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旅游, 汉博 > 藏区日记:关于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的种种

藏区日记:关于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的种种

2009年3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03.9.30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华臧寺镇,夜宿华臧寺

早晨6:30上了汽车,司机在兰州市内转圈磨蹭又磨蹭,12:30终于到达天祝县城。发现县城所在地叫华臧寺镇,便决定去拜访一下。

(一)华臧寺,260年历史

华臧寺在天祝火车站旁边100米处。原址尚有部分建筑,被占用。现址斥资二十几万建造,占地约2000平米。政府没有拨款,寺庙收入全靠香油钱和喇嘛外出诵经收入。

(1)小活佛

藏传佛教寺庙都有至少一位活佛,这里也不例外。小活佛(LivingBuddha/Incarbination)为第五世,天祝人,俗姓高,13岁。现有4位专用兼职教师,分别教他藏文、藏经、汉语及数学、英语。每月学费共计750元。

赶巧碰上活佛刚下汉语课,与他和老师(藏族退休教师)合影。活佛站中间,我和老师站两侧。庄重。又补了张休闲照,他前我后。

(2)华臧寺主持J

J青海化隆县拉加乡人。43岁。高大魁梧,像康巴人。幼年出家后曾在拉卜楞等寺进修过,在班禅寺(在天祝)、华臧寺等寺院待过。活佛的藏经老师。坦诚,周到。

我们谈了不少话。

(二)1公斤酥油

因当晚J挽言留宿,我便在逛街回去之前去了臧商李昂才那里,询问他我欲买1公斤酥油作为礼物如何。他建议买奶粉或送钱,因喇嘛不缺酥油。他的店只卖酥油和工艺品。他的诚实使自己放弃了到手的生意。

后来我与J谈起此事,他似乎对李的放弃不以为然。J说市面卖得酥油假货很多。里面掺植物油。喇嘛多从牧区买,18-19元一市斤。李卖16元一市斤。

再后来,牧民达(即第二天遇到的拉姆当智)说酥油现价为20元一斤,市面16元者掺植物油。口感差,但无害。

臧商李为什么不卖酥油给我当礼物送J?良心、怕被识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清楚。

(三)同化及假藏民

天祝现有22万人口,实际藏民约有五六万。但注册藏民远高于此数字。据说有不少汉民为争取享受子女入学的优惠政策,主动改为藏族。

来天祝藏传佛教寺庙拜佛的信徒里,不乏真汉人及假藏民。

这里的藏族人,大多叫汉语名字。据说以前上中学时,必须叫汉名,臧名不让用。县藏医院医师名单里,只有一个臧名,前面还加了张姓。一开始我竟怀疑都是假藏医。

10.1天祝-石门镇石门村夜宿臧牧民家

从华臧寺去天堂寺,路过石门寺。石门寺有500-600年历史。与华臧寺一样,毁于五八年。八几年重建,在原址。决定去看看。乘小面三元钱先到了石膏矿(地名),再有2-3公里即可到石门寺。包专车太贵。

下车后没走几步,看见几位藏民在路边刚宰了两头白牦牛,正在剥皮。停步闲聊,得知年长者住石门寺旁,牧民,有白牦牛50-60头,绵羊180只,山羊、马、猪若干。……当晚,夜宿他家。次日早,访石门寺。老者名拉姆当智。

(一)藏族人的经营方式及处事方法、时间概念:

Youhavetobepatient,betterforgettime,todealwiththem.

例:收购牦牛皮的是个回回,在当地收购已十几年。转卖临夏。上午10点牧民刚剥皮时来过,价钱未妥,走人。13点牧民吃饭时又来,价格在405-420元(三张)争执不下。又走。刚走出十几秒,牧民喊回,表示妥协。回回回来后,牧民马上反悔,坚持原价。“逗你玩儿”。不翻脸,嬉戏口气,坚持原价。回回也不恼,二次要走。真走了。牧民又喊。回回又回。这次回回上车自己扔下皮子。牧民又不干,坚持420。回回不干。又要走。牧民说可以,但要把皮子放回去。回回仍不恼,放了回去。又要走。牧民这次真的妥协。说好410元,回回同意。二人说好,回回先拿走皮子,改天结算。无任何书面协议,只是口头他承诺。

(二)拉姆眼里的汉人:

拉姆认为“汉人比藏人狡猾”。我的理解“狡猾”在这里不完全是贬义。当我开玩笑说他比汉人还狡猾时,他笑了笑,连说“藏族人不打诳语”,也就是不骗人。我与拉姆的走近,其实也是从路边的生意开始的。

我看好一对白牦牛角。询价,答10元。成交。后来我又想买下另一对较小的牦牛角。原价,我同意。这时拉姆、他儿子和另一亲戚已切割完牦牛,略事休息。我与拉姆谈起天堂寺最近的开光。他知道,但开光后未去。我找出一张随身携带的天堂寺开光卡片送他,还送他一包口香糖。他高兴地接过去。第二对牛角就不要钱了。

他们在肉铺里忙活时,我吃了午饭,回来后随他们去石门寺,他家恰好住那里。顺便送我,用摩托车或者拖拉机。归途中,他们在一家清真小饭馆停下,拉姆说很快,一小时后再走。我就坐下等。他们卖给该饭店另外一头白牦牛。宰杀完毕,吃完炒面条后,已经两小时多。

他们吃完晚饭去后院收拾时,我问店主并付了他们的饭钱,12元。我嘱咐店主到时告诉拉姆一下,她答应。上了摩托车,我告诉拉姆饭钱我已代付。他马上熄了火,说这顿饭是免费的。回去要回钱,硬要塞给我。推了好一阵,我先接过来,稍后塞进拉姆的外衣口袋。他应该能感觉到,但没吭声。半路上,他曾用手摸了摸口袋。但以后一直没提此事,也没有道谢的话,而是把我拉到自己的家。端上酥油茶、馍馍,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让儿子送羊的途中把我送到2公里之外的石门寺。

(三)夜宿臧牧民家

拉姆一家六口。拉姆当智-达尚明,55岁;妻带机草-赵廷兰,58岁;儿子达哇才让-达咏峰;儿媳老洒机-党得荡;孙女玛奶草-达颖才,小学三年级学生;孙子索南达杰-达鸿才,3个月。

拉姆是全牧民家庭。有50-60头白牦牛,170-180只绵羊,近200只山羊,马、猪若干。我去时他妻子不在家,她在七八公里外的牧场放牦牛和绵羊。拉姆也是半个月里第一次回家。除过年外,全家团聚的日子并不多。

拉姆是县里有名的牧民富裕户。他家的收入要超出一般牧民的4-5倍。而牧民的收入要比半农半牧或农民的收入好。但牧民也格外辛苦。为防止牦牛贼偷牛,冬天零下三十几度要在野外的山洞里守着牦牛睡。拉姆说那个罪一般的人受不了。

因最近牲畜头数增多,草场草源相对减少。拉姆在考虑减少牲畜头数,办一个羊育肥中心。在秋冬季买进瘦羊,栏养,人工喂养绿色饲料,在寒冬羊源最少、需求最大的时候出栏。这是他去古浪参观是学会的。(后来我在东部回民区居住的民和及临夏都见过羊育肥中心)他投资一万八千元买下原镇卫生院的院子,约45米见方,另带15间平房。单独盖这些房子,至少也得两万元。拉姆说。但别人一是无此意识,二是没钱投资,因此不用走关系就买下了。使用期50年。

藏族不重男轻女,发自内心的习惯于尊老爱幼。我想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藏族妇女太勤劳。我们一回到家,儿媳老洒机就开始生炉子(当晚下了小雪,已是第二场),水开后敬酥油茶。酥油多得都发腻。但听说酥油茶可以驱寒、增强体力、助肠胃消化,我还是像藏族人那样,连同茶渣都喝了下去,而不管什么胆固醇指数。

藏族人话少,至少对外人或汉族人。妇女尤其是这样。直到第二天离开,儿媳才与我说了两三句话。这之间接触也不少,如敬茶、上饭、填牛杂汤、抱儿子过来请我拍照等等。拉姆是个例外。他甚至去过辽宁,见识多,因此有脑子。儿子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帮父亲放牧、干相关杂活。

国庆之夜,恰好直播亚洲男篮决赛,中国VS韩国。儿子1.83米,爱好篮球,对姚明、巴特尔等球星一点儿不陌生。第三节韩国队远投发神威,将差距从14分缩少到1分,真急坏了他。相比之下,倒是我显得无所谓,只是对精彩的进球喝彩,而不管是哪个队。记得有一次我与美国人TED谈9.11。问他我想把9.11一周年时我在Singapore拍得一组照片展示一下,他有无兴趣。没想到他却说:“9.11那么重要吗?世界上有多少更大的惨案超过9.11?9.11当然是一场惨案,但另外的一些更应该被关注。”

孙女是个聪明、漂亮的孩子,但话极少。学习成绩好。普通话也标准,其他周边地区的汉回臧小学生普通话也都好。很安静。静静地坐在炕上看电视,全神贯注。她的课程有汉语、藏语语文、及数学。

因忙于生计,拉姆家人很少去拜佛,虽然石门寺只有两公里远,且他们天天路过。儿子说他一年中大约只去1-2次。

家里的通用语言是汉语方言,儿媳已不会臧话,虽然拉姆和儿子会。

10.2天祝,石门寺镇石门寺停留约四小时

从华臧寺去天堂寺,需路过石门寺,而石门寺也是有300多年历史的古刹。虽然三个寺院都在五八年或六六年被夷为平地,现在又重建。

石门寺名气很大,为五世达赖喇嘛所建。鼎盛时相传有300多僧人,现在仅存的旧物有:一块“光明女神”石浮雕,供在主殿外面;一尊藏式风格的石狮子,约30cmx25x25cm,放在主殿前面的花坛上。与它呼应的是一尊汉式琉璃狮子;三片藏式瓦当,摆在主殿后面伸手可及的地方。(真希望放高一点,因为太容易被拿走。)

看护神殿的是位老喇嘛,71岁。年幼出家,58年寺庙被毁,被迫流浪社会。改革开放后重回寺庙。经济收入一是可以从香油钱里得到10%(但他说一年的捐款不过500-600元),二是去石门村化缘,三是靠住在附件的妹妹一家人接济,照顾生活。

化缘次数约1-2个月1次。藏民或多或少都给,几毛钱、几块钱、一瓢面不等。汉民给得要少一些,有的干脆不给。

离开他,我去看望了他妹妹家。妹夫69岁,每天放羊,50-60只。儿子和儿媳种地,有拖拉机。孙子在甘南师范读大专藏文及文秘;孙女在青海省海南州卫校读书,年学费两千元。

石门寺主持最近常住北京。此人年轻,30多岁,经文修养好,募得一些捐款,准备明年扩建寺院。

主殿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里供有从轩辕和武则天陵墓摘下的柏枝;大门内侧贴有内地汉人常见的大脑门老寿星、旁边有鹿、鹤。看上去不太协调。

10.2-5天祝-天堂寺夜宿僧人伊喜藏吾家,三宿

(一)和尚

伊喜是我今年9月初来天堂寺认识的。当时他与一位土族老汉(我当时以为是藏族)赶路,被我叫住,路边拍照,洗好后寄给他。这次是重逢。(后记:也是彩照结的缘分。)

伊喜的表哥洛桑是天堂寺的僧医。跟藏医院师傅学习5年,现师傅去世,自己新办了行医执照,刚开业几个月。23岁,互助人。其哥25岁,也是天堂寺喇嘛。学经。其父和祖父都曾是天堂寺和尚。父58年毁庙后,劳改,因表现好,三年后释放,还俗回家。生四子,末二子出家。在天堂寺自己出资盖了房,接父亲出来同住。父70岁。母与二个哥哥在老家住。洛桑的三哥讲一年毛收入约有3000元。但去掉吃、电费等费用,所剩不多。谈到个人发展,他说希望去拉萨的色拉寺学经。要想差不多,至少得十年。去色拉寺学习,进修费不要,但吃住每年至少得2000元。这边收入全断,那边还得要2千元,没辙。

也许是爱惜粮食或经济拮据而形成了习惯,洛哥吃完土豆菜饭后,认真地舔着碗。石门寺老僧更绝。竟蘸着吐沫把自己掉在小炕桌上的馒头渣一一拾起来送进嘴里。

洛哥是个与汉族25岁青年很不一样的人。首先,有家庭责任感。除花2万元左右盖房接出老爸赡养之外,对弟弟洛桑和表弟伊喜的前途发展都很关心。伊喜原在家乡附件的一座小寺出家三年,他认为那里学不到东西,便协调转到天堂寺。洛桑的医术不错,辽宁曾有人想请他去坐诊,他认为洛桑的经文功力欠缺,藏医也应进一步学习。拒绝。其次,沉稳,较有城府。不熟时,有一搭无一搭地扯,不表态;婉转地问你问题。熟了后,谈话的深度广度都有了。如什么是好人?不一定是出家人。心中有佛即可。他长得膀大腰圆。1.73米左右,体重175斤。白胖面庞,油亮。不太笑,谈话时(刚见面)不时狠狠地瞅你一眼。不过最后一晚他与其他和尚下棋(我称它“成佛棋”。他说不是,虽然寓意对)时,笑得很开心,因为当别人还在地狱苦苦挣扎、或在人间苦修时,他却屡屡早就修成了佛。

洛桑的藏药,我买了两种,治便秘和消化不良。让他报价,哭笑不得。先是说藏医给药不要钱,病人随便给。被逼无奈,报价治便秘散剂:三次一般可治愈,每次剂量合1分钱。因为他的原料,多是自己上山采的,少量买回。然后自己用石臼捣碎成面,和蜜成丸或呈散剂。

(二)拜佛

首次知道进经堂拜佛前,至少应先绕殿三圈。

拜佛礼仪,前额、鼻尖、前胸碰三下,前额及双手触台、墙或哈达。三次为宜。

天堂寺拜佛人少,我转了两天,当地人拜佛者也认识我了。因此,当我为一着臧装叩长头(在殿前)的妇女要求拍照时,她答应。距离之近拍得,难得。

(三)笑话二则

(1)问洛桑减肥藏药方,笑答“叩长头呗”。然后认真地说,没有。因为藏人历史上无此毛病,因此古医书无记载。

(2)天堂寺乡藏医院药浴部,治疗关节炎等病有一定疗效。但一般得一疗程(10天)出院后1-3个月才有效。当甘肃金昌二妇女听说我一月内二次重来天堂寺拜佛时,异口同声地惊问:“天堂寺的佛这么灵呵?还愿这么快?”

(四)小镇二画家

(1)金杉,汉。天堂寺乡小学美术教师。大本美术系毕业生。

西北师大油画专业毕业。想探讨在油画和唐卡的结合上创新。

(2)才索东珠,臧,天祝炭山岭人,高中毕业,爱绘画。

在隆务寺从师学唐卡数年,现在天堂寺为新将落成的文殊菩萨殿画唐卡。按照画册,我订他三幅小尺寸唐卡。“药师佛”、“四部医典”“历算”,共740元。请教了天堂寺老僧医,得知我选订的藏医医疗器械用途是向口和鼻孔吹烟。我与才索东珠粗定构图和内容。如树状示意图居中,制药部分、器具部分等。我拟一协议,交订金300元。余额待完工后送西宁某处时那里当场支付。才索东珠从来没搞过什么协议,一度想完工后我直接寄钱给他。经金杉劝说才最后同意签约。

(后记:一、两年后我接到才索东珠女朋友的女同学(青海师大)的电话,说是作品已好,问怎么给我。我按照她给的电话打给才索东珠,却始终没能直接联系到他。直到今天,不了了之。

我倒不会因此事说藏族人信誉不好,因为一位年轻画家根本代表不了几百万藏族人。不过,藏族人在跟藏族人以外的社会打交道时,确实有许多作法值得反省和学习。生气,我倒不会。因为当初付定金时,我有考量这位年轻藏族人做事能力和心计的意思。)

(五)拜佛汉徒

兰州晚报美编。来天堂寺数次拜佛。特别喜欢对岸的北山。短假时常住对岸互助县加定乡汉民家。每天住宿费3元。

心愿:有钱后在加定乡买块地,盖一房,专心为弘扬宣传佛法做点非赢利的事。

心静之人。约25岁。携女朋友及另一女大学生。

茶味人生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77bbcd0100cejj.html

分类: 回忆, 旅游,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