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言论 > 西藏作家:唯独实行联邦制才可解决中国民族问题(图)

西藏作家:唯独实行联邦制才可解决中国民族问题(图)

2014年7月31日

【西藏之声2014年6月30日报道】针对中国作家刘军宁撰文提议北京当局要取消民族划分和民族自治制度,曾遭中共监禁的西藏知名青年作家周洛(笔名:雪合江)发表题为“冲突与和解”的评论文,强调解决当前日趋严重的中国民族矛盾,唯一的途径是实行联邦制。

西藏作家周洛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在华尔街日报上撰写一篇题为“从昆明事件反思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文章,表示新疆和西藏问题的急剧恶化,与长期实行的民族划分与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这导致了把族群间的差异与隔阂固定化、永久化,造成族群的敌意与对立,并最终从摩擦走向对峙,促使族群间的冲突不断升级。

刘军宁还建议北京当局不妨先从取消民族身份划分入手,取消户口、身份证和履历表上的“民族”栏,取消民族与少数民族的划分与称呼,实行人人平等,把保留和守护各族文化传统的权利还给各族群民众。

西藏知名青年作家周洛就此发表题为“冲突与和解”的文章,表达自己的意见。周洛表示,中国的民族矛盾日渐趋于尖锐化和激烈化,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实行联邦制。如果当下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逐渐转化为联邦自治的第一步,那么这对化解民族矛盾和走向族群和谐意义重大。

中国作家刘军宁

中国作家刘军宁

周洛指出,取消“民族”称号非但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反而会加速激发该族人对本民族走向消亡的痛苦感、恐惧感。正如刘军宁先生所了解的那样,各级政府正在推行汉人移民到民族地区的政策。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文化传统正日益受到有形无形的各种限制。一旦取消民族自治制度,即从身份证到个人档案中不留任何有关民族的痕迹,这个民族所赖以生存的语言文字以及理应保守的传统文化定将面临消亡。

周洛在文章中强调,说白了,现今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实际能拥有多少自治的权力,看一下当地政府领导层的构成便一目了然。如果汉人知识分子一味地无视各民族面临的这些实际问题,而简单地将民族问题归因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那么正如王力雄先生所说,“最后一道屏障”也会被推倒。

西藏作家周洛举例指出,一位维吾尔人因为出售了一些有着他们宗教教义的书籍而被捕;在藏区,连摆放自己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画像的权利都没有。我们为什么不能拥有基本的人权? 刘军宁先生也说,结社自由是自由民主的主要组成部分。可在我们的这片土地上,为传承自己独一无二的母语而组织一些小社团都被统统视为犯法!

西藏知名青年作家周洛(右)与扎西热丹(左)

西藏知名青年作家周洛(右)与扎西热丹(左)

文章表示,如果坚持取消民族划分,那么少数民族因为抵挡不住汉化而走向衰落。但衰落的过程将会是一个充满痛苦、充满冲突的漫长过程。且很难预料,结果一定是各族群和谐融合,更有可能是族群真正分离!

西藏作家周洛在文章最后指出,一些藏人在为争取民族独立、更多藏人在为争取民族自治而奋斗不止。近年来有数百名藏人为此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短时期内谁也不会忘记这些震惊世界的事件。就算取消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对“少数民族意识”的淡化仍然于事无补。因为民族问题从来就不是由民族身份划分与民族自治制度造成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尊者达赖喇嘛极力提倡“中间道路“。我坚信,这是互利双赢的唯一道路!

据了解,2010年4月6日,中共公安随意拘捕了西北民族大学学生、西藏知名青年作家扎西热丹和周洛,其中本文作者周洛被关押一个多月后获释,但受到严重骚扰,导致智力退化。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西藏之声
http://www.vot.org/cn/%E8%A5%BF%E8%97%8F%E4%BD%9C%E5%AE%B6%EF%BC%9A%E5%94%AF%E7%8B%AC%E5%AE%9E%E8%A1%8C%E8%81%94%E9%82%A6%E5%88%B6%E6%89%8D%E5%8F%AF%E8%A7%A3%E5%86%B3%E4%B8%AD%E5%9B%BD%E6%B0%91%E6%97%8F%E9%97%AE%E9%A2%98/

分类: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