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人权, 政治, 社会状况 > 看不到出路 藏人努力逃离中国

看不到出路 藏人努力逃离中国

2014年7月31日

日前,四川省阿坝州的一位年轻藏族僧侣,逃亡到了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他在流亡者收容所里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说,在中共当局的统治下,看不到生活的出路,越来越多他这个年纪的人想离开西藏。但中共在拉萨周围设置路障,增加军警,能够逃离的人越来越少。

为了抗议中共的高压政策,近五年,已有140多位藏民试图自焚,其中112人死亡。四川省阿坝自治州的一名年轻僧侣,没有选择步自焚者的后尘,他逃了。

英国《金融时报》采访这名僧人时,为保护家人他要求匿名。这名僧侣在2008年曾因为参与藏民抗议中共的活动而坐过牢。报导说,“那次抗议的原因是,当地人认为他们的文化、语言和自然资源遭到了破坏,并且汉族移民使他们在经济上被边缘化。”后来,抗议被中共镇压。他不想留在家乡忍受警察的审讯,和接受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程。一名“向导”收了他12000元人民币,带着他经过拉萨、和尼泊尔,到了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

他表示,在2008年发生那场抗议事件之前,每年逃离西藏的人有2000到3000人左右,但近几年来,能够逃离的人越来越少,中共在拉萨周围设置路障,增加军警,迫使尼泊尔禁止西藏人入关等方式,把出逃的人流控制住了,去年仅有300名藏人成功出逃。

流亡印度的藏人边巴泽让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对藏区的镇压,让他们感觉自己活得不像人,既没有表达的自由,也没有活动自由。

流亡印度藏人边巴泽让:“中共政府的宪法里面有些规定,西藏的话就是根本就不履行,在西藏,主要他们以‘维稳’为主,中共的宪法里本身就有规定,就是民族之间是平等,有人格、言论自由、有宗教自由,而在西藏的话,根本就不执行这些。”

今年5月,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拉卜楞寺”僧人果洛久美,成功逃离西藏后,抵达印度达兰萨拉,他在记者会上,痛批中共当局对藏人的种种侵权以及打压行径。他说中共强迫藏人反对和诬衊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并且以强制手段在寺院展开“爱国教育”等。

果洛久美因协助电影制作人顿珠旺青拍摄记录片《远离恐惧》而被抓捕。2012年,当他听说当局准备杀害他时,逃出了派出所。他在山林里躲了一年半时间,然后花了15000元人民币成功越境。
 
另外一位西藏僧人索南饶嘎,1992年经尼泊尔珠峰大本营逃离西藏,在印度南部的一间寺庙里生活了20年。两年前他回到西藏看望年迈的母亲,仍被逮捕,当局殴打折磨了他三周,把他丢在尼泊尔边境,警告他永远不许回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领导人“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洛桑桑盖,用“绝望”这个词来形容600万西藏人的处境。

边巴泽让表示,中共军队自1950年入侵西藏以后,对藏人的文化、环境进行多方面的破坏,并在经济上把藏人边缘化,他说藏人100%都是佛教徒,但中共禁止他们有信仰。

边巴泽让:“关键是这个问题,中国政府还有中国人民的话,你要真正的去了解西藏的问题,因为在西藏境内已经发生140多人自焚,为什么那么多人去自焚?希望中国政府去好好去调查一下这些事情。”

时政评论员汪北稷指出,中共当局对西藏的统治,只注重土地的控制和精神层面的控制。

时政评论员汪北稷:“包括新疆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是强硬政策,跟这种资源的掠夺政策,而造成的这个地区民族动荡,这里人想走,中共在西藏、在新疆、在这些民族地区驻军百万,但是这些民心离它们却越来越远。”

汪北稷指出,中共暴政之下,不但是藏人想逃离中国,包括维族同胞,以及中国大陆人都纷纷逃离这片土地。他认为,只有随着中共的解体,这种高压的、残暴的政策才会终结。

【新唐人2014年06月21日讯】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http://blog.udn.com/chinahotZhouYongkang/14450449

分类: -重点-, 人权,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