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社会状况 > 新疆人吶喊(有图)

新疆人吶喊(有图)

2014年8月4日

by: yunjie_z2014-06-30中國、底層聲音、政治
新疆暴動全因中國高壓統治,新疆人吶喊:我們也不想進行恐怖攻擊

Alim A Seytoff 是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發言人與維吾爾美國協會 (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主席。他的文章被刊登在半島新聞網站上,向世界公布維吾爾族人民在中國目前治理政策下的生活處境。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總部位於德國,被認為是爭取土耳其斯坦 (新疆) 的組織,自然也成為中共的眼中釘,稱其為進行國家分裂活動的恐怖組織,主席熱比婭•卡德爾更被列為頭號恐怖份子。不過近來新疆多數的維族抗爭,不論是走體制內外,皆被中共嚴厲鎮壓,激化雙方衝突。維族人之所以變成國際社會眼中的「恐怖份子」背後成因為何? 讓我們透過 Alim A Seytoff 的文章來了解。

外界對於中國,或許仍抱持著一些中華文化的平和想像。容納多元文化的大一統國土,經過歷史的演變後,現在境內五族平和,並且在中國共產黨的治理下,全力拚經濟,成為全球強勢經濟體。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一統中華想像褪色,少數民族衝突不斷

這種過於概括性的解讀,除了出現在政府文宣上,也普遍蔓延於國際觀感間,造成一種中國民主的表象。全然忽略中國其實有全世界最大的政府情治機關,或是選擇不正視中國境內的人權、民族問題未曾停止過的矛盾。

或許是看中中國投資市場的發展前景,在鄧小平改革開放後,這幾十年間無數歐美企業進駐淘金,為了要在政府管控的經濟體下賺錢,許多大企業對於中國高壓統治手段全都噤聲,特別是針對衝突日益升高的新疆議題。

當然,近年來這塊土耳其斯坦以東,維吾爾族世代居住的地區接連爆發暴動,讓國際社會與中國人民開始關注到這塊土地的衝突,衝擊他們本來對於中國種族融洽的認知,也意識到北京政府「政治正確」版本的歷史解讀,其實只是一部壓迫少數民族的血淚史。

■「新的疆土」是維族人世代傳承的家

之所以命名為新疆,即是因為自古以來此地區並不屬於中國漢族統治,不論是滿漢民族的「融合」手段,其實也可看作是一部領土紛爭史。此處富含的天然資源、地理位置皆成為中共極為重視的戰略、政經考量因素。

■矛盾激化帶來武裝衝突

在今年 5 月 22 日,新疆烏魯木齊市發生爆炸案,造成 31 人死亡、94 人受傷。這是繼烏魯木齊火車站、昆明火車站、天安門廣場事件後,最新一系列的恐怖攻擊。雖然沒有任何團體出面承認攻擊,但有鑑於前幾次事件都由疆獨團體所發起,北京政府直接將箭頭指到維吾爾族身上。

中國政府將這些事件的起因歸於恐怖主義、分離主義與激進宗教信仰底下的產物,中國人民也對這塊「欣然歸化大中華」、「快樂唱歌跳舞」土地上的維吾爾族人民,有了不同更為真實殘酷的認知,發現他們其實不像官方宣傳那樣服膺於現存體制管轄。

北京政府與維吾爾人的衝突不是一日造成的。1949 年 10 月,中共第一野戰軍第一兵團由「王鬍子」王震率軍,在蘇聯的幫助下改編當地軍隊,擔任新疆省委書記。他在當地進行高壓統治,肅清所有可疑分子,許多維吾爾人因此被公開處決,因此原是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的領地,便納入中國版圖。

■名存實亡的民族自治

起先北京政府承諾在穩住情勢後,讓維吾爾族人民得以自治自理,並在 1955 年成立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不過又宣稱新疆領土一直都是中國古來密不可分的領土之一,然而新疆二字,只凸顯官方說法的矛盾與一廂情願。若此說法為真,那麼歷史上各個朝代也不用使盡各種方法鎮壓、同化、和親、屯田了。

新疆其實對於世代居住於此的維族人民來說,是個極盡貶抑的詞彙,而當地人自稱的東土耳其斯坦在中共眼裡,則代表極端分離主義且違法。如同藏人與蒙人一樣,自治區只是個名存實亡的概念,因為所有軍、政、警、經濟系統裡能做決策的人都是北京政府直派的人員,維族人根本插不上一席話。

■強國人入侵強迫漢化,形成多數暴力

在這樣的狀態下,北京政府指派的天朝官員與當地居民形成一種殖民者 / 被殖民的關係。為了穩固住新疆土的統治狀態,中國對於任何形式的維族抗爭,一律採鎮壓處理,並且實施漢化政策,大量將漢人移往當地屯墾,保障他們的工作、居住、經濟優勢變成一種軟性的多數暴力,這些福利,維族人一項都享受不到。

天然資源自然也是北京政府首要掠奪的焦點,黃金、煤礦、鈾原料等礦產豐盛,那裏還是中國油氣資源最豐富的省份之一,克拉瑪依油田更是中國西部最大的油田。北京政府大量開採石油,運送到沿海省分,不過維族人的生活水準卻是中國所有民族中數一數二低的。

人口比例也從 1949 年的 90% 急遽降到現今的 45%,漢族人口卻在政府資助移民的狀況下攀升,從 1953 年的 6% 至現今 40%,而且此數據不包含軍隊、季節性工作移民與浮動人口。就連維族人都認為在自己的土地上,漢族成為主流民族,而自己則成為真正弱勢的少數。

在一連串的中共治理手段下,維族人失去自己土地上的主權,成為政經弱勢,在歷史、文化與日常生活中也不受重視,甚至可說是備受歧視。體制內外的壓迫讓當地人過著被殖民剝削的生活,讓許多組織群起抗爭,可是在 911 事件發生後,這些抗爭被簡化成伊斯蘭聖戰恐怖組織,而未曾真正思考其背後因素。

■中國文化閹割又濫殺百姓

更甚者,中共於 1964 到 1996 年間在當地進行共 45 次的核子試爆,輻射污染空氣、水源、土地,讓居民與牲畜都因為輻射而生病死亡。此外,中共甚至頒佈政策,慢性閹割當地人的身分認同、傳統文化、語言、宗教信仰,下一代無法追本溯源,更別提軍隊濫殺百姓這種事了。

維吾爾人的處境正遭受全面浩劫,從財產、土地、文化信仰到身分認同無一處在危及當中。當所有的利益都偏向中共政府與漢族時,仍有溫和派維族人士如Ilham Tohti與語言學Abdweli Ayup試著想從體制內改革,卻被當局卸職或是逮捕入獄。全面性的高壓治理讓部分人民採取極端手段,以暴力行為反抗政府暴力,同時也將當地的漢族人納入攻擊對象。

其中部分攻擊事件馬上被北京政府轉化成為穆斯林恐怖攻擊,而漢族人民則是攻擊底下的犧牲者,讓輿論完全模糊事情本質,也讓國際支援聲浪噤聲。不論中共如何抹黑,絕大多數的維族人仍好和平,並且希望在體制內就能改善處境。

維族人長久以來一直呼籲雙方能夠有和平對話的機會,讓真實情況能夠被傳達近政府耳中,維族人也願意相信東土耳其斯坦紛爭若解決,能夠促進雙方的和平與永續長存。

■落實基本人權,尊重民族文化差異

北京政府必須意識到維族人世代生存的土地,不只是政客財團眼中的黃金寶地,也不是漢族移民的新大陸,更不該是維族人被逼至絕境的地獄。簡單來說,表面的種族和平並不代表問題不存在,更不代表抹黑維族人民聲音就能當做鎮壓的正當理由。

如今中共有兩種選擇,一是真正將維吾爾族人民當做中國人民的一份子,並且確實落實公民權益該有的保障,以及保障自治區制度,或是也可以繼續將非漢族以外的族群當作異族,讓維族人能夠決定自己未來的去留。

這一切都端看北京政府如何拿捏尺度,如果上述方案都不被接受,而執意持續高壓與強迫童話的治理風是,那就無異於對維族人民宣戰,也等同於將新疆轉變成巴勒斯坦。

(資料來源:Aljazeera;圖片來源:bomb_bao CC Licensed)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http://buzzorange.com/2014/06/30/chinese-tactics-over-uighur-problem/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