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 安多“小卫藏”

安多“小卫藏”

2014年7月8日

传统上藏区分为安多、卫藏、康巴三个部分,藏语也分为安多、卫藏、康巴三大方言。但事实上并不能用三个部分、三大方言全面概况藏区内部复杂的实际情况,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三个部分的传统分法强大的显示性,以及三大方言在各区域内所具有的强大影响力。安多、卫藏、康巴三大区域内部具有强大的同一性,不过同时在区域内部各地区之间也存在非常复杂的情况,甚至与内部其他地区截然相反的现象。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卓尼、舟曲这一片区域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迭部、卓尼、舟曲这一片藏区从传统上属于安多。这一区域东、东南,南面与汉区相接壤,北、西北是传统的安多牧区,西南与九寨、平武的白马藏区相连。同广阔的安多牧区不同,一条条江河在这里剧烈切割高原表面,形成千沟万壑,层峦叠嶂的景象。由高山对冷气流的阻挡,加上谷地较低的海拔,气候比较优越。勤劳淳朴的藏家儿女就在这山间谷地之间繁衍生息,山坡上雪山下则布满了茫茫的原始森林。

同广阔的安多牧区不同,这里以农业为主,有些地区域甚至没有牦牛等牲畜饲养。人们大量种植冬小麦、青稞、大豆、土豆等农作物,并且以冬小麦为主食而非青稞或肉类。这里在其他方面也表现出同安多其他地区截然不同的现象。这里的服饰同安多牧区不同,也不同于藏区其他地区的服饰,我想如果让任何一个对这片区域没有了解的人看,他绝对不会认为这是藏服。这里没有广泛存在于安多牧区和其他藏区的天葬,主要以火葬为主,在靠近汉族居住区的地方还可以看到火葬和天葬的结合。藏传佛教在这里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过他的分布非常有规律,总是沿着交通线,河谷地分布。而广大的山谷深处则更多的是佛教化的苯教,虽然我一直想苯教因该列为藏传佛教像格鲁、萨迦这样的一个派别,但事实是至今没有任何人对我的提议表示赞同。据老人回忆解放前每个村子都有大量的被称为“唐巴”的原始苯教存在,但现在基本上已经破坏殆尽了。

一个同安多其他地区最大的区别是语言,这一区域的方言,用这一区域的方言根本无法同安多话相交流,语言各个部分同安多话简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但我们经过将这一区域的方言同卫藏话对比,我们可以惊奇的发现这一区域的方言同卫藏话不谋而合。最大的例子是这一区域的方言称藏族为“白”,同卫藏话对藏族的发音“博”相近,但同安多话藏族“藕”的发音完全不同。同样在其他各个方面,这一区域的方言同为卫藏方言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据传说以及史料的记载,这片区域藏族是土蕃东征军的后代,由卫藏地区迁徙到这里。我们根据这一区域藏族在语言方面同卫藏方言的相通性以及很多带有军事色彩的节日,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一论断因该具有较强的可信性。每年在寺院跳一年一度的藏戏时,都会有所有青年男子参加的进行排阵的活动。同时这一区域非常传统的插箭节,也具有强烈的军事色彩,所有的木头都做成箭的形状,不过最大的区别是这些“箭”没有用来打仗,而是祭祀给了山神。另外据老人们讲述的这一区域在解放前存在,不过现在已经消失殆尽的很多节日,我们可以很惊奇的发现这些节日很多也有排阵的活动项目,具有很强的军事色彩。我们从语言等各个方面考察,这一区域真的可以称为安多的“小卫藏”。

我们可以确定这一片区域的藏族在藏传佛教传入之前就已经在这片区域繁衍生息。就像任何文化的传播一样,佛教的传播也是因该由中心向四周扩散发展的。当然里中心越近,佛教影响越深,佛教化、印度化越深,而随着距离的增加,佛教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弱。这样我们可以确定由于佛教化印度化的减弱,藏族真正古老的传统也就保留越多,或许这就是这一片区域苯教大量存在的原因。或许我们今天认为最不具有藏族特点的这一区域所表现的独特文化,才是我们我们藏族真正、最古老、最传统的文化,而我们现在一直认为代表藏族传统,即印度化、佛教化的现在传统才是后来的。不过由于这一区域藏族在历史上一直处于同汉民族相互影响的状态,因此我们不能否定汉文化对他们的影响,但是我们可以肯定这一影响一定是有限的,并且是可分辨的。当然我在此对这一区域的文化的肯定,并不是标榜这一区域的文化代表藏族传统的文化,更不是说现在以藏传佛教为载体所呈现的流传于广大藏区的被世人所共睹的藏文化不代表藏族文化,一种文化之可以称为代表传统文化不仅仅只他的历史久远性决定。我只是想在这里表达,我们不能割裂历史的传承而仅仅从外在的表象来确定、评述某一群体的族属、族源。

另外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即对“戎”的同心圆式排斥。在这里牧区的往往贬斥靠近自己的农区为“戎”,而农区的则又贬斥离自己更远的农区的为“戎”,就这样由牧区向更远的边远处同心圆式排斥。我不清楚这一排斥属于地域之间自然的排斥,还是对其他族群的排斥。另外这一区域人们所称的“戎”,同我们通常所称羌、狄、戎之“戎”是否相关,我们无法考证。不过由这一区域所处的特殊位置,即同历史上记载的羌、狄、戎所活动区域紧紧相连的位置,我觉得因该有一定的联系。还有如果我们能将对这一区域的研究与同这一区域紧紧相连的九寨藏族以及白马藏族的研究相联系,或许我们会有更多的发现,甚至很好的解释白马藏族的族属与族源问题。就我本人的认识而言,“白马”同我们家乡的“藏军”的发音完全一致,或许同我们家乡藏族一样与土蕃军队有关。另外白马藏族以及九寨藏族又由松潘,黑水的藏族同嘉绒藏族,迭部、卓尼、舟曲这一片区域的文化是否能通过这一地理上的联系嘉绒藏族。甚至更远的地方,或许直至滇缅边界,因为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青藏高原东南边缘,在草原的东南部一条被河流切割的地形从迭部、卓尼、舟曲一带一直延续到滇缅边界。这一区域地形,气候都具有极大的相似性,并且居民也已藏族为主,这一切让我们不得不将这一切联系起来。当然我们现在已经对他有了一个专业的称呼,即“藏彝走廊”,只不过我们没有将迭部、卓尼、舟曲这一最北端的这片区域考虑进去。

2013-12-16

阿夏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28456&do=blog&id=210187

分类: -重点-,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