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入藏随笔(一)

入藏随笔(一)

2014年8月19日

2014-07-16
亲亲西藏,是一种血脉里的渴望,从青春少艾一直涌动到白发皤然。如今,终于得以借所谓“课题考察”的机会,登上了飞往西藏的班机。

以前不是没有机会,但被恐怖化西藏的人们渲染得来望而生畏,因为心脏有些问题,怕承受不住青藏高原的恶劣环境,都被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眼见快近花甲年纪,再不成行,恐怕就真没机会了。于是决定,趁此暑假,前往西藏一次,并邀约了一帮学生为我保驾护航。

计划考察的地点,拉萨自不必说,山南、日喀则、阿里都想去去,桑耶寺、白居寺、扎什伦布寺、古格遗址诱惑实在太大。无数次地在论著中谈到,却又无数次地纸上谈兵,未经眼的研究,总是让人心虚。曾经借助文献描述想把桑耶寺的壁画拼还,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没有成功。藏式寺院的独特格局与壁画分布,不实地走走,岂是想象可以完成的事?

但我的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快成行了,夫人去武侯分局办证中心取孩子的身份证,突然听说去这些地方,除拉萨外,全部要边防证。否则,即只能在拉萨周围转转。据说今年去西藏转山的人很多,马年转冈仁波齐(属马)可以带来非常的好运。怕出问题,有关部门对入藏人数进行了控制。忙慌慌与夫人跑去武侯分局办证中心,却被告知去阿里的边防证最少也要5个工作日,而且必须本人来取。——那时,我早已出发去了西藏。已经开弓,哪儿还有收得回来的箭?善于公关的夫人好说歹说,甚至有些死缠烂打,磨叽了大半天,终于让办证中心同意了由她代取后用快件寄来西藏。然后陆续接到了同去学生的电话,他们的边防证全都办了下来,在锦江区、青羊区乃至南充。唯独武侯区不行,让我丧气,搞不明白何以同一城市会有不同的结局?当然,气也没用,在中国,这是一种看不见对手的怨愤,没人会理。也就只有等待,愿上帝保佑一切顺利,在我们离开拉萨之前能够拿到。

红景天是要吃的,管它实际效果怎样;速效救心丸是要备的,怕心脏真出了毛病;其他清热退火、感冒发烧、消炎利胆、养胃顺气,乃至创可贴、风油精之类,都要准备,十多天的高原行程,谁能说得上不遇到各种毛病?听人说在西藏,一旦感冒,很容易转成肺炎、肺水肿。哪个吓人法,你敢不有备而去?

一切准备就绪,心理居然真正紧张起来,说不清是对雪域高原的恐惧,还是对雪域文化的景仰,也许两者都有吧。

梅坞深处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140cb00102ux1j.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