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生态, 经济, 藏人博客 > 论南红玛瑙的产地现状

论南红玛瑙的产地现状

2014年8月17日

南红玛瑙,名字本身已经是个谜题,没有人确切知道南红这个称呼起源于何时,只知道这个名称的出现至多不会超过15年。在此之前,能够确切知道且不存在异议的名字只有藏语叫做ma.rai或者是ma.zhou,汉语翻译即红色的石头。而对一个没有确切定义的新名词来定义几乎是不可能的工作,换句话说,每个人心目中的南红都会有自己的标准。我根据京津两地市场的主流标准,结合云南、甘肃两个产地的标准做一个汇总。

甘肃产南红(以下简称“甘南红”)。甘南红色彩纯正,颜色偏鲜亮,色域较窄,通常都在橘红色和大红色之间,也有少量偏深红的颜色,其中的雾状结构出现概率较少。无论是红色部分还是白芯,都具有更好的厚重感和浑厚感,相对类似于水彩颜料。一般认为甘南红的质量是南红中最好的。

云南产南红(以下简称“滇南红”)。滇南红的色彩艳丽,但是色调偏灰调(美学意义上的灰调,而非灰色),颜色方面色域较宽,可以出现从粉白色、粉红色、橘红色、朱红色、正红色、深红色、褐红色等红色调。

滇南红,这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红玛瑙品种,是一个偏重于历史性的概念,其涵盖的历史几乎伴随着整个滇文化的历史,本文中不做详细介绍。但是滇文化使用的红玛瑙中,有一定比例的料子都十分接近或者就是滇南红,只是因为审美观的不同造成选色的差异,而并非品种的差异。所以特此说明,在滇南红中符合南红特征的都可以划入南红的探讨范围之内,这是两个部分重叠的概念,并不矛盾。

凉山州玛瑙是近年新发现的南红玛瑙矿石,目前美姑玛瑙成了奇石玩家们追逐的对象,是保值收藏的奇货。

所谓老料新工的南红,在这一两年的南红市场中很普遍,过去玩南红只需要认识料子就可以了,现在已经需要有辨别新老的能力了。新南红使用的都是老料的地表零散遗存,但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大型地表遗存的发现。因此,新南红的料子有九成或更高的比例都来自云南,这个也应划入南红范围之内。

新坑南红,这更多是一种商业称谓,不在本文探讨之列。

我们对于南红,其实是基于“种”的概念来划分的,也是根据矿藏的共生关系来划分的。特别提到我们经常看到一些过于苛刻的标准,比如红度的标准、浑厚程度的标准来衡量是否是南红这也许是不科学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同一块原料中难道红的部分就称为南红、白的部分就不算么。

当然,更普遍的是过于宽泛的标准,不管三姑六姨都统统收容进来。这也是市场经济的必然,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花了很长的篇幅去定义南红,无非是为了给梳理南红的历史提供方便。虽然还原历史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仍然可以试图根据一些挖掘记录以及蛛丝马迹还原一部分真实的南红使用史,也会让我们这些爱好者有些许慰藉。

有些朋友私下里让我对南红的产地、历史、内涵、藏区和运用情况之类的问题再做一些深入的讲述。老实说,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谜题,此文既不打算权威亦不打算争论,这样的谜题还是要留给未来。

July 18th, 2014
姜跃进

(作者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来源:北京商报

http://shaoqun.host.sk/?p=38368

分类: -重点-, 生态, 经济,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