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回忆, 藏人博客 > 与战士在一起

与战士在一起

2014年7月18日

深秋的玛域果洛已经是寒意渐浓,草原在秋风中变得越来越枯黄,河水变得清澈见底;原野在枯燥天气中好像划一根火柴就能点燃,放眼望去地平线上地气在加速蒸发。

我们随一辆勇士军车来到距离大武镇70公里远的一户牧民家中,在三百多只羊群中精心挑选了一只肥硕的绵羊,然后驱车返回部队驻地,开始宰羊。

对于我这样的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来说,宰只羊如同小儿科,按着藏式宰羊的方式将这只硕大的肥羊三腿捆绑后在嘴部缠上细绳,等到过去十分钟左右后在羊的眼球上轻轻点了点,如还活着它就会眨眼,确信已经断气以后开始剥皮、去除内脏,只一会儿工夫这只肥硕的羊已经解析完毕。然后按着我的吩咐让战士们洗羊肠,而他们对于滑溜溜又七绕八弯的肠子显得有点手足无措,或者用劲过大把肠子扯断,弄破,或者洗不干净,倒是把自己身上弄得都是肠子里的东西和黄水。

按着藏式的灌肠方法,从羊内腔壁上割下来的肉要在剁碎后放入羊血中,因羊内腔里的肉最为鲜嫩美味,二者合一是佳配,再配以适量的花椒、盐粉搅拌均匀,一会儿就可以灌血肠。

在藏区除了牧区还保持着将羊肠原封不动地灌温水清洗几次后再灌肠食用外,现在许多藏区城镇的干部职工家庭和单位在宰羊宰牛的过程中为了图省事将肠子从和肠子粘连的脂肪组织中拉出来,这样清洗比较容易。不同的是口味不一样,按原始的做法口味最佳。用羊颈部的肉加以无病状的肺部、羊肚(取白膜)剁碎,加以少许大葱、盐粉,拌适量面粉,将这些拌均后就可以灌肥肠。另将养肝剁成糊状加盐和大蒜、羊脂少许可以灌大肠。

我们将羊宰好后抬到伙房,一进门,迎面扑来一股寒气。我进的门来四处打量:这是一间比普通小学教室小点的平房,前面是餐厅,内部是厨房。地上抹着泛着青色的冰凉的水泥,水泥地上放着黑色的长方形铁皮餐桌,同样散发着冰冷的气味;再从房屋现状推断它的年代,这房子应该是在修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朝南的一个高高在屋檐下的窗户投射进微弱的阳光,房屋朝南,但是窗户太高屋檐挡住了阳光。伙房的墙壁上有雨水渗透流进来的污迹,显然年久失修,还漏雨透风,在这么一个集中就餐的地方没有见到取暖的暖气片。我在想象战士们出操训练归来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吃饭一定很冷吧?我仿佛看到战士们在进餐的时候呼出的白色的雾气。当我看到这些的时候心里为什么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呢?为什么感到心在下沉呢?在我想象中军营应该是像影视剧中的那样整齐又划一,干净、宽敞明亮,充满温暖和阳光。而在这雪域高原,战士们每时每刻都要与严寒相伴,训练和出任务归来要在这样的就餐环境中……就食堂的整体环境而言是比较差劲的,在这么一个既缺氧又严寒的高原,让战士们在这样的餐厅就餐,那是个什么样的感受。也许对于以苦为乐的战友们来说没有什么,但是在我们看来实在是乐不起来。军人守卫国土,不计牺牲,舍弃个人的幸福守护着我们的和平安宁家园,他们平常的生活环境应该是比较好的,因为一旦发生战争等冲突,他们就有可能随时会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或者战时致残。在平常也要时刻准备着,艰苦训练,流血流汗苦练杀敌本领,一般的节假日都不能回去。“十五的月亮,照在边关,照在家乡……”每到佳节倍思亲,战士们临到节假日多想家乡,多想和亲人团聚共享节庆之乐。然而,军人就是军人,不能离开岗位半分钟,不能离开军营半步。铁的纪律,忠于使命,忠于职守。所以也才有“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首家喻户晓的的歌词。道出了多少军人的无奈,多少军属的辛酸。

“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一声愁绝。 ”这是描写古代戎边军人终老边塞的悲凉写景诗。而我们当代的军人理应有现代化的军营设施。即使在风雪边关也应该有最起码的各项保障。令人欣喜的是,现在随着国家关于军属问题新政的实施,国防经费的增加,以及一系列军队现代化建设新政的实施,军队的建设将会日新月异,改善战士们的生活工作环境已是不争的事实。

我让战士们剁肉,将解析出的内腔肉、颈部肉等分别加上适量的羊脂肪让他们分别剁好备用。这个时候,一个战士从里间取出一把又厚又重、表面粗糙的自制菜刀,厚重的刀具看上去很结实,但是不能很好地剁碎羊肉,以我的经验判断这种刀具不是那种既薄又快的那种利刀,战士们也不太习惯,一刀下去往往刀子东倒西歪,令人十分尴尬,只好由我和朋友完成。

我们在之前宰羊的地方是一个已经被改成马棚的红砖房前进行的,这排房子应该是在果洛建政后不久盖成的,见证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岁月中战士们的斗争、生活的场景。抚今思昔,令人感慨。

我在战士们的脸上读不出光鲜亮丽和快乐的表情,在严峻中透出岁月峥嵘的凿痕与雪域高原风霜严冬中的沧桑感,在这种环境下的军营中磨砺出的坚韧和刚毅。虽然战士们脸上由于高压强烈的紫外线的辐射显得黑里透红,甚至有些冷涩,但是他们的内心是燃烧的火焰,像冷峻的火山地底是炙热的岩浆。他们给我们端茶递烟,言听计从,跑前跑后,恭恭敬敬。

收拾完,已经夕阳西下,一名战士把我们送回来。

今天度过了一个有意义的一天。

2014-6-5

雪域猛禽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6785&do=blog&id=232533

分类: 军事, 回忆,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