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 囚徒困局中的西藏

囚徒困局中的西藏

2009年4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自从三月十七日拉萨暴动至今,西藏问题成为人们最热门的讨论话题。讨论内容一般触及民族主义、宗教与政治关系、对历史的理解、人们的同情心、甚至国际间的较量。本文尝试另辟蹊径,使用博弈论的入门知识探讨西藏问题。

博弈论的入门理论是著名的「囚徒困局」。所谓「囚徒困局」,是两名囚犯之间的博弈,双方必须抉择招认或沉默,以期获得最有利于自己的侦讯结果。故事是这样的:两名囚犯被警方拘捕,被分别独立关押。警方侦讯人员分别对他们说,假如他们两人同时指控对方,将一同获得减刑;可是,如果一人保持沉默但另一人指控对方,则被指控的人将承受全部刑罚,指控人的一方可以无罪开释。相反,假如两人拒不合作,一同保持沉默,则两人都因证据不足而将被释放。

客观而言,两名囚犯都应该保持沉默,使警方无法入罪而不得不释放他们。可是「囚徒困局」的假设是两名囚徒都是自利的,两人都知道对方为求脱身,不会理会自己死活,因此对方有可能出卖自己,好让他能脱身。如果自己保持沉默但对方指控自己,自己将承担全部控罪。换言之,保持沉默的后果有二:无罪获释或单独入狱。相反,指控他人有两个可能结果:获得减刑或无罪开释。分析至此,只有一种理性的行动:指控对方。人同此心,结果两名囚徒同时指控对方有罪,一同锒铛入狱。这结果被称为「纳殊均衡」,博弈的结果是双输,对双方皆有利的方案将永远沉入海底。

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目前面对的情况正是双输的「纳殊均衡」。政府方面的理想是民族和谐,国家统一;达赖喇嘛本人的理想是西藏高度自治,他本人回归祖地。由于双方不能互信,怀疑对方会计算自己:政府会怀疑达赖喇嘛自治为名分裂为实;达赖喇嘛会怀疑政府自治为名镇压为实。因为双方皆有计算对方的动机和能力,所以在博弈中倾向计算对方而非互相合作。结果不言而喻,西藏因独立运动而导致社会不靖,达赖喇嘛则有家归不得。更坏的结果,是政府和达赖喇嘛互相不承认对方的转世传人,结果弄出两名转世灵童,谁也奈何不了谁。出现两名活佛的后遗症是严重的,将埋下未来发生严重宗教纠纷和社会动乱的种子。

假设达赖喇嘛肯放弃建立大西藏自治区的构想,其要求的高度自治和政府坚持的国家统一是有可能融合调和的,这即是博弈中的最佳方案。可是根据「囚徒困局」,必然推演出双输的结果而非这最佳方案。「囚徒困局」能否破解?理论上是有可能的。

假如我们视政府和达赖的博弈是连续不断的多回合重复博弈,而且博弈回合的总数没法预知,则双方皆有可能考虑采用「以牙还牙」的策略。所谓「以牙还牙」,即在连续不断的多回合博弈中,其中一方在其中一回合中放弃计算对方,大胆相信对方不会计算自己,并相信对方也能推演出互相合作的好处,从而建立博弈对手间的互信,即双方皆知道对方有智慧、有诚意通过博弈达成最佳方案,最终成全双方的最大总体利益。

可能有疑问,既然上述「囚徒困局」的结果是逻辑上的必然,为何「以牙还牙」可以转化成双赢局面?笔者可以举一个亲眼所见例子,证明理性的博弈双方是有可能达成双赢局面的。纽西兰是一个奇妙的国家,人们买报纸不经报贩,只要走到无人看守的报纸贩卖亭,拿了报纸后自行投币即可。据知,甚少有人拿了报纸不付款的,如此这般,无人报纸贩卖亭一直行之有效。其背后的逻辑是大多数消费者都知道,只要常常有不诚实的人占小便宜,则诚实的人将补贴不诚实的人,最终每人将争相占小便宜,久而久之报商将撤销无人贩卖亭,改为有人看守的报摊。由于纽西兰地广人稀,派人看守报摊将大大提高报纸成本,同时报纸贩卖点的数量将大大减少,买报纸将变成一件昂贵且麻烦的事。报商撤销无人贩卖亭,即等同承受了初次损失后,大力惩罚不诚实的人们,即所谓的「以牙还牙」。因此,消费者为了避免报商「以牙还牙」,并维持这个人人得益的销售模式,绝大部分人都诚实地付款。这场报商与消费者之间的博弈,最终达成对双方皆有利的均衡。

由此可见,政府和达赖的博弈不必是双输的,只要双方愿意在其中一回合中放弃计算对方并相信对方,求取对方在下回合博弈中合作,则有可能慢慢建立博弈双方的默契,经多回合的博弈后达成双赢的结果。其前提是,双方在放松戒备的该回合中,准备承担的损失不能有损其在往后博弈回合中「以牙还牙」的力量,否则放松戒备的一方将变成一败涂地的傻瓜。因此,双方必须谨慎选择放松戒备的场合和议题,充分评估对方不领情时发生的损失,并准备在下回合中「以牙还牙」,惩罚对方的反动行为。在往后则继续寻找机会,在可控的环境中多让他一次,以期最终可达成双方皆可接受的有利方案。

这并非痴人说梦,且看目前台海两岸的互动,就可知上述的博弈理论是有可能实践的。让我们期待政府发挥政治智慧,解决目前西藏的「囚徒困局」。


七月一日和二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官员,包括部长杜青林,在北京与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洛迪和格桑坚赞一行五人会面,期间洛迪等人曾参观鸟巢等奥运会场地,也跟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专家学者进行座谈会。会后政府发表声明,要求达赖公开承诺不支持干扰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不支持策划煽动暴力犯罪活动,不支持幷切实约束“藏青会”的暴力恐怖活动,不支持一切谋求西藏独立,是为「四不支持」。此前,政府早公开呼吁达赖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停止在西藏等地煽动暴力犯罪活动,停止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即所谓「三个停止」。从「三个停止」至「四不支持」,中间似乎暗藏玄机。

把「四不支持」与「三个停止」直接比较,发现「四不支持」中增加了一项「不支持幷切实约束藏青会的暴力恐怖活动」,先按下新增的「不支持」容后讨论,前面的三个「不支持」和「三个停止」基本分别是用了不同的动词,即以「不支持」代替「停止」。

这中间分别可大了,停止是主动的行为;不支持是被动的行为。因此有评论认为,中国政府是对达赖让步了,要价降低了。假如换个角度看,也许另有风景。逻辑上,停止的前提是开始,没有开始就没有停止。可是,这开始必须是主动的,即可主观地控制的开始。例如开动汽车,能开固然能停,若没有控制汽车的能力,哪有停止汽车的能力?这可能表示,政府本估计达赖乃一连串反中事件的幕后策划人,乃「反中藏独号」的驾驶者,因此曾公开要求其停止反中活动。后来,也许从多方情报渠道,甚至经达赖亲自遣人密告,得知达赖实无力刹停正在强烈开行中的「反中藏独号」,只好降低要求,改为要求他公开「不支持」这「反中藏独号」继续开行,期望减少「反中藏独号」的燃料,好让它燃料耗尽,最终慢慢停顿。

也许达赖老了,没了当年的实力,如今被后辈供上了神台,成了名副其实「活佛」——「活着的佛像」,供不知就里的信众如李察基尔、莎朗史东之流膜拜,好学习何谓karma(业)。也许达赖已经不能过问其名为属下组织的种种行动,只好任其自流。可是,当这些组织的行动出了状况,如爆发社会普遍不能接受的拉萨暴动后,这笔账却自动记到达赖头上,搞事的是一众小辈,背黑锅的却是达赖这尊会行会走的菩萨金身(达赖喇嘛是观世音菩萨转世)。不可否认,这尊金身确有抵御中国政府冲击的能力和号召信徒的感染力,乃是藏独组织不可缺少的盾牌和招牌。但是,也许达赖也有自己的算盘,总不能闭着眼让小辈们利用。如此这般,达赖一方面找西方政府打外交上的「代理人战争」,让法国总统这热血汉子跟中国政府在国际舞台上纠缠;一方面秘密派私人代表密密往返中印两国,面对面与中国政府在台面下交手。可是,中国政府两次公开声明的转变,竟似暴露了达赖的无力感。从「停止」至「不支持」,竟似透露了达赖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博弈形势的微妙转变。

至于新增的一项「不支持幷切实约束藏青会的暴力恐怖活动」,至少可读出两重意思。第一,毕竟「支持」和「参与」是两码子事,要求达赖不支持藏青会而非停止藏青会的暴力活动,也许正表示中国政府已把达赖和被定性为恐怖组织的藏青会严格区分成两堆人。须知打击恐怖组织乃不可非议的政府行为和责任,政府不能跟恐怖组织谈判和打交道。因此,中国政府必须先把达赖从藏青会中剥离,方可继续与其谈判。这也许表示,政府实在有意跟达赖继续谈判,期望能摆脱「囚徒困局」。另一方面,政府明确要求达赖「切实约束」藏青会的暴力恐怖活动,这「切实约束」四字却是虚字,并非如「不支持」、「停止」等词语一般语义明确,乃可就实际情况弹性解释的外交辞令。假若在藏区再次爆发暴力浪潮,则政府可以严厉责难达赖没有履行「切实约束暴力恐怖活动」;假如藏独活动慢慢沉寂,则政府不必达赖采取什么实际可观的行动,也可以达赖有效「切实约束暴力恐怖活动」为由,取信于国民,把谈判的层级慢慢升高,甚至与达赖面对面会谈。这「切实约束」,乃进可攻退可守的部署,即笔者以前的一篇文章中曾说过的「以牙还牙」的博弈手段(详情请阅「囚徒困局中的西藏」)。

观乎达赖私人代表曾参观奥运会场地这事实,实不容排除在奥运会期间有更耐人寻味的棋步,且看这棋局如何发展,诸位看官可不要漏看。

FOCUS TIBET ISSU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fed1840100crbs.html

分类: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