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经济, 藏人博客 > 可疑的“加多宝”,危险的高原雪山矿泉水

可疑的“加多宝”,危险的高原雪山矿泉水

2014年7月8日

前两天我向大家发出呼吁,希望通过我们民间的努力,阻止加多宝公司“挑战6000—2014青藏高原昆仑雪山自驾寻源之旅”的危害环境的活动(http://blog.sina.com.cn/s/blog_ 60f25ed70102ejbc.html)。这两天我到网上去搜索相关材料,基本上没有收集到多少对高原生产矿泉水的不利信息,相反倒是发现,在国家还没有根据“不同水源地的特点,制定对应的监测、开发、保护等法律法规制度”的情况下(《水污染比雾霾更严重 雪山水源保护刻不容缓时间》http://www.cybsj.com/html/othernews/2014/0320/98263.html),一场轰轰烈烈的高原采取纯净水的商业行为已经拉开了大幕(《中國迎來雪山礦泉水時代》http://paper.wenweipo.com/2014/03/27/zt1403270014.htm),而且在这场高原水资源的掠夺中,以加多宝公司所代表的外资企业,好像已经以各种手段,主导了这场对中国最后的清洁水资源的掠夺。这一切都让我更深地感到了加多宝公司的可疑性和雪山矿泉水生产的危险性。

“加多宝”这个名字第一次进入我的视野,是经由它与王老吉公司的知识产权的风波。虽然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本能地感觉,一个新冒出来的外资企业就这样名正言顺地拥有了一个本土传统的配方权,实在难以不让人怀疑。

后来不久我就开始频繁地经受着央视及其他视听及平面媒体所发布的加多宝凉茶广告的狂轰滥炸,再接着就是“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广告的持续地集束轰炸。日常积累的视听经验告诉我,这种由超大规模的广告所不断吹嘘的产品,往往质量都是可疑的。“哈药六厂”的产品与污染、“修正药业”的问题胶囊、“史玉柱的脑白金”等等,早都已经说明问题了,难道加多宝公司有什么三头六臂,就能够独善其身?

尽管早有这样的怀疑,但这两天的信息搜寻让我发现,我以往对加多宝、昆仑山雪山矿泉水的怀疑远远不够,大大低估了这家来路神秘的外资企业的神通。

比如说我在网上搜集有关高原雪山生产矿泉水的信息,负面性的消息相当少,相反是海量的带有严重吹嘘性的信息。相关吹嘘的套路基本是这样的:首先第一步是渲染中国现在地表及地下水的严重污染,当然这种渲染并不是要引起人们对中国水污染问题的关注,相反是要为其推出自己的产品做铺垫。接着第二步就是大肆鼓吹高原雪山地下水是如何如何纯净,自己的产品是如何如何地百分之百的高原矿泉水。再接下来第三步就是说自己的企业,是多么的富于社会责任感,不仅严格地保证自己产品的纯净,而且也严格地保证自己矿泉水生产的无污染性。常常这种“三步曲”的自我吹嘘,往往还会加上一个插曲,那就是说国外早已经进入到了饮用高原雪山矿泉水的时代,而现在落伍了的中国正在由这些“先行者”拉动着,迎头赶上世界步伐。

这类“三步”或“四步曲”的雪山矿泉水资讯,铺天盖地,几乎占有了整个有关雪山矿泉水的信息空间。这其中或许有人们对相关问题认知不够所以还未对高原雪山地区开采生产矿泉水潜在的危险产生足够警惕的原因,但如此铺天盖地的“正面”讯息,在我年来并非自然,很像是存在着背后的推手,而其最主要的可能性推手就是加多宝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公司。海量的“正面”资讯强烈地传达着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公司似乎并不只是在简单地砸钱广而告之,而好像是在有计划、有预谋地系统地收买各种媒体、政府及专家,从而不仅让自己的产品广为人知,更是从一开始就麻痹社会对高原生产矿泉水环境危险的警惕,并进而垄断整个相关市场。

虽然我这只是感觉,没有确切的证明,但至少根据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公司在今年人大、政协“两会”上的作为,就可以说明我的感觉并非空穴来风。两会期间,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在两会上开展了所谓的“光瓶”活动。我不清楚该公司为此付出了多少活动费或广告费。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项活动可谓是回报远远大于付出,它一方面借助“两会”这个巨大的平台宣传了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另一方面,又把自己打扮成保护环境、节约水源的典范。更让人感到大有猫腻的另一个情况是,还是在今年“两会”期间,“有代表指出,要着重关注比雾霾更甚的环境问题,如水源污染、地下水污染等……与雾霾治理同步,更值得关注的水污染治理及水源保护也应该被提到国家工作高度,一方面要抓紧治理已受污染的水源、水域,另一方面要重点保护青藏高原、三江源等高海拔无污染的雪山水源。” (《水污染比雾霾更严重 雪山水源保护刻不容缓时间》http://www.cybsj.com/html/othernews/2014/0320/98263.html)但是就是在这样一则本应该是引起国人和政府对保护水源、尤其是保护高海拔无污染雪山水源更大重视的报导中,又塞进来了加多宝昆仑山雪山矿泉水的私货。请看:

“对此,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张基尧强调,饮用水安全是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的基础。目前,我国饮用水安全与人民群众的健康要求还有很大差距。如何确保公众喝上清洁水。有关专家认为,水源是保障安全饮水的基础。青藏高原、三江源等地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为数不多的“净土”之一。以来自该地带的昆仑山雪山矿泉水为例,水源位于海拔6000米昆仑雪山,远离现代工业污染源,安全无污染。而且,由于独特的地质条件,使得该类源水的水中矿物质含量丰富且均衡,有利人体健康,这样的水源地更值得加强保护。”

(《水污染比雾霾更严重雪山水源保护刻不容缓时间》)

请大家注意上段引文,尤其是请注意制黑部分,大家看看这位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的张副主任究竟是在强调保护高原水源的重要性,还是在为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做广告?还是在为它洗白、涂脂抹粉?就连加多宝昆仑山雪山公司自己的正规宣传,也不好直接说自己的矿泉水采自海拔6000米的雪山,而是首先要说明自己的生产基地在海拔4200米之处。可是在我们的这位张副主任这里,一下子就蹦到6000米的高峰上去了!

蹊跷的不仅是这些,我查了一下,不同媒体对这则消息的报导,如出一辙。难道我们的两会代表都那么愚蠢,看不出这里面可能的猫腻吗?难道我们的媒体,也都间歇性地失去了敏感性吗?很可能未必如此。我相信提出要高度注意保护高海拔清洁水源的代表中,一定有人是针对正无序展开的高原雪山矿泉水生产的现状。但是这种很可能存在的针对性的提醒,却在两会的报导中消失了。这一切都不能不让人高度怀疑,这背后很可能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关系。而如此令人怀疑并烧钱的企业,它所生产的产品,怎么能够让人放心,怎么能够不存在危险呢?

当然肯定还会有人说,我这是在凭空揣测,既没有根据,也根本无视相关企业的“环保决心”。不错,我是没有真凭实据,若有的话,我已经去举报了,但我前面的分析已经表明决非凭空揣测。我们不妨再做些合理推论。

众所周知,除了极少数特别的行业与企业外,企业的生产都是要追求盈利的,而盈利最起码需要收支平衡。广告、宣传、公关都是需要成本的,而大规模、覆盖性的广告宣传、社会公关,更是需要高额成本。那么对这些高额的宣传公关成本企业又可以通过哪些手段消化呢?不过是两种方式:一提高产品价格,二是减少生产成本。

我们知道,绝大多数的消费者都是本能的“理性经济人”,也就是会本能地进行比较算账的人。当一个产品比同类其他产品高出很多时,大多数人是不可能去购买它的,除非这个产品是非用不可的。虽然市面上不少矿泉水的质量不一定可靠,虽然低海拔地区生产的矿泉水可能污染度要比高原雪山矿泉水重,但它们并没有危险到人们不敢喝的程度;中国的中低海拔地区的水污染,也更没有达到已经无普通自来水可喝的程度。所以昆仑山雪山矿泉水不可能通过一味提价来抵消巨额广告公关成本。尤其是在其投入市场的早期阶段,它的涨价规模,更要受到限制。而随着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市场垄断程度的提高,其垄断性涨价的空间相对是会变大,但同时,在一个矿泉水生产是开放性的社会中,相关产品为了维持自己的垄断性,就要不断地投入巨额广告宣传公关费用,所以想只通过涨价是肯定不能解决问题的。那么就必须去设法降低生产成本。但是正常生产成本中的工资、管理、科技劳动生产率等要素,在一定时间内都是相对固定的,不可能想降就降。

当然也存在“非常规”的降低成本的手段,缺斤短两就是一法。但是瓶装矿泉水的重量很直观,减少份量很难直接操作,再说一个巨大型企业,也不可能长期、规模性地售卖不够份量的产品。那怎么办?最大的可能一是以次充好,具体到这里分析的案例,就是用并非多么纯净的矿泉水来替代高原雪山纯净矿泉水;二是降低生产的环保标准,即将本来应该严格处理的生产废水、废物、废气直接向环境排放,或减少处理的程序,总之就是用环境的代价来降低生产成本。当然或许也不能排除偷税漏税的可能。不过我想加多宝、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公司,应该不会出此险招吧?

但不管是市场垄断也好、以次充好也好、污染环境也好或最不可能的偷税漏税也好,都说明相关产品是危险的,它不是损害消费者的权益、身体健康,或损害其他生产厂家的权益,就是危害环境或造成国家税收的损失。所以加多宝凉茶、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很可能是危险的,而且是多重危险的。而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公司,正展开的“挑战6000—2014青藏高原昆仑雪山自驾寻源之旅”活动,则更是赤裸裸地自己撕下了所谓社会责任标兵、环境保护楷模的伪装。

如果说由于大多数人远离高原雪山地区,对空旷、清洁的高原雪山上矗立起高大的厂房缺乏直观感受的话,那么不要说是正常人,可能就是连傻瓜都会知道,上百辆越野车所组成的浩浩荡荡的车队,开到高原地带意味着什么。这只能意味着明目张胆地有组织、成规模的环境破坏行为!当一个企业狂妄、无耻到如此地步时,难道它还能不让人高度怀疑吗?难道它所生产的产品能不是危险的吗?它对于脆弱高原生态的破坏风险还能不是高危的吗?问题不仅仅是在于这一次活动,而在于这样赤裸裸的破坏环境的活动,不仅没有人指出,不仅没有人制止,相反倒成了时尚,成了保护清洁水源的行为,那么它将引起的后续连带效仿影响,该是多么的危险?多么的可怕?

我不禁要大声质问,除了钱,究竟还有什么力量在推动着加多宝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公司如此明目张胆?如此丧心病狂?一家企业,一家外资企业,号召动员组织报名,“最终由消费者和媒体代表组成一个百人(越野)车队,从西宁出发,自驾前往昆仑雪山,探秘珍稀水源地。”暂且不论这一活动所可能造成的环境破坏,试问:青藏高原、昆仑雪山难道是无主地吗?难道任何人、任何企业、任何外资企业,都有权力擅自组织活动队进行资源探矿吗?它所发现、探到的高原雪山矿泉水资源,究竟属于谁?是属于这个胆大妄为的外资企业的吗?除了无良企业,还有谁在助纣为虐?究竟是谁给了它这样肆意妄为的权力?

我还要大声质问,国家环保部、地方环保部门,你们究竟在干什么?国家水利部、国土资源部及其下属部门,你们究竟在干什么?相关地方政府,你们究竟在干什么?你们履行了你们应该履行的环境保护、水土保持、资源保护的责任了吗?你们为什么不作为?准备什么时候作为?难道准备当最后的纯洁的水资源也都被污染、毁坏之后再去作为吗?你们这只是简单的不作为,还是被收买后的放任人民生命财产国家资源的被毁损、被偷窃吗???

请大家一起来质问吧!

我再次恳切地呼吁,所有读到这篇及其我博客中( http://blog.sina.com.cn/wulumuqikashigaer)相关文章的朋友们,请你们转发这些文章,并向有关部门进行投诉;我再次恳请媒体、社会公众人物,行使你们的社会责任,动用你们的资源,进行报导、加以过问。

让我们行动起来,紧急呼吁叫停“挑战6000—2014青藏高原昆仑雪山自驾寻源之旅”活动!

让我们行动起来,用积土堆山的力量促使政府立即停止一切高原雪山采水制造矿泉水的生产活动。等待中国企业生产的环保水平大面积提高之后,等到中下游的水土污染治理有了实质性进展之后,再考虑在严格法律、制度的保障下开放相关产品的生产。

让我们行动起来,抵制所有高原雪山矿泉水产品!

朋友们,我们不是为别人,也不是在为国家,而是在为我们自己,为我们自己的后代保护生命的水源。请大家不要再麻木不仁了,您哪怕就是不去呐喊、不去投诉,但至少可以动一动自己的手指,转发转发相关呼吁好吗?拜托了,朋友们!

姚新勇
2014年6月4~5日

喀什噶尔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72021&do=blog&id=232831

分类: 生态, 经济,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