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言论 > 藏族老艺术家和姜昆说:“喝我们藏族的牦牛奶吧,我们没有三聚氰胺。”

藏族老艺术家和姜昆说:“喝我们藏族的牦牛奶吧,我们没有三聚氰胺。”

2009年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今天是藏历年的大年初一,昨天大年三十。我已经两天没有出门了。这几天天气不好。大云大风不适合出行。天上是白白的,看着有点像内地城市的天空。如果拉萨的天空变成这个样子的,我想我也或许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惦记这里了。而在家的时候,我曾站在窗口看外面的风景,幻想有朝一日家乡的天空像拉萨这样,我会对家乡多么地眷念。

人还是很依赖大自然的。依赖纯粹。

每次的出门都是郭大哥的邀请。让我去鸟窝喝茶聊天或是下午一起吃个饭之类的。郭大哥年纪比我父亲大,但是青春。郭大哥叫我出门我从来不推辞。与我们聊天一点代沟都没有,就像东京博士。同样的也是上海的中年男人。上海的中年和老年男人独自出行的不少,看来这是个浪漫情节。在蓝毗尼佛祖出生地的菩提树下静默时,碰到过一个完全不懂英语的独自出游的上海中老年男人,聊天时给人一种毫无心机的感觉,只是在离别时非要给我讲述车夫多要他十尼币,他怎么都没给的经历。让我对他的印象回归到可爱的小市民。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昨天杜哥邀请我去泡温泉,而且还自谦是铁公鸡请客。这边地小,八卦段子之类的流传很快,我考虑到不想给人留下段子来讲,百般推辞。杜哥再三邀请,说得人心痒。好不容易决定与他们一行去。才想起来月事来了。真是个倒霉孩子。晚上我和郭大哥等人吃年夜饭,天海夜市羊肉烧烤。杜哥短信来说。天上飘着雪花,泡着温泉,骨头都酥了。加上车费9个人才500元。

年夜饭之前给泽和德吉打电话拜年。泽与朋友们在外喝酒。德吉在亚东的自己家中。

吃饭途中又认识几个朋友。尤其是一个叫做白玛的藏族女孩,长得很美。穿着自己族的服装。很美很美。她戴的帽子是里羊绒外绸缎的像精灵的帽子,样式我没见过。很美。白玛上周刚做了手术,身子有些弱。很美。白玛自已一个人在拉萨闯荡,目前在做着弘扬藏族正统服装的工作。在藏区各个地方跑,问贵族借衣服,自己找摄影师,自己做文字。要出书。目前已经出了台历。卖的钱全部捐给拉萨残疾儿童学校。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她说,电视上的藏族服装,这里剪一块,那里露一点。并不是露的越多越美的。把藏族的服装都丑化了,没来过藏区的会觉得藏族服装怎么这个样子。我有同感。我说你看。旗袍成了各类档次宾馆的迎宾服装。

晚上我们回鸟窝看春节晚会。晚会的规模和各种设备之类的连地方台都不如。灯光打在人脸上除了眼睛嘴巴鼻孔其余一片白。主持人和某些歌手的衣服就像是几年前别的台丢弃不用的。我们所有人都觉得。。。敷衍得有些过分。不过小品相声尤其是舞蹈还是很美的。美的都是内在,外在的包装太敷衍了。晚会结束时电视上出现焰火齐放的场景,白玛说:“没有放焰火也不要作假嘛,电脑做的东西欺骗我们藏族人,以为我们看不出来。”真的,欺骗的东西太多了,不好怎么讲。

藏族老艺术家和姜昆的小品里有这样一句词:“喝我们藏族的牦牛奶吧,我们没有三聚氰胺。”我当时头部一麻。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是否爱国。这样说好了,我为自己的身份感觉耻辱,这份耻辱感会跟随我一辈子。就像米兰昆德拉放弃了自己的母语。有一天我也会放弃简体字。妈妈住院时喝的都是特仑苏,当时我们还想幸好还有钱买好牛奶,可是最后却又出致癌一档子事。不过很快就被“喝血”了。我无限愤慨无话可说。又走了题。本想生活在这里把这些无聊屏蔽的。

说好早上4点去排队拜财神。我就没回家,睡在他们鸟窝。3点多长工将我叫醒,长工是我们给一勤快男孩的外号,居然也是东华大学的,不过已经毕业六年了。赚的钱供自己漂泊一年多了。马上就要再回去赚钱。曾经以为辞职来拉萨泡着是多么不得了的一件事情。现在发现做的人都是不说的。好多人来拉萨做藏漂父母都不知情。

而且来过的人都想再来,那样子简直就像染了瘾。我每次在群里面说最新的状况,杨大哥都有点忧伤,他太想来了。其他的任何地方都是比不过藏区的魅力的。就象我,我一定还会再来,苦苦不知找何理由。

我们早上四点就到了扎吉寺。下雪了。雪越下越大,后来下成了鹅毛大雪。这样早,已经有人在排队了。我们买了桑枝煨桑,然后撒上糌粑和青稞,买了青稞酒和哈达。一直等到快七点,寺庙都没有开门。有老人受不了就走了,有小伙子在一边唱藏戏,只是把歌词改成“可怜可怜我们吧。雪中站了很久了。。。”周围都笑了。

白玛刚做手术不久,站的头昏眼花双脚支持不住了,我们只好回家。“瑞雪兆丰年。尽了心意就好。”大家这样互相安慰。

回到家居然停电了。大年初一停电了。不知是个什么意思。我没有回家。又在鸟窝睡了。大通铺,和长工。长这么大没住过青年旅馆。青年旅馆男女同住段子可多了。比如女的喝多了回来是床就倒头睡,床的主人只好自己睡睡袋和有些不太好的事情发生之类,晚上我也是男女同屋地睡了,不过我这人无趣,来了两回了,一个段子都没有。夜里有人放烟火和爆竹。鸟窝的狗泽玛吓到了,双脚一蹬就上了我的床。我惊醒抬头看是个什么东西。泽玛趁势就睡在我脑袋枕过的热乎乎的凹处了,哭笑不得。只有把它抱开睡在我的身边。又是个第一次。第一次和狗一块睡觉。它可暖和。都散发热气的。我睡得蹦蹦香。

山都白了,早上十点起床回家。刘刘刚起,要出去逛街买衣服。我再躺会。刚躺下十分钟,又停电了。大年初一停电,我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妈妈昨天就跟我说新年快乐。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了,看我生活得这么快乐,她别的什么都不说。还问我差不差钱,我说不差钱。

Scive sciv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fe6ad0100cddp.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