府关系从对抗到对话,西藏政府从恢复西藏独立妥协到自治。

藏中断断续续地对话过程中西藏流亡政府方面:从接触、相关问题的讨论、提出具体的建议,再进行妥协调整。有关西藏 “和平地区”是在具体解决西藏问题建议即1987年9月21日达赖喇嘛尊者在美国国会宣布解决西藏问题的《五点和平方案》中提出,也是五点和平方案中的第一点:“把整个西藏转化成为一个和平地区”。并在1988年6月15日在法国欧洲议会发表《斯特拉斯堡建议》对《五点和平方案》进行了进一步详细的阐述。

历史背景

1959年, 迫使西藏政府以及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为首的数万藏人流亡印度等国。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没有任何接触的渠道,一直出在对抗的状态。1979年,邓小平提出藏中和谈的建议,西藏流亡政府方面作出积极回应,首次建立了官方接触渠道。当时中国政府方面提出“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而西藏流亡政府在1974年已有内定政策决定放弃独立 。因此,理论上看解决西藏问题没有绝对的分歧,双方开始了一系列的对话、派遣代表团访问西藏、开放藏人探亲——等等。

当然, 接触的最终目的是解决西藏问题 ,因此,经过多次接触对话之后的1987年9月21日,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演讲中首次公开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具体方案——即《五点和平方案》,这是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尊者第一次就解决西藏问题公开提出的方案,是解决西藏问题实际行动方案。同时也是“--长期性解决办法的第一步骤。”

因此, 在《五点和平方案》细节的阐述:“我建议把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和安多地区,转变为一个「阿含沙区」(Ahimsa)地区,在印地语中,这个名词代表和平而不用暴力的状态。 ”

把西藏建立成为一种和平地区是符合西藏的歷史角色。西藏是佛教、和平、中立的国家,西藏是亚洲大陆各列强间的缓冲国。这也符合尼泊尔的尼泊尔和平地区的建议和中国同意这个建议的做法。如果这个和平地区包括西藏及邻近地区,尼泊尔和平地区的建议将会更有成效。

把西藏建立成和平地区,意味著中国在西藏的部队及军事设施的撤除,这样印度也就可以撤走驻防在喜马拉雅山靠近西藏地区的部队及军事设施。这一切都将根据国际条约进行,以满足中国在安全顾虑上的合理要求,并且促进西藏、印度、中国及其他同一地区内民族之间的信心。每一个有关国家都获得利益,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因为这么一来不但强化了他们的安全感,并且减轻了为了维持喜马拉雅山沿线疆界的庞大军事开销。

在过去,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关係从来就不紧张。一直要到中国部队侵入西藏,取得了第一次和印度接壤的地区之后,两大列强的关係才紧张起来,终于造成了一九六二年战争。从那个时候开始,危险的意外事件层出不穷。如果他们像过去一样被一个广阔友好的缓冲国家隔离,这两大超级人口大国要重修友好关係将不是一件难事。

从西藏的历史角色、宗教以及西藏在地理上的“缓冲”地位、再借鉴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尼泊尔和平地区建议”(1975年2月25日,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在加冕典礼结束后举行的招待会上宣布尼泊尔为和平区的建议。),还从中国与印度的军事开销以及喜马拉雅地区以及世界和平为终极利益阐述建立西藏 “和平地区”必要以及重要性。

在《斯特拉斯堡建议》中对实施“和平地区”具体办法阐述如下:“我们应该召开区域性的和平会议,以确保西藏的非军事化。在和会召开、中立化和非军事化达成之前,中国得在西藏维持数目严格限制的军事设施,这些设施的存在应该完全为了防卫的目的。”

西藏独特历史以及她精深的精神文化遗产,显示著它可以完美地成为亚洲中枢的和平保护区。它在历史上中立国家的地位是可以重建的,并且可以由此而加强整个亚洲的稳定性。如此就更能强化亚洲和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她将成为人类和自然和谐生存的自由避难所,一个足以解决各地区冲突的紧张局势的模式。”

就《五点和平方案》的第一点:“把整个西藏转化成为一个和平地区”具体实施进行进一步的阐述。再次重申和强调了建立和平地区对重建西藏历史地位即中立地位将对亚洲以及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同时,明确表示如果建立了西藏“和平区”这将成为解决世界冲突与紧张局势的新模式,是人类在和平道路上的又一次跨越。

为人类和平共处担负责任

达赖喇嘛尊者在世界各地的演讲中总是会提到他一生中最主要的三大使命,而且,他总是为此而奔波于世界各国。其中第一大使命是[宇宙责任]又翻译为[全人类共同责任],对此台湾学者如此评价:“达赖喇嘛有非常宏远的世界观,他提倡[宇宙责任]强调每个人对于彼此、对于目前及后代一切众生、对大自然都有一种责任。” 而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称:“达赖喇嘛因为尊敬所有的人类而发展出一套他自己的和平哲学,立足于这个担负世界责任的哲学概念上,达赖喇嘛拥抱所有的人类,以及自然。”

处于这样的使命和哲学理念,达赖喇嘛对世界上的任何问题都与和平、利他为立足点,解决西藏问题也不例外。因此,在考虑到中国政府以及人民的“大中国”情结、利益以及世界和平。他提出了西藏放弃独立,进行非暴力的和平对话。他也非常清楚:“我知道很多藏族人民会因为我的提议不够急进而失望。毫无疑问地,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在我们自己的团体之间,不论是流亡在外或是生活在西藏本土的人民,都会有一场大的争辩。”事实上他因此遭到反对和批评,他是顶着极大的压力跨出这一步。

和平、非暴力是达赖喇嘛一贯坚持的立场。“非暴力乃是佛陀宣示的教义,达赖喇嘛至心奉行不渝。”和平、非暴力、慈悲以及全人类的共同责任等理念是要超越一般的认知,站在一定的高度,才能认识到其重要性和真正的价值。事实上,达赖喇嘛提出的“和平区”理念是超越西藏、超越国家概念而着眼于整个人类共同的和平利益。

只要清楚达赖喇嘛的和平哲学理念:“现代人类互相依存的现实十分清除:唯有全世界都能和平,和平才有意义。”另外,达赖喇嘛作为思想家,他不只是提出一个“温暖而模糊”的哲学概念,而为实施这些和平理念而进行不断思索,并找出具体的解决方法。因此,他得出结论建立和平区是实现世界和平的重要一步:建立和平区-可以裁军,最终解除人类自相残杀的“武装”。

虽然,达赖喇嘛的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建议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积极回应,但是,达赖喇嘛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的和平哲学理念。他在《新千禧年的心灵革命》一书中继续坚持倡导世界和平,达赖喇嘛在《和平与裁军》中提出建立和平区的意义以及他对西藏非军事区的构想。他指出:“为了深化它的进展,我们不妨考虑建立我所说的和平区(Zones of Peace)。我的想法是将一国或多个国家的部分地区非军事化,以形成稳定的绿洲地带,和平区最好选择在具有战略地位的地点。对世界的其他地区而言,它们将成为希望的火炬。我承认这种想法有点模糊,但并不乏前例可循。南极洲现在就是国际认可的非军事区。除了我以外,还有些人同样主张应该增加非军事区的数量。前苏联总统戈巴乔夫曾经提议中苏边境列为非军事区,我自己则将这种理想扩大到西藏。

当然,除了西藏以外,世上还有许多地方也能因为建立非军事区而受益。就以印度和中国为例——这两个国家目前仍然相当贫穷——如果西藏成为国际认可的和平区,双方都能节省可观的年度财政支出。同样地,如果不再需要在边界上维持数量众多的部队,世界各大洲的许多国家都将因此而如释重负。例如我常常想,德国就是建立和平区的最佳地点,因为,它位于欧洲的心脏地带,而且,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也带给它亲身体验。”

而且,达赖喇嘛进一步阐述了藏人和西藏为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愿意承担责任,他指出:“西藏人民一直想要為建立区域和世界和平尽一分力量,我认为他们不使用暴力与和平主义的传统使他们特别具有这种素质。”

“夹在亚洲大陆列强─印度、中国和苏俄之间,西藏这种地处亚洲心臟地带的高度战略要地的情势,使得西藏在维护和平及稳定上扮演著决定性的角色。正因為这个缘故,所以在歷史上亚洲的帝国都尽量努力不让任何一个帝国染指西藏。西藏缓冲国的独立是区域稳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和平与独裁

达赖喇嘛尊者公开提出放弃恢复西藏独立,和平对话解决西藏问题,并公开宣布了《五点和平方案》。中国政府的回应是:“达赖喇嘛于今年九月十九日访问美国,并且于九月廿一日藉在国会人权委员会演说《五点和平方案》 的机会公开倡言「西藏独立」。”(见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备忘录 (1987年))这是中国政府官方对《五点和平方案》的“定论”。从此,中国“统一口径”一口咬定“西藏独立”,直到今天西藏流亡政府在二十多年前已经撤销了《五点和平方案》,而且,《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是在中国《宪法》框架内提出的建议,中共还在重复着“西藏独立”。当然,不管是邓小平时代还是如今,中共确实没有正视西藏问题,更没有彻底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所以,他们必须要找个理由顶着,如:“尽管达赖喇嘛说不搞独立,但他向中央提出的要求内涵是“半独立”、“变相独立”,实质上还是“西藏独立”。”等等。

对于以阴谋为手段,黑厚学为理论,枪杆子出政权的中共来说“和平”与“和平区”是一种“恐怖”。和平区是非军事区,不需要枪杆子,没有了枪杆子它恐惧不安,因为,它现有的一切是靠枪杆子而得到的。

更何况,正如有关专家分析的:中共对西藏问题的既定政策是——“拖延”,等待达赖喇嘛圆寂。所以,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妥协放弃恢复西藏独立的《五点和平方案》、《斯特拉斯堡建议》,再妥协为《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都得不到任何积极回应。

无效的《五点和平方案》

自1987年9月21日,达赖喇嘛首次公开发表有关放弃恢复西藏独立,以及和平对话解决西藏问题的《五点和平方案》, 1988年6月15日达赖喇嘛在法国欧洲议会发表《斯特拉斯堡建议》对《五点和平方案》进行了全面的阐述。但是,中国政府1987年立即定论《五点和平方案》是“公开倡言「西藏独立」”。

因此,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指出:“此一回应丝毫不考虑我的和平提议,是自贬身份而令人感到失望的。” “虽然我这些建议已经提出来两年多,但没有任何跡象显示中国政府考虑过这些建议,连承认都没承认过。

因此我在一九九一年三月十日的文告中被迫声明,除非中国政府在近日内提出回应,否则我将认为我自己不受任何我在法国所提建议之约束。我所提有关解决西藏和中国问题的建议既然无效,我只有另觅他途。”(见达赖喇嘛致邓小平和江泽民的备忘录一九九二年九月一日)

西藏流亡政府也在1992年9月2日西藏民主日宣布了撤销「斯特拉斯堡建议」:“——然而从中国官方声明和我们最近与中国政府接触的经验而言,中国目前领导阶层很明显的缺乏找出解决方法的诚意。”

“达赖喇嘛在今年三月十日的声明中说得很明确,由于中国领导阶层的闭塞和反对态度,他在斯特拉斯堡所提出的建议已经无效,而如果中国没有新的行动则他将认为他对斯特拉斯堡提议不需再负任何责任。”

“在此情况下,达赖喇嘛认為他不再受到必须以斯特拉斯堡提议做為对西藏问题找出和平解决方法基础的束缚。”(见西藏流亡政府关于撤销斯特拉斯堡的提议)

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撤销了《斯特拉斯堡建议》,宣布了该建议从此无效。当然建立西藏非暴力——和平区也无从谈起。

结语

达赖喇嘛尊者的非暴力原则,塑造出他的全球性观点,这也是他面对冲突时所采取的解决方法,世界和平是他终极追求,且相信:“唯有全世界都能和平,和平才有意义”。他认为寻求世界和平,除非转为实际行动,否则毫无意义。因此,它就具体实施办法进行探索,既裁军与和平区是世界迈向和平的第一步,建立西藏和平区又是世界和平环节中的一步。这就是“当其他政治人物在七嘴八舌争论,该把社会这辆车子漆成红色或绿色时,他则在呼吁要重换引擎了”、“发动政变推翻他自己”的自称为“平凡的僧人”。“真正的伟大在于平凡”——有人如此评价道。

总之,人类历史上每个伟大的思想和见解都会遭到无知者与心怀恶念的人的攻击。更何况达赖喇嘛面对的是与和平完全对立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其难度更是百倍千倍,因为这个政权从来没有和平地处理过任何事情,而这个国家的政府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和平。

被撤销、无效的《五点和平方案》中的西藏和平区等一直是中国政府指控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口头禅,而且,最近中国官员变本加厉的指责。给人的感觉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似乎与外星人对话,对方总是听不明白,不是,应该是不想听明白。事实上,非常清除达赖喇嘛提出的《五点和平方案》到《斯特拉斯堡建议》,再到《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早已放弃恢复西藏独立的立场,以藏中民族长远利益,以及人类共同的和平为目标提出方案、建议。

《五点和平方案》和《斯特拉斯堡建议》是西藏方面就解决藏中问题走的第一步,事实上放弃恢复西藏独立到自治何止一步?但是,为彻底解决藏中问题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已经妥协了。由于中共对西藏境内藏人的殖民统治不断加强,西藏民族濒临存亡的边缘,为了拯救西藏民族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再次妥协——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名副其实的自治。

但是,中国政府仍然宣称:“达赖喇嘛的“自治”就是“西藏独立”,仅仅换了一个词而已。”真是“秀才遇到匪”了 ——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2014年4月17日

资料来源:

1,《五点和平方案》
2,《斯特拉斯堡建议》
3,《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
4,《新千禧年的心灵革命》
5,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备忘录 (1987年)
6,达赖喇嘛致邓小平和江泽民的备忘录
7,西藏流亡政府关于撤销《斯特拉斯堡的提议》
8,《邓小平时代》
9,http://www.tibet.cn/news/index/xzyw/201202/t20120209_1585978_3.htm
10,http://www.tibet.cn/2013xzdlj/dwq/wz/201312/t20131202_1955214_2.html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天葬臺
http://sangjey.blogspot.com/2014/04/blog-post_30.html

分类: 历史,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