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生态 > 新疆反恐大揭秘:隐匿人群中的“拉登”们(图)

新疆反恐大揭秘:隐匿人群中的“拉登”们(图)

2014年7月3日

2014-05-14
核心提示:木塔里甫•哈斯木被带到了本•拉登的营地,当时本•拉登正好在场:“我没有机会向他问候,只是站在离他五六米处远望着。”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人民一直生活在和平发展的大环境中。绝大多数国人并不知道,在西北部,在新疆———这个中国面积最大的省区,曾经发生过那样惊心动魄的恐怖与反恐怖的决战。

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一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

2006年8月24日到26日,新疆伊宁的“天山一号”反恐演习中的骑兵分队。

文章来自:大洋网 作者:佚名

据《新疆反恐十年成果展览》资料统计,在1990至2000年的十年间,恐怖分子共在新疆境内至少制造了200余起恐怖暴力事件,造成162人丧生,400多人受伤。

在艰难而持久的十多年打击之后,今天的新疆反而进入了一个和平稳定的时期。只有战斗在反恐第一线的人,才能最为深切地体会到,这一切意味着什么,这一切,来得是多么的不容易。而要到何年何月,人类才能真正对自己说一声:永别了,武器!

恐怖1992——乌鲁木齐爆炸案

1992年2月5日是中国传统节日春节的年初二,乌鲁木齐市2路公共汽车高发镇(司机)、李发玲(售票员)车组正常运营。此时正是傍晚,许多走亲戚拜年的人乘车回家,公共汽车上人很多。

高发镇事后回想,当时他只听到“滋”的一声响,就一下子什么都看不到了。当他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胖胖的维族男子,腿断成了两截,鲜血喷射状地涌出。

李发玲醒来时,不明白自己的车怎么了,“我定睛一看,啊?我这个车是咋回事,咋成了鱼网一样的了?”

2路公共汽车的爆炸异常惨烈,3人当场死亡、22人不同程度受伤,现场一片狼籍。这一天,这个城市的公共汽车、影剧院、住宅楼里被安放了4颗定时炸弹,其中2路和30路公共汽车上的两颗炸响。

恐怖主义这几个字,就这样蘸着淋漓的鲜血,写进了这座城市。公共汽车几乎没人敢坐了。司机和乘务人员也不敢出车了,一时间恐怖空气达到了极点。

7个多月后爆炸案告破,事实证明了警方的推测:这是一个叫做“东突伊斯兰改革党”的恐怖组织所为。

恐怖1996——“断桥赶汉”系列刺杀案

1996年5月12日6点30分,70多岁的阿荣汉阿吉被两个蒙面人突然袭击,阿荣汉阿吉身中21刀,他的儿子也身中13刀。凡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知道艾提尕尔清真寺和阿荣汉意味着什么。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国最大的清真寺,具有550年的历史。它的历史和影响力,使它一直是伊斯兰教的象征,是中国伊斯兰文化的中心。主持清真寺的阿荣汉阿吉也被认为是最德高望重的人。

其实目标不仅仅是阿荣汉阿吉。

是年4月29日晨5时左右,库车县阿拉哈格乡原乡党委副书记、全国劳动模范卡吾力•托卡一家人正在熟睡,两枚炸弹从房顶天窗投下,卡吾力•托卡及妻子被炸伤;几乎同时,原阿拉哈格乡库纳斯二村村委会副主任艾尼瓦尔•卡吾力家和原党支部书记阿吾力•托卡家被袭,4人被杀,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加肉甫•买买提明被刺成重伤。

当警方将一系列刺杀案件联系起来,吃惊地发现这是一个千里奔袭的有组织的暗杀行动。“千里暗杀行动”起点是乌鲁木齐,三个暗杀组的目标是阿克苏、和田、喀什三个地区。阿克苏距离乌鲁木齐1000公里,喀什1500公里,和田2000公里,如此大跨度的有组织谋杀,让警方惊骇。

所有这些恐怖活动都是“伊斯兰反对党”所为。他们把这一系列针对爱国宗教人士和维吾尔族党员干部的暗杀活动,称作“断桥”、“赶汉”。反对他们分裂图谋的知名宗教人士,都被划入谋杀名单。

恐怖1997——伊宁骚乱

1997年2月5日上午9时许,伊宁市的大街上突然冲出一伙人,手举横幅,呼喊口号,沿伊宁市主要街道游行。到了12时许,游行人数从100多人增至千余人。随后,手持棍棒、砖块、刀具的骚乱分子开始了他们的暴力行为。

刘军夫妇驾车出行,车子遭遇游行的人,突然一伙人冲上来将车子掀翻并点火烧了,当时刘军还在车里面。而在人民医院门口,一对青年夫妇被骚乱分子围住,女的被揪住头发,胳臂完全反剪过来,脸上用刀乱割乱划,连踢带踏,不久就被打死了。男的也被打成重伤。

一个回家探亲的战士路遇游行时,被石头活活砸死;一个乡文化站的秘书被用刀捅死后,又被扔进点燃的纸堆里焚烧;一个50岁左右的内地来打工的三轮车夫被暴徒用石头、棍棒活活打死;一家三口人在家中被突然闯入的恐怖分子打成重伤……

警方调查的结果表明,组织“2•5”骚乱的骨干分子是从喀什、和田分别到达伊宁的,属于“东突伊斯兰反对党”,他们到达伊宁后就走街串巷,向穆斯林群众说:“不要问我的地址,不要问我名字,我是安拉派来的。”并让群众烧毁身份证、结婚证等政府发放的证件,并声称: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穆斯林。

隐匿在人群中的“拉登”们

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是新疆库车县的一个农民,给人一种谦和文弱的感觉。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每当面对下面听众的时候,他立即像是变了一个人,狂热的激情,充满煽动力的语言,让他立即成为一个演说家。就是这个人,成立了新疆第一个恐怖组织——伊斯兰改革党,1992年2月25日乌鲁木齐爆炸案就是该党所为。这个恐怖组织在新疆共制造了25起爆炸案。

伊斯兰改革党从一开始就有境外背景,而在境内,这个组织发展了一整套网络体系:谁来鼓动宣传,谁来筹措资金,谁来制造武器,分工明确。这些分支机构,分别都冠以“宣传委员”、“武装委员”等名。

墨玉会议与和田会议

1992年12月12日,活动在境外的分裂组织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了第一届“东突厥斯坦民族代表大会”,1993年4月,在土耳其举行并成立了“东突筹备委员会”会议,1996年11月再次召开东突厥斯坦代表大会预备会。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境内的分裂分子秘密召开“墨玉会议”、“和田会议”。

墨玉会议参加人买买提•吐鲁普说,“我们主要讨论了巴仁乡暴乱以来屡遭失败的教训,研究了阿富汗塔利班日渐坐大的原因。首次提出了所谓的宗教政治化、宗教知识化、宗教年轻化、宗教武装化的四化方针”。

会议讨论的另一事项就是怎么筹集资金,怎么发展力量和训练人员。会议还制定了购买武器、建立“伊斯兰敢死队”等项任务。

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真主党”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修改了“党章”;研究了新的恐怖暗杀计划和统一行动问题;最后决定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反对党”更名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真主党”,并制定了“党旗”。

会议将各地代表带来的暗杀名单进行了汇总,制定了斋月的第十七天暗杀24名新疆党政干部和宗教人士、在新疆大范围内制造爆炸骚乱的具体行动计划。

事实证明他们的计划并非空想,黑名单上首先倒下的是阿克苏地区新和县爱国宗教人士、热斯特清真寺副主持阿肯木•斯迪克,罪恶的子弹射中了他的胸膛。

接下来更大的恐怖行动,便是伊宁骚乱。

得到国际恐怖主义“老大”的支持艾山•买合苏木,新疆疏勒县人,系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培养的八大弟子之一,境外“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主席。2003年10月2日,在巴基斯坦北部山区被巴军方围剿击毙。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艾山•买合苏木因参与民族分裂和暴力恐怖活动,被公安机关处以3年劳动教养。1996年解除劳教后持假护照出逃国外,1997年4月,他在巴基斯坦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之后又投靠了“塔利班”奥玛尔和国际恐怖巨头本•拉登,在那里,他的职务是基地组织“共同问题顾问”。

艾山•买合苏木与本•拉登的“共同问题”就是将新疆的恐怖组织和塔利班、本•拉登联成一体,成为国际恐怖组织的一部份。

自1997年起,依托阿富汗“基地组织”的训练营地,艾山•买合苏木网罗新疆籍恐怖分子进行培训,更送往阿富汗战争中进行实战锻炼,然后再派遣入中国境内进行恐怖破坏活动。

恐怖分子木塔里甫•哈斯木交代:艾山•买合苏木一再说要把孩子们带去学做爆炸物,说不进行爆炸活动不行。

木塔里甫•哈斯木被带到了本•拉登的营地,当时本•拉登正好在场:“我没有机会向他问候,只是站在离他五六米处远望着。”“我们总共呆了三个月,从理论上学习了如何使用武器、使用炸弹,学习了如何使用手枪、自动枪、反坦克火箭筒等武器。”

正邪不两立

在新疆反恐最为艰难的1996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专题研究了新疆稳定工作,指出: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来自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1997年伊宁骚乱和乌鲁木齐公共汽车系列爆炸案后,中央再次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专题讨论新疆问题,确定了重点打击的三种人:民族分裂的骨干分子、暴力恐怖犯罪分子和宗教极端势力的为首分子。

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新疆的反恐已经不只是公安机关的事。18000多党政干部组成的583个工作队、2000多个工作组分赴新疆的18个重点县市进行“集中整治”。恐怖分子的活动空间很快被压缩。自治区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说:“对于恐怖活动,露头就打,绝不让他扩大势力。”

缉枪行动

1998年年初,一个化名阿里甫的人来到阿克苏。警方侦知,阿里甫此次来,除了筹措资金外,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接应一个手上欠了8条人命的恐怖分子——吐尔逊•吐地。

阿里甫受谁的指使?接应吐尔逊•吐地的目的是什么?

在警方的努力下,案情开始渐渐露出头绪。阿里甫的使命是和一位叫努尔东•加拉依丁的境外“东突解放组织”伊犁联络点负责人联系,努尔东•加拉依丁的使命则是将一大批武器交给境内的恐怖组织。武器是通过新疆伊宁霍尔果斯口岸运进来的,类似的秘密偷运武器他们已经进行了多次。

4月6日,一辆从哈萨克斯坦入境的外籍货运车在霍尔果斯口岸被查获,当场缴获苏制军用手枪6支、91式折叠冲锋枪1支、各种口径的子弹17560发、各种手雷、炸药上百枚。警方发现,从1998年2月中旬至4月6日,境内外恐怖分子先后17次从霍尔果斯口岸偷运武器入境。同时,在境外受过训练的恐怖分子也分批秘密入境。

缉枪战斗在伊犁河谷展开了。

在这场较量中,公安、武警战士和恐怖分子发生10余次激烈的枪战,多名民警牺牲。

与阴谋赛跑

反恐的最高境界,是能够将恐怖阴谋消灭在策划阶段,将其组织瓦解在萌动状态。这是与阴谋的赛跑。

在一次抓捕中,一枚自制手雷炸响,这让新疆警方大吃一惊:这枚自制手雷的威力已经相当于军用手雷。

更严重的情况出现了:5月29日晚,在和田洛浦大桥的一次例行检查中,又查出509枚手雷。与此同时,宁夏、青海、陕西三省根据新疆警方提供的线索,先后抓获8名库来西团伙的重要成员。一个遍及新疆和内地的巨大恐怖团伙的轮廓出现了,它的基地就在和田,而此时团伙头目库来西仍杳无踪影。

在此紧要关头,警方秘密抓到了买买提明•阿不力孜。此人本是库来西团伙的一号人物,但却大权旁落,因为作为团伙的军事和组织委员的库来西根本不听从他的指令。买买提明•阿不力孜交代,库来西已决定在和田建立武装根据地,近期将有大动作。随后,当2000枚手雷又一次被查获时,警方已经有黑云压城的感觉了。

9月4日凌晨,和田警方包围了库来西藏身之地,库来西劫持人质,公安民警果断将其当场击毙。

库来西集团完全覆灭之后,人们才发现,这是一个纠集了600多名恐怖分子的巨大团伙,他们自制了6400余枚手雷,198支枪和2900余发子弹,经营了10多处恐怖训练点和51处制枪窝点。

学玩乐园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74c74a0102edtu.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生态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