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 中央治疆政策应注意什么?

中央治疆政策应注意什么?

2014年7月3日

2014-05-13
新疆的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是当前中央最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长期关注新疆发展和“新丝绸之路”问题的安邦(ANBOUND)研究团队,曾多次对新疆进行实地考察,并针对新丝绸之路、陆权金融和治疆政策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

在调研基础上,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不久前曾提出中央治疆要注意的若干问题,包括:投资新疆的模式问题、新疆的社会管理和维汉干部问题、“汉三代”不断离疆问题、新疆社会发展的产业基础不牢问题、经济和城市建设模式问题、援疆干部的素质问题、新疆年轻人高失业率问题以及缺乏金融服务体系导致“援助依赖症”问题(详见近期的《战略观察》)。

作为智库机构,安邦的研究一向强调建设性,不能只停留在发现问题阶段。基于对“新丝绸之路”和新疆问题的持续跟踪研究,我们建议,未来中央在治疆战略上要做如下调整:

首先,实行贸易优先战略。新疆要实行贸易振兴战略,贸易先行。产业不是一两年就能搞成的,产业发展需要很多条件,对环境、对人才供应都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地处西部边陲、与多国接壤的新疆应该先搞贸易。贸易可以集聚资本,形成市场,有利于夯实未来的产业基础。新疆的贸易振兴战略,要着眼于整个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市场、搞贸易,同时大力促进贸易金融的发展,作为贸易振兴战略的支持力量布局。

其次,城市空间建设要保持西部特色。新疆不能盲目追随东南沿海的发展模式和城市形态,一定要有西部特色,一定要保护好西部城市的风貌和机理。要强调城市繁荣,但不追求“高大上”工程;要强调民族特色,不盲目搞大尺度建设,避免投资消耗过大,发展不可持续。对于西部城市要下大功夫去认真研究,不能用形而上学的做法,照搬照做。城市不同于企业,一旦定型之后,调整起来成本巨大,所以城市开发战略应该有透彻、到位的研究,这样才有可能使中国西部的城市成为世界发展的样本,成为新丝绸之路上的明珠。

第三,援疆干部政策要调整。在援疆干部政策上要做调整,集中使用北京、上海、浙江、江苏等地的高素质干部,替换原来的“五湖四海”、渐渐不可控的援疆干部队伍。对于援疆干部,要作为援疆投资的一部分,提供高标准的物质保证,建立专项政府基金,除了提供较高的生活标准和相对长的假期之外,并且要惠及家属和子女,为其升学、医疗、住房创造条件。

第四,有选择地发展大产业。新疆要摒弃什么都做的思想,有选择、有针对性地搞产业建设。可以根据新疆的社情和民情,优先发展汽车制造业,可考虑引入民营汽车制造商并鼓励本地汽车制造商的发展,通过汽车制造业训练、塑造一批高质量的、有纪律素质的新疆产业工人队伍,完善新疆的社会结构。新疆地广人稀,道路环境复杂,非常适合SUV和越野车辆的发展,同时丝绸之路地区的其他国家也存在同样的产品要求,市场空间非常大。在贸易振兴战略的支持下,新疆发展汽车制造业存在客观的机会。

第五,政策上要实行“先民战略”。西部不同于东部,市场经济藏富于民有利于稳定,因此要强调“先民后官”的战略。凡是项目,要优先考虑用市场的方法能不能解决?要尽可能引进民营资本、民营企业,为其创造尽可能宽松而稳定的政策环境,造福于新疆各族人民。

第六,大力发展民间金融。新疆和西部地区都应该有序发展民间金融以支持贸易振兴战略。要创造条件,积极吸纳中亚资源和资本,开放各种债券交易,集聚资本和资源。新疆应该设计一些基金,专门对接中亚各国,这将非常有利于新疆的建设开局以及今后的可持续发展。在新疆的治疆战略中,金融应该成为一支突出的主力军,新疆各级政府应该熟练掌握金融工具,用于社会发展和稳定。

第七,治疆战略必须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治疆要有新局面,不但要总结中国历史上的经验,更重要的是,还要总结世界近现代史的经验。汲取其中的经验,萃取其有用的方法。如何培养和塑造出一批优秀的维族干部,培养其成为上层精英和社会样本,通过这个阶层来加强和改善对新疆的治理,依然是具有挑战的课题,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不能可持续地有效治疆。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对中国来说,新疆地大物博,过去没有搞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管治分家、有管无治,或者说管多治少,导致新疆落后于沿海地区。未来,要在世界“第三贸易轴心”(即以新丝绸之路为核心的贸易轴心)概念的指引下,将错误的单一重点向东发展的战略,调整为重点向西发展,以此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大战略。

安邦智库的观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1f87330102eabx.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