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言论 > 土牛新年,问候西藏草原吉祥

土牛新年,问候西藏草原吉祥

2009年2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今天是土牛年新年,根据藏历历法西历2月25日是藏历(蒙古霍尔月)土牛年正月初一。西藏自治区将藏历新年列为自治区法定节假日,每年藏历新年放假7天。西藏草原上家家备足年货,轻歌慢舞,在中央政府关心下,庆贺百万农奴和奴隶翻身解放50年来的又一个新年。

西藏草原面积为12.3亿亩,是我国的五大传统牧区之一。据西藏自治区农牧厅资料,西藏可利用草原面积9.9亿亩,西藏高原以高寒干旱的环境为主,热量、水分和氧气不足,地形辽阔平坦,多丘陵盆地,湖泊星罗棋布,河流纵横其间;东部属河谷地带,多高山峡谷。近年来,全球变暖,发达的外国、发达的境内地区排放的二氧化碳剧憎,威胁着上升着的雪线,威胁着西藏草原生态环境,林灌、草地等生态系统的抗干扰能力很低,西藏草原植被处于脆弱的生态系统对GDP的承受能力极低,雪域兄弟姐妹在呵护着西藏草原。

中国最美的六大原生草原

藏北草原(西藏)草场面积60万平方公里,其中:那曲高寒草原1.6万平方公里是藏北最美、最好的草场。那曲(藏语意为“黑河”)又称“羌塘草原”有少量的森林资源和灌木草场。据那曲地区农牧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那曲地区草原6.4亿亩可利用草原正在以每年4%左右的速度继续退化,经常见到的黄色沙地就因为草原植被破坏而裸露在外,大风天气扬起黄沙使得草原上能见度偏低。草地上遍布大大小小的鼠洞,啃食草根茎的高原鼠兔不时从鼠洞窜出来到草原上肆虐。草原上的牧民正在承受着“失草之痛”,他们的生活和生产也正在因为草原的退化而发生变化。灾害性天气、草原病虫害和草场超载放牧等因素造成草场的退化难以恢复。藏北草原上那曲镇德吉乡的77岁牧民平措说:“这两年草场的草明显少了,尤其是到了冬季,仅在自己承包的草场上割的草不够牛羊吃,还要到别的地方买一些。早些年哪里有草就把牛羊赶到哪里,没有深切感受到草原退化的问题。自从草场承包制度实施以后,牛羊只能在自家的牧场上放养,现在他已经明显觉察到了草在变少,而且质量降低,开始不够牛羊吃了。”

锡林郭勒草原(内蒙古)草场面积20.3万平方公里,是欧亚大陆草原区亚洲东部草原区保存比较完整的典型的原生草原。1985年建立了中国国家级的最大的草原保护区,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纳为”国际生物圈保护区成员,主要保护对象为草甸草原、山地草原、沙地疏林草原、河谷湿地和芦苇地的草原生态系统。

呼伦贝尔东部草原(内蒙古)草场总面积9.3万平方公里,天然牧场面积1亿多亩,湖泊500多个,河流3000多条,还有森林2亿多亩。辽阔无边的大草原牧草茂密,每平方米生长20多种百株以上的牧草,有天然芦苇70多万亩。

伊犁草原(新疆)伊犁山地草原面积3.4万平方公里,伊犁草原风景秀美,唐布拉草原有113条森林河沟,巩乃斯草原在伊犁河谷的东端河谷草原是新疆细毛羊的故乡,那拉提草原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源县东部那拉提(意为“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镇境内总面积达800平方公里,传说成吉思汗西征时,有一支蒙古军队由天山深处向伊犁进发,时值春季,山中却是风雪弥漫,饥饿和寒冷使这支军队疲乏不堪,不想翻过山岭,眼前却是一片繁花织锦的莽莽草原,泉眼密布,流水淙淙,犹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时云开日出,夕阳如血,人们不由的大叫“那拉提(有太阳)”于是留下了“那拉提”这个地名。

祁连山草原(青海、甘肃)祁连山草场面积2.6万平方公里,在武威、张掖、金昌一带的冷龙岭北麓,与草原相接的祁连山是一系列平行排列的山岭和谷地,终年冰雪覆盖。祁连山一名是古代匈奴语,意为“天之山”。地势平坦广阔,草原土肥草茂,植被多样性,山丹军马场是当今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马场,自西汉元狩二年起就是养马屯兵之要地,地球耗尽石油后将为日后交通之需提供马种、马匹储备。

川西高寒草原(四川)草场面积7万平方公里,在孜州中部,以理塘、甘孜,新龙,白玉、巴塘草原为核心,草原和丘状高原地貌发育充分,平坦宽阔。受暖湿气流影响,阳坡和山原面为华丽的亚高山草甸、高寒草甸和沼泽。河流弯曲摆荡,蜿蜒其间,牛厄湖星罗棋布,红原若尔盖湿地草原面积3万平方公里草,牛羊漫野,牧歌悠悠,是藏族游牧民聚居的地方,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曾多次通过这里。

霍尔月,藏历的历书上以霍尔月三月开头,而生活上以霍尔月正月初一为新年。所谓“霍尔月”的特点有三个:(一)以寅月为正月。(二)以正、二、三等序数纪月。(三)以朔为月首初一日。这三条本来是汉族的“夏正”的办法,藏历计算闰月和大小月的重日、缺日仍保持了时轮历传统的算法,是藏历特有的方法。因此,霍尔月不是汉族的夏历月份,不是单另有什么蒙古的历法(只有蒙古月而没有蒙古年、蒙古日),本应叫“藏月”,不过后来,蒙古人、藏人还是普遍地接受并习惯上称之为“霍尔月”。

霍尔月这个名称的来源于五世达赖喇嘛所著的《黑白算答问》,书中说“成吉思汗于第四个胜生周火猪年(公元1227年)取西夏国都,隆重庆功,并以此月(其实是元太祖二十二年六月,何故,仍待考)为蒙古岁首,星宿月遂以正月见称。”此书是四百余年后出书,也只是口头的传述,不过,藏族的学者们都承认此说。八思巴在用藏文写的著作中的纪月方式实质上是汉族的夏历,但藏族是在元代通过蒙古族皇帝的影响而引进的,霍尔月的引进也是经过抵制和斗争的,布顿大师在八思巴后六十年还在指摘八思巴,说他不应该穿蒙古服装,尤其在传戒述僧腊(即僧龄)时不该口称“蒙古某日”,八思巴坚持霍尔月纪法。

艾拉肖楞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5b65130100ccgf.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