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藏人博客 > 拉达克是怎样落入印度之手(多图)

拉达克是怎样落入印度之手(多图)

2014年8月14日

2014-7-4
“ 拉达克”这个地名,现在的地图上已经找不到了。许多内地人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更不知道其历史。那么,“拉达克”究竟在哪里呢?

一.拉达克基本情况

方位:拉达克大家不太了解,但克什米尔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印巴为这块地方爆发了三次战争,至今也没有个人结果。,拉达克就在这个所谓的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地理位置是青藏高原西部边缘,即喜马拉雅山南沿与克什米尔山谷的东北面。与西藏阿里、新疆和田接壤。西藏阿里著名的旅游景点班公湖大家比较熟悉,其东段在西藏阿里境内,西端在拉达克境内。

名称:中文为拉达克, (藏文: ?????,拉丁转写: la-dwags, 国际音标: [lad?ɑks];英语:Ladakh)是藏族的传统居住区。

人口:约30万。拉达克是藏族的传统居住区,历史上是西藏的一部分,主要语言为藏语(拉达克方言)和乌尔都语。信仰藏传佛教,生活习俗与基本西藏一样

现在拉达克绝大部分由印度实际控制。拉达克传统上还包括巴基斯坦控制的巴尔蒂斯坦。

面积:4 5110平方公里。曾是古丝绸之路必经的重镇,首府列城(Leh)。拉达克全境介于海拔3,000~6,000米之间,但大部分的居民住在3,000公尺的拉楚河山谷。

行政区类别地区:所属地区克什米尔地区,领地辖地区列城、巴尔蒂斯坦、巴里加斯,拉达克是西藏同中亚和印度交通、贸易的中心和门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二、拉达克历史  

据藏文文献记载,很早以前,拉达克的统治者是格萨尔王的后裔,他们各自为政,互不统属,并时常发生战争。8世纪,拉达克东部的吐蕃扩张,拉达克北部的中亚被中国唐朝控制,拉达克卷入了唐蕃冲突,其宗主权在唐帝国和吐蕃之间几经易手。

公元842年,吐蕃王朝崩溃后,朗达玛的孙子吉德尼玛衮逃至西藏西部羊同地区的乍布朗(今西藏达扎县),娶羊同地方官之女没卢氏为妻,生有三子。此后,长子贝吉衮占据玛域地区,以原拉达克的首府今克什米尔的列城为中心,成为拉达克的首领,建立独立的拉达克王朝其后代遂世世代代成为拉达克的统治者。吉德尼玛衮的另外两个儿子分别成为普兰和古格王。这兄弟三人藏史统称为“拉堆三衮”。 据马大正主编的《西藏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介绍,早在公元9世纪,拉达克就是吐蕃的一部分,13世纪统一于中国的元朝,后来统治北印度的莫卧儿帝国曾侵入拉达克,迫使其成为藩属。

但随着莫卧儿帝国的衰落,拉达克在清代重新归属中国西藏管辖,拉达克王由驻藏大臣“节制”。从1683年开始,拉达克就年年向西藏进贡。据记载,1826年,拉达克国王奉驻藏大臣松廷的密令,缉拿逃亡拉达克的张格尔匪徒100余人,并立即派人禀报驻藏大臣。1829年,道光皇帝赏给拉达克王五品顶戴花翎。

在中国地图出版社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8册中,有1820年的全中国地图,该图把拉达克划为中国西藏的一部分。

后来,巴干王重新统一了拉达克,并建立了“胜利王朝”,此后国力渐强。这个地区王朝一直持续到今天。这个王朝曾一度把王国扩张到尼泊尔。17世纪前期,胜利王朝为修复佛教圣器和庙宇做了大量努力,王国版图向北扩张到了臧斯噶(Zanskar)等地区。然而,后来王国被已经吞并克什米尔和巴尔蒂斯坦的莫卧儿帝国击败,但是王国保持了独立。

17世纪后期,拉达克在不丹和西藏的争端中支持不丹,引起了西藏的进攻。克什米尔穆斯林民族帮助拉达克政权,但是条件是拉达克王室允许在首都列城(Leh)里建清真寺并且国王皈依伊斯兰教。1684年西藏和拉达克签约解决了双方之间的争端,拉达克的独立主权受到了严厉的限制。

三、森巴人入侵西藏阿里拉

1834年,得到英国支持的锡克王国查谟土邦总督、道格拉族人(藏文文献中一般称作“森巴人”)古拉伯•辛格,派遣克什瓦尔(今查谟东北)地方长官瓦齐尔佐尔阿弗尔•辛格(藏文史料记载为“倭色尔”),率领约5000名士兵突然侵入拉达克。

拉达克王派人至拉萨向清朝驻藏大臣求援,但是驻藏大臣拒绝派兵支援。1835年,道格拉军击溃拉达克军主力,攻抵拉达克首府列城,拉达克被迫签订城下之盟,沦为查谟的附属国。

1840年,古拉伯•辛格派兵侵占了拉达克西北的巴尔蒂斯坦(在今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内,此前也是中国西藏的一部分)。

1841年,道格拉统治者趁清朝与英国爆发鸦片战争之际,派倭色尔率领由森巴人、拉达克人和巴尔底斯坦人组成的联军共七千多人,以朝冈仁波齐雪山和圣湖为名,分三路侵入阿里地区,上路沿班公湖东进,由倭色尔亲自坐镇指挥,目标是占领日土宗,以防御从新疆阿克赛钦南下的清朝援军。驻守在日土宗内的二百五十多名藏兵仓促应战,但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中路由倭色尔的大将诺诺四朗率领,他们沿狮泉河谷前进,一路攻克了扎西岗、噶尔雅沙等地,然后又向阿里重镇噶尔昆沙推进。在玛旁雍错湖附近森巴人才遇到了西藏武装力量第一次有组织的抵抗。下路由倭色尔的得力助手塔那塔月指挥,这支侵略军溯象泉河而上,扬言要收复芒玉纳以西的地区。驻扎在达卡、扎仁两宗的藏兵虽奋起抵抗,但终因缺乏充足准备而以失败告终。接着,这路侵略军又占领了乍布朗和托林等地。对于森巴军队蓄谋已久的突然袭击,清王朝与西藏地方政府毫无准备,因此,森巴侵略军节节胜利、步步深入,三路侵略军在噶尔昆沙汇合后,气势汹汹,长驱直入普兰宗,军行所至,村落寺院皆被洗劫一空。院皆被洗劫一空。

西藏地方政府接到告急消息后,一方面飞报清政府西藏形势的危急,一方面积极组织力量进行反击。先派噶伦索康、热嘎夏和戴蚌白席哇率部分军队前往阿里战场,随后,又命令热悉军务的噶伦才旦多杰和久美•策旺班觉带领藏军一千三百人奔赴前线。就彼此势力而言,双方相差十分悬殊。森巴军队有七、八千之多,而藏军只有三千余人;武器方面森巴人更占优势,他们使用的是英国提供的现代化装备洋枪洋炮,而藏军使用的武器十分原始,除有少数的蒙古与西藏大炮外,大部分士兵使用的是火绳枪、大刀和棍棒。所以,战争开始时,藏军屡遭败绩、节节后退,森巴人则推进迅速,几乎占领了整个阿里地区。

面对森巴人狂飙般的进攻,西藏人民全体动员“一经调派,立即驰赴前线”,踊跃投入了反侵略战争。札什伦布寺所属百姓男女老幼齐出动,运足了半年以上的军粮,保证了充裕的后方供应。当时的驻藏大臣孟保和帮办大臣海朴,与西藏地方政府配合,全力支持西藏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他们在与西藏地方政府协同指挥作战。

清政府得到森巴军队入侵的奏疏后大为震惊,恐前门未静后院起火,严令驻藏大臣和西藏官兵对森巴侵略军要“痛加惩创,不得任意耽延”,并特命驻藏大臣从武库中取出劈山大炮二尊,交付藏军使用“以资攻剿”。其实,当时清政府已被鸦片战争的烽火烧的焦头烂额,除了责令西藏官兵守土御敌呈报战况外,根本抽调不出兵力来支援西藏军民的反侵略战争,它能够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在藏族军民的英勇抵抗下,森巴军队开始慢慢退却。藏军乘天时地利人和连战连捷,他们在玛旁雍错湖南面的多玉设下埋伏,当森巴人进入包围圈后,一声令下,藏军四面跃起,冲入敌群,用刀枪棍棒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森巴军队被藏军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措手不及,慌成一团。倭色尔乘一匹快马驰前奔后指挥,竭力想稳住阵脚,冲出藏军包围圈。藏军丁蚌米玛在乱军之中认出了倭色尔,他左冲右突奋勇向前,看准时机将自己的长矛直插入倭色尔的胸膛。森巴人见首领已死,便四散逃命、溃不成军,藏军乘胜追击,直到拉达克首府列城附近的顿姆热才安营扎寨。这一仗藏军大获全胜,击毙了包括倭色尔在内的侵略军头目四十余名,七百多森巴军队和两名拉达克大臣作了藏军俘虏,仅有一千多人保住性命逃到了列城。

1842年4月,比喜(又译笔喜)统帅的藏军推进至拉达克首府列城,拉达克人民发动起义配合藏军,并通过西藏地方提出回归中国,表示“情愿各防边界,协力堵御”。但是,古拉伯•辛格派和其宗主锡克王国都派出重兵,双方死伤惨重,藏军退到班公湖南的咙沃,事后双方都声称自己获胜。

1842年9月17日,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索康、藏军代本比喜与道格拉代表在列城达成停战协议。

协议要点为:1.双方停战,各自维持旧有边界,承诺不使用武力改变;2.双方按战前办法进行贸易;3.拉达克王的王后和两个王兄弟从西藏回到拉达克,拉达克照旧向西藏朝贡。这一协议,使得西藏地方政府未能将道格拉人逐出拉达克,失去了对拉达克的实际控制,仅维持了拉达克照旧“年贡”的虚名,为以后英国直接侵略拉达克留下可乘之机。但西藏地方政府也未正式承认拉达克归道格拉人管辖。需要指出的是,该协议签字的双方代表仅是各自国家地方当局的代表,而且没有得到各自中央政府的批准,因此,它只是表示互不侵犯的停战协定,而不是划分边界的条约。而且,所谓维持旧有边界,指的是西藏地方政府直接管辖的阿里地区,与作为中国西藏藩属的拉达克王辖区之间的中国内部的行政边界。

四、拉达克是怎样落入印度之手

道格拉与锡克人的军事力量在侵略拉达克和阿里的过程中受到削弱。英国利用这一机会,于1845发动对锡克王国的战争,古拉伯•辛格统治的克什米尔,在1846年被划为英属印度的土邦。

接下来,英国就想继承道格拉的侵略遗产,通过与中国签署正式条约的形式,把对拉达克的“保护关系”合法化,并废除拉达克向中国西藏的朝贡制度。

1846年,英属印度总督哈定通过第二任香港总督德庇时,向清朝两广总督耆英转呈了要求划界通商谈判的提议。

同时,当时的驻藏大臣琦善也收到了哈定通过边境头人和西藏地方政府转交的内容相同的信件。哈定在信中说,他希望中国西藏地方当局派遣官员,一起划定英国所属克什米尔与西藏的边界。

1847年2月11日,道光帝降旨,指示琦善:与英国的关系,以现有条约(即《南京条约》)为准,其余一切拒绝,维持西藏、拉达克旧界,不与英方划界;对英交涉由耆英在广东统一办理。

耆英随即以“西藏本有定界,毋庸再勘”,驳回英国要求。但英国竟然单方面组织了划界委员会,在没有征得中国西藏和克什米尔土邦同意的情况下,以“分水岭原则”,划出了若干点,就草草收场,这条所谓边界线是非法的、无效的。

清廷拒绝与英国划界,避免了中国领土主权的损失。几十年后,英国在藏南地区故伎重演,以“分水岭原则”抛出了“麦克马洪线”。

此后的历届中国政府,从未正式承认过拉达克是英属印度的一部分。

印度和巴基斯坦独立后,双方就克什米尔归属问题爆发战争,战后印度控制了拉达克。印方曾声称,中印边界西段早在19世纪40年代就已划定,遭到中国方面的驳斥。直到今天,中印边界西段问题仍悬而未决。

1947年印巴分治,多格拉土邦王公不能决定加入印度还是巴基斯坦。1948年巴基斯坦攻入该地区,并且占领了卡吉尔(Kargil)和臧斯噶,军队距离雷城不到30公里。在多格拉土邦王公签约加入印度之后,印度派军队进入该地区。1949年中国关闭了奴布拉(Nubra)和新疆的边界,封锁了传统的边贸道路。1950年中国解放西藏,大量藏人逃入拉达克。1962年以前中国修建的新藏公路穿越阿克塞钦地区,使自清末以来未能有效控制的阿克塞钦地区重新回到中国的有效管理中。

如今整个查谟-克什米尔邦处于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的领土争端之中。在这个争端中,拉达克虽然拥有4万来平方公里,有自己的文化和领袖,其民族权力被有关方面忽略,拉达克人能否通过全民公决来决定自己的命运,现在仍然是个未知数。

附件:克什米尔全称查谟和克什米尔。位于南亚次大陆北部山区,与中国新疆和西藏接壤。1947年印巴分治前,克什米尔原为一个土邦,面积约19万平方公里,人口约 500万。穆斯林占人口的77%,印度教徒占20%。

克什米尔问题是印巴分治时英国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问题。蒙巴顿方案规定克什米尔可以自由决定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或宣布独立。

1947年10月,印巴在克什米尔发生武装冲突。同年底,印度将争端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裁决。1948年 8月,联合国安理会印巴委员会提出分 3个阶段(停火、非军事化、公民投票)解决争端的建议,印巴双方均表示接受,并分别命令各自部队于1949年1月1日停火。同年 7月27日,印巴双方代表团就停火线问题签署协议。按照停火线,印度占据克什米尔3/5的地区,人口约400万;巴基斯坦占据2/5的地区,人口约100 万。但双方在非军事化和公民投票问题上陷于僵局。后来,印巴两国为解决争端曾多次举行会谈。

1953年,两国总理会谈后发表联合公报,表示争端“应该遵照该邦人民的愿望加以解决”,“确定人民愿望的最实际的方法是举行公正无私的公民投票”。此后,巴基斯坦一直主张举行公民投票,而印度则以巴基斯坦参加东南亚条约组织和巴格达条约组织为理由,宣布举行公民投票的原则已不适用。

1956年11月,印占克什米尔制宪议会通过宪法,宣称克什米尔“是印度联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975年 2月,印度政府宣布印占克什米尔“加入印度联邦”,成为印度的一个邦。巴基斯坦政府对此表示抗议。近年来,印巴双方都在力求通过谈判解决克什米尔问题,以扫除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这一重要障碍。

15

地图

32

41

拉达克人

拉达克家园

很像迭部一带的地貌。

拉达克

51

拉达克僧人

61

拉达克小布达拉宫

以上图片选自网络

丹正嘉的blog的博客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15290&do=blog&id=235568

分类: 历史,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