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援藏, 教育, 藏人博客 > 藏族——一个高贵的民族

藏族——一个高贵的民族

2014年7月14日

当写下这个标题时,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从第一次接触藏族人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我才真正地认识这个民族。这二十年中,对她曾有过许多的误解和误读。

“高贵”这个词曾经在我心目中离这个民族非常遥远。  如果只是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到藏区,你根本就无法了解藏族人和藏族文化。2005到2012年八年间我多次进出藏区旅游,记不清去了多少藏传佛教的寺院,但是因为兴趣放在自然风光和徒步旅行、爬山上面,对藏传佛教、藏族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并没有深入了解。对藏族文化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喜欢藏族建筑、唐卡、藏香和听寺院僧人念经这样一个层次。我一再对朋友申明,去藏区旅游可以,让我到那里生活万万不可,一是物质生活的贫乏,二是语言不通,三我无法接受藏族人的思想和生活方式:拜佛、喝酒、唱歌、跳舞,没有我喜欢和擅长的。

2012年6月去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游玩,碰巧一位法师一路同行。他给我讲到,2008四川大地震后,国家派出了心理辅导小组去抚慰幸存下来的孤儿,青海玉树地震后,心理小组也奔赴到那里但没有用武之地,他们自己甚至还没有那些失去亲人的孩子们平静。这件事让我陷入思考:藏族人面对死亡的平静是信佛的缘故,从心理层面来说,信佛的好处无法估量。2012年9月第三次拉萨之行时,我才意识到,虽然这个城市的人很多,但是在人潮涌动的八廓街,还有农贸、服装市场,并不像内地城市那样喧闹。原来这是为什么我在这个城市感到安宁和舒服的原因之一啊。由此我才开始更多观察和思索,藏传佛教如何积极的影响藏族人的思想和生活。2013年夏,我随针灸师父杨真海在青海藏区义诊半月余,2014年初蛇马年交替之际,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和贵南县共生活一个半月,教学,行医,学藏语,住在寺院。藏历新年期间,多次到藏民家中做客,对藏文化、风俗和礼仪有了更多的体验和感受。我感受到藏族人生活的点点滴滴中都渗透着他们很高的道德修养和文化素养,表现的是那么自然;在藏族人身上,我看到了英国人的优雅和高贵,德国人的内敛、简单、直接、谦逊。在青海义诊期间,一个五十岁的自出生起就视力模糊的藏族男患者在我给他治疗过程中始终面带微笑和感激,并善意的让别人翻译告诉我“我对曼巴(医生)有信心”,这句话顿时让我的眼泪充满了眼眶,我在低头治疗时悄悄擦去泪水;  一个八十岁老阿爸胳膊受伤后三十年不能弯曲,在我的极其疼痛的拍打治疗时也始终平静、微笑,并开玩笑说他这个胳膊命不好,总是受伤; 一个六十岁老阿妈在师父给她针灸急救心脏不适后,给师父跪下磕头…

在他们身上,我看到藏族人面对苦难的从容和幽默,对生活和他人的感恩。

在义诊时,经常要在脚上扎针,藏族患者总是为此感到非常害羞,因为脚没有洗。有的人就坚持要先洗脚,第二天再针灸。   对洗脚的问题我也曾经介怀过,但一个纪录片改变了我。那其中一个镜头我永生难忘:几个藏族妇女在结冰的河面上凿冰窟窿取水,就在冰面上洗衣服。我不知道在如此的生存条件下,哪个汉族人会想天天洗脚,甚至洗澡?脚干净与否没那么重要,心灵的纯净才真正是一个人的脸面。     藏族人非常讲究和注重礼节,时时处处你都会体会到。他们的行为举止经常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

当有长者或者寺院僧人来访时或哪怕就是进来问句话,房间里坐着的人马上会全部站起来,问候并让座;待人接物时全部是用双手,并且微微哈腰;喝茶时,总要先给别人添茶添水,最后才轮到自己。添水时左手掌心向上贴近茶杯表示恭敬,右手持壶倒水;交谈时或者随便的聊天时,从没有人打断别人说话或抢着说话;说话声音也都适中,没有人高声讲话;如果房间里有一个人接听电话,其他人会自觉停止说话,保持安静,以便接电话的人听见对方的声音。 藏族人家里来了客人时,全家人都会出大门迎接。客人被安排坐在中间的座位。桌子上通常摆放着放在漂亮盘子里的堆的高高满满的水果、糖果、点心,还有各式饮料。主人微微哈腰,双手奉上茶水或者奶茶。然后主人会不断给你添茶水,并不时站到客人桌前,向前送出双手,掌心向上,同时微微哈腰,面带微笑,劝你吃点心、喝茶等。吃饭时,主人也是不断劝请吃饭。碗还没有空,主人就会过来为你盛饭。

藏族人待人接物时的言谈举止总是非常谦卑、优雅,体现出他们内在的涵养。他们用不着像我们汉族到处贴出来的“老幼病残专用”、“残疾人优先”之类的基本道德提醒,因为虔诚信仰佛教,藏族人自觉地对自己有着更高的道德要求,他们的精神文明是在汉族人之上的。比如无论在家庭里还是寺院,年纪小的都自觉服侍年长的,年长的服侍年老的人,如端茶、盛饭、让座、进出门让行等。这些身体力行的教育让小孩子从小就知道,年少时多做事,年老时自己会得到同样的尊重和照顾。

在内地,顾客就是上帝。服务,是我们花钱买来的。但是在藏区,去商店买东西,如果卖家正在忙着照顾别的顾客或别的什么事情,刚到的顾客会静静等待,不会上前去打扰。这里没有服务的概念,有的是对每个人的尊重,它已经超越了“服务”的层次。我在这里也学会了耐心等待,而不是不顾卖家在做什么,就上前急急的提出上帝的要求。

藏族人很讲究家居的美观、舒适和整洁,处处体现出佛教文化的影响和天生的高超的色彩运用能力。他们尽可能用对比强烈的色彩、精美的雕刻、和佛教内容有关的图案来装饰房屋、家具,即使住在牦牛毛编织的黑色帐篷里,内部也是整洁、色彩斑斓,毛毯和地毯的使用给人一种华丽的感觉。可惜现在一些牧民不得不住在国家提供的像厂房一般排列整齐的平房住宅群里。那里的一模一样的简单房屋让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审美标准。 平常看起来平静内敛的藏族人,喜怒哀乐并不会明显表现出来,但对很小的孩子却又有很西方化的表达爱的方式:轻吻一下自己或亲戚家小孩儿的嘴唇。这一点曾经让我很惊讶和感动,因为通常见到的是亲吻脸颊。在动物世界看过这样的妈妈和孩子的嘴对嘴的亲吻,那是一种原始而深沉的爱。尽管生存条件艰苦,但在这样的爱中长大的孩子心灵肯定是富足的。也许这是为什么藏族小孩儿看起来总是很活泼快乐的一个原因。

汉族人追求外在的光鲜,即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内在的世界,即精神文明不断退步。藏族人的佛教信仰始终让他们保持丰富,平静、坦然、自在的内心世界,他们也追求好一点的物质生活,但他们不受物欲的左右。

——2014第一次青海行记终结篇
(转自北京支教老师)

叮当叮当呀拉嗦的个人空间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28214&do=blog&id=231437

分类: -重点-, 援藏, 教育,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