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生态, 经济 > 一元钱的隆宝缘 甘南人的好医院(有图)

一元钱的隆宝缘 甘南人的好医院(有图)

2014年7月12日

2014-5-16
这是我前几年手被玻璃划破去隆宝缘医院缝合后的照片,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我的手被玻璃划破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去诊所说无法处理,让去医院,我平时祸闯的惯了,觉得小题大做,就匆匆忙忙拿一百元去医院,结果到了医院以后,先挂号,然后去门诊,有医生不在,要去住院部,跑了半天,我才明白了为什么去医院要有人陪,没有陪护的话,只有病人自己瞎胡跑了。

结果到了那个科室,医生却说要等,血滴滴答答的淌着,快一个小时了,医生才来,却又说1百元钱不够,不给治疗,我只好气愤愤的出了医院,准备去拿钱,觉得也太不合理了,想起了有一个隆宝源,想去试以下,结果上了一辆出租车以后,司机看见我流血沾到了他的出租车上,不但被赶了下来,而且要我用袖子擦干净血迹。没办法,我就挡了一辆警车,警察强行找了辆出租车,就把我送到了隆宝缘。

到了隆宝缘医院,服务台的医生看见我手上淌血,直接就把我领去了一个医疗室,最少有三个以上的医生好像我有什么重病似的几下子就把我摁到了一个医疗的床上,忙活了半天,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我破了的手被他们就像缝衣服般的被缝了起来,很奇怪的是虽然很像动手术的架势,把我吓的够呛,但我没感觉到太大的疼痛。

等他们把我的手缝了若干针治疗完毕,“修理费”才要了八十多元,并一再强调要来拆线。

虽然后来我在畜牧学校学兽医的学生建议下,自己拿剪刀拆掉了缝合线,但是对这件事情久久不能忘记。

41

我的耳朵是油性耳屎,时间长了,就被堵塞了,上一次是几年前去医院,先是要自己去开药,开了一大瓶盐水(蒸馏水)?,和一个特大号的一次性的针管子,去了治疗室,医生用温热的液体用针管子对我的耳孔冲洗了一阵,我的耳朵确实就听声音清楚了,最郁闷的是,自己掏钱买的特大针管子,使我想起了小时候梦寐以求有这么一个给牛羊打针的特大针管冒水玩的往事,便问医生讨要,就是不给,使我很怀疑根本就是用的替代的针管与也许是现成的什么蒸馏水。

于是我这一次又到隆宝缘。说不用挂号,到了诊疗室,一个中年男医生先用仪器观察了我的耳孔,然后就也就是拿一个大针管温水冲洗,冲洗以后又说这样不彻底,让我去楼下取药,泡软耳屎,过几天来,医生取药的单子只是开在随意的一个小纸片上,可是。。。。。

整个取药完毕,是一剂注射用的碳酸氢钠针剂。。。。。。。。

连治疗带取药,只收了1元钱!!!!!!!

这是多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虽然有可能是因为看见我穿着破了洞的解放鞋还腿有残疾的可怜样子而照顾的,但是,无论怎样,我都心怀感激,想起了一句小时候的歌曲中的一句“只要人人献出一份爱,这世界就变成幸福的明天”!

我又没有遵守医嘱,觉得耳朵已经通了,没有再去,但是看见当时的照片,是以为记。

411

42

43

44

刘梅东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455&do=blog&id=230883

分类: 汉博, 生态, 经济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