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藏人博客, 言论 > 佛教与本教结合为人心化、社会化的藏传佛教

佛教与本教结合为人心化、社会化的藏传佛教

2009年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如今很多人思想极端,充满自私自利之行为,使强迫要求别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你是喜欢他,但这并不代表别人也喜欢;其对你有利益,但这不一定对别人也有利益,所以无论做何事,学何法,都要包容一点,就会彼此都有好处。有的人自己做了皈依仪式,吃斋念佛,就自以为自己是佛家弟子,要求别人信佛,以及吃斋念咒,太过于地执着形式上的东西。其实这也是极端、不包容的状态,因为仅仅吃斋念咒,不一定是个好的修行者。如果别人拒绝你的要求,不听你的劝告,你就会感到不高兴、不快乐、不舒服,从而生气、发火、吵架,这些种种都是没有包容心之故。

我们是要信佛修佛,而且要取得觉悟道精神,但不能因为我们自己信佛,极端地强迫他人信佛,不能要求别人做他不喜欢的事。信佛、修觉悟道精神是很好,但如果时机不成熟,你强迫他不但不会有好结果,反而造就极端、倾向。他们的想法也许是错误的,但这毕竟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我们为了避免极端与冲突,不能过之干涉别人的想法。他们之所以极端和倾向,是因为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没错的,就是因为不理智之故。改变某人的想法,是需要时间,通过时间,慢慢地感化他;为了避免极端、冲突,不能及时作出选择。

既然改变不了,就应该顺其自然,只有顺其自然才能认识有舍有得之道理。有时我们自己的选择也不一定是对的,譬如:信佛信得极端了,就会倾向佛,倾向菩萨,偏袒宗教,或者太过于地执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导致极端、不包容的行为。它会覆盖我们的本性,蒙蔽我们的智慧,造就很多伤害。人走向一个极端时,觉得除了自己,都是不正规、邪道之人,使排斥这个,否定那个,诽谤他人,导致混乱、不和谐。

有的信佛者很可怜,为佛而执着,为菩萨而执着,为寺庙、师父而执着,为宗派而争论、为名利地位而争斗,我们宁可不要这样的信仰。这种修行会给你带来痛苦、不自在、不幸福,导致跟人相处不好。如果一个人觉得除了自己之外,都是外道、不正规,使你失去朋友,迷失方向,找不到知心朋友。我们要宽恕别人,忍辱、包容别人的不好,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信任、肯定,这就是修仁慈心的基础。

一、不包容会怎样?

这世上的所有极端、冲突、矛盾、争论、争斗,都是因为不包容造成的。譬如:印度在释迦牟尼佛尚未诞生之前,他们自己有信仰,那就是印度教。当时没有邪正、外道之说,因为只有一个思想,一个信仰,那就是印度教思想。后来释迦牟尼诞生于世,创造跟觉悟有关系的精神教育,自那起,她跟印度教产生冲突,两者成为对立,产生了外教与正教之说。从法的本性的角度而言:不会有邪与正的区别,所谓邪正皆属于极端、倾向,是不圆融的理解。佛的理智是远离戏论、极端,不倾向任何思维、行为。但从人的角度讲:则有很多你我、自他、好坏之分别,从而产生教育、宗派之说。

有人尽管问道:“何谓戏论?”所谓无戏论就是讲我们的本性,就是在描述万法的本质。你觉得这是对的谓戏论,觉得他是不对也谓戏论,极端于存在或者不存在都是戏论;极端于常见或是断见也是戏论。一切定夺都是凭着我们自己的判断、思维而定夺;也凭着自己两指眼睛所见、两只耳朵所闻到客观来决定一切。那么我们自己能靠得住吗?回答:“我们心如夏季的天气,时而高兴欢乐,时而愤怒如雷,非常靠不住。”很明显,我们在患黄疸病、心慌、疾病时,眼前的所有事物皆变成黄色或红色,就连月亮、雪山都成为黄色,所以眼识有错觉,非常靠不住。我们所谓雪山黄色不是客观事实的黄色,而是我们把他看错成黄色,是我们自己的眼识有问题。既然眼识有错觉,鼻识、舌识、身识等其余五识自然有错觉,所以不能轻易定夺。本教《中观论》云:“远离所有戏论,此时没有中边,名为中观之真理。”远离八戏论,即生、灭、常、断、去、来、一、异。

印度人受到印度教的思想影响,喜欢极端、定夺、评价万物的是非曲直。他们把佛法与印度教当作对立性、矛盾性与实际性,从而产生很多邪正、好坏等是非曲直。如果人们缺乏包容心和理智性,不管在家里、单位还是在学修方面,都会造就不好的局面。人与人之间相处不好、产生冲突、矛盾都是因为缺乏包容心。如果有了包容心,你就会关心、关爱、照顾他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若要得到别人的认可、赞叹与肯定,就得为此付出代价。退一步海阔天空,无论做何事、学何法,都不能正面冲突,这样才有弥补、挽救的机会。

学佛的目的就是要发现自己的缺点,培养关心、包容、忍辱、宽恕之广阔心胸。只有认识真正的自己,才能打破自我,打破顽强而固执之念。我们为了认识自己,培养理智和情感,培养人格素质,逐步融化人格。如果你的思想里存有偏袒自己,或者为了保护自己,排斥他人的思想,则会造就成佛、觉悟之障碍,佛教经典中称他为知识障。我们是要自力更生,自食其力,我们还要创造美好的生活奇迹,但不能把我们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不能因为我们的快乐,夺取他人的快乐。人不能太自私,我们懂得包容、宽恕、尊重他人,要有理智心,发现别人的痛苦,理解别人的心求,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完整之人。我们先要发现所谓的自己是常见还是断见?是有还是没有?是大还是小?是这个身口意还是身口意以外的东西?都要,慢慢的观察、发现。所有的执着、妄念都是我们的心操作的,身体、语言成为他的奴仆,生生世世为他卖命效劳。如果我们要消除其执着、妄念,首先要调整好固执、顽强的心。你要调整好心态,就得发现何谓心,心为何物?心是从何而来?如今是什么状态?以后会怎样?仔细地研究、观察心的变化、动念、每个细节部分。

印度人的思想原本是很单纯的,但后来在印度教与印度佛教之间发生冲突,直接影响了印度人的思维。其思想造就小乘与大乘、外道与正道等强烈宗派争斗、争论,导致佛法与印度人之间的冲突、矛盾与不和谐,使佛教将在印度社会上逐步消失。印度佛教把印度教称着外道、邪教,但印度教自己肯定否认这个观点。其实他本身是很好的一门哲学,但为什么用的如此极端、倾向呢?就是因为人的思考存有极端、倾向,所以染污了觉悟道精神。这些都是因为没有包容心、宽恕、理智之故。

后来佛教传入到西藏,与西藏原有的教育思想发生冲突,导致西藏人的思想混乱,使吐蕃政府走向分散、毁灭世局。这也是因为没有包容心、理智之故,他们通过政治手段,用于佛法,使造就了极端、不包容行为,导致佛法也变成魔法。后来阿底峡尊者依照耶西俄等大德的要求,步入到西藏,创立新密法,自那起西藏地区又引起了一论新的争斗,那就是新密与旧密之争斗。新密否定旧密,造就了新密与旧密之间的矛盾、冲突。时间不停地流失,西藏宗教争斗越来越严重,导致宗派不合,民族分裂,政府失散之状态。旧密包括本教、宁玛派、噶举派。那么他们为什么否定旧密,创造新密呢?就是因为旧密跟本教或者西藏原有的密法与大圆满有关系,所以旧密被否定。他们发现所谓的旧密根本没有摆脱西藏原有的密宗、大圆满,他们觉得之前的所有辨证、辩论都是自己跟自己辨证。其实该争论本来是西藏的吐蕃与象雄政府之间的争斗,但后来随着时间,逐步成为西藏文化与印度文化之间的争论、争斗。

当时他们把宁玛派称为“本教侄子,”噶举派称为“盗法者。”为什么宁玛派称着“本教侄子”呢?就是因为他的教理教义跟本教有关系。其二者的九乘次第的划分、大圆满修法都是大同小异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非。后来其他的教派排斥宁玛派,说:“她至今未脱离本教的关系,他的教义、教规和本教毫无区别,所以称他为本教侄子。”宁玛派被别的宗派排斥,他为了不被人排斥,维护自己尊严,排斥本波教等西藏原有文化,这些都是象雄与吐蕃两国的政府造成的。

两国政府为了打败敌对,获取胜利,设计了很多计划,造就人们心中的冲突、伤害。譬如:为说服西藏人,把莲花生大师邀请到拉萨,建立桑耶寺,创立宁玛派教理。吐蕃政府为了摆脱象雄政府的压力、威胁,把莲师的世袭源于乌丈那,而不源于象雄,所以在莲师传记中产生花生、化生、湿生以及胎生等故事。这些都是吐蕃政府为了掩盖他的氏源,以及掩盖事实真相而编造的故事。他们为了掩盖莲师氏源,付出了很多心血,编造了很多故事,导致到至今搞不清莲师的真正历史。

其实西藏人并不了解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有胎生传记,也有花生传记。譬如:仁增隆萨宁波著作《佛集史》、达相巴大师的《耶西错杰传》、多吉林巴大师的《莲师箴言》、乌金巴大师的《五部箴言》、宋吉林巴的《莲师箴言》等中既有胎生传记,也有花生传记,且胎生为前,花生为后。且那些大德皆为赫赫有名的伏藏大师,也是本教与宁玛二教公认的大德。但如今很多孤陋寡闻之人,看了其中一本传记就定夺,莲师是花生或者胎生,覆盖了历史的真相。

但部分大德高僧还是很有包容心的,他们认同西藏原有的教理教规,而且学过西藏原本教义。譬如:著名伏藏大师多吉林巴、玉顿海日噶、木旁巴大师、加木央钦遮旺波等大德。他们既有本教经典著作,也有宁玛派著作经典,发挥了西藏文化的真正用处。他们用非常广阔的心胸,包容心西藏所有文化,拥抱世界。他们各个智慧圆融,仁慈积极,发现西藏佛教独有而浩瀚的哲学内容,因他们都是爱惜觉悟,重视觉悟道精神。

宁玛派为什么怕跟本波教有关系呢?这个问题肯定是八世纪时造就的矛盾和伤害,其伤口一直没有回复好。八世纪时,吐蕃政府为了推翻象雄政府,以及摆脱象雄文化的压力和影响,从印度迎接龙树中观、无著的唯识哲学,用其思想,推翻、反驳西藏原有文化、思想。他们把西藏原有文化、思想称着本教,通过时间,文化逐步形成为宗教形式,故谓本教。吐蕃政府的计划中,把印度思想家菩提萨朵迎接到西藏,创立中观哲学,但由于西藏人反对其教育,第一次计划失败了,菩提萨朵返乡。当时国王只有十三岁,没有能力处理国家大事,当时的吐蕃王国政事都由大臣们操控着。八世纪的革命,造就了破坏西藏人的感情、相处,一片净土陷入到了混乱世局,都是因为政治必要,佛教哲理被政治家给利用了,使造就不明不白的藏族历史。

后来那些革命家,为了改革吐蕃政策,脱离象雄政府的控制、影响,把莲花生大师请到西藏,说服西藏人,改正西藏的政治制度。他们为什么偏偏选择莲花生大师呢?就是因为他有身份价值,只有他才能说服西藏人,他也会为他们说服西藏人。莲花生大师有很多传记,其中有胎生传记、花生传记。多吉林巴《莲师箴言》、仁增隆萨宁波的《佛集史》、达相巴的《措杰传记》等中主张胎生传记。胎生传记时,他的父名为真巴朗卡,母名耶西措杰,哥哥叫泽旺仁增。真巴朗卡是象雄十八位恰日坚之金恰日坚之子,是王子身份。莲花生大师贵为王子,很有身份价值。吐蕃政府利用其价值,说服西藏人。莲花生大师他曾经在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留过学,所以他也不会排斥印度思想。

其一、莲师爱惜西藏文化,因他是藏族人;其二、他在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留过学,所以不排斥南方文化;其三、为了吐蕃政府得到稳定,他必须作出这样的选择;其四、他很有包容心,即大圆满之心,所以没有太多的极端、倾向心。故此,宁玛派与本波教就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象,至今分不清谁是谁非,也许不必要分清谁是谁非。后来为什么出现阿底峡尊者?为什么创立新密,否定旧密呢?都是有原因的。

阿底峡来到拉萨,看着桑耶寺所收藏的经典说:“印度也曾未有过,这样多丰富多彩的资料,这肯定是莲花生大师从天界、龙界请来的。”这证明了,西藏密法、大圆满的部分起源不在于印度,而在于西藏。西藏本来就是一片清净之地,实修分为非常浓厚之地,所以出世过数十万虹化大士。但当人们思想陷入争斗、争论状态时,谁都会分不清谁是谁非。有的人说:“显宗好。”也有人说:“密宗好。”他们把显宗与密宗看成水火不容,没有一个是显密融合的。所谓的显宗是来自印度的中观、唯识思想;所谓密宗密宗就是西藏原有的思想,所以把他们当作水火不容。

吐蕃逐步走向混乱状态,郎达玛赞布为朝时,战争终于爆发,政府失散,思想混乱。战争是从他的两个儿子之间的争斗爆发,导致吐蕃四分五裂。当时大儿子叫亚木丹,吐蕃失散后一直留在西藏拉萨,坚持自己观点,成为拉萨王朝;次子叫俄桑,转移到阿里,建立阿里政府,产生阿里王朝。他们之间的战争爆发起源肯定在于政权,都是为了争夺政权而战。后来阿里王朝把阿底峡尊者迎接到阿里,让他在阿里讲了三年的因果法,阿底峡被称为因果上师。这证明了他们是支持印度文化、反对西藏原有文化之人。所以西藏历史上把俄桑写成国王的真正后裔人,而亚木丹是冒牌的,不是真正的国王后裔者,使编造很多故事。这些都是西藏宗教界人士伪造的故事,或者说不喜欢亚木丹的人们所记载下来的史料。西藏历史记载:“亚木丹与俄桑二人是同父异母的吐蕃王子,大儿子是王妃从外面拣来的,不是真正王子,故谓亚木但;俄桑是真正的吐蕃王子,他们为了王子安全,白天阳光下守护他,晚上灯光之下守护他,所以称他为俄桑王子。”

后来阿底峡尊者来到拉萨,查看桑耶寺的经典时,那些经典仍然保存的非常好,这证明亚木丹等人不但是支持西藏原有思想者,且反对印度思想。他们之间正邪不合,说法不一,观点不同,几百年来,显密经典水火不容,都是因为印度跟西藏思想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后来时间如流水,西藏佛教逐步形成为如今的藏传佛教。

二、阿底峡尊者

阿底峡大师是东印度萨霍尔王室之人(公元982——1054年),俄桑王子后裔向曲俄、耶西俄二人,为了改革、纠正西藏的宗教,把他邀请到西藏阿里地区传法。大师在阿里地区呆了三年,演讲因果业报,阿里人称他为因果喇嘛。然后逐步前往了拉萨,查看桑耶寺所保存的经典,他说:“印度也曾未有过这样丰富的资料,这肯定是莲花生大师从天界、龙界迎来的。”他想说明这些经典部分不是来自印度的释迦牟尼佛教,这个跟印度佛教没有关系。这是阿底峡创立新密的第一步计划,因为他来吐蕃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完善的龙树哲学,他自己也是个持中观应承派之士。

他为了在吐蕃建立完善为他不是西藏人,他是印度人。他为了推翻、否定旧密,创造新密,说:“西藏旧密没有成就之道,不是释迦牟尼所谓,只有释迦牟尼佛法才是佛法。”自那起西藏地区又发生了一个新的龙树哲学,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没有考虑到这样西藏自己的文化、思想受到很大的伤害,因的争论,那就是旧密与新密之争论。他们创新密的主要目的就是推翻旧密,弘扬龙树中观之道,逐步建立噶当派。噶当派意味不排斥任何显宗、密宗,只要是能够觉悟的、成佛的诀窍都是佛法。

旧密包括本教、宁玛派、噶举派三者,当时他们把宁玛派称着“本教侄子,”因为他的教理教规还未脱离本教之关系。本教是指八世纪以上的所有西藏思想、文化。八世纪时,吐蕃政府为了推翻象雄与象雄有关的文化,迎来印度的龙树哲学,创造西藏式龙树中观,制造二者之间的矛盾、冲突。故此,后来人对这二者之间的关系、观点方面产生很敏感,把它当作水火不容,这些都是八世纪时的政治家、改革造就的矛盾。阿底峡尊者来到西藏时,人们心中仍然存在着其观点,不休地争斗、争论。他么迎接阿底峡尊者,在名义上是为了消除其矛盾,但实际上就是为了推翻旧密,创造新密而为。

仁钦桑波是公元958年诞生在阿里裕格地区,成为优秀的大译师家。后来拜阿底峡尊者为师,继任译经、研究工作。阿底峡把自己的弟子仁钦桑波、勒比西绕译师的译经当作新密经典的标准,自那起西藏有了新密经典,逐步推翻旧密经典,使毁掉了很多有关西藏原有的资料。譬如:旧译甘珠尔、丹珠尔的大部分资料以及有关本教文化。阿底峡尊者在西藏,弘扬龙树哲学方面取得很大的成就,但他为了弘扬印度哲学,毁了很多西藏自己的文化和思想。他为什么如此极端呢?就是因为他不是西藏人,而是印度人,所以不会为西藏文化的未来着想。

三、本教

我们从本教的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经典论典中可以看出,本教历史悠久,教理独特,内容丰富。他不但是西藏文化的精髓,而且跟印度、汉地、尼泊尔、波斯国、乌丈那等各国各族文化也有关系。本教所有经典跟宁玛派教理、教义以及经典很大同小异,有的连词句都不相违。西藏佛教发展到噶当派时,他们之间很多风格、修持方法、文化背景也就越来越有差距,那是因为阿底峡尊者是印度人。他之所以建立新密,否定旧密,是因为他跟西藏文化之间的观点、风格、思维方式不同,所以造就跟西藏原有文化不同的风格。我们要知道本教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门宗教或者帮派,他是八世纪以前的西藏文化总称,包括宗教、哲学、文化理论。西藏佛教之所以如此兴盛,是因为他跟西藏文化结合的非常得圆满,非常包容,她深入西藏人的心里,成为人心化、社会化的藏传佛教。她就是因为在西藏原有哲学思想、文化教育基础上发展起来,所以此乃包含汉传、南传佛教没有的独特教理。

很多西藏佛教历史研究者,把西藏佛教称着“喇嘛教,”不称他为佛教也是这个原因吧!但我们对西藏佛教、哲学文化的历史、教理方面研究、认识得不透彻、不深入,在研究西藏文化时,忽略了西藏文化的重要若干,那就是西藏本教。很多人总是把它当作宗教、宗派、党派,通过政治或者宗派的利益而评价她的是非曲直,根本没人真心地研究过他,导致不到位、不全面之处。

1、什么叫本?

据本教典藉所载:“本”是在古代藏文史料典藉中反复沿用过的一个名词,也是用处范围非常广的很重要的名词,可以说万事万物皆称为本。本一词蕴藏着无穷含义,即在本教因明学和般若部里记载“本谓能维持其自体者;或摄持其自性相。”即有性相、摄持性相的、言思对境的万事万物皆可称为本。本包括八大含义,即有为法即本、无为法即本、轮回本、涅槃本、地道本、法处本、所知本和福德本。有为本是指器情含有万事万物;无为本是空性、天空等一切可知,即万事万物的本质;轮回本是指无明至生死之间的一切轮回万法;涅槃本是指布施至无上智慧之间的一切可知;地道本是指五道十地的一切修法境界;法处本是指意识对境的一切可知。详细情况见本教《般若十万颂》、《般若经典》大小等别处。

本与在汉传佛教里所谓的“法”、古印度梵文中的“达磨”、象雄文中的“吉”、藏传佛教经典中的“曲”等意义基本相同。总而言之,他涵盖了有寂含有的万事万物,如在般若智慧经中就有云:“轮回本与涅槃本,有寂诸本为空性。”如今很多人见到一句本词就张着嘴,说本教的是非曲直,实际上他自己都没搞清楚本教到底意味着什么、涵盖了什么,以及它的词句含义范围有多大。我们不要以为看见了一个西藏人,认为它是罗桑,有可能是扎西,或者泽绒等等。不懂真理就不要瞎扯而下结论,因为本教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组织或者帮派的含义,它是西藏七世纪以前所使用过的万事万物总称。后来西藏政治与宗教中发生了很大的变迁,在吐蕃王朝与象雄王朝的争斗中,彻底毁掉象雄王国,它的信仰、文化习俗也随之面临衰弱局面,建立了宁玛派教理,曲字代替了本词,用于本词的人,在藏地史学家、诗学家当中越来越少,因而造成今天的局面。很多本教经典云:“本谓不动而度人。”本的真正含义是本质不动摇的,即无论怎样解释,其本性不会有任何变迁;不但是本质无取无舍、无生无灭之不动摇,她的作用先前,能度万物、能度所有众生。意思就是她能破万物,不被万物所破,这就是本的含义。

西藏大圆满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0fe33d0100cunc.html

分类: 宗教,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