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 在西藏看见的西藏人(有图)

在西藏看见的西藏人(有图)

2009年2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听过一句话“景色可能留人一时,但真正留的住人留的住心的,还是人文风情……”正因为有她们,在我心里,拉萨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1129格桑

光明甜茶馆对面,车水马龙的街市旁,一个小姑娘很乖的独自坐着,手里抱着一条同样温顺的小藏狗。这个姑娘极其漂亮,漂亮到我从她身边走过,忍不住回头跟她玩耍。午后,阳光暖暖的,我们坐在路边的门槛上,玩狗、玩相机、分享糖果……简单而快乐……我甚至想,西藏之行就应该这样猫在拉萨一角……小姑娘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格桑”,意思是,草原上盛开的代表幸福的美丽花朵……

德央

格桑的妈妈。第一天和小格桑变成好朋友,德央一直在照看店里忙碌的生意。离开时,我们约定,明天一块去光明喝茶。当我又出现在小店,店里所有的店员竟同喊“德央,穆乔来了,喝茶去:)”。德央放下一店子生意,挽着我的手,像重逢的老友一般坐在了光明。德央好美啊,带着一种纯净的气质。她的丈夫是画家,画唐卡画房子,我们相约去她的家乡,一个女人们都会挖虫草的地方……临走的上午,又去小店,德央没上班。下午竟然接到德央的电话,很急“你走了没有?怎么办,没有见到面,我有一个小礼物要给你的,怎么办、怎么办……”那一瞬间,眼眶湿润、温暖而感动……人和人之间,可以不设防的真诚沟通,原来人和人即便萍水相逢,也可以这么近……飞机故障了,没走成,别的旅客捶胸顿足之时,心中暗喜,一定是拉萨要留我,还有神奇的缘分等着我……又出现在小店了,店员们又喊“穆乔来啦:)”德央牵着我的手,并没说什么,我的手上多了一个美丽手镯,珍贵……手镯、德央、情意……

阿旺桑珠朗杰

从珠峰回程的路上,路过青藏铁路,瞄到一座可以爬上去的铁路桥,暗自打算,我要骑车来,我要去看看天路……如约而至,站在桥下,遇上守护天路的人,阿旺桑珠、朗杰。邀请我去他们的帐篷小坐,忙着烧水泡茶。他们年纪很小,一个18岁,一个20刚出头,每天巡视铁路住在铁路边的帐篷里,与天路相伴。跟他们聊天很有意思,一笑起来,眼神阳光而清澈……原本想在铁路上走走海玩一阵,但怕给他们惹麻烦,爬上去,不超过30秒就下来,已经心满意足了……当我们坐着火车呼啸而过的时候,请别忘了,这样一群默默奉献的人。

江材

去色拉寺看辩经,很晚才到,佛阁已经开始关门,路上遇到一个喇嘛,跟他打听辩经的地点。他告诉我,6点才开始。于是带着我转他所在的佛阁,打开一间间锁上的殿堂,让我叩拜,很客气,每走进一间殿堂,他会像指引贵宾一样右手指路说请。每次打开小小的木门,里面都是一间肃穆的佛殿,忽然,这次打开的木门里面是厨房,心里一阵纳闷,旁边没有游人,甚是慌张,原来他是请我去他的宿舍小坐:)。藏族人家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寺庙学习,小喇嘛有自己的师傅,师傅负责他们学习照顾他们生活,长大了,寺庙给他们一间屋子,里面的家具都是自己家带来,他们就继续深造。江材的屋子有很多很多经书,跟他聊天,江材会汉话,但并不特别流利,他告诉我他开始学英语了……没想到,会和喇嘛一块念初中英语,呵呵:)……喇嘛们一起也会踢球……给我做正宗酥油茶……给我展示藏中英辞典……不记得合影,放张在他屋子里的照片吧,温暖的阳光、不一样的文化、奇妙的邂逅……

绒布寺喇嘛

绒布寺在珠峰脚下,一进绒布寺,忽然百感交集哇哇大哭:),有的时候哭泣不是因为伤心,说不清为什么。大哭之时,一个喇嘛走过来,伸出手,我把我的手递给他,当他牵住我的手的时候,很温暖很皈依……他牵着我走上长长的木梯,打开锁着的佛阁,走到莲花生大师的像前,磕长头,那一瞬,心里的感受正如我曾经祈求的“尘埃落定的宁静、浑浊沉淀的清澈”,喇嘛用酥油贴在我额头,他不会汉话,但照片里他仿佛也泪光闪闪,感动、谢谢……

1220甜茶馆遇到的人们

喜欢极了西藏的甜茶馆,不精致不安静但是喜欢这种不喧闹,却既繁华又慵懒的气氛。甜茶馆里长长的木头椅子,一排一排,认识不认识的只要有空地,挨着个坐在一块,店里几乎没有游人,周围有转经累了正在休息的朝圣者、侃大山的人们……每次,我只要一坐下,就有旁边的藏人很友好的把她们买的一壶甜茶,给我到上,每次都是这样,有出去读书会说汉话的年轻姑娘,有并不会说汉话的中年藏族大姐……这种和陌生人之间祥和的氛围很让人沉醉。特别一提的是,在仓姑寺甜茶馆,吃完藏面,我理所当然的懒得擦嘴。对面坐着一个转经的奶奶(照片上这个),完全不会汉话,她就很自然的从包里拿出纸巾,给我,示意我擦嘴。当时的感受,很慈祥很温暖,眼眶又湿润……在我生活的地方,不可能有这样的体验……

八角街讨钱小孩

都说拉萨是最容易布施的城市,可能因为这样拉萨真有很多讨钱的小孩。我和碎花(遇到的朋友,留心的人藏漂部分再写)一样固执,我可以给我愿意给的人,但开口要钱的一律不给。于是,出现这样的场景,路上一伙小孩守球门一样拦住我的去路,纠缠,我忿然转身离去。不过在仓姑寺,一出甜茶馆,远处有个朝圣的人我想给她钱,但当时扛了自己的全部家当,懒得走过去,没思考,就跟旁边的一个讨钱的孩子说“我的钱是给他的,麻烦你递给他。”这个孩子就高高兴兴的帮我传递。当时很感动,这些孩子还是很纯净……

达瓦

和SKY(西藏认识的朋友,藏漂部分再写)在路边问路,一个人说,走,我带你们去,原本以为刚好顺路,谁知到,这个人陪我们走了一下午,小昭寺、冲赛康、八角街:)……这个人叫达瓦,藏族汉子,公家人,遇上我们的时候,刚好24小时值班后回家,发现爸妈去羊卓雍措转山去了,于是乐悠悠的跟我们闲逛……带我们去藏族人逛的地道市场,大开眼界,以至后来像我这种最烦逛街的人在这里乐此不疲的海逛;带我们去小昭寺,逃票未果被拖出来:);带我们看非常时期被烧的屋子,给我们讲故事;嘴里叨叨,公家人不可以信佛,却被我们带到八角街转经:);被我们忽悠到,网上巨火,藏族人却不那么以为然的玛吉阿米喝茶……说,如果不是第二天要上班,就和我们一块去珠峰:)……自问,如果在长沙街头,有人跟我问路,我会这样把路人当朋友相处吗?答案显而易见,藏族朋友的真诚、热情与豪爽让我感动、珍惜……

穆乔
http://walking-yy.blog.163.com/blog/static/90484533200912222650389/

分类: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