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藏人博客, 言论 > 一场争论

一场争论

2014年8月22日

窗外,剧烈的雷声疯了似的咆哮,闪光透过玻璃窗打在墙上,把人们甜甜的美梦扼杀在半途。这异常的景象预示着一场雷雨交加的大暴雨即将来临

窗内,被雷声惊醒的S同学,在高床上辗转又反侧,继儿又坐起。从枕边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半。又习惯性的的从枕低找出那半截烟和打火机,很吃力的点起。火光照在他的半边脸,紧缩的褶皱和惺忪的眼圈清晰可见。点完烟,挪身靠在墙壁上,呆呆地望着窗外。嘴里隐约吞吐着:“这该死的天气,………….”。又转头望望那些空床,心想这么晚那几个又去哪儿喝酒去了?沉思了一会儿。可能去酒吧了吧!手上也没那么多钱。应该是去宾馆了,他显出一副很肯定的样子。

窗外渐渐地打响起落雨的节奏。

这时,走廊里也断续响起几个人不齐的脚步声。S似有意的凝视着门口,直到它们慢慢逼近。

门被一脚踹起,两个高个的和一个稍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股酒精味儿顿时袭进寝室的每个角落。三个人醉醺醺的摇晃着身子走到各自的床位。

一个高个儿一进门就爬到和S相对的床位一躺下便呼呼欲睡了。另一个斜躺在床上玩起手机。矮个儿的X,拿着毛巾边擦拭身上和头上的雨水边嘘嘘低语:“他妈的鬼天气,说变就变,………..这满身湿淋淋的明天还怎么穿啊,真是不起劲儿”。X把淋湿的衣服挂在阳台上,顺便望了望窗外越下越大的雨景,走近还在玩手机的高个儿的床边,带着离奇的语气问:“你说这是不是什么怪想啊?” 高个儿的直盯着手机屏幕好久没有反应:“哦…..是吧”.X很无语的走到自己床位。

还在失眠的S接过X的话:“什么怪象啊,这是自然现象——是暴雨,又不是没见过。那有那么离奇的,瞎扯!”。

“ 瞎扯?X不解的加重语气。

“那些亲眼见过气象的,都在编谎言么?我们德高望重的高僧活佛难道都在蒙骗他们的信众么?”语气缓和过来:“有些气象都是科学无法解释的,我没有理由不相信。更不能怀疑我们的活佛们” 转头面逼着墙。

“谁亲眼见过活佛们的法术啊!那都是在传播过程中被歪曲的事实”.S低头伸到X的床位,打起精神继续解释道:“由于人们对活佛的敬仰心理,使对活佛们的有些解释不了的行为举动进行超自然的解释,进行神话,久而久之神话色彩越浓化就变得越离奇。没有什么可奇怪的,那些都是凡人”。

话音刚罢,就立刻被X打住:

“那你连活佛不信不敬吗?”

“我信——我只信那些有智慧的有先进思想的高僧活佛,其他的不行也不敬”很果断的说。

这话深深地撞击到X的心,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对着X的脸,做着手势:

“好,你不信是吗?”

缓口气继续说道:

“…..活佛现在还在,他有一天在读经书的时候把烟袋选挂在从窗子里射进来的光线上,这总不会是假的吧!就发生在前几年的事”

“你亲自见过没”S冷笑追问。

“我是没见过,但我朋友的叔叔的朋友的…………”

“还不是传说”S打断X的话。

两人冷冷的对视了一段时间,此时,窗外已是滂沱的大雨,那落地的声音已不再是雨声,而是万马赴沙场的震烈声,急速的闪电和雷鸣犹如剑矛盔甲间的碰撞声,在窗咆哮着。像是在齐奏紧张的交响曲。

X缓过神,深吸一口气:

“那祖师释迦摩尼呢,你也不信么”

“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得道很高的凡人,所以我敬仰他,无所谓纯信仰” S对着X的眼神,很有主见的说。

“那攀着登天之绳,登上西方极乐世界的聂赤赞普,头顶张角的达磨王呢?那些也是传说么”。

S一副无奈的表情,不屑地:

“那不是传说,那是童话”

此时早已在一边旁听地高个儿,挺起身子,望着S垂下的头:

“不能对自己民族遗留的宝贵财富产生怀疑,迟早会遭罪的” 说完便盖好被子。继续玩着手机。

X黯然失态,不惑打了个圈,随即手指着S:

“你还——是不是——藏族”带着一字一句凝重的问。

S刹时被这比山更沉重的话深深地压着,一时难以承受。此时他感到自己一股很沉很陈的势力在向他涌来而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在绝望地垭口他还是振作起精神,充满爆发力的指着X早已气爆的脸,一字一句的回应:

“我—是—藏族……………….”手指着X的心脏。

X顿时无语,当S转过头:

“你…..你….” 硬着舌头。随即把手中的杯子砸碎。

“还让不让睡啊?”高个儿的在半睡半醒中大喊。

“睡你的觉………”x即可回应。

X回到自己的床上面壁着墙,好像有一股势力正在试图摧毁我们民族的传统,却无法抵挡。恐惧中又极力内驱骄傲与自信来抚平创口。

就这样,两个人面对这同一面墙。在最平静的午夜里继续着没有破晓的争论——雨突然停。

——————2013.3.30

huan852013的日志
http://blog.tibetcul.com/home.php?mod=space&uid=228490&do=blog&id=233512

分类: 宗教,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