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言论 > 西藏与北欧的内在联系

西藏与北欧的内在联系

2009年4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在西藏的时候,随手画出了以上三个三角形,寓意它们之间相互关联、牵制、转换的关系。这种表达方式也许不很准确,希望有人能够更好地阐释它。

我一直认为,人类会有一个发展方向,虽然形态可能是多元的,但还是有一个大体的趋势,而且这个趋势的远景与我们道家的一些思维比较接近。我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到过北欧。北欧人少,环境优美,山河静谧,充满灵性,生活在那就象生活在童话世界,人们“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那种境界活脱脱就是道家追求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今年我又到了西藏。西藏在历史上没有经过什么大的战事或人祸,原生地貌保持得较完整,人生存的状态原始、天然。在那片宁静、最接近太阳的贫瘠高原上,人的地位与动物、植物是平等的,都是在没有任何前提条件的基础上,物竞天择,分享一切资源,羊在吃草,人在吃羊,也在砍树,都要依赖大自然生活。必须承认,那种“天然”状态可能就是人类生活的初始状态。

这样一种状态今天在地球上是可遇而不可求了,只有北欧还保留着一些相似之处。这两个地方比较,有很接近的地方,也有很不一样的地方。北欧人很聪明,他们的现代工业、科技文明都很发达,他们在发展过程中充分借助了自然的力量,至今那里湖还是湖、山还是山、森林还是森林,象西藏一样宁静,仿佛没有受过所谓“现代人类文明”的惊扰和破坏。只有人进步了,成了现代人。

所以,西藏与北欧的根本区别不在自然环境等外部条件,不在于外物,而在于人。人从对自然外物的无法依赖,到完全依赖于外界生存,到无须依赖,是一种逐渐成熟、自立和逐渐获得自由的过程,人类的自由需要以一定的物质积淀为基础。从西藏到北欧,相隔着何止几个世代的文明和几千年的时空。北欧人和北欧社会,我认为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型态,他们如何做到的,很值得中国人研究。

人类社会发展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呈现螺旋状的上升,就象盘山道一样,每一度的回旋,我们似乎回到了原点,但实际上已相去甚远。北欧和西藏的人,都保持着一些不假外力、自给自足、“原生态”的生活方式,但一个创造力惊人,文明程度极高;一个与蝼蚁无异,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什么都不留下。人类在这两个地方生活,价值不一样,感受不一样,起始点不同,得到的结果也完全不一样。

至今,世界上有些地方因为自然环境太严酷,生命在那里存在都是奇迹,人就显得很渺小。于是人们每天不事生产,葡伏在地,跪拜不已,看起来很奇特,实际上是人们在以一种极端原始的方式表达对大自然的臣服。藏人认为,生命本身是一个轮回,这一世为了下一世而活,所以这一世活得加倍虔诚。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另一种“人定胜天”的态度。例如,我们近几十年的工农业生产,你可以说它是积极、进取的,也可以说它是盲目无度的掠夺。群山变色,黄河断流,污物遍地,物种灭绝,人以其极端的破坏力维持自然界的“霸主”地位,已经遭到了严厉的报复。其实对自然界与人类社会发展的关系,应该有更好的诠释。

北欧,还有中国的道家,不约而同地指出了另外一条更理想的途径。他们更注重精神与物质的调和统一,因而发展更具内在的张力,更具潜力。受此启发,我认为,西部开发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所有的人都撤出来,回归它的天然环境。人在那里一无所用。有人说20世纪是石油的世纪,而21世纪将是水的世纪,中国大陆80%的水都发源于那片高原。相比于“开发”可能带来的效益,西藏的水资源保护意义更重要,因此,任何一种“开发”的理念都是错误的。

社会代代相传,生命不断流传。在人类历史的每一个阶段,我们都应有所进步,也应该有所保留。人类该学会智慧的思考,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知道生活的本质,知道每做一件事可能产生的后果,否则就与动物没有区别。我们现在做事,应更多地考虑到人类的子子孙孙,考虑到百年、千年、万年后人类的生存问题。有些东西一旦破坏,就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学会与自然、社会和其它生命和谐相处,顺势而为,取之有道,而且永续生存,这是极为重要的。在进步和被物化、异化之间,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平衡,达到道家的那种自然与人“契合无间”的理想生存方式。

信力建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0011f0100cuh6.html

分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