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 高低并行的藏网之路

高低并行的藏网之路

2009年4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 2009-4-19 10:31:00 | By: 空谷梦幻 ]
2003年9月,一次桑拿热水池的浸泡中,几个朋友的闲聊,点燃了我心中多年酝酿憧憬的创办媒体之火。经过半年的筹备,在中国互联网诞辰10周年的日子,2004年4月20日,联手我兄长才旺瑙乳,以我当时出版图书的甘肃雪域藏人文化公司的名义下,创办了藏人文化网。

藏人文化网创办之初,纯粹只是个人爱好。兄弟俩行走藏族文艺圈,职业又都是编辑记者,天生喜好把大家全部扯到一起,过群居生活,所以网站最初定位为“藏族当代文化名人的网上家园”,提出的口号是:“藏族当代文化名人,一网打尽!”当时的网站是静态网站,只是想搜集发布一些文化艺术圈名人资料,同时在社区交流一些大家的动态。仅此而已。

突如其来的张健横渡纳木措事件,把藏人文化网推到了风口浪尖。多年工作岗位的民族宗教政策熏陶,以及天生的自我权益意识,使我们从网上线下两个渠道入手,尽全力去制止这一活动。一份特快专递好像28元,当时我们发了六份信,给国家相关部门,可见我们的认真程度不是一般。这份认真,也使得文化网在短时间之内,引起国内外关注。创办仅仅不到一百天吧,我就接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口头邀请,希望我在会上介绍藏区互联网的情况。

2004年11月,我在美国花了五天时间,在哈特福德和波士顿参加完两个国际学术会议以后,用了二十天时间,自费游走了六所美国城市。因为人生地不熟,同时为了节约昂贵的住宿费,经朋友介绍,借住在了分布在这六所城市的藏族朋友的家。他们的情感需求,和交际需求,萌生了我创办雪域情缘网的初衷。信息时代,应该让有缘人在一个平台认识,完成他们的相识相爱之旅。

回到北京,见到了一位多年的老朋友,一位优秀的藏族女诗人,她的老公我称之为“雄哥”。正在我为藏人文化网的成就膨胀的时候,他给了我泼了凉水——你这个网站,也就这样了,要能有博客,我才真正佩服你!

就是这句话,再一次刺激了我,2005年2月,雪域情缘交友频道和藏人文化博客,先后诞生。后来再见到雄哥时,雄哥无语了。小兄弟就是有这个气概,大哥还说什么呢?!

当然了,这是一个题外话,在2005年的时候,BLOG博客,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许多人都不知它为何物。我自认是藏族互联网的先行者,购买了博客这一词的权威翻译者,也就是今日博客中国的创办人方兴东的著作《博客》,专门进行了研究,才发现,书写博客,它的核心的东西就是分享,也是我们当年诗歌创作所崇尚的“在商品社会中苦苦坚持送礼”的一种行为。是啊,把自己的精神,分享给大家,这在今天很普遍了,但是在当时,却是除过作家诗人和媒体人之外,许多普通人还无法接受的一种行为。

藏人文化网的博客和社区,吸引了无数的参与者。一些铁杆网民的兴趣差别以及诉求,促生了更多的频道诞生。不知不觉之中,藏人文化网成了藏族文化的一个门户网站,五脏俱全,一度时间,竟然有二十多个频道。好在我们创办人的资源和优势我们一直很清楚,所以网站定位为“西藏文化的中文平台”,我们的用户群体有明确指向,使用中文的藏文化热爱研究群体。

藏人文化博客的宣传语,是我苦思冥想的结果——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多年的诗歌写作经历,使我对宣传语,口号,广告语,非常挑剔,总喜欢琢磨。这句话,在今天已经成了大家普遍接受的一种精神生活指向。但是在对这一指向实践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太多的艰辛和磨难。

藏人文化网的最大的困难,来自于它的公益性质所带来的资金单向投入。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是所有网站苦苦摸索的焦点。一个少数民族的文化网站,如何才能解决它的越来越大的资金投入呢?网站创办初期,是在公司名下,公司以图书为主营业务,盈利可以贴补网站。随着投入网站的时间精力越来越多,主营业务逐渐被荒废,而网站又没有清晰的盈利点,资金出现瓶颈,这成了制约它做强做大的根本障碍。

我做事靠努力,同时也倾听命运和机缘的声音。高处的生活,必须要有低处的脚印。我有句诗歌——那大地上双脚行走的人们,他们的内心多么踏实!——所以,兄弟俩分工了。藏人文化网从公司行为,变更到社团组织“甘肃省藏人文化促进会”名下,全权交付我哥负责。而我呢,在成都创办貌似具有生存盈利能力的藏地旅游网,同时积极摸索其他盈利模式。

记得兰州五泉山上有一句题词,叫“高处何如低处好”。有时候真的感觉如此!登高可以望远,高瞻远瞩,心情舒畅。可是,也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五年的时间,看着文化网的发展,感受着因之而带来的种种快乐和痛苦,有成就和兴奋,也有疲惫和伤感。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播平台,仅靠一己之力建设,实在是太难了。曾有的那些野心和雄心,在现实面前,也前所未有地归于平淡。

我在我的电脑处女作诗歌《平原的黄昏》中写道:

高原上应该有这种人,他们离天近
过惯了超凡的生活
他们向往舒缓辽阔的平原
甚至是俗里俗气的人间烟火

今天,当藏人文化网即将迎来它的五周年生日之际,回顾它成长的部分篇章,以及1800多个操心的日日夜夜,除了感慨还是感慨。我不但要感谢那些藏网五年时间忠实的“粉丝”,我也要感谢那些无论何种原因主动或者被迫离开的用户,正是他们,使我们知道了自己的定位和差距,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和无奈。最重要的是,我要感谢我的兄长和他所带领的团队,在我最艰难的时刻,在我甚至想关闭它的时刻,我像扔一个包袱一样把藏人文化网交给了他,而他毅然接下了这个沉重的担子,只是因为,还有那么多的人在这里寄托着他们的网络生活,寄托着他们作为少数群体,和自己的同胞族群进行精神交流的欢乐。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的兄长靠负债,来维持网站运营。他本是个行云流水,不关心金钱财富的人,但是在2007年年底到今天,他却常常为文化网的运营,计算着每一分钱的进出。他的团队也在背负盛名的同时,做着低报酬的无私奉献工作。当然了,不该忘记的还有我的父母,从精神上和经济上,从始至终,他们都给予了无私的帮助。不到人生低谷,不知道家人的爱之价值。每每想到这些,我就感谢轮回之中,我们的缘分和福报,感谢我们的上师和情缘,文化网的今天,有他们的功德!

好在,困难的日子即将过去。根深叶茂的大树,离开花结果,应该不远,藏人文化网以它不可替代的影响力,进入藏区的网民心中。广告,音乐下载,赞助,活动策划,媒体参与,已经慢慢开始认同这个品牌。如今在甘肃,我的兄长成了兰州“城市文化推手”,文化网也成了甘肃省的一个知名文化品牌。我为他们高兴,为他们祝福,也为他们祈祷,你们在高处的生活,终将赢得低处的“朝拜”和“供养”,艰难的日子,应该快到头了!

我也借助这个吉祥的日子,发布我的新生儿——布达拉网www.mybudala.com。我在藏地旅游网的两年摸索中,利用从前资源,精心打造的又一个网络平台。我的定位很低——藏地生活服务休闲社区——我想贴地行走,与远在高处的文化网遥相呼应,继续延续我们个性中最炙热、无法更改的,呼朋唤友,把大家扯到一起,行云流水,人间烟火,高高低低并行不悖的精神、物质——这一人类永恒主题——的人间生活!

藏人文化网,扎西德勒!

梦幻者的精神牧场
 http://wangchuktseten.tibetcul.com/58335.html

分类: 文艺,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