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言论 > 1966年的援藏干部回忆初识“文革”

1966年的援藏干部回忆初识“文革”

2009年3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从十六岁开始,懵懵懂懂的记事,懂事算起,我已在人生的旅途上走过了半个世纪。虽然,“笛怨萧清听未真,江湖旧雨散成尘”。但每当少时美好纯真的憧憬,与当今斑驳陆离的乱像相碰撞,形成强烈反差的时候,纵然历史一半尘封,一半雾埋。毕竟往事并不如烟,不时的袭来阵阵忐忑,丝丝惶惑。在我失却了青春躁动的暮年,只做为闲暇的一点事由,为良知而回忆历史,用道德去采撷记忆中的碎片。用哲人的话说:“我思故我在”,我认为,反思而不沉默,证明我活着。

一九六六年元月六日,我们这帮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和山东淄博的一百二十个年轻人,作为西藏自治区成立(1965年9月5号)后,首批援藏建设的人员,被安置在河北石家庄市岗北一个编号为3302信箱的厂子里,进行进藏前的技术培训,为期两年。前六个月的工作学习生活,紧张有序而充实。

“516”通知后,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六月份,市区街道上出现了大字报。

七月份,厂区内也贴出了针对厂领导的大字报。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地面晒得烫人……这时候,整个市区和厂区,大字报已是铺天盖地……虽然这与气候无关,但大字报上火辣辣的炽烈的语言,打着红X的名字,也着实灼人眼球,煎烤神经。令人困惑,躁动而不安。

八月三十一号上班时间,培训队领导通知不上班了,到厂区俱乐部开大会。会上,指导员做了简短的讲话,在总结了八个月来的培训工作后。话题陡得一转宣布,鉴于当前的形势,根据西藏军区自治区的指示,自今天起结束在这里的培训学习,这一点我们已与厂方做过沟通交涉。散会后,俱乐部主任和各区队长留下,登记造册回家探亲人员的名单,下午去买火车票。从明天起至九月七号,加来回路程给大家七天的探亲假。八号准时回到这里集结。根据军区自治区的部署,赶赴四川新津军区第三招待所,再进行详细的总结和有关西藏地理概况和风俗人情的学习,等待通知准备进藏。

我们几个人在登记造册的时候,问指导员,这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怎嘛回事?指导员指了指队长和助理员说:“我们在这里也接不到军区自治区的指示,只是从报上看看,具体的我们也说不清楚。”

当我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瞬间即逝的景色,回想与家人见面的喜悦和期盼,随着“吭哧吭哧”火车的行进声,渐渐的淡去,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理不清的隐忧,油然而生……

八个小时后踏进院门,一看愣了,只见满院子到处是打碎的陶瓷碎片,和书籍纸张焚烧后的余烬……走进堂屋,母亲一见我,嘴动了一下还没有说出话,就摔倒在地休克了。跟在后面的大娘,婶子,慌做一团。大嫂还比较镇静,径去请大夫,待大夫用三棱针点刺人中穴出血后,我把母亲抱到床上,母亲醒来攥着我的手,自是老泪滂沱泣不成声……周边的族亲长辈只是好言暖语的劝说,别的话似有什麽忌讳,一概无言。

稍顷,我到院子里站在碗口粗的老石榴树下,看着狼藉一片全是父亲生前的珍贵收藏,两大箱的古书大部分是线装石印本,那些书翻页都要用专用的薄薄的竹片,还有一些古人的字画,全部都付之一炬;父亲视若珍宝的古陶,青花瓷瓶的碎片散落一地……父亲倘若地下有知,看到这一切该会是怎样的喟叹和心痛,恐怕也会……我汗淋淋,泪涔涔斜靠在树干上……汗的咸味,泪的苦涩渗透到心里,泛起五味杂陈的波浪,一阵阵撞击震撼着我的心!

草草吃过晚饭后,按照族规拜见了族长辈,长兄,和在家时的玩伴。走到哪里都一样,都是婉言相劝,都似有禁忌躲躲闪闪……

我在家里只待了短暂而漫长的五天。带着族长和家人的“心要放平,眼要看路,脑袋要想事。”的嘱咐,提前一天返回了石家庄,令我想不到的是,同事们也差不多都回来了……

这是我初识的“文革”。我扪心怯怯的自问:“这是’文化’革命吗”?

bao6296862的blog
http://blog.gmw.cn/u/bao6296862/archives/2009/52268.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