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援藏干部”回忆当年

“援藏干部”回忆当年

2009年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一日,和母亲闲聊,母亲无意中说起过去她和父亲在西藏工作的往事。母亲说:“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在西藏读书时,经常和你一块上学的小伙伴XX吗?你们的年纪应该差不多大吧?听说那孩子现在在北京,到现在还没成家。”XX,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矮矮胖胖的小男孩,印象当中似乎很可爱,至于模样,由于时间太久远,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那时我们俩是很要好的小伙伴,两个人每天手牵着手,蹦蹦跳跳,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常常引得大人们一阵逗笑。现在他也应该是人到中年了吧,不知为什么还没成家呢,是要求太高,还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无从得知,祝福他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吧。

母亲提起这个话题,倒引起我不由得回忆起在西藏的那段童年往事。在儿时的记忆中,那里是一片纯净快乐的世界。

父母亲当年参加援藏工作,一去就是近十年。由于那里空气稀薄,气候严寒,父母工作的地方偏僻且条件艰苦,所以他们也很少带我进藏,因此我一共进了两次西藏,断断续续地呆了差不多两年时间。

那时候,进西藏唯一的路只有川藏公路。川藏公路始于成都,沿途要经过雅安、康定、泸定、甘孜、阿坝等地,直至西藏昌都;还要翻越几座高海拔的大山,记忆中好象有二郎山、雀儿山、折多山、达玛拉山等等。在我印象中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和母亲一块坐车进藏,到了二郎山顶,由于地面结冰,我们乘坐的长途汽车的防滑铁链出了问题,司机停下车来加防滑铁链,车上的很多乘客便下车活动活动,母亲也带着我下了车,地面结着薄薄硬硬的冰层,很滑,母亲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滑、战战兢兢地来到路旁,山顶很冷,风,冰冷刺骨,俯瞰陡峭的山涯,公路沿着山盘旋而下,似乎无尽无涯,望不到底,令人头晕目眩、胆战心惊,那一幕情景,深深地印在我幼年的脑海中,一直记忆至今。

母亲每每谈起那些往事,总是说:“我们那时候简直是冒着生命危险进出西藏,带着你就更怕了,每次一上山,就看到你的脸开始变青,嘴唇发紫,越到山顶越严重,下山了,你的脸色才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不过,这一切在我的记忆中都没有什么印象了,只除了二郎山顶那次冰冷刺骨的记忆,西藏,在我孩提的回忆中全是美好且快乐的。

父母参加援藏工作的地方很偏远,在昌都市所属的一个叫吉塘镇瓦约村的地方,是一个兵工企业。那个地方离最近的一个有邮局、有商店的小村镇,都有近2、3个小时的车程。生活很艰苦,最难的是一年四季几乎吃不到蔬菜,唯一的蔬菜便是土豆,而到了漫长的冬季,连土豆也没有了,常常是一连几天都吃白饭;永远也喝不上真正烧开的开水,蒸的馒头永远也是夹生的。不过,这一切在一个孩子的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西藏最美的季节是春夏两季,虽然时间不长,可是却最美丽。记得每到春末夏初,住家附近的山坡上,便长满了一种我至今不知名的灌木,上面结满了一种红红的果子,樱桃那么大小,红彤彤一片,开满山野。我们一帮小伙伴每天放学便背着父母,跑到山坡上摘红果子吃,小小的果子脆脆的、清甜多汁,甘美无比。几个孩子总是吃得小肚子胀胀的,才心满意足地离开。我想,这可能是我此生吃过的最甘美、最纯天然的水果了。如果从我们住的地方再往山里走十几里山路,便全是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那里到了夏季就更美了,有着各种各样的野生水果,什么野杏,野桃、野苹果、野葡萄等等,因为要走十几里的路,父母从没带我去过,不过听母亲说起过很多次,说那里的杏树都有一个小饭桌那么大,里面全是一原始的自然景色,可惜我没能见过。

那时候,父亲特别喜欢钓鱼。周末的时候,父母便会带上我,拿上钓竿,再带上一口锅,一点调料,来到附近的澜沧江边钓鱼。这里是澜沧江的上游,从这里再途经青海省,一直到云南省境内,哺育了两岸儿女。那里的江水清澈纯净,几乎没有一丝污染,江里的鱼很多。父亲每钓上了鱼,母亲便在一旁生起火,就着江水,熬上一锅浓浓的鱼汤,汤汁酽稠奶白,只放一点盐,便鲜美无比。记得有一次,父亲还网上了一条非常大的鱼,象小猪般扛回家,母亲只留一小段,别的都送给邻居,就是那一小段,就煮了一大盆子。

有时候父亲外出画画写生,也会带上我,偶然还会带我到他认识的藏民家作客。去之前,父亲总要先叮嘱我注意礼节。因为我实在喝不惯西藏当地的酥油茶,只觉得又腥又难喝。不过,到藏民家作客,就必须得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客人到家,主人一般都会端上酥油茶和糌粑待客,客人也必得高高兴兴地吃完。所以每次我都是屏住呼吸、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肚里,以完成任务。不过,过了这关便好了,一放下碗我便开始在人家家里东窜西跑,当地藏民的房子好象都是那种两层楼的木制房屋,楼顶还有晾晒青稞的地方,我最喜欢的就是跑到楼顶上去晒太阳,眺望绿油油的青稞田,还有远处山坡上一群群缓缓而行的牦牛。

不过,那时候还是有痛苦的时候。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上6点半,便会被父亲从床上提溜起来,逼着我练毛笔字,对那时的我来说实在是痛苦之极。不过现在想来,真的很感谢父亲,正因为他的严格要求给我打下的基础,才能让我能写一手还算过得去的钢笔字。虽然如今是电脑时代,用笔的机会越来越少,我仍心存感激。

西藏,在我童年的时代只有短短的两年,却留给我一生都纯净美好的回忆。虽然,我已记不清那里的天是否特别的蓝,云是否特别的近,但是在一个孩子的眼里,那里就是一个清澈明净的快乐天堂。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再到那个地方去看一看,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能梦想成真。

秋日私语
http://chqq831.blog.163.com/blog/static/98986757200912571639477/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