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入藏随笔(二、有图)

入藏随笔(二、有图)

2014年8月19日

2014-07-17
航班是中午12:00正的,到达拉萨已是午后2:00左右。

曾经看过一个报道,说是姜昆等人去西藏演出,才下飞机,便因缺氧晕死过去,被送到医院输液吸氧。带着莫名的惶恐走下飞机,想象中的高原反应似乎没有发生,有的只是成都平原从来没有见过的刺眼的阳光。美朗已经等在候机厅外,接到我们,按照藏族的习惯,一人送了我们一条哈达,以保佑我们此次西藏之行一帆风顺。

坐上美郎的“霸道”,从贡嘎机场往拉萨去,有好几十公里的路程。强烈的阳光,清澈的空气,白的云,蓝的天,一座接一座的高山,一眼望到天际的视野,无时无处不在提醒你已身在异处。那是生于成都、长于成都的我绝不曾有的感受,即使曾在云南生活多年,仍然不如雪域高原的朗朗天云与开阔视野。美郎很热情,稳稳地开着车,还没忘了一路为我们介绍沿途风光。指着一处半山之上的寺院,告诉我们那是一座著名的尼院,他曾去那里考察过,爬上去得有半天时间。说得我们心痒痒的,恨不能立即上去看看。但看那高度,我猜,无论怎样我们都会缺氧,保不准还会一命呜呼。这么一想,呼吸立刻有些紧了,好像真是缺氧似的。远远的,在天的尽头,隐隐约约看到了布达拉宫的身影,拉萨城矮矮的、静静的躺在山边。映着强光的拉萨河如珠链般闪烁在城郊,边界分明的朵朵白云自在飘逸于城的顶头,一切自在而无声息,轻吟出一句近时流行的诗句:“无论你见还是不见,我就在那里,不远不近。”……啊,拉萨,我来了,我看见了,穿过历史的尘埃与岁月的想象!

美郎已经为我们订好了宾馆——满斋饭店,通过他的熟人,在江苏路上,离大昭寺很近,晚上可以转转八廓街。安顿下来,美郎让我们先静静休息一宿,一切明天再说,因为高原反应最烈在4~8小时之间。

小郑是我所多年前毕业的学生,现在西藏社科院工作。知道我们来了,约好晚上请我们吃饭。她毕业时,我刚到宗教所不久,一晃已是十年左右,可见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怎样逝者如流,管它是在成都还是拉萨?刚才还是阳光明媚,到晚饭时,却开始飘起了菲菲细雨,气温也立时下降了许多。怕我们刚来不习惯藏餐,小郑带我们去了一家云南人开的饭店,一色曾经熟悉的滇味。这时,大家似乎感到了一丝高原反应,嘴唇渐渐发乌,呼吸也明显地有些气紧,最小的木木同学还肚子痛。虽然如此,大伟与邢飞同学还没忘了掏出手机,抢发了“高原第一锅”的微信照片。

饭后,本该回饭店休息。但初到西藏的兴奋,让大家忘了已经呈现出来的高原反应,决定到八廓街走走。小郑带路,从林廓东路的清真寺进去,在薄薄的雨雾与迷蒙的灯光掩映中,八廓街显出一种致幻的神秘,让人分清是古代还是当下、想象还是现实。越走越冷,越走越觉气紧,到玛吉阿迷酒吧,决定打道回府。

怕晚上真出问题,在饭店隔壁的超市一人买了一筒氧气。来过西藏的夫人告诫,一旦感觉不舒服,就立即吸氧。但说实话,我和孩子都不认为有用,在晚上睡不着觉时,在太阳穴略略胀痛时,吸与不吸似乎都是一样。这筒氧气一直背着,到行程结束时,都还没有吸完,最后丢在了狮泉河的宾馆里面。

入藏随笔(二)

阳光明媚的拉萨机场

入藏随笔(二)

披上哈达的小帅哥被太阳呛得来睁不开小眼

入藏随笔(二)

没发成的“高原第一盘”微信照片

入藏随笔(二)

细雨濛濛的八廓街夜景之一

入藏随笔(二)

细雨濛濛的八廓街夜景之二

梅坞深处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140cb00102ux2x.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